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发现这位虽然穿着光鲜,盛气凌人。

    但是身上却没有那一种养尊处优,富贵雍容的气质。而且尽管他掩饰的很好,但司徒刑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菜色,还有化不开的愁苦之色。

    这是久不食肉,营养不足的特征。

    “二爷,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您在小号典当的第十三件传家之宝了吧?包家不愧是名门望族,传家之宝就是多。”

    老朝奉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眼睛里充满了不屑,都已经靠典当度日了,还在这里装哪门子大爷?

    包二爷祖上曾经出过一位先天武者,在知北县创下偌大的家业,死后更是获得朝廷荣恩,包家也就成了知北县的高门大户。

    据说最风光的时候,知北县的产业有一半都姓包,包家因此也有包半城的美誉。

    但是包家后人一代不如一代,包家也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再也没有了高门大户的荣光。

    到包二爷这一代更是不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有几年功夫,就把偌大的家业败得一干二净。

    现在更是靠着典当,蒙骗度日。

    “这件真是传家之宝。我家老头活着的时候,经常拿出来把玩,要不怎么能如此光滑黑亮?”

    包二爷被老朝奉挖苦挤兑,脸上露出讪讪,再无盛气凌人之色。

    老朝奉白了包二爷一眼,要是信你的话那才有鬼。不再多言,轻轻的打开青布包裹,露出里面的铜兽。

    青铜浇灌铸造的麒麟,因为上了些年头,又是经常把玩的关系,青铜的表面被氧化,更是被磨得乌黑发亮。

    整尊麒麟造型古朴,鳞甲分明,须发如丝。

    麒麟昂首挺胸,嘴巴大张,仿佛正在对天长吼。

    看工艺的确是老物件,而且工艺精细,就算当年购买,也要花费不菲,保存到现在,品相如此完好,更是难得。

    而且,定然是心爱之物,如果不是经常把玩,不会有如此厚的包浆。

    老朝奉仔细观看一会,心中有了合计,但是嘴上却说道。

    “虽然看起来有些年头,但是做工却十分一般,不是精品。”

    “怎么可能不是精品,你看这个雕工,最是传神,看起来活灵活现的。你再看这鳞甲,也是雕刻的非常精细。”

    包二爷抱着铜兽,有些焦急的说道。

    “二爷,这个铜兽你打算当多少?”

    老朝奉听也不听包二爷解释,装作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十两银子,这可是我爹生前最喜欢的铜器,里面说不得,就藏有秘密。”

    包二没有发现老朝奉眼睛里的厌恶,或者是他根本不在意。伸出自己的手掌,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

    “看在老主顾的份上,我给五两。”

    老朝奉根本没有被包二爷的故事打动,在这行里,他已经听了太多,讲了太多的故事。包二爷想要给他讲故事,还嫩了点。

    “刚才外面可有人给我十两银子。”

    包二爷毫不退让,咬定就要十两银子。

    “那感情好,二爷可以多卖点。”

    老朝奉看着包二爷,不屑的说道。

    老朝奉笃定的认为,有人高价预定,只是包二爷提价的小手段。

    司徒刑仿佛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讨价还价,收拾好银两快速的走出典当行。

    但是他的心里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因为他发现,包二爷典当的铜兽里,有着一抹惊人的宝光。

    在铜兽的腹部,有一枚红丸,发出赤红的光芒。

    按照光芒强弱判断,铜兽腹内的丹丸价值是开元通宝的十倍以上。

    兽中藏宝!

    司徒刑两世为人,自然不是初出茅庐,毫无经验。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虽然铜兽当中有宝物,但是司徒刑明智的没有贸然插嘴。

    司徒刑知道,那样只会打草惊蛇,横生枝节。

    毕竟老朝奉和包二爷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只能期盼,两人的交易最终没有达成。

    在外面等了一会,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司徒刑的愿望,也是他的运气。

    包二爷捧着青布包袱,面色不愉,骂骂咧咧的从典当行里走了出来。

    “兄台,你那尊青铜兽还出手么?”

    司徒刑跟随了包二爷一会,主动上前问道。

    “十两银子,少了一个子也不行。如果不是最近手头实在是紧张,爷说什么也会卖的。”

    包二爷用眼睛斜着打量了一眼司徒刑,看他身上衣着普通,语气有些傲慢的说道。

    “十两银子给你,铜兽给我,银货两讫。”

    司徒刑没有在意包二爷的态度,从包裹里拿出十两银子,塞给包二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手里的铜兽夺了过来。

    “这”

    包二爷有些吃惊的看着衣着老旧的司徒刑,在看看手里的纹银,成色很新,上面还有官府的印记,自然不会作假。

    轻轻垫了垫分量,虽然不知具体多少,但是肯定比十两只多不少。

    包二爷的心中不由的起疑,难道铜兽之中还真的有什么秘密不成?

    是不是卖便宜了?

    就在他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

    司徒刑面色玩味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银货两讫,这尊铜兽已经是我的了,你还想反悔不成?”

    包二爷被司徒刑的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面色讪讪的站在那里。

    “等等,这个铜兽是我先看上的,刚才只是身上的银子不够,家取了点银两。”

    突然一个穿着白衣的胖子喘着粗气,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伸手就要夺司徒刑手里的铜兽。

    司徒刑不由的面色一冷,不动声色的避开胖子的大手。怒声说道:

    “还是我先付银子的呢?现在银货两讫,铜兽是我的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强抢不成?”

    那胖子见司徒刑面色冷峻,眼睛中不由流露出着急的神色,但是伸出去的手却缩了去。

    “先生,这尊铜兽,我真的很是喜欢。如果先生愿意割爱,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二十两银子。”

    “只不过一倒手,你就赚了十两纹银。”

    司徒刑的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冷笑,这个胖子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了解到铜兽真正的价值,所以才这样死缠烂打。

    包二爷呆呆的看着两人争执,怎么可能不知道铜兽有玄机,不由的眼睛乱转,想要找个由头,要铜兽。

    “不卖!”

    司徒刑已经知道铜兽的价值,自然不会被区区十两银子打动,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别说十两纹银,就是纹银百两,我也不会出手铜兽。”

    “先生,先生。。。”

    那胖子见司徒刑不答应,而且转身想要离去。急忙上前拦住,声音有些阴测测的说道:

    “先生,今日就当给我麻五一个面子如何?来日麻五必有重谢。”

    周围的人见司徒刑被麻五拦住,不由摇头,有些怜悯的看着司徒刑,这位相公今日定然要吃麻五的亏。

    麻五是四周有名的混不吝,拉帮结派,有几分势力。据说在官府上面也有点关系,大家都要给几分颜面。

    “你可是官府中人,有官职在身?”

    司徒刑停住身形,冷冷的看着麻五问道。

    “先生开玩笑了。。。”

    麻五被司徒刑的目光盯得有些难受,他虽然买通了衙役,但也没有胆子,敢冒认官人,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可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人?”

    司徒刑气势在升,大声怒喝道。

    “不是。。。”

    麻五感觉自己仿佛被猛虎盯上一般,肝胆俱颤,有些讪讪的说道。

    “你可有了不起的贵人扶,和朝中诸公私交莫逆?”

    司徒刑怒目圆睁,气势再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仪。

    “没有!”

    麻五头头皮发麻,被司徒刑问的脸上有些见汗,后背更是冷汗直流,嘴唇颤颤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