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城隍摇晃了下脑袋,有些疑惑的观察了一会,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些自嘲的笑笑,继续趴在神庙上方享受万民的香火。

    等城隍不再注意这里,司徒刑才敢再次睁开眼睛。

    “好险。”

    司徒刑心中有些侥幸的想到,没想到这位城隍神威如此之重,只是偷窥几眼,就有感触。

    “仅仅是知北县这个边远小城的城隍都有如此威势,神道昌盛可见一斑。”

    不敢窥视神道,对文院,武庙等上方宛若死物的文气,司徒刑也没了兴趣。索性观察自身气运,打铁还得自身硬。

    气运不足,在多的才华,再高的心气,最后也难免会英年早逝或者是郁郁不得志。

    比如说诗雄王勃,年纪轻轻,诗词之中就有万千气象,被无数的人看好,认为他是百年以内最有可能冲击诗圣境界的人。

    但是可惜,气运不足,被盛名所累,渡湖的时候,被龙族所嫉,斩杀在水中,英年早逝,让人扼腕叹息。

    虽然人族也进行了报复,斩杀龙族的天骄,但是死了就死了,不论生前多么的才华横溢,死后不过是黄土一捧。

    千年之后,谁还会记得,人族曾经有过一个叫王勃的天骄?

    想到这里,司徒刑迫不及待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确切说是头顶的气运。天有天运,地有地运,人有人运,每个的吉凶祸福都和气运息息相关。

    有的人能够位列三公,有的人只能贫贱一生,固然有能力的因素,但是更多的是气运所致。

    气运旺盛则尊贵,气运衰败则贫贱。

    司徒刑头顶有一股碗口粗细的青气升腾,在气运中有一尾有几分虚幻红色的鲤鱼正在摇头摆尾。

    仿佛感觉到司徒刑的目光,红鲤竟然对着他微微点头。

    气运化鲤。

    气运浓郁到一定程度,根据格局不同,会变化出不同动物的形状。

    比如文官,多鲤鱼,麋鹿,白鹤,以及超品的麒麟。武官则是,獐子,苍狼,老虎,狮子,倪俊等。

    鲤鱼是文官的起始阶段。

    如果没有大的造化,打破命格局限,最多也就是一个七品县尊的格局。

    司徒刑看着自己的气运,不由苦笑,看来是自己想的太多,期望太高了。

    自己并不是气运所钟的纪元之子。

    司徒刑也明白,能有这样的气运,已经十分不错。他虽然出身名门望族,但是已经被放弃驱逐,享受的资源十分有限。

    如果不是自己明理,凝聚法刀文胆,恐怕自己的气运会更低。

    那是什么?

    司徒刑面色有些诧异,只见黑暗中房屋一角竟然有一丝丝耀眼的金气升腾,凝聚成铜钱,元宝的形状。

    金气升腾,地下定然埋藏有金银之物。

    想到这里,司徒刑面色不由的一喜。寻来锄头等挖掘之物,土层并不是太硬,几乎没有废什么功夫,挖开了一个孔洞。

    向下大约挖了三尺左右,司徒刑就感觉锄头碰到了坚硬之物。

    小心翼翼拨开浮土,用蜡烛照亮。坑中之物也露出全貌。

    黑漆漆,带着泥土味,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年的陶罐。打开密封的罐口,散掉空气腐烂的味道。

    司徒刑用烛光照射,只见里面放着打着年号,铸造工整的银锭,少说也得有几十两。

    除了白银之外。里面还有上百枚开元铜钱。

    开元是大虞的年号,按照时间推断,这个陶罐已经在地底埋藏了几百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陶罐的主人早就变成一堆白骨,子孙也不知道迁往何方?如果不是司徒刑机缘掌握了望气之法,这个陶罐恐怕还得深埋地底。

    不知那年那月才是见光之日。

    “钱是圣人毛,银是英雄胆。”

    有了银子好办事,不论是买一些滋补之物,还是购买籍充实自己,都是很好的。”

    司徒刑有些欣喜的把白银取出,这些浮财对改善自己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帮助。

    亚圣孟轲在孟子尽心上曾云:“孟子自范之齐,望见齐王之子,喟然叹曰:居移气,养移体。大哉居乎!夫非尽人之子与?”

    简单点说就是地位和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修养和涵养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素质。

    司徒刑秀才试的时候,主持考试的座师傅举人批阅考卷之后,就曾私下告诫,宜养气。

    傅举人说的委婉,其实就是说司徒刑虽有才华,但是满纸都是孤愤寒酸之气,不被人所喜。秀才试能够通过,完全是因为傅举人爱怜其才的缘故。

    这和司徒刑早年的经历有关系,仓皇如丧家之犬,怎么可能写得出雍容的文章?

    有了这些钱财,司徒刑就可以居养气,让自己的文章多几分雍容。

    万宝司是知北县城规模最大的当铺,东西五间房,梅兰竹菊点缀其中,风吹过,淡淡的花香让人心情不由的愉悦起来。

    当铺的墙壁上,挂着很多古今名人的诗词字画,字迹端庄,画风秀雅。

    雅致,这是普通人对万宝司的第一印象,不像当铺,更像是文人墨客聚会之所。

    但是只有当地人才知道,这里是整个知北县最藏污纳垢的,因为这里是知北县黑市所在,脏货,见不的光的物品只有在这里才能流通。

    “老掌柜,晚生祖父曾官拜五品知府,父亲也是县令之尊。可惜家道中落,无以为继,只能变卖祖产。愧对先人。。。”

    司徒刑担心有人询问铜钱来历,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这样和盘托出,朝奉并没有起疑,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烂船还有三两钉,何况曾经的官宦人家。给子孙留下一点遗泽是非常正常的。

    “开元通宝,前朝之物,三十两纹银!”

    朝奉确定完通宝的真假之后,按照行规,不问来历,不闻出处,以半价收。

    “老掌柜,给的价格也太低了吧?”

    司徒刑面色有些难看,小声问道。

    “看先生是读人,我家老爷惜才,给你四十八两。”

    老朝奉嘴巴欲张想要拒绝,但是他突然流露出倾听的神色,最后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一眼司徒刑。

    心中暗道,这个生倒是长的好相貌,虽然穿着破旧,一看就不是富贵出身,但是却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精气神。

    只有把读到骨子里的人,才有这样的风采,怪不得老爷卖他一个脸面,卖个善缘,以八折价格进行收购。

    “好!我卖了!”

    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纠结,不舍之色,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把手伸进了柜台。

    拿到银两之后,司徒刑不忘向暗室方向拱手表示感谢。让在暗室内的商贾暗暗点头,这个生不仅有才华,而且还懂得人情世故,难得,真是难得。

    “老掌柜,我这个铜兽可是我家老爷子最喜欢的物件,是传家宝,据说里面有着大秘密,如果不是爷最近手头紧,肯定不会典当的。”

    就在司徒刑包着银两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个流里流气,穿着光鲜,身上带着玉石的年轻人昂着头,下巴向天,看也不看其他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