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噗!

    司徒刑长剑如虹,瞬间斩断麻五的头颅,刚才还阴森怪笑的麻五瞬间变成了一张剪好的纸人。

    “剪纸成兵。”

    “好一个狡猾的麻五。”

    一根根仿佛来自地狱的白色骨矛,带着黑色的怨念从天而降,巨大的惯性,瞬间刺穿一切阻碍,坚硬的土地上只留下一根根黑漆漆的枪眼。散发着刺鼻的硫磺气息。

    地狱骨矛!

    如果不是司徒刑心血来潮,恐怕瞬间就会被骨矛射出筛子。

    噗!

    噗!

    噗!

    因为提前有了准备,司徒刑的身体左右摇摆,一根根骨矛擦着司徒刑的身体落下,他的鼻尖都能闻到地狱特有的硫磺气息。

    麻五的眼睛有些阴郁,身体不由的慢慢后退。

    “想跑,你不感觉有点晚么?”

    司徒刑手持长剑高高跃起,对着墙角的阴影就是一斩。

    刺啦!

    明明是空无一物,但是司徒刑的长剑仿佛撕碎了一片看不见的屏障,又好似吹散了一片浓雾。

    阴暗陡然消失,露出一个面色仓皇,衣衫不整的胖子。

    不是麻五,又是何人?

    “你怎么可能看破黑暗屏障?”

    麻五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地狱骨矛,黑暗屏障,你是外域元气教的人。”

    司徒刑的眼睛里流露一丝惊讶,但是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

    “司徒刑,你伪装的很好。沟通不了文气的废物,你骗过了所有的人,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加入我们,教廷会给你想象不到的好处。你会获得元气大神的庇佑,财富,地位,女人都唾手可得。”

    麻五看着一身青衣的司徒刑,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

    “你才是高手,如果不是术法暴露了你的跟脚,谁又能想到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地痞麻五是元气教的细作。”

    司徒刑看着一身肥肉,但是两眼却有精光闪烁的麻五,有些佩服又有些叹息的说道:

    “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走不出这个院子?”

    “要么我说你是真正的聪明人。”

    “不是自己人,就是敌人。”

    见司徒刑语气有些松动,有投靠的意思,麻五紧绷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脸上也重新挂上了笑容。

    “司徒先生,你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一定会得到教宗大人的重用。到时候,教内地位肯定在我之上,还请司徒先生看在今日的情面上,帮衬帮衬。”

    “好说,好说。”

    司徒刑仿佛被麻五说动,眼睛里流露出憧憬的神色。

    看的麻五心中不由暗暗冷笑。这样的生他已经见到很多,表面上仁义道德,骨子里却是男盗女娼。

    司徒刑虽然名声不显,但总归也是有功名之人,虽然是一步闲棋,关键时刻,能够起到奇兵的作用也说不定。

    噗!

    司徒刑的眼睛中陡然恢复一丝清明,长剑瞬间刺穿麻五身上的布衣,露出一层白纸折成的护甲。异光一闪,司徒刑的长剑竟然没有贯穿。

    “妖术。”

    司徒刑咬着牙,把长剑抡圆,看向麻五的头颅。

    “好一个假仁假义的生。”

    麻五身形倒退,有些惊惧的看着司徒刑手中的长剑,如果不是身上还穿了一层秘咒纸甲,必定会被一剑洞穿,身死道消。

    “啾!”

    司徒刑双手握住长剑,身子向前一窜,狠狠的向下斩落。

    麻五有些狼狈的左右摇摆,但是司徒刑仿佛附骨之疽,手中的长剑更是挽着剑花,在他的四周浮现。

    噗!

    司徒刑的长剑斩断了走廊上的木栏杆。

    麻五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时间,双手抓着栏杆,向上一纵,仿佛是一头发狂的野猪,向院门方向狂奔。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院门,麻五的嘴巴开始上翘,只要跨出院门,他就有把握逃脱司徒刑的追杀。

    噗!

    但是麻五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贯穿腰腹的长剑,一滴滴鲜血滴落,把脚底的白砂染红。

    “好你个恶毒的秀才。”

    麻五转头,看着做抛射状的司徒刑,不由恨声说道。

    “麻五,大好男儿,岂能做外域走狗?”

    司徒刑上前,抓着宝剑手上用力,不知道搅断了麻五的几根肠子。

    “你会后悔的,我在下面等你,我们的势力比你想象的大的多。”

    麻五嘴巴里都是血,堵住了他的气管,但是他眼睛里没有任何恐惧的神色,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疯狂。

    “呱噪!”

    司徒刑抽出宝剑,鲜血飞溅。又是一挥,麻五的头颅被一剑砍下,在土地上仿佛皮球一样滚出老远。没有头颅的躯干摔倒在地上,喷泉一样的鲜血浸湿地面。

    “杀都杀了,有什么好后悔的。”

    司徒刑将沾血的长剑在麻五的衣服上擦干净,又将麻五值钱之物打包,最后又找来引燃之物,将偌大的宅子点燃。

    怕不能将三进院子彻底的烧毁。司徒刑寻来笔墨,在堂屋墙壁上写了一首杜甫的火。

    楚山经月火,大旱则斯举。

    旧俗烧蛟龙,惊惶致雷雨。

    爆嵌魑魅泣,崩冻岚阴昈。

    罗落沸百泓,根源皆万古。

    青林一灰烬,云气无处所。

    入夜殊赫然,新秋照牛女。

    风吹巨焰作,河棹腾烟柱。

    势俗焚昆仑,光弥焮洲渚。

    腥至焦长蛇,声吼缠猛虎。

    神物已高飞,不见石与土。

    尔宁要谤讟,凭此近荧侮。

    薄关长吏忧,甚昧至精主。

    远迁谁扑灭,将恐及环堵。

    流汗卧江亭,更深气如缕。

    随着司徒刑最后一笔落下,只见一股火光直冲斗牛,本来是星星之火,瞬间变成了燎原之势。桌面大小的火球更是到处乱滚,不论是房屋,还是家具等物,全部都被引燃。

    司徒刑看着麻五肥胖的身躯被烈火舔食,这才借着巷子的黑影远去。中途引得几个狗发出狂吠,但是他并不担心,只要他不停留,人们只会以为是更夫经过。

    走水了!

    走水了!

    走水了!

    火光冲天,木头燃烧爆裂的声音,在寂静里格外的刺耳,也把正在沉睡的众人惊起。

    “快救火!”

    “救人!”

    “快泼水!”

    房门打开,一个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提着一桶桶清水冲出。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这点水对巨大的火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反而被刺激的烈火变得更发猛烈。

    “大家都让一下,白公子来了。”

    “白公子到了,大家都让让。”

    就在大家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周围人的眼睛里陡然亮起一丝希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