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请放心,,我不会拿没用的东西来耽误你的时间,麻烦你替我做个鉴定再说。”洪烨看老板面色有些阴沉,知道他还不信自己的话,于是又催促道。

    老板有些不情愿,但碍于顾客的面子,还是在犹豫了之后,伸出肥大的手掌,开始在那块废铁上抚摸起来。

    洪烨立即看出来,这老板原来也是小有道行的,他手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游动,明显是修炼了某种功法的人才会发出。

    老板在锈铁块上摸来摸去,片刻之后,眉梢展现出一丝疑惑:“小哥你这东西有点奇怪。”

    洪烨目光一顿,立即问道:“有什么奇怪的,它的品级如何?”

    “这东西表面上覆盖着一层锈蚀的铁皮,很容易探知,但它的内部却很异常,我根本无法探知它的品级,它的内部没有任何气息能够探察到。”老板摇了摇头,有些不解道:“我从事这一行已经二十余年,见过的炼器材料成千上万,每件材料都有其独特的气息,我只要用手轻轻一摸,几乎就能够**不离十地断定它的品级和属性。”

    “而小哥这件物品,我摸来摸去,都没有发现它有什么特有的气息在内,这就非常奇怪了,几十年来我还真只看到这一例。”老板面上有些迷茫,继续解释道。

    “没有气息,那到底是什么品级,难道连你都看不出来?”洪烨也很疑惑,本来想搞清楚这锈铁的底细,却也没有结果。

    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请恕在下无能,实在是无法得知。”

    老板继续用手摸了几下,似乎还有些不服气,随后也还是摇头晃脑,没有什么结果,洪烨也觉得奇怪,他想了片刻,随后便决定下来还是先看个究竟再说。

    “老板,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帮我去掉上面的锈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倒是可以,我也想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名堂,说不定里面只是一些普通的材料,只是我未见过罢了。”老板答应了下来。

    随后老板便喊来一个浑身赤膊的壮汉,浑身肌肉凸显着,看似力气很大的样子,壮汉走到桌子旁边,伸手去拿那块锈铁,不过却没有搬动,让他有些意外,瞪了几下眼珠子。

    “这东西看起来不起眼,竟然有这么沉,还真没看出来。”壮汉有些纳闷,却不知为何一件小小的物品会如此沉重。

    随后壮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锈铁搬了起来,两只手臂上的肌肉绷得很紧,看似很吃力的样子,老板也很疑惑,他看不下去,又喊了一名壮汉,两人抬了这锈铁到了另外一件房间内。

    然后在老板和洪烨的注视下,两名壮汉拿着两把工具,噼里啪啦地在锈铁上劈砍打磨起来,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上面的锈蚀都掉了下来,剩下的是一个长条形的物品,看起来像是一把断了一截的剑,但轮廓却很钝,根本没有普通的剑那么锋利,断口处也不平整,毛毛糙糙的。

    这断剑长约两尺,宽约三寸多,厚度倒是和普通的剑差不多,它也没有手柄,用手掌倒是可以抓起来,但握着有些别扭,况且它这么重,几名壮汉都无法握着它拿起来,只能抬着干活,他们都对洪烨的力量感到惊奇。

    “小哥,你的力气还真大,果然不愧是云顶山下来的人。”老板看着几名壮汉吃力地抬着断剑,累得满头大汗,于是便对洪烨赞许道。

    “你这件东西,看来还真不是普通的玩意,不过除了很沉重之外,我倒是没有发现它有什么特别之处。”老板盯着拿刨掉锈蚀的断剑状物体说道。

    洪烨扫视了几眼之后,便拿起了那断剑,磨掉锈蚀之后,它并没有显得有多少光亮,色泽比较黯淡,像是一块褐色木条般,表面也并不光滑,不过拿在洪烨手里依旧是称心如意,如一把普通的铁器般重量,完全没有那几名壮汉抬着那么吃力,老板只当是洪烨力气大,并不知其中的玄机。

    看这断剑如此奇特,老板似乎对这件东西产生了兴趣,本能地想要知道它的真是面目,小眼珠子盯着它打量了一会儿,随后便说道:“小哥,不如这样,我将这东西拿去做个试验,将它和其它的法器做个比较,看看它到底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洪烨自然也想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和品级,但他想了想觉得这东西真的很古怪,连这位经验丰富的掌柜都看不出它究竟是何种材质,更加证明它不是一件凡品,所以洪烨担心老板拿去试验之后,发现它如果真是一件稀罕的法宝,那对自己也不利,毕竟法宝的价值非常昂贵,动不动都是成千上万块灵石,有的百万灵石都买不到,因此每天把这东西带在身上,难免会惹来一些麻烦。

    洪烨摆摆头道:“这东西我先带回去,现在不方便,日后再说吧,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老板有些舍不得,还想留住洪烨,但见洪烨很坚定,于是无奈地送他到了外面,小五在外面等得有点着急,看到洪烨出来了才松了一下眉头。

    “洪烨,你买到什么宝贝了?”小五看洪烨神神秘秘地进去有一段时间了,于是便半开玩笑地问道。

    洪烨耸耸肩,摇头道:“只是进去参观了一下,并无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们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

    两人随后离开了店铺,开始去逛其它的地方了,洪烨一直在想那东西究竟是何物,他猜想它一定是一件不凡的东西无疑,心中暗自欣喜。

    两人又沿着一条拥挤的小道逛了片刻,突然发现前方传来一阵叫嚷声,似乎是有什么人在不远处争吵着,有些人还朝一个方向跑了过去,似乎是要去看热闹。

    “小五,我们也去看看,那边好像有热闹可看。”洪烨朝不远处疑惑地望了几眼,然后对小五说道。

    在离洪烨和小五大约一两百米之外的一家丝绸店门口,围了一些人,将几个人围在了中间,被围住的四个人正面对面站着。

    两名身穿道袍的少年正站在街道中间,挡住了另外两人的去路,这两人正是冯十一,还有另外一名矮个子少年,他和冯十一是一起的,都是滕云峰右峰的弟子,年纪和冯十一差不多。

    被冯十一挡在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蓝韵紫和古云飞,这倒不是什么冤家路窄,冯十一早就知道蓝韵紫会下山,自己也闲的无事,也跟到山下逛逛,也来赶赶大集市,买点东西,顺便会会佳人。

    冯十一手里拿着一条乳白色的珍珠链子,闪闪发光,嘴角挂着笑意,望着对面的蓝韵紫,蓝韵紫刚才一见冯十一出现,早已心声气恼,小脸上阴沉如水。

    “这么巧,蓝师妹,古师弟,你们也在这里逛街,真是相逢不如巧遇啊。”冯十一耸立耸肩,假装路过地假笑道。

    蓝韵紫不相信冯十一是偶然遇到自己,心想到现在居然还没有摆脱这个家伙的纠缠,有些不悦,撅着小嘴道:“你这家伙,都这么长时间了,还贼心不改,本小姐可没空理会你,识相的就走开,别妨碍我逛街的雅致。”

    冯十一似乎很有耐性,他了解蓝韵紫的脾气,双手在胸前把玩着那窜珍珠,继续嬉皮笑脸道:“师妹,这条链子是我特地买下了送给你的,你看漂不漂亮,戴在师妹脖子上一定是珍宝配佳人,锦上添花?”

    蓝韵紫本来就没好气,见冯十一依旧油嘴滑舌的不肯罢休,顿时怒气继续冲了上来:“好狗不挡道,你让不让开。”

    冯十一身旁的矮个少年看起来也有几分嚣张,他见蓝韵紫发了脾气,面色顿时一沉,抬手指着她喝道:“小丫头,冯师兄喜欢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不识抬举,还不快收下冯师兄的珍珠项链。”

    “我就是不收,你们能怎样?”看他们不依不饶,蓝韵紫也只好耍泼:“让开!”

    “臭丫头,你这么不给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矮个少年被驳了面子,眼睛都绿了,顿时也发怒了起来。

    冯十一站在一旁,被蓝韵紫这么驳面子,面色也不好看,他没有开口,也并不打算阻止矮个子辱骂蓝韵紫,正好让矮个子替自己骂出来,他还可以保持自己的风度。

    “不收就是不收。”蓝韵紫也只能继续发泼,想让他们退却,小脚在地上跺了几下。

    古云飞的性子也是耐不住的,他见到冯十一时已经十分厌恶,如今还要忍受矮个少年的挑衅,实在是忍不住,于是也大声指着对面说道:“你们两个无赖的家伙,蓝师妹不想收你们的脏东西,还不快拿走滚开。”

    矮个子将目光转向一旁,狠狠地瞪了古云飞几眼,眼珠子冒火,将矛头指向了他:“你算哪棵葱,老子讲话轮不到你插嘴。”

    ;

章节目录

超级异能仙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云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飞剑并收藏超级异能仙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