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

    “这里没有活鱼?”

    看着老者脸上的为难,诚郡王的眉头不由的皱起,脸上也多了几分明显的不渝。

    “老头!”

    “不要太过分了!”

    “在你面前站着的,可是当今陛下的幼子,朝廷敕封的亲王。到你这个驿站中休息,是你的福分。一直推三阻四的,究竟是何居心?”

    看着眼睛闪烁,明显心中有鬼的老者,诚郡王背后的武士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怒火。怒目圆睁,大声的怒喝道。

    “这”

    看着满脸凶神恶煞,手按在刀柄之上,想要吃人的武士,老者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恐惧。态度也比刚才软化了不少。

    “将军!”

    “将军息怒!”

    “将军息怒,小老儿并没有说没有”

    “鱼!”

    “有,有,有!”

    “蒙熬!”

    “退下,这里是朝廷的驿站,他虽然没有什么品阶,但是毕竟是朝廷的官员,不要放肆”

    看着脸色发青,嘴唇哆嗦的老者,诚郡王不由轻轻的摆手,声音肃穆的说道。

    “诺!”

    听着诚郡王的话,蒙熬不在怒目而视,放在刀柄上的手,也拿了下来。但是最后,他还是用警告的目光,重重的瞪了那个老儿一眼

    “哎!”

    坐在简陋,八面透风的驿站中,喝着浑浊冰凉的茶水,诚郡王不由重重的叹息一声。

    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自己这个被贬的亲王,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官吏。

    真是世事难料

    “王爷!”

    “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样的茶水,怎么能用这么浑浊的茶水招待王爷?”

    看着诚郡王杯中的茶水,不论是随行的武士,还是侍从的奴才,脸色都变得赤红起来。

    “罢了!”

    “罢了!”

    “咱们现在比不得以前”

    诚郡王环顾四周,眼睛中流露出萧索之色,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赶紧吃饭!”

    “吃过之后,咱们连夜赶路,一定要尽快到达封地!”

    “只有到了那里,咱们才是主子。”

    “诺!”

    听着诚郡王满脸感慨的话,众人瞬间变得沉默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跛足老者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他却不是空手而来

    一个大大的陶瓷盆中,放着一条重达数斤的黑鱼。

    黑鱼上,放着很多蔬菜,和调料,虽然还没有入口,但是众人已经闻到了扑鼻的香气。

    “郡王!”

    “小老儿手艺粗鄙,还请王爷见谅才是!”

    看着众人垂涎欲滴的表情,小老儿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得意,笑着说道。

    “好!”

    “好!”

    “放在这里,本王这一路上,都没有吃过肥美的大鱼,嘴巴早就寡淡”

    看着肉质肥美,浇满汤汁的黑鱼,诚郡王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不少。

    “来,先生!“”你也来一块!“”诸位将军,也都是辛苦了!“

    诚郡王起身,异常熟练的将整条大鱼分开,笑着邀请大家一起进食。

    众人刚开始还推脱一二,不过见诚郡王真心相邀,又因为久不见荤腥,也就忍受不住,埋头吃了起来。

    不过让人感到诧异的是,这条大鱼,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

    在空腔之中,反而有一种腐败变质,淡淡的臭味”这条鱼不是新鲜的“

    仅仅是吃了一口,诚郡王就将筷子放在桌面之上,满脸阴沉的坐在那里。”什么!“”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让郡王吃不新鲜的鱼!“”竟然敢如此怠慢郡王,究竟是谁给的你胆子。“”竟然让你敢如此的放肆?“”真是该死!“”老头,你给某家滚过来“

    听着诚郡王之言,蒙熬在也忍耐不住,豁然站起,宽大的手掌好似铁钳子一般抓住老者的脖颈,连拖带拽的将他按在诚郡王面前。”大人!“”王爷!“”冤枉啊!“”不是小老儿故意怠慢,实在是这个交趾驿站地处偏僻,四周又没有大河大江,活鱼运到这里也会变成死鱼,真的不是小老儿怠慢“

    看着眼睛圆睁,好似凶神恶煞一般的众人,小老儿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恐惧,但还是满脸委屈的辩驳道。”你这个老畜生!“”到了现在,还敢蒙骗我等!“”看我今天不将你撕成两半!“

    蒙熬看着小老儿躲闪的眼神,心中不由的大急,手上的力量也变大了不少。

    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本应该暴跳如雷的诚郡王,竟然没有发火,而是静静的吃着桌上那份明显已经不新鲜的黑鱼

    也不知过了许久,一脸肃穆的诚郡王竟然黯然落泪。”王爷,您这是?“

    看着诚郡王反常的举止,众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青衣老道最先忍不住上前问道。”哎!“”让诸位见笑了!“”本王并非为了此事而哭,而是为了本王的子孙而哭!“

    见众人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惊好奇之色,诚郡王不由的用手楷泪,满脸忧伤的说道:”老丈说的对,此地偏僻,又没有大江大河,没有活鱼也是正常。”

    “只是本王的后世子孙,恐怕连这样的鱼也没办法吃到,想到此处,本王忍不住悲从心来让各位见笑了!”

    看着满脸悲伤,以手抹泪的诚郡王,众人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滞,更有人被戳中泪点,忍不住,泪水恒流

    诚郡王在交趾驿站只呆了一刻钟,就继续赶路。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一个身穿黑衣的细作从阴暗处冒了出来,在手中的密扎中,将一切详细的记录。并且以机关傀儡,急发神都。

    两日后,数千里外,躺在病榻上的乾帝盘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始末。

    汹涌的黑气。好似乌云一般笼罩在皇宫上方

    无数的雷霆闪烁

    压抑的气息,让每一个人都从内心感到一种难言的恐惧。

    也正是因为这样整个交泰殿,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