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包氏先祖,也就是那位先天武者机缘巧合获得一枚,秘而珍之。希望后人在丹药的辅助下,能够有人突破先天,延续包氏百年荣华。

    但是事与愿违,包氏一代不如一代,最后竟然将装有血源丹的青铜兽典当折现,这么大的机缘白白便宜了外人。

    如果地下有灵,不知道那位的包氏先天始祖会不会气的暴跳如雷?大骂不肖子孙。

    司徒刑对这具肉十分在意。儒家虽然有文气,但是肉身孱弱,虽不会百病丛生,但也难脱生死大限。

    当然儒家并不畏惧死亡,他们以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最终目标。

    只要完成其一,得到朝廷的敕封,就能死后封神,享千年香火祭祀。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鬼神当不得大儒一拜,世人都说德高鬼神钦。他们不知道的是,大儒死后,都会获得敕封,立地封神,而且神位的品阶远超一般鬼神。

    但是在司徒刑看来,大儒法家未来的成就再大,没有一个强健的肉身,也是建在沙滩上的建筑,经不起任何风浪。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不叫天才。

    诗雄王勃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时被人们誉为百年之内最有可能成就诗圣的。

    但是,就因为没有一个强大的肉身,最终惨死在龙族之手,难脱早夭之劫。

    如果王勃当年肉身强健,有搏龙之力,还会陨落么?

    答案是否定的。

    诗仙李太白也是先天气运不足,年轻时被盛名所累,曾经数次出仕,数次都遭贬黜。年近中年,还是一介白身,生活潦倒。

    但是李太白和王勃最大不同在于,李太白不仅是一位诗圣,而且还是一位强大的剑仙。

    据传说有鬼神戏弄李太白,从他方背来大山阻路,李太白大怒之下,曾一剑斩断过山川,从容而去。

    别说是龙族,就是武圣,也难以要了他的性命。

    同样是气运浅薄,王勃早夭,给后人留下的只是无穷的叹息。

    而李太白则披荆斩棘,最终成为诗圣,光照千古,这就是就是有一具强悍肉身的好处。

    儒家和法家好比后世游戏中的法师,虽然远战无敌,但是却是一个脆皮。如果被战士近身,只有被秒杀的结局。

    咕!

    想到这里,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晶莹剔透仿佛红水晶的药丸被他瞬间吞入腹中。

    轰!

    炽热的药流在司徒刑的腹部肆虐。

    司徒刑感觉自己仿佛吞下的不是丹药,而是一粒深水炸弹。

    丹丸外面的薄膜被胃液融化后,瞬间释放出汹涌仿佛波浪一般的血气。

    嘭!

    嘭!

    嘭!

    司徒刑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是一颗永远不停顿的发动机,一股股炽热的血液被他压缩喷射。每一寸肌肉,皮肤都感受到了来自丹丸的热度,而且随着药力的释放,他全身的温度变得越来越高。皮肤也慢慢变得赤红,一个个毛孔全部张开,白色炽热的气体排出,没有多大一会整个人都被白气笼罩起来。

    轰!

    炽热的药力仿佛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又好似决堤的洪水,在司徒刑的身体内尽情的肆虐着。司徒刑好似一只被煮熟了的大虾,又好似一个被烧热的铁锭,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变得赤红,更有一股股热浪向四周扩散,屋内的空气都仿佛变得干燥了几分。

    咔!

    肆虐的药力肆虐到在胃部,仿佛被堤坝巨石挡住了去路。

    轰!

    轰!

    轰!

    药力洪峰仿佛被激怒一般,排山倒海一般的药力重重的撞击着。

    咔!

    司徒刑感觉体内传来一种玻璃破裂的声音,仿佛有什么被击碎打破,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黑暗中竟然有一丝难得光明。

    胃脘窍被打通了。

    胃脘窍是一个隐藏的穴窍,位于胃部,主消化吸收,打开这个诀窍,司徒刑的消化吸收能力将会大增。

    司徒刑竟然有一种能一口气吃下一头牛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胃脘被打通产生的一种错觉,但是他的食量的确会变得很大。

    司徒刑全部身心都在感受来自身体的变化,一个纸人从门底的缝隙钻了进来。

    纸人站立,在月光的照射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长大,最后变成一个身高丈二,周身青绿色皮肤,头上带角,口若血盆,容貌可怖的夜叉。他手里拿着一个半月形的刀轮,上面布满了暗红色的锯齿,仿佛鲜血染红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血腥。

    司徒刑虽然六触封闭,但是全身气血旺盛,在夜叉看来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火炉,不停的向空中释放源源不断的热量。

    这种气血,被游魂等有着天生的克制,夜叉本能的感到一阵害怕。

    “臭生,你竟然敢抢夺五爷的机缘。只要喝干你全身的血,药效想来也不会损伤多少。”

    看着如同烘炉一般的司徒刑,夜叉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厌恶和抵触,但是更多的却是贪婪。仿佛现在的司徒刑就是案板上的一块肉,随他任意拿捏。

    “六触封闭,真是天助我也。”

    见司徒刑现在正是全心推拿气血,吸收药效。夜叉的眼睛里不由流露出一种窃喜。湛蓝色的大嘴张开,露出仿佛锯齿一般的獠牙,就在他举起刀轮,手起刀落,就要把司徒刑一刀两断。

    突然只听一声剑鸣,桌上陡然飞出一把赤色的宝剑。

    叮!

    夜叉手里的齿轮高抬,和赤剑撞在一起。

    “战诗。”

    夜叉看着桌面上文气升腾的诗筏,有些诧异的说道。

    啾!

    赤剑发出龙吟一般的剑鸣,再次化作一道红线。

    夜叉将手中的齿轮舞动,仿佛是一道道光幕,遮挡了几次,一个疏忽,遮挡不及,红线仿佛流水一般在他的身体上滑过,留下一道向外翻开,狰狞异常的伤口。

    啾!

    赤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夜叉的身躯高大,但是在此处就显得有些笨拙。

    夜叉全身被赤剑划出一道道伤口,眼睛有些焦急的看着空中乱飞的赤剑,他曾经数次想要用齿轮拍落,但是总是差上那么一丝。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啾!

    宝剑再度出鞘,绕过夜叉手中的齿轮,赤红色的线围绕夜叉的脖子,仿佛丝绸一般柔滑,旋转了一圈后飞剑匣。

    “怎么可能。”

    夜叉看着头颅下鲜红的痕迹,一脸的难以置信。

    噗!

    夜叉的脖颈处出现一道红线,硕大的头颅滚落在地,手持刀轮的身体仿佛瞬间被抽干了力量,嘭!

    随着一声轻响,巨大的夜叉,消失于无形,最后变成一张寸长,头颅和身体分开的纸裁小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