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师傅的话,弟子刚才还在加紧布置场地,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即可布置完好,不会有什么问题,请师父放心安排比试的具体事宜。”陆风才轻声回应道。

    “好,那就好,这次比试之后,神风谷又要多出十名云顶山的精英弟子了。”清风真人微微点头,微笑着说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非常期待,想要看到后辈们成长的结果。’

    “年轻一代是云顶山的未来,抓好年轻弟子的教授事宜,是重中之重,你们两位肩上的担子很重,平时切不可马虎懈怠,一定要全心全力地去把事情办好。”清风真人又扫了两眼黄昆仪和卢俊说道。

    “晚辈知道!”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一句。

    “昆仪啊,你们左锋原本在门内一直是领先于右锋的,如今形势不容乐观啦,你可要继续努力才行。”清风真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黄昆仪脸上,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清风真人说这话的时候,卢俊的脸上微微颤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黄昆仪知道,自从自己接管滕云峰左锋弟子的教习以来,左锋弟子的比试成绩一直都不算理想,比试的前十名之中,多次名额都被右锋超过,最近三年更是十名弟子之中,竟然有七名是右锋卢俊教授出来的,而只有三名弟子是自己的门下,这让黄昆仪感到面上颇为无光。

    而黄昆仪却比卢俊还要早入门几年,说起来,卢俊还是他的师弟,两人的修为上虽然比不出多少长短出来,但在这方面卢俊却领先了,这让黄昆仪一直都有些郁闷。

    不过卢俊比黄昆仪为人要狡猾,每次招收新弟子时,他都会想尽办法将一些好苗子搞到自己的右锋之中,通常会派手下之人到门内去张罗,有时会通过一些财物来从同门手中交换一些优秀弟子的名额,其中有不少弟子都是由同门发掘出来,并推荐过去的。

    而黄昆仪为人比较本分老实,不善于投机取巧,这方面远不如卢俊,所以常常吃一些闷亏。

    “晚辈自知办事不利,但晚辈定当殚精竭虑,更加努力。”黄昆仪低了一下头,有些难为情地说了一句。

    “我叫你们来,主要是有一件事情要让你去落实。”清风真人微微沉吟,然后又转移话题道:“这次比试的规则有些变化,不再采取传统的排名制,而换成淘汰制,这样也可以让比试变得更加精彩一些。”

    “淘汰制,怎么个淘汰法?”卢俊神色一动,立即问道。

    “先将弟子门分成四十个小组,每小组进行轮番比试,最后取战绩最好的一人晋级,其余全部淘汰,然后四十名弟子按照小组比试的战绩排名,强者对弱者进行比试,一次淘汰二十名,最后剩下二十名弟子亦采用这种方法进行淘汰赛,胜出的十人晋级。”清风真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卢俊点了一下头道。

    黄昆仪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他知道掌门定下的规矩多数都不容更改,自己也没必要去提什么反对意见,搞不好还会遭到一顿指责。

    随后清风真人又交代了一些其它几件比试的具体事情,四人在一起讨论了一番,最后都将具体细节安排了下去。

    安排妥当之后,清风真人抿了一口茶,然后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早点准备吧。”

    正在黄昆仪和陆风才准备起身告辞时,卢俊却突然两眼贼溜溜一转,对清风真人说道:“晚辈还有一事要禀告。”

    “什么事,说?”清风真人微微一愣,盯着卢俊问道。

    “左锋有一名弟子,他前次在山下用一种古怪的功法,欺凌我门下的一名叫做冯震的弟子,把我的弟子打伤了。”卢俊面上一沉,眉宇之间泛出一丝狡黠道:“这名左锋弟子名叫洪烨,他的功法很是怪异,经过弟子的称述,我怀疑他修炼的是蓝海成所习练的妖道,所以特地提出来,请掌门派人查实一番,如果情况属实,还请掌门下令,将这名违背师训的顽劣弟子逐出师门。”

    “什么,妖道,你说是蓝海成修炼的妖道,难道他还在祸害那些年轻弟子不成?”清风真人闻言,顿时长长发白的胡须微微颤动了一下,眸中露出一丝讶异之色道。

    “正是,我怀疑蓝海成暗中向这名弟子传授妖道的功法,这名弟子习练的很可能是妖血封脉术,如果属实,请掌门严惩蓝海成和这名叫洪烨的左锋弟子。”卢俊继续说道。

    清风真人的目光立即变得犀利起来,禁止蓝海成在云顶山传授妖道功法是他亲自下达的命令,当年那名弟子爆体而亡的教训仍然历历在目,清风真人早已铁了心,要废除蓝海成的妖道,不能让它再在门内出现。

    清风真人面上浮现出了一丝恼色,然后转头逼视着黄昆仪道:“昆仪,到底有没有这种事情?”

    黄昆仪听了卢俊的话,立即有些吃惊,额头上的汗珠子差点冒了出来,他知道迟早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看出来了,别人又何尝看不出来。

    “禀掌门,那名叫洪烨的弟子的确是有些古怪,不过经过晚辈盘查之后,却没有发现他与蓝海成有什么瓜葛,可能只不过是他的体质异于常人,所以才出现某种类似妖道的表现,其实他研习的根本不是所谓的妖道。”黄昆仪一贯老实,但这一次却不得不扯谎了,如果这件事情搞大了,卢俊有可能置他于死地。

    所以黄昆仪是不会承认的,别人查出来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是绝对会一口咬定,这件事情与己无关,他见多了老实人吃亏的事情,现在多少学会了一些变通,不再那么死板。

    至于洪烨,黄昆仪就只有让他听天由命了,他已经传授给他冥河大道,尽量压制妖道功法的暴戾,到时候清风真人能不能容忍洪烨,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黄师兄,你这明显是在偏袒自己的弟子,当日的事情人所皆知,你这个左锋的主管之人哪能不知晓,我都看出来了,难道你还能装作不知,哼?”卢俊听了黄昆仪的话,立即把脸一横,反驳道。

    卢俊与黄昆仪向来有些不和,两人的处世观念大有差异,时时产生矛盾,所以此时见黄昆仪也狡辩起来,顿时便不留情面了。

    “我的确不知。”黄昆仪也学起了耍赖,把脸甩到一旁去了。

    “昆仪,我相信你,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你们都先下去吧!”清风真人微微沉吟,他注视了一下黄昆仪的目光,似乎看出了他有些闪烁其词,不过没有立即戳穿他,反而挥手道。

    “掌门…….”卢俊还不肯罢休,干脆一屁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面对着清风真人还要继续拆黄昆仪的台。

    “好了,好了,我今天累了,你们下去吧!”而清风真人却一甩袖袍,站起来径直走向了一个偏门,没有再理会卢俊。

    卢俊转头望了一眼有些慌张的黄昆仪,冷声道:“哼,我一定会查清楚,到时候,你们几个都要担责任,一个都跑不了。”

    黄昆仪不想跟卢俊一般见识,甩了袖袍,然后也离开了,陆风才听得有些纳闷,他没有听过洪烨的名字,这是第一次听到,也没太在意,于是也告辞离开了。

    清风真人回到内室之后,站定在一处窗户旁边,推开窗门朝远处烟雾迷蒙的后山望去,那里露出了一个破旧不堪的茅草棚顶,那是蓝海成居住的地方,老眼之中不禁泛出一丝泪花。

    “造孽啊,造孽!”清风真人口中不禁自语道。

    “想当年,海成天纵奇才,若不是出了那件事情,受到门内巨大的压力,我怎么舍得让他遭此苦难。”

    “五十年了,他还在坚持修炼妖道一术,也未曾出过什么岔子,说不定当年那名弟子爆体而亡真的如海成所言,只不过是一次疏忽而已,难道我真的错怪了他。”

    “这次那个洪烨如果真的修炼的是妖血封脉术,门内再次群起反对起来,我该如何处置?”清风真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不忍心让海成再遭受打击,这一次我真的做不到。”

    清风真人陷入了沉思之中,不堪回首的往事立即浮现到了眼前,当年的那一幕让他颇感愧疚,他这个掌门其实也有责任,却让蓝海成一人承担了全部罪过。

    卢俊没有达到目的,有些愤懑的回到左锋之内,随后便召集了几名弟子前来商议比试的事宜,安排妥当之后,留下了一人,正是冯震,两人交头接耳在屋内密议着什么。

    “冯震,你小子上次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你这右锋的领头羊,居然连洪烨那个刚入门的小家伙都打不过,我可真的要被你们气死了。”卢俊今天在掌门那里没有如愿,回来就憋了一股子气,现在正愁没地方撒气,就拿冯震开骂了。

    ;

章节目录

超级异能仙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云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飞剑并收藏超级异能仙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