<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案首来了,大家都让一让。”

    “让一下,让一下,给白公子让开道路。”

    几个小厮快步走过来,有些粗鲁的把看热闹的众人推搡开。

    众人也不恼,随着小厮的推搡,自发的向两边分开,留出一条通道,前面的扭着脖子眼睛睁得老大,后面的人踮着脚尖,抻着脖子想要看一看白案首白公子的风采。

    “白公子,白案首?”

    “没错,就是他,白家的公子,一岁能言,六岁能诗,十五岁就在秀才试中一鸣惊人,获得案首,今年即将参加郡里的举人试。”

    “白公子来了,再大的火也得熄灭。上次后山山林着火,那威势可比这个大多了,公门都没有办法。还不被白公子的一首小诗给熄灭了。”

    “我们家的孩子,要是能有白公子十分之一才华,哪怕百分之一,我也烧高香了。”

    “快拉到吧,那白公子是天上的文曲星,你家那是什么?”

    白子聪一身白衣,因为年岁尚轻的关系,身量不是很高,但是却面如白玉,眼似黑漆,听着众人的议论声,他的嘴巴不由的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倨傲得意的笑容。

    几个小厮趁着众人议论的功夫,不知道从哪家搬出一张桌,笔,墨,纸,砚,笔洗,镇纸等所用之物一应俱全。

    白子聪手持沾满墨汁,饱满欲滴的狼毫笔,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场沉思了一会。

    就在笔尖墨汁即将滴落的时候,突然心有所感,面上流露出欣喜之色。

    黑色的笔锋在白色的纸张上滑过,留下一道道墨色的印痕。横竖撇捺,在方寸之间组成一个个仿佛具有特殊魔力,横平竖直,环肥燕瘦的方块字。

    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白子聪的字很美,构架匀称,笔锋有力,他的诗也很美,众人仿佛看到有一个身穿蓑衣,头戴竹笠的渔翁正在西塞山前,白鹭横飞的水边垂钓。

    斜风细雨,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一寸!

    两寸!

    三寸!

    一道白色的文气从纸筏上升腾,十分容易的高过三寸,但是看文气还有余力,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停在四寸的位置。

    文气四寸!

    诗成闻县!

    闻县诗!

    白子聪这首诗虽然只是初作,但名声已经足够名扬一县。随着读诵,这首诗的名声扩散开,必定会达到闻郡。

    别说是一个十五岁的秀才,就是很多皓首苦读,穷究一生的,也未必能够写出文气四寸的佳作。

    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哗!

    所有人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白子聪。

    白子聪面色淡然从容,毫无喜色,仿佛做了一件随意不过的事情。但是手背上隆起的青筋,还有眼角遮掩不住的兴奋都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呼!

    随着空中文气的聚集,狂风陡然卷起,一道道白色的雨线从天而降。

    房上的青瓦,被雨滴润过,显得格外的油亮。就连路边的柳枝,也显得越发翠绿。看热闹的众人,也不躲,任凭细雨把自己身上淋湿。

    “下雨了,下雨了!”

    “这场大火有救了!”

    随着斜风细雨的降临,冲天的火焰陡然一滞,腾空的火苗瞬间被压了下去,众人的视线陡然一清,偌大的院子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几堵断垣残壁。

    火总算是灭了,每一个人心中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只要把底火清理干净,避免死灰复燃,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上了年岁的,看着只剩下断垣残壁的庭院,不停的唏嘘。

    水火无情,水火无情。

    年纪尚轻,眼睛乱转,则在再想,断垣残壁中是否保存有金银等贵重之物。

    白子聪的下巴上扬,手中的折扇打开,微微的晃动,面色倨傲的看着火场,眼睛里有一种掩藏不住的得意。

    “白公子彩!”

    “白公子彩!”

    “白公子彩!”

    一个又一个人自发的喝彩道,快乐是能够感染的,整个胡同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更有的人更是高兴的将手里的水瓢,木桶等扔上了天。

    庭院中仅存的几堵断垣残壁上,司徒刑写的长诗火陡然放出赤色的豪光。

    楚山经月火,大旱则斯举。

    旧俗烧蛟龙,惊惶致雷雨。

    爆嵌魑魅泣,崩冻岚阴昈。

    罗落沸百泓,根源皆万古。

    青林一灰烬,云气无处所。

    入夜殊赫然,新秋照牛女。

    风吹巨焰作,河棹腾烟柱。

    势俗焚昆仑,光弥焮洲渚。

    腥至焦长蛇,声吼缠猛虎。

    神物已高飞,不见石与土。

    尔宁要谤讟,凭此近荧侮。

    薄关长吏忧,甚昧至精主。

    远迁谁扑灭,将恐及环堵。

    流汗卧江亭,更深气如缕。

    一丝丝红光,凝聚成一朵朵红色鲜艳的火苗,在空中摇曳着身姿。

    轰!

    仿佛是一个怪兽被彻底的激怒,残存的底火当中传来蛇鸣虎吼之声,一个个粗大的火星向四周飞溅开来。一条长长的火蛇蜿蜒爬行,所过之处无不重新变成火场。

    “这。。。”

    每一个人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过眨眼功夫,火光再次直冲斗牛。

    剩余的房屋因为主梁被烧成灰烬,开始一间间的倒塌,火星还有灰尘到处飞舞,看起来好似夜空下的萤火虫。

    白子聪看着越发凶猛的火场,脸上的得意之色尽去。

    他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人重重的抽过,说不出的火辣。

    也不知是因为火焰烧烤的关系,还是因为气血翻滚,白子聪的脸庞陡然变得赤红,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羞怒。

    淅淅沥沥的雨水还在滴落,但是燃烧的火焰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反而好似火上浇油,越烧越旺的迹象。

    “这不是凡火。”

    此时,就算在愚笨的人,也能看出这场火来的蹊跷,而且火势太猛,更有虎蛇嘶鸣之音传出,定然是有人故意为之。

    “妖术,定然是妖术。”

    “定然是有妖人进城了。”

    几个年岁大的人,有些惊惧的看着火场,声音颤抖的喊道。

    不被朝廷认可的术士,就是妖人。他们实战的法术就是妖术。

    普通老百姓,对妖术妖人,是抱有抵触,恐惧心理的。

    四周人听到老者的喊声,脸色也不由的大变,更有胆小的,提着手里的木桶就向家里跑去。

    白子聪面色不变,他不是无知的乡野村夫。

    自然能够分辨出妖术和文气。

    他在这场大火中,感受到了文气特有的波动。

    斜风细雨落下,火焰不但没有被扑灭,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对方诗词的等级要比自己的高。

    但是这怎么可能?

    白子聪面色狐疑,眼神更是惊疑不定。

    他可是知北县的新科案首,座师学政傅举人之下,谁的诗词能够超过自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