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我用混沌之初,也就之用其中的一式,混沌九变,就打败了门内几乎所有的年轻高手,少有人能够侥幸战胜我,所谓一招吃遍天下也即是如此。”蓝海成继续说道。

    “这混沌九变你现在学了,估计到比试时,能用出三变就差不多了,九变不是不能用,只不过是你体内的妖能还没有能支撑到第五变恐怕就已经消耗一空了,所以混沌九变你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所以现在你要着重练习前面两个基本剑式,一式盘古开山,一式混沌爆裂,这两个剑式很简单,盘古开山最容易掌握,混沌爆裂则需要多演习几日,就可以初步运用了,用来对付高手恐怕不容易,用来对付滕云峰那帮新弟子绰绰有余。”

    “是,弟子一定努力习练。”洪烨点着头答应道。

    蓝海成又朝洪烨颇有意味地望了一眼,随后道:“其实我突然传授这种剑法给你还有另外一种意义,我不想让你使用黄昆仪传授的冥河大道去比试,我想让你用我的功法去打赢对手,这样我可以证明我的弟子如我当年一般,也是无敌的。”

    “现在你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所以这个时候我决定提前让你浮出水面,我的计划因此改变了。”

    “那帮家伙迟早是要发现你在修炼妖血封脉术,黄昆仪不是已经发现了吗,你在比试时也很容易再次出现假狂暴境界,所以你的功法很容易被人识别出来,再隐瞒下去已经意义不大了。”蓝海成又意味深长地说道。

    “师叔难道不担心现在公开我们的关系,会招致门内的反对声音。”洪烨听了蓝海成的话,立即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反对是不可避免的,让他们反对去吧,我蓝海成才不会理会。”蓝海成顿时摆手道。

    “不过有一点你一定要帮我,那就是你的意志一定要坚定,如果掌门和其它前辈问起你这件事情的经过,你一定要坚定地回答,是你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否则他们一定会拿这件事情来做文章来针对我,随便给我安个罪名,都够我受的。”

    “我已经一个人隐匿着生活了五十余年,一个人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后山,我已经受够了,如果再来一次,我绝对无法承受,估计到时候,我会直接选择离开山门了。”蓝海成又叮嘱道。

    “是,师叔,弟子一定不会让你难做的。”

    “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我如今也只有依靠你去彻底说服那些老顽固了,希望老天开眼。”

    随后蓝海成的心微微低沉了下去,仿佛五十年前,他被同门排挤、责骂、直至摧残的痛苦经历又浮现在了心中。他心中此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洗刷过去的痛楚和耻辱,重新面对世人,现在唯一的希望就落在了洪烨身上,只有他顺利被同门接受,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重新走上光明正大的舞台,再次展示自己超绝的天资。

    时间紧急,洪烨没有耽搁,立即开始练习混沌之初剑法的三个剑式。

    第一式盘古开山剑式非常简单,其实就是蛮力攻击,这一式洪烨在蓝海成对付古猿时见过了,该剑式势大力沉,出手干脆利落,不带任何花哨,力道迅猛,往往是在近了对手的身前时突然使出来,才会效果最佳,否则由于剑式简单易于识别,很容易被对手避过。

    第二式混沌爆裂,比盘古开山要复杂一点,与盘古开山追求力量集中于一点不同的是,这一式剑法追求力量的分散使用,如同爆炸一般,产生巨大的能量波,这一式可用于攻击四面八方的敌人,也可以用于防守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

    而第三式混沌九变则比前两式要复杂得多,在冥河大道之中也没有这么复杂的剑式,但毕竟混沌之初只有三式剑法,比起冥河大道还是要简单很多。

    混沌九变追求的是身法、剑法、步伐的灵活快速,一瞬间便可施展出九种变化,而且这九种变化是没有顺序的,需要施展剑法者随机应变,根据战场形势及时调整剑式的变化,一连九个变化施展出来,让人应急不暇,难以招架。

    所以当年蓝海成便是依靠这一式剑法,让门内同辈的高手吃尽了苦头,加上他的剑法力道大大强于别人,所以一旦被他击中,战斗几乎就可以结束了。

    “盘古开山!”

    洪烨已展开混沌之初的习练,在山中灵活移动,频频施展出剑式,手起剑落,枝叶纷飞。

    “混沌爆裂!”

    ……。

    几天之后,混沌之初的剑式洪烨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结合妖灵步的帮助,他施展出来也算有模有样,虽然还没有能够掌握剑式的精髓,第三式混沌九变也一时间难以完全施展出来,但洪烨主要的优势还在于异于常人的力量,剑法是否精妙,对于他而言,暂时还不是追求的重点,关键是把这次比试应付过去就可以了。

    离十月弟子比试只剩下三天时间了,滕云峰内开始逐渐热闹起来,许多弟子被派出去布置比试场地。

    比试场地设立在滕云峰山腰处的一个广阔的山谷之内,山谷内有一大片空间,可以容纳几千人同时进入其中。

    这里四面环绕着高大的山峰,山谷地势较低,所以平常风势比较平稳,适合于弟子们操练功法,比试时受到自然风力的干扰也最少,经常会被选作弟子比试或是其它重大活动的场地。

    提前十天左右,山谷内就开始多了很多弟子进出,大多数都是新入门的弟子,他们在年长的师兄带领下,在山谷内布置一些桌椅板凳、观看台、场地布置等等,和在场地周围布置一些阵法,这些阵法可以在比试时保护弟子尽量少受到伤害。

    一名身穿青袍的青年站在一处场地中央,青年身材修长、肤白,气质颇为淡雅,眉宇之间透射着一股子逼人的英气。

    青年名叫陆风才,是年轻一代弟子里面的大师兄,年龄三十岁,也是掌门清风真人的亲传弟子,在同辈之中,声望最高,也颇受人敬仰。

    “往这边挪一挪!”陆风才正在指挥弟子们布置场地,忙得不亦乐乎。

    这次比试虽然他们这些老弟子早就不用参加,但每次的比试他们都会前来观摩,比试时会有很多平时默默无闻的年轻弟子脱颖而出,这是一次很好的挖掘人才的机会,所以陆风才也替清风真人担当着发现好苗子的任务。

    同时这些老弟子也可以尽快和比试的胜出者接上头,因为他们这些人才是将来要进入神风谷的核心弟子,而在神风谷内的核心弟子都是由陆风才、何纤云和叶无尽带领下进行修炼的。

    也即是说,比试胜出者将来都是要和陆风才、何纤云、叶无尽这三大亲传弟子进行密切接触的,三人之间也相互会争抢好苗子到自己的手下来,以壮大自己这一方的实力。

    正在陆风才在山谷内频频走动,四处查看时,一名年轻弟子跑了过来,对陆风才拱手道:“陆师兄,掌门有请,现在就去清风殿议事!”

    “好,我马上去。”陆风才答应了一声,转头朝远处内峰之上的一处高大耸立于云间的殿宇望了一眼。

    陆风才随后便离开山谷,径直向那处气势蓬勃的殿宇走了过去,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到了殿宇之前。

    殿宇造型古朴,通体为青色,门口有四根大柱子支撑着,朴素而雄伟,里面是掌门清风真人的静修之地。

    陆风才上了门前的台阶,然后到了门口,见门是开着的,于是便抬腿进了里面,朝前走了几步,便看到里面有三个人,坐在中间一张雕龙画凤的椅子上的是他的师傅清风真人,另外两人坐在清风真人两侧,是滕云峰的黄昆仪和卢俊。

    清风真人已年近五百余岁,身材偏瘦,须发皆白,但双目却炯炯有神,精芒四射,气色也红润有加,颇有一股道骨仙风之感。

    到了开府境界的修士,比道心境的寿元又要多出几百岁,能够活到五六百岁。

    屋内摆设有几个香炉,一缕沁人心扉的清香弥漫在周围的空间内,使人感到颇为舒适,在清香之中夹杂着一股子茶香味,三人正在饮茶讨论一些事宜。

    “拜见师傅,拜见两位师叔!”陆风才走上前去,对三人一一拱手施礼。

    “风才,你来了,我正要找你和两位师叔一起讨论大后天滕云峰弟子比试的事情,你坐到黄师叔旁边去吧,离得近点也好议事。”清风真人端坐在中央的椅子上,眉宇之间透射出一股子让人不敢逼视的威严。

    “是,弟子遵命!”陆风才躬身说道,然后朝黄昆仪身旁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风才,场地都布置得怎么样了?”清风真人扫了一眼陆风才,然后直接问道。

    ;

章节目录

超级异能仙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云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飞剑并收藏超级异能仙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