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快,段宇钟就压下了这种想法,因为他毕竟已经在梦中当过了前世的三次皇帝了。

    而且历史系出身的他,更是知道当皇帝不可能只是听听百姓喊“万岁”那么风光,那么舒爽的。

    大部分时候,要面对各种国事政务,要面对此起彼伏,永无止息的内外敌人。

    段宇钟自问不是那种浑身都是心眼的政治和权斗高手,他前世今生都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也不是那种“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人。

    他前世今生都颇有些与世无争的思想,以他这种心性,当一个小官尚且够呛,何况是一国之君。

    他很清楚,面对冯道这种人精,面对郭威柴荣、赵匡胤这种乱世豪杰。

    要是段宇钟没有法宝依仗,没有神通法力,独自穿越过来,即便有一些先知优势,多一些知识和见识。

    以他这种心性,在这样的乱世中,冯道和郭威等还是他无法攀越只能仰视的高峰。

    他甚至可能在乱世中活得很落魄,反倒是太平盛世中可能更容易出头一些。

    而他现在傲视群雄,决定一国一朝命运,让人山呼万岁的快感,只是他凭借法宝威力和昊天上帝眷顾,以及之前的积累而造成的暂时现象。

    他不可能一直用神通法力治国,不可能一直从现代调集物资供养这个时空。

    天地运行各有各的规律,东方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有隔绝仙凡往来的“绝地天通”。

    后来,刘伯温更是斩断龙脉,让凡间连修炼都困难。

    西方也有“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的名谚。

    可见就像任何一个原住民占多数的殖民地终将**一样,凡人也本能地想摆脱神灵的束缚,而且他们都成功了。

    就算政教合一的古代阿拉伯帝国,治国也更多是按照世俗规律来,不可能一直用些神灵手段。

    更何况段宇钟还体会到了修道的快乐和优势,就更加不会眷恋世俗权势富贵了。

    所以,尽管有刹那迷失,但段宇钟还是很清醒,对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既定的禅让给郭威的决定根本没有反悔。所以第二天,在段宇钟神魂的控制下,刘承佑再次使用神谕兼圣旨的手段封郭威为宋国公;

    第三天晋其为宋王,加九锡。他不但广而告之,还举办了盛大的仪式,这些举措皆打消了冯道和郭威等人的疑虑。

    第四天,也就是原定的三天后,正当冯道还觉得时间太仓促,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只好一切从简的时候。

    开封南郊突然出现了一个按“一比一”的比例复制后世京城天坛圜丘的建筑。

    圜丘前面还有一个用花岗岩石砖铺就的有几十万平米大的巨大广场。

    甚至周边还出现了几万颗几百年树龄的古柏,使整个原本很荒僻的开封南郊瞬间变成了威严肃穆的祭天之所。

    虽然开封百姓对于这些天不断出现的神迹已经很麻木了,但亲眼看到这个汉白玉制造的规模宏大而又精巧的建筑突然出现,心里还是异常震动。

    如此,有了豪华庄严的祭天场所,就省了冯道大部分的工作。

    然后,早上巳时,内里是段宇钟的刘承佑就率领文武百官和三千军队,十几万看热闹的百姓赶到祭天现场。

    这时候,新封的宋王郭威已经穿上盛装,率领三万大军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早在加封郭威为宋国公的时候,段宇钟就以神灵的名义赐给郭威的几万大军很多物资,包括布匹。

    如今,郭威精选出来的三万大军,全都穿上赶制出来的新衣服,在圜丘前面的广场上排成方阵,显得更加雄壮!

    感受着身后的三万整齐划一、万众一心、如臂使指的虎贲,郭威心里也不免有些自得。

    这些天他用心拉拢将士,进一步整顿纪律和排练阵型,也未尝不是潜意识中向刘承佑示威的心里在作祟:

    “你不就是走了狗屎运得了神灵眷顾吗,否则面对我的大军,你什么也不是!”

    段宇钟似乎感受到了这种无声的示威,他灵机一动,然后众人只见“刘承佑”泰然自若、龙行虎步地独自走向郭威大军阵前。

    并且他一边检阅军队,一边发自肺腑地说:“将士们,你们辛苦了!

    你们踏冰卧雪,餐风露宿,赴汤蹈火,为了保家卫国,为了百姓的安定生活,随时拿命去拼。

    但很多人不理解,骂你们是兵痞。诚然你们当中也有一小撮害群之马军机败坏、烧杀抢掠,但军人,是老百姓的子弟兵,是国家的柱石,是朝廷的血肉长城。

    谁要是看不起军人,谁要敢歧视军人,那必将自取灭亡!

    我相信,同为军人出身的宋王郭威,一定会理解你们的疾苦,一定会善待你们的。

    他会赏罚公平,他会分给你们至少能够养活家小的勋田,你们伤了给你们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医治。

    你们如果不幸残废了,朝廷会养你们一辈子。如果不幸牺牲了,朝廷会给你们足够的抚恤,让你们的家人衣食无忧。

    还会将你们供奉进忠烈祠,让后人一直记得你们的功勋。

    但你们也要拿出军人的荣誉来,平时苦练杀敌本领,战时奋勇杀敌。

    并且绝不将武器对准百姓,也绝不内斗,刀锋一直对外,杀向契丹,杀向胡虏,你们能做到吗?”

    段宇钟的声音清晰洪亮,不用任何扩音器,都能清晰地传播到几十里以外。

    而且饱含深情,他的话音刚落,“能——”将士们的声音就立刻直冲云霄。

    就连戎马一生的郭威,这一刻也将自己带入了军人角色中,心里只觉得,要是朝廷真的这样对待咱军人,谁还吃饱了撑的去造反啊?

    但也有明眼人看出来,郭威示威不成,反被“刘承佑”将了一军,“刘承佑”这个马上要下台的皇帝,尽说些口惠而实不至的话收买军心。

    但郭威上台后可没有那么轻松,这就像现实中,很多在野党口号喊得震天响,但一上台后,还不是跟从前一样,甚至还不如。

    君不见孙大炮上台前狂言要修十万里铁路,可结果呢?????

    甚至有人怀疑“刘承佑”是不是居心叵测,还想着今后复辟。

    而实际上,当事人中,郭威被“刘承佑”真诚的充满感情的话语感动了,把自己当成一个军人,跟着士兵们一起欢呼。

    段宇钟则没有想那么多,他纯粹是看到排列整齐的军队,就想去过一把阅兵的瘾。

    要是在他未获奇遇之前,他连梦都梦不到。当然,他作为神灵还给百姓送东西,因此提高了佛教传教的成本。

    他之前下的改善民生的圣旨和对军队的许诺,给大宋后来的皇帝增添了很多压力,这些“琐事”,以他现在的心性,全然没有考虑过。

    至于阴谋神马的,某些人真得想多了,要不然怎么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呢?

    然后,段宇钟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阵“万岁”的呼声。

    段宇钟几句话就让郭威的大军心甘情愿地山呼万岁,这其实一点都不稀奇。

    就比如说后世国家领袖检阅三军,一般只有两句话,“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有人可能对这两句话早已无力吐槽了。但就是这两句话却能让三军将士精神激动,热血沸腾。

    要是换个普通人上去,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看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们鸟你不?

    而段宇钟现在是以“刘承佑”这个后汉皇帝的身份来检阅军队,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检阅三军?

    他这个位置在以前的五代乱世中,倒也寻常,因为皇帝频繁更换,皇帝早已没有什么威信了。

    但“刘承佑”有神灵附体过,又有段宇钟那种沟通昊天上帝、日月星三光,还有龙气护体的气势。

    加上当过皇帝,又是‘老天爷’的化身。虽然决定了不长久当皇帝,但暂时扮演皇帝角色,却能够真正一言九鼎,言出法随。

    比皇帝还更像皇帝,所以别说他这些话虽然直白无文,但至少说道将士们的心里去了。

    就算他只是随便喊两句,也一样可以用气质感染将士,让他们山呼“万岁!”

    但这也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叫万岁了。

    因为禅让仪式就要开始了,“刘承佑”检阅完三军后,就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来,拉着郭威的胳膊向着圜丘上面走去。

    郭威稍稍一愣,也就跟着“刘承佑”走了。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对于那个神灵和“刘承佑”的诚意和用心毫无怀疑。

    正式进行禅让时,冯道这三天几乎不眠不休,带领许多官员翻遍史书,引经据典制定的禅让礼仪几乎全部都被段宇钟改得乱七八糟。

    首先就是祭天场地的变化,让许多仪式不再适合,然后,到了祭天场所,“刘承佑”又信步走去检阅三军。

    之后,“刘承佑”拉着郭威走上圜丘之后,就更是段宇钟自己自由发挥的时候了。

    如此种种,已经完全彻底地脱离了冯道等人耗费无数心血制定的祭天剧本。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