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只见原本面目焦黑,洗都洗不掉,头发枯黄直竖的刘承佑立马褪去黑皮,露出洁白无瑕的脸蛋。

    枯焦头发也马上脱落,然后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的乌黑油亮的头发来。

    然后,刘承佑周身冒出金光,并且,挥手间,就在大殿上制造出一座铜山、一座铁山、一座米山、一座面山、一座盐山、一座布山。

    然后,只听段宇钟用大雷音术,将自己的话如同滚滚雷声,直接送到方圆百里的整个开封城际及周边地区的所有人心里。

    并且,已经覆盖到黄河对岸的郭威军中,且说段宇钟说道:

    “吾乃神霄道君,奉昊天上帝之命附身刘承佑,下凡拯救苍生。

    刘承佑气数已尽,但上帝不忍神州万姓、黎民赤子再受战乱之苦,

    乃定于三日之后,在开封郊外祭天,并且让刘承佑将皇位禅让给郭威。

    而刘承佑已被吾收为弟子,退位后将担任神霄教主,吾会不时下凡附身。

    新天子当爱惜百姓,驱逐胡虏,收复汉家江山。并于开封境内建一神霄天龙观做吾道场,并供刘承佑居住。

    凡一应所需,吾皆可以从天界运来。凡神州兆民黎庶,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不分贵贱,悉听神谕,依教奉行。

    若有违抗,天厌之,雷殛之,勿谓言之不预也!”

    段宇钟说完,还非常装比地发动识海中昊天上帝和传国玺法宝之力,制造了几个炸雷一般的闪电。

    如此,整个开封地区,方圆百里,几十万人全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并受到了雷霆的威慑。

    即便是大相国寺的和尚、神灵,还有周边地区其他一些神灵、和尚、道士,感受到了段宇钟发动的强横的龙气,还有昊天上帝的强横意志,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何况段宇钟此举,除了直接显圣于凡人这一点,违背了规则外,其余的那些要求并不离谱。

    而且还顺应历史,顺天应人,甚至自己还出经费。至于违规之处,昊天上帝都承认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意见。

    而且在三清、佛祖等发话前,他们也没有能力提意见。

    其实段宇钟穿越附身刘承佑,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段宇钟自然也知道后汉已是一艘破船,刘承佑也气数已尽。

    但在这个时间段穿越,只能在刘承佑和郭威这两个皇帝中选择。

    因为要想穿越,传国玺法宝必须以人皇为坐标。

    而等段宇钟的段宇钟神魂乘着传国玺法宝从时空通道中出来,到达后汉京城上空时;

    段宇钟的选择范围倒是可以扩大一些,只要选一个有龙气的人附身就可以了。

    虽然结合昊天上帝的阳神,段宇钟也可以显形。

    但是没有肉身,没有这个时空龙气掩盖他传国玺法宝的滔天龙气和宝气,也就不能融入这个时空。

    那他这个外来神灵就会受到天道的压制,即便他与昊天上帝有联系,但也不能违背华夏自封神以后就定下的人神分开,仙凡有别的法则。

    在这个时空,就算弥勒佛这样的大能,也只能以化身布袋和尚的身份在凡间行走。

    而其余四大菩萨等大能,也只能以回应信徒祈祷的方式取胜。

    而且佛教与道教的明争暗斗,都是各自扶植自己的信徒,让双方信徒自己解决,从来没有或者很少亲自上阵厮杀。

    所以,如果违反了这个时空道法不直接显示于凡人面前的根本大道法则,那么,就连昊天上帝也护不住他。

    最好的办法,也只是如同之前附身李从珂那样,藏头露尾,借着天象很快就逃回现代。

    而且,当时段宇钟还因为要保住真正传国玉玺,昊天上帝会全力帮忙,但现在,如果他不按规则来,照理来说昊天上帝是不可能全力相帮的。

    所以段宇钟必须选择一个有龙气的人附体,而当时,他从漩涡中出来时,在汴京附近,有龙气的人除了刘承佑家族外,就是郭威家族。

    但郭威还未即位,郭威及郭威家族成员的龙气还没有完全成型。

    而刘承佑的家族,就连刘承佑的龙气也没有多少了,何况其他成员,所以他只能选择刘承佑。

    即便穿越得稍微迟一些,改成以登基后的郭威为坐标穿越。

    但郭威不比刘承佑,郭威是武将出身,血气、煞气,还有气运都很旺,意志也很坚强,很难附体夺舍。

    而要是放弃这次机会,等下次穿越,又是五年后了,就没有这么好的改变历史的机会了。

    于是段宇钟只好选择刘承佑,好在刘承佑当皇帝已有三年,在位期间还扫平三镇叛乱,剪除了几位权臣,在郭威打进来之前,他的皇位还算稳固。

    《旧五代史》评论他说:“自古覆宗绝嗣只速者,未有如帝之甚也,噫!盖人谋之弗臧,非天命之遽夺也。”

    意思是说,自古以来,败家亡国,覆灭自己的宗族的,没有那个比刘承佑更迅速的了。

    这不是因为老天爷要他那么快灭亡,而是因为他在人事谋划方面太差了。

    他在位期间,平定三镇叛乱,诛杀权臣,其实都是当皇帝的自然而然的、理所当然的做法。

    也证明他不是个甘于当傀儡的庸碌之人,而且他能任用郭威剿灭三镇叛乱,又能诛杀史弘肇、杨邠等权臣,也证明太还是有些本事的。

    但他千不该、万不该杀红了眼,急于对手握重兵,但却没有反意,也对他暂时没有什么威胁的郭威下手。

    从此,他派人刺杀郭威不成,反而逼反了郭威。等郭威渡河即将杀进京城时,他还杀害了郭威在京城的所有家属。

    结果与郭威结下了死仇,断送了他最后一点生机。他虽然不是郭威杀的,而是他的大臣郭允明为了向新朝投机杀的。

    但他要是没有下令杀郭威全家,郭允明即便为了投机,也很可能选择将他俘虏然后献给郭威,而不是直接杀掉。

    总之,纵观刘承佑三年的皇帝生涯,他其实只是做了一件最蠢的事,那就是逼反郭威。

    然后还不知道凡事留一线,已经快败亡了,还将郭威全家杀了。

    这简直是损人不利己,而且遗祸华夏苍生。他导致郭威受了很大打击,只当了三年皇帝就去世了。

    也导致柴荣的长子被杀,等柴荣去世时,即位的柴宗训只有七岁,被赵匡胤篡了皇位。

    因为得国不正,导致赵氏很心虚,一味强干弱枝、重文抑武,守内虚外。

    结果导致赵宋三百多年中,一直受异族欺负,连累华夏百姓也被赵宋三百年压抑改造,变得文弱不堪。

    等段宇钟附身刘承佑的时候,才知道这是气运和业力、煞气作用的结果。

    由于后汉王朝气运不足,所以刘承佑这个皇帝更易受到煞气影响,导致不能够保持清醒和理智,以致冲动之下做出蠢事。

    而偏偏后汉政权又是靠武力和阴谋建立的,本身煞气和业力很重,容易杀红眼。

    如果他气运不足,但煞气业力也少的话,也不会那么快败亡。

    如果他气运充足,那么即便煞气业力再多,也没有事情。

    比如朱元璋,一生杀敌人、杀贪官、杀功臣,比刘承佑杀得多得多,但因为气运雄厚,并不会丧失理智,只杀该杀和能杀的。

    所以,段宇钟有些欣喜地发现,他附身刘承佑,虽然可能会比较亏本,可能会付出很多气运,沾上很多业力和煞气。

    但他正处于一个历史上的关键点,可以更容易地改变历史。

    只要让刘承佑不要诛杀郭威家属,就能改变历史。

    而且,在刘承佑诛杀郭威家属之前,他还是后汉几百万人公认的,已经当了三年的皇帝,还有不少气运。

    段宇钟附身于他,有了这个皇帝的身份,还是能做不少事情的。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