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洪烨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口中立即爆出了一个字。

    “哈哈,有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一切都明朗了,原来是蓝海成教授你妖血封脉术,怪不得你的表现会如此离谱。”蒙面人听完,突然笑了两声,随后说道。

    随后洪烨只感到自己背上的大手突然放松了下来,肩膀上的疼痛感立即消失。

    “转过身来,看看我是谁!”站在身后的蒙面人突然严肃地说了一句,而且这次的声音恢复了正常。

    洪烨听到这个声音非常熟悉,于是立即转过身去,见到站在自己身后人之后,立即吃了一惊。

    “师傅!”洪烨张口惊讶道,眼中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会是您?”

    站在洪烨面前的正是显得有几分儒雅气质的黄昆仪,此时他已经脱去了夜行服,摘下了面罩,笔挺挺地站在洪烨身前,表情有几分严肃,面上看似有几分懊恼之色。

    “怎么不会是我。”黄昆仪厉声反问了一句,然后又道:“我的弟子背叛了自己的师傅,跟着别人习练一些歪门邪道的功法,难道我这个当师傅的能不闻不问,听之任之?”

    “师傅,我…..”洪烨知道黄昆仪肯定早已得到什么消息,所以今晚才来询问,此时再狡辩已无可能,所以又期期艾艾起来。

    “混账东西,竟然瞒着我跟蓝海成学习这种邪门的功法,按照门规,我可以立即处置了你,将你逐出师门,你可知罪?”黄昆仪面色阴沉,又厉声道。

    洪烨见势不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有些发白,于是立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傅,弟子自知有错,请师父责罚!”

    “哼,难道你还不明白师傅的苦心,我要责罚你,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你了,却为何还要在这种夜深人静之时来找你。”黄昆仪见洪烨跪下了,心中有油然滋生出一股怜悯之心,摇头道。

    “师傅!”洪烨低着头,已说不出话来。

    “为师是心慈手软之人,对你有怜爱之心,若是换了右锋的卢俊,他会先把你打残了,然后逐出师门。”黄昆仪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只要你肯认错,师傅当然不会是那种无情之人,你还有得救。”黄昆仪的声音略微柔和了一些,又道。

    “是,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洪烨对黄昆仪很感激,还能说什么,于是便将头俯贴到了地面上,请求道。

    “唉,你年少无知,尚未成年,师傅又岂不是由你这个年纪过来的人,当年犯的错也不比你少,算了吧,你起来,师傅不责罚你,但你从现在开始要听我的话。”黄昆仪又摇了几下头,哀声道。

    “多谢师傅!”洪烨听到这里,心中的石头才落了下来,神色微微松缓了几分,立即站起来说道。

    “师傅有什么赐教,弟子当谨记在心。”洪烨又道。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很危险了,你还蒙在鼓里吧?”黄昆仪没有废话,接下来便道:“当日你在集市暴打冯震时使用的技法,我已从你师姐何纤云口中得知,当日你已进入了一种近似于狂暴的境地,而这种境地的表现除了蓝海成的妖血封脉术,门内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

    “况且你的力量大得惊人,刚才使用的妖灵步也出卖了你修炼的功法,和你师承何人。”蓝海成继续道。

    “狂暴?”洪烨一听立即惊住了,目光一滞,疑惑道。

    “对,狂暴之境界,只有到了妖血封脉术第二层才可以做到。”蓝海成回应道:“当年我可是亲眼看到蓝海成施展狂暴之境界的技法,打败了门内无数同门之中的佼佼者,几乎无人能敌,所以我听了何纤云的形容之后,立即得出了结论。”

    “你一定疑惑,你为何会出现狂暴境界?”黄昆仪又道:“其实你当日的狂暴只是一种类似狂暴境界,你还远远没有达到妖血封脉术之中的狂暴境界,若是如此,别说是冯震,就算是叶无尽和何纤云联手,都不是你的对手,你在为师面前,也可以一拼。”

    “类似狂暴境界?”洪烨微微点头,又不解道。

    “对,这种类似狂暴境界并非真正的狂暴,因为在妖血封脉术第一层基础境界未垫牢基石之前,狂暴境界是不可能达到的,你这种假狂暴境界提前达到了一种狂暴的意境,这说明你已经提前领悟了这种境界。”

    “而在基础未打牢固之前,身体筋脉仍旧脆弱,元力和妖力不足,如果冒然进入狂暴境界,可能会引起筋脉混乱,爆体而亡,轻一点的也会损伤筋脉,影响修炼。”黄昆仪面色又变得有几分严肃起来,十分认真地说道。

    “原来如此,弟子当时只是突然体会到一种意境,可以催发出体内绝大部分妖力,发出体外,没想到师傅说的这么危险,现在想想还有几分后怕。”洪烨吐了一下舌头,摇了摇头道。

    “你的假狂暴一旦出现,将不可抑制,它会随时出现在你与人打斗之时,恐怕连你都控制不住。”黄昆仪面上又多出了一丝忧虑道。

    “那该怎么办?”洪烨也有些担心。

    “这是为师今晚来找你的主要目的。”黄昆仪正色道:“如果我对你不闻不问,你的这种假狂暴延续下去,可能会让你的妖血封脉术前功尽弃,而且很可能会出现偏差,让你的身体无法承受,所以我必须出手制止这种状况的发生。”

    洪烨听了黄昆仪的话,心中才安定了几分,追问道:“看来师傅一定有办法遏制这种假狂暴状态?”

    “如今之计,只能让你跟随我习练另外一种功法,它叫做‘冥河大道’。”黄昆仪立即说道。

    “如今你的基础功法已修炼近一年,况且你比一般弟子修炼要快得多,这一点为师早已发现,只是还在暗中观察你,没有挑明罢了。”

    “你本是下品仙格之体,却有着比上品仙格还要强大的炼化天地元气的能力,这一点让我不得解。我刚才在与你纠缠之前,已经施法探察了你体内的气息,发现你的身体对天地元气的感知力惊人,吸收炼化速度极快,这在下品仙格之体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可能是你的体质异于常人,或许你是一个另类的天才,虽然我想不通,但毕竟我已经在修炼一道浸染了一百多年光阴,见怪不怪了,我见过的天才人物也不止一个,他们之中也不乏体质十分另类和古怪之人。”

    “很多事情我们不必要搞那么清楚,只了解到它存在,而且是一个事实就可以了,关键是如何去控制它,如何利用它帮助修炼。”

    “弟子的修炼速度也是自然而然获得的,弟子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不过可以随心所欲地应用罢了。”洪烨没有说出异能印记的事,只是解释道。

    “冥河大道,师傅说的是一种剑法?”洪烨转而又问道。

    洪烨听过冥河大道,不过他知道在云顶山没有几个人能修炼这种功法,他也不知道黄昆仪会冥河大道的剑法。

    “对,看来你还有几分见识,如今你的基础已较为牢固,凡胎化元功的修炼已经让你体内的能量增长迅速,筋脉稳固,穴位大开,此时传授给你这种剑法已经十分合时宜了。”黄昆仪点点头道。

    “我之所以要传授给你冥河大道,一是因为这种剑法无比精妙,它着重于修炼一种意境,修炼之人必须逐步领悟到冥河大道之中的剑意,方可提升修为,而这种剑意非常难以捕捉,或许有人修炼了千百年,都无法领悟到其中的奥妙,修炼停滞不前。”

    “而以你的天赋和超强的领悟能力,在滕云峰之内已属非常出类拔萃,所以我愿意将这种剑法传授给你,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领悟到其中的奥妙之处,将此剑法传承下去。”黄昆仪继续说道。

    “我传授给你冥河大道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冥河大道的剑法可以克制你体内的狂暴之气,修炼了这种剑法心法口诀,一旦你出现假狂暴境界时,只要适当施法调整体内气机,是可以将假狂暴带来的负能量压制住的,这也是一个主要目的。”

    洪烨早就听过冥河大道剑法的威名,在云顶山他还从来没有见人施展过,今天听到黄昆仪说要将这种剑法传授给自己,顿时欣喜异常,眼中放射着精芒连声感谢道:“多谢师傅错爱,弟子日后一定潜心苦练,将冥河大道剑法发扬光大。”

    “好,你能有这个志向,为师非常欣慰。”黄昆仪眉头舒展了开来,满意地点头道。

    “不过这种剑法的意境非常难以领悟,在云顶山只有两个人修炼这种剑法,且都未能领悟出这种剑法的最精妙之处,为师就是其中之一,说来惭愧。”黄昆仪神色微微一敛,又道。

    “另外一个人是谁?”洪烨追问道。

    ;

章节目录

超级异能仙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云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飞剑并收藏超级异能仙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