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烨,前面有只兔子,快追!”

    洪烨结实的身影在丛林之中灵巧地穿梭着,稚嫩的脸庞在茂密的枝叶间若隐若现,眼珠子瞪着前方几十米之外的草丛,那里一只灰色兔子的尾巴正在不停摆动。

    洪烨身后是同村的另一名少年张大海,体型较胖,两人是结伴一起上山打猎的,两人身穿着一身豹纹猎户装,背上都背着弓箭,开始朝刚刚发现的一只灰色野兔急追了过去,丛林中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兔子跑得真快,别让它溜走了,否则我们今天的任务就完不成了。”洪烨额头上的汗珠子粒粒可现,跑得太急,气喘吁吁地对身后几米之外的张大海说道。

    “我要张弓了,大海,你注意补上一箭,一定要逮住这家伙!”洪烨一边飞快从身后的箭袋里取出一支弓箭,匆忙搭在了已经拿在手上的弯弓上,瞄准前方露在草丛外面的兔子尾部,一边疾呼着对张大海叮嘱道。

    “知道了。”张大海连忙紧随其后地张弓拉箭。

    “嗖!”

    一支长箭呼啸而过,穿过茂密的草丛直扑向那只兔子奔跑的方向。

    “射中了没有?”透过草丛张望着,秀气的眉头微微一蹙,洪烨又焦急地喊了一声。

    “好像没有,那家伙真狡猾,不停地变向跑动,看来要补上几箭才行。”

    “射,射,快射!……”

    两人接二连三地射出了五六箭,那只兔子还在草丛里面飞奔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今天手气不行,两个人居然对付不了一只小兔子。”洪烨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子,口中不服道:“一定要射中它不可,要不然今天我们两个大老爷们空手而归,要让村里人笑话的。”

    “跟上,跟上!”

    两人飞快地朝杂乱的草丛里面追了过去,一直尾随着草丛中的兔子跑动的方向追出了几百米远,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悬崖下。

    “哈哈,这下它无处可逃了。”张大海见兔子跑到了悬崖下面,前方似乎无路可走,顿时咧嘴一笑地欣喜道。

    “别高兴太早了,兔子会钻洞的,悬崖上面有个小洞,那兔子正朝洞口跑去了。”洪烨却已经发现前方的悬崖正前方约七尺高处有一个不大的洞口,大约只有人头大小,正好可以让这只兔子藏身,顿时有些失望道。

    果然不出所料,洪烨话音刚落,那只兔子在悬崖上凸起的几块岩石上连续几个急跳之后,朝那个小洞钻去。

    “最后一箭!”洪烨呲牙咧嘴,大喊了一声,又匆忙射出了一箭。

    箭头闪耀着银芒,呼啸着朝洞口飞去,洪烨这一箭力道十足,使出了吃奶的劲,不偏不倚地射到了洞口处,不过洪烨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失望地发现兔子已经刚好飞身而过,身体完全钻入了洞内。

    那一只箭矢堪堪射入了洞口的岩石内,箭头整个都没入了崖壁内,而箭杆还在风中急剧颤动着。

    “可惜了,算这家伙命大。”洪烨望着二十几米之外的崖壁,摇了摇头失望道。

    张大海失望得嗷嗷叫了几声,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干脆躺了下去,将弓箭放在了旁边的草地上,休息起来。

    “累个半死跑了这么久,还是让这家伙跑了,今天运气太差。”

    洪烨也累得不行了,一个劲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子,干脆也坐到了地上,不过他还不甘心,想着自己一大早出门时曾经答应父亲,今晚一定要让全家人吃上一顿香喷喷的野味,而此时已太阳都快落山了,却没有任何收获,别说是自己夸下海口要带回的肥硕野猪肉,连只小兔子都没逮着,心中颇为焦急,害怕在家人和同村少年面前丢脸。

    洪烨的眼珠子一直还在盯着那个洞口,他期盼着那只野兔会以为敌人走了,不久便会从洞里面跑出来。

    清风在山间悄然逝去,那一座高大挺拔的悬崖耸立在前方的大山内已有千万年之久,伴随着亘古永恒的星空屹立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有些发黑的崖壁在风中透射出一股古朴和沧桑之感,顶部仿佛隐入了高不可攀的苍穹深处,无法找到它的尽头,让人不禁有着一股不可琢磨的神秘感。

    时间渐渐随着山风流淌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前方开始出现了小小的异变,刚才洪烨那最后一箭的箭矢射中的崖壁处,开始出现了一个细微的裂纹,洪烨离得较近,但还看不清楚,不过那个裂纹很快便开始扩大起来,随后便如蜘蛛网般在崖壁上蔓延开来。

    这座巨大而不知名的悬崖顶端没入了云层里面,左右延伸出很远,看不到尽头,那一点点裂纹对于巨大的山崖而言,显得那么不起眼,不过近在咫尺的洪烨,却发现自己这一箭居然力道如此刚猛,竟然能将坚硬的岩石撕开几道裂口,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打只兔子也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洪烨看到了前方崖壁上的裂纹正在向四周围扩展着,顿时眼珠子瞪得溜圆,口中惊呼道。

    随后洪烨和张大海几乎同时从草地上蹦了起来,在他们充满惊奇的眸子里,那崖壁上的裂纹竟然越来越大,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巨力正在将崖壁撕扯着,将它以洞口为中心,向四周围一点点地撕开一般。

    旋即崖壁上露出的裂缝和豁口越来越大,看起来越来越恐怖,只几息时间,崖壁上如蜘蛛网般的裂纹已经伸展出几百米远,裂缝由原来的几寸宽变成了几尺,而且还在继续扩大。

    “我这一箭到底惊动了哪位天神?”洪烨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洪烨和张大海感觉到脚下的大地也不知何时开始微微颤动起来,随后愈发强烈地颤抖着,如同大地震爆发时的地动山摇之感,两人的心也骤然绷紧,一股难以名状惊惧感迅速便充斥了他们的心头。

    还没等惊慌失措的洪烨和张大海转身逃离这片正渐渐剧烈摇晃着的悬崖之前,一声惊天巨响已经遽然发生,在巨大的轰鸣声之中,恐惧异常的两人脚下一软,立即瘫倒到了地上,充满恐惧的眸子望向了高处的天空。

    轰隆隆的巨响如一阵阵奔雷般炸响在周围的天空之中,振聋发聩,所有大山周围的人畜和野兽都在一瞬间凝滞,因为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繁衍了千万年,从未听到过如此惊天动地的异响,感受到如此巨大的震颤,这一阵响声如同天地都崩裂了一般,让所有人的心都骤然绷紧了起来,一股莫名的恐惧感立即充斥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巨大的响声延续了几秒钟之后,耸立在前方硕大的悬崖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然崩裂开来,如同被天神巨手从中间向两旁掰开一般,中心部位赫然露出了一个宽约二十余尺的巨大豁口,一直从地面延伸到了几百丈高的云彩处,悬崖被无端分成了两半。

    在悬崖被撕开的中心部位地面上,一道刺眼的白芒紧随着豁口的产生,突然冲天而起,如同一道巨大的白色水幕一般,充斥在整个豁口内部的空间,直射向了漫无边际的苍穹深处,射向了一望无际的星空。

    天空的大片云彩几乎在一瞬间便在白芒的驱使下,骤然散了开来,接踵而来的一股刺眼夺目的血色突然映入了惊魂未定的洪烨眼帘之中。

    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条如巨龙般盘旋着的血色长河,宽有数百丈,长看不到尽头,那条大河正在悬崖上空竭力咆哮着,河水似乎已被鲜血染红了大半,水浪一浪接着一浪地拍打着,气势惊人,惊天动地。

    洪烨早已经吓呆了,哪顾得逃命,身体也早已发软,躺在草丛之中,直愣愣地望着诡异莫测的天空异象,由于惊吓过度,脸色苍白而无血色。

    洪烨用余光看到身旁不远处的张大海,不知何时已然昏了过去,身体僵硬地躺着,没有任何反应。

    而那一条突然现身的血河继续在天空之上的白色水幕上咆哮翻滚着,无尽的血水翻滚不住,如同怒海狂波一般。

    豁口内的白色光幕顶端与血河迅速连接在了一起,不断有无尽的白芒射入了血河之内,似乎正在冲淡着它的血色。

    而在那血河之内的浪尖之处,渐渐开始浮现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身影,看起来如同一只只鬼怪一般。

    那些鬼怪带着各种惊恐莫名表情,大声呼喊着,发出鬼哭狼嚎之音。它们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身躯,有头上长着犄角的,手上拿着巨斧和长剑的,也有只剩下半个身子还在奋力逐浪的,各种各样的怪胎都逐渐涌现了出来。

    渐渐地鬼怪的影子越来越多,逐渐充斥着看不到尽头的血河之上,随着血浪一起一伏,其中渐渐开始出现一些模糊的人影,还有一些身躯巨大恐怖的妖兽身影,那些只有在传说之中才能见到的远古巨兽也渐渐现出了身影。

    洪烨甚至看到了传说之中的五爪金龙在血河之上咆哮而过,卷起了巨大的血浪,忽隐忽现,这种前所未有的异象,让他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幻象。

    “天河,……,虚空……此处是何方?”

    “当年天河一战,为何导致天道崩碎,我想不通,想不通?”

    “星河联盟大军现在何处,我的战友们,你们又在何方?”

    ……。

    新书上传,请新老书友们支持一下,谢谢;

章节目录

超级异能仙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青云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飞剑并收藏超级异能仙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