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跪坐在案前,毛笔在砚台中吸满墨水,显得格外的饱满圆润。悬腕提笔,横平竖直,一笔一画,距离都是一般无二。

    他写的很慢,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刚刚学会写字的幼童,但是一笔一画,铁画银钩,力透纸背,给人一种铮铮铁骨,法度森严的感觉。

    法者,天地之理也。

    法者,万物之道也。

    天无法,则不明,地无法,则不平,人无法,则不鸣。

    。。。

    随着司徒刑笔尖在白纸上滑动,一个个代表着秩序的文字透过纸张嵌在实木的桌面之上,一丝丝法理升腾,交织,最后变成一张看不见的法书包网.bookbao2将整个院落笼罩。

    几万米的高空,一道白色的气柱陡然从万里高空垂下,犹如银河倒灌。

    星空中绵延不知几万里的白气,不是真的银河,而是古圣先贤的文气凝结。

    儒家称之为文曲星气。

    兵家称之为武曲星气,

    帝王称之为黄道正气。

    虽然表述不同,但是诸子百家弟子在突破阶位顿悟的时候,都有资格接受文气的洗礼。这是人类雄霸大陆最大的依仗。

    灌顶的时间越长,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司徒刑现在就处于这么一种顿悟的奇妙的状态之中。

    文气不要命的倒灌而下,司徒刑的身体慢慢的变得丰盈有力起来,皮肤更是蒙上一层象牙一样的光泽。

    伐筋洗髓,改善体质。

    但是文气灌顶,最大的收获是精神层次。

    法家的经义在司徒刑的脑海中闪现,仿佛有一个宽服高冠,面容清癯的老者,在缓缓的宣讲法家经义,以前很多晦涩的地方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随着文气的倒灌,法理慢慢的凝聚,最终形成一抹锋利异常,闪着白光,非金非银,只有寸长,长着三对透明翅膀,给人一种无坚不摧感觉的飞刀。

    每一位法家弟子接受文气倒灌的时候,必定会以法理凝聚一柄法刀。

    这是法家最可怕的武器。

    随着法家弟子体悟的加深,法家之力的凝聚,法刀的威力也会逐步提升。

    据说中古圣者将仁义道德镌刻法刀之上,上可斩昏君,下可斩佞臣。

    就连那高达千刃的高山,也会被法刀拦腰斩断。

    司徒刑的法刀和其他人的有很大的不同,他的法刀多了三对透明的翅膀。随着翅膀的挥动,飞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银痕。

    这把飞刀的造型,让人不由联想到封神演义中陆压道人的斩仙飞刀。

    国无法,则不宁。

    民无法,则不安。

    家无法,则不兴。

    。。。

    随着司徒刑对法理体悟的加深,空中文气更加仿佛不要钱似的倒灌。在文气的滋养下,斩仙飞刀越来越锋利。

    随着司徒刑顿悟的时间增长,空中的动静变得越来越大,从远处望去,文曲星力被一巨大的漏斗吸引掠夺,随着时间推移,漏斗的体积越来越大,掠夺的面积变得更大。

    知北县院

    须发洁白的徐夫子看着空中的漏斗,满脸的纠结,仿佛便秘一般。因为漏斗的存在,知北县范围之内竟然在这一刻感受不到一丝文曲星的力量。

    他刚才读到论策,有了一丝顿悟,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漏斗瞬间抽干所有的文气,被硬生生的踢了出来。

    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笑不出来。要知道顿悟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但是看着空中银河倒挂。

    徐夫子心中说不出的艳羡。

    遥看瀑布挂前川,疑是银河落九天。

    此情此景,也只有诗仙李太白的这两句诗词可以应景。

    而且看文气下垂的规模还有时间,恐怕正在顿悟的人,必定是大儒以上的阶位,也只有这样的人顿悟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威能。

    但是,您老这样的修为,不去圣山或者是稷下学宫文气鼎盛之地,在这里和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抢什么资源?

    当然,这样的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脱之于口。那可是大儒啊,一言兴国,一言丧邦。

    至于说,找正在突破的这位大儒算账,他心中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个时候,除了徐夫子在注视空中文气,城中大户司徒家,吕家,韩家等家主,也都仰头看着星空。

    虽然每个人心思各异,但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管束家中子女,不要出去招惹是非,免得惹了不该惹的人,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城里有位爷惹不得,也不能惹。

    至于说,找出这个人,所有家族都第一时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位隐居在此,定然不想被世人俗世所扰。

    如果司徒刑知道这几个家主还有徐夫子的想法,肯定会呵呵几声,然后说,你们想的实在是太多了。

    法兴则吏清,吏清则民安。民安则国安,国安则隆。

    法败则官浊,官浊则民乱,民乱则国乱,国乱则亡。

    司徒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闹出偌大的动静,他的耳朵里只有笔尖划破白纸的唰唰声,一行行体悟,仿佛金石一般透过纸张镌刻在桌之上。

    随着司徒刑的写,高空的文气仿佛是决堤的洪水,又好似不知源头的江河,浩荡绵延不知几万里。随着法理的完善,漏斗的面积再度扩大,就连知北县周边山区的文气也被瞬间抽干,也许是这种近乎霸道的行为激怒了不知名的妖兽,不时有愤怒的兽吼传出。

    知北县的府兵都手持武器,面色紧张的走上城头,防备妖兽袭城。

    知北县的平人更是都关紧房门,全家躲在安全隐蔽的地方瑟瑟发抖,期盼愤怒妖兽不要进入县城。

    好在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妖兽愤怒的怒吼几声后,就快速的离开县城范围向深山远遁。

    司徒刑物我两忘,根本没有听到妖兽的怒吼,能够写出这样的真知灼见,固然有头悬梁,锥刺股熟读大乾律的功劳,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司徒刑是从二十一世纪那个法治社会穿越而来,并不是此地土著。公平公正的法律观念已经深入骨髓。

    越来越多的文气倒灌,不论是斩仙飞刀,还是司徒刑的肉身都已经饱和。但是汹涌的文气没有一点想要停下的意思,越来越多的文气凝结,司徒刑文海经过大量的文气滋养,陡然形成一个仿若鹅软大小,晶莹剔透,光芒四射的文胆。

    文胆是儒家修士的核心力量,只有拥有文胆才能借助诗词,文气的力量。

    司徒刑天生感知不到文气,本以为今生注定和儒家无缘,但是没有想到这次法家顿悟时间如此之长,引起的文气倒灌,竟然硬生生的堆出一个文胆。

    啪!

    桌因为承受不住法理的万钧重量从中央折断,司徒刑陡然惊醒。再想刚才的文章,脑子里竟然是一片混沌。不知道是不是用脑过度,身体精神竟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道阻且长。”

    司徒刑看着断裂成两半的桌,一脸无奈的说道。不过刚才的悟道也并不是没有收获,文气灌顶,改善了他的体质,更让他触摸到了一丝法家的精髓,成为了一名法徒。

    法家诞生时间很早,甚至早于儒家,但是法家理论完善的时间却很晚,法家体系的划分,共有法徒,法士,法尊,法王,法子五个等级。

    司徒刑刚刚体悟法度之力,是一级法徒。

    “天地人鬼,皆有法度。”

    “法者,一言可为天下师!”

    “天地人伦,皆是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