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既然都不是,竟然也敢阻拦,可是认为吾手中的剑不够锋利?”

    司徒刑面色冷峻,以手按住剑柄,眼睛里充满了厉色,声音更如同三九的北风,全身肌肉绷紧,气势升到最高,仿佛随时就要拔剑杀人一般。

    按照大乾的规定,只有获得秀才以上功名者,才可以当街佩剑。

    麻五面色苍白,神色恍惚。只感觉司徒刑面色威严,身上的气势一重接着一重,好似重重巨浪拍打暗礁,一重更比一重强。

    随着司徒刑大声断喝,他的身体战栗,不由的倒退两步。

    这也是司徒刑明悟法理的缘故,法家最早被称之为刑名之学,分为法,术,势三篇。

    司徒刑借大乾王朝威严,攻其心,吓其胆。

    别说麻五只是一个泼皮无赖,就是双手血腥,杀人无数的刽子手,也得心有惴惴。

    “秀才老爷说笑了,麻五不敢!”

    麻五被司徒刑的气势所摄,哪里还敢有其他的心思,低头喏喏的说道。

    包二爷更是不堪,司徒刑逼问之下,只感觉头皮发麻,两股战战,哪里还敢找由头要铜兽?

    “谅你也不敢。”

    司徒刑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麻五一眼,抱着铜兽转身离去。

    麻五看着司徒刑的背影,心有不甘,想要追赶,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步伐不由的一滞。

    周边的人见麻五吃瘪,不由幸灾乐祸的小声议论起来。

    “麻五平时凶狠,原来也不过如此,竟然被人三言两语就吓得面色发白,屁滚尿流。”

    “那可是青衣佩剑的秀才老爷,未来的官家。那麻五又是什么东西。”

    “还是读人有气节,有骨气,浩然正气,邪气不侵。”

    “就是。”

    麻五有些恼怒,面色凶狠的瞪了一眼正在议论的众人,就像是沸水中被泼了一瓢凉水,议论之声陡然一肃。

    “呸,就是你走的快,如果是前几年光景,爷定然让人打断你的狗腿,不过是一个青衣,有甚了不起。”

    包二爷见司徒刑的身影消失,陡然来了精神,向旁边空地吐了一口浓痰,大声的骂道。

    突然,众人眼中再次出现一抹青色,包二爷仿佛是被人捏住了脖子的公鸡,咒骂声戛然而止。

    看着过路的秀才消失,众人这才用嘲笑的目光,看着色厉内茬的包二爷。

    包二爷也不知道什么叫难堪,摸着自己怀里的银子,哼着小曲向勾栏之所走去。

    司徒刑慢慢的走在路上,每到拐弯的地方都等待一会,或者突然转头向后张望。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又故意饶了几个圈子,从当铺到居住地方一刻钟的路程,竟然被他走了一个小时。

    不能怪司徒刑如此小心,实在是财帛动人心。

    一百多枚开元铜钱全部出手,这可是一笔巨资。还有一个价值更高的铜兽,由不得他不小心。当铺那种地方,鱼龙混杂,虽然他用秀才身份震慑了麻五,但是保不齐有人就动了什么歪念头。

    又躲在隐蔽的地方观察了半个时辰,直到确定自己身后没有尾巴。

    司徒刑这才径直到自己的住所。

    司徒刑将青铜麒麟放在桌子之上,借着蜡烛的光芒仔细打量起来,不论是嘴巴,还是尾巴,甚至就连身上的鳞片都没有放过。

    但是仔细的揣摩了半个时辰,司徒刑也没有发现打开铜兽腹部的秘密机关。

    如果不是有望气异能,司徒刑也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艺品。

    最后,他选择了最简单,也是最暴力的手法,那就是用利器将铜兽一分为二,剖腹取珠。

    青铜兽虽然工艺比较老旧,但是铸造的材质却非常不错,非神兵利器不能伤。好在司徒刑本来也没打算用佩剑。

    司徒刑虽然是法家,但是文气形成文胆之后,也可以借助诗词的力量。

    司徒刑磨好墨,让毛笔吸满笔尖有些下垂,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在纸张上一字一顿的写到:

    “宝剑不可得,相逢几许难。

    今朝一度见,赤色照人寒。

    匣里星文动,环边月影残。

    自然神鬼伏,无事莫空弹。?”

    司徒刑的文胆发出青光,纸张上的字迹升腾交织,一寸寸的文气冒出,直到五寸才停止,文气翻滚,陡然出现一柄白色雕着星文剑匣,剑匣中含着一口寒光四射的宝剑。

    当司徒刑写到到最后的一句的瞬间,剑匣发出一阵好似龙吟一般的轻鸣,匣中的宝剑陡然出鞘,化作一抹赤红。

    哧!

    诗歌化作的赤色剑芒斩在青铜兽上,发出一阵刺耳的金铁之声。

    也不知青铜兽具体是什么材质,但却是出奇的坚硬。无坚不摧的宝剑竟然没有将他斩碎,只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把青铜兽捧起,仔细的观看。青黄色的兽身中,还有点点玄色,玄铁!

    这个铜麒麟在锻造的时候,定然掺杂了玄铁,否则定然没有这么强的硬度。

    玄铁是从天外陨石中提炼而出,本就难得。

    又因能够锻造神兵利器,而越发的珍贵。

    有人曾经说,一寸玄铁一寸金,寸金难买寸玄铁。

    麒麟腹部所藏之物,必定是珍惜异常,否则麒麟在锻造的时候,不会掺入一丝玄铁。

    司徒刑对麒麟腹中之物,期待陡然提高。

    刀兵不能伤。

    一般人,就算知道麒麟腹内有宝,也只能束手无策。

    好在司徒刑还有别的手段。

    斩!

    只见白光一闪,斩仙飞刀绕着青铜麒麟旋转一圈。坚硬无比的麒麟在飞刀面前,却如同刚出炉的豆腐一样柔软。

    啪!

    司徒刑的手掌轻拍桌面。

    刚才还品相十分完整的青铜麒麟陡然从中间一分为二,麒麟腹部露出一个层层包裹,带着血色,仿佛心脏一般正在跳动的丹丸,而随着丹丸一下一下的跳动,四周的红光也随之收缩膨胀。

    血源丹!

    司徒刑的看着龙眼大小的丹丸,眼睛里不由流露出狂喜的神色。

    怪不得,麒麟中掺杂有玄铁。

    血源丹是一种十分难得的丹药,由几十种十分珍贵的药材,以特殊手法熔炼而成。对增强人的气血,打通闭塞的经络有奇效。

    最重要的是能够随机打通淤堵的穴窍,提升武者晋升先天的几率。

    这种通窍的丹药,千金难求,万金难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