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这条禅杖所化的金龙张牙舞爪地扑过来,看似凶恶,却比不上之前有普贤菩萨佛光相助时那么气势汹汹了。

    金龙还未扑倒,那个老和尚的意念就传过来,在神魂中化成一股亢奋至极的咆哮声音:

    “传国玉玺,有德者居之。当今天子神武英明,我佛庇佑,才有此等祥瑞出世。

    嗟尔小小阴魂,亡国丑类李煜,速速放下传国玉玺,贫僧慈悲,保你来世富贵。

    否则玉石俱焚,勿谓言之不预也!”

    其实老和尚说得大义凛然,心里想的却是:“哈哈哈,佛祖保佑,传国玉玺竟然被李煜这个小小的阴魂拿着。

    怀揣如此重宝,怀璧其罪,若是遇上其他歹人,肯定形神俱灭,还不如由老衲代为掌管,既可以大兴我佛门,又能够保他一灵不昧,转世投胎,来世富贵。”

    本来之前老和尚还很清醒的,但等普贤菩萨的佛光散去后,老和尚却被传国玉玺的巨大**而冲昏了头脑。

    他只看到了传国玺的无比珍贵,别的不说,单是那龙气,他辛辛苦苦布下的两串佛珠,就算一直呆在最强大的帝王身边,一千年也吸收不到这么多龙气。

    因此,一瞬间,老和尚眼中慢慢都是龙气。就好比一个极度爱钱,但每年只能挣几万的人。

    突然有几亿摆在面前,看似唾手可得,那么想不起贪念都不可能。

    这位老和尚也是,他精修佛法,不贪财色名权势,但对于能够光大佛门的龙气却没法不起贪念。

    因为**太大,正中他的弱点,所以一时之间,他只看到利益,而没有看到危险,错估了段宇钟的实力,所以才突然出手,于是他悲剧了。

    段宇钟有些好笑地看着在他眼中有些慢吞吞地飞来的金龙,心想,这个和尚莫不是疯了吧?不见你背后的大靠山文殊菩萨都离开了吗?

    你这是要闹哪样?而传国玉玺法宝仿佛是因为他的龙威受到挑衅或者鄙视。

    于是不等段宇钟有所反应,就化为一个三丈见方的番天大印,直接就对着这个禅杖所化的金龙以泰山压顶之势砸了下去。

    然后,只听“嘭”地一声巨响,这个小院中就出现一个三丈见方的大坑,坑底金龙变回九环锡杖的样子,但已经碎成好几段,而且歪曲八扭的了。

    禅杖中,老和尚的三颗舍利子破碎,然后又凝聚起来,但看起来光芒暗淡很多,并且还有裂纹。

    禅杖中那个原本看起来金灿灿的金龙龙魂,现在也被传国玺大印剥夺所有华夏龙气,现出了原本的虚弱的蛇形灵魂。

    段宇钟嗤笑一声:“原来是八部天龙中的“龙”,一天被大鹏鸟吃五百条的货色,明明是蛇嘛,还好意思叫龙,现在现出原形了吧?”

    段宇钟不为已甚,任由那和尚的舍利子带着这条蛇魂跌跌撞撞地飞走。

    但段宇钟转念又想:“传国玺法宝这一击,威猛霸气,实在太给力了!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法宝都会生气,何况我作为昊天上帝的化身,要是太软弱了,岂不是让人以为好欺负。

    嗯,我是应当做点什么!”然后段宇钟瞬间就想到了报复那个和尚和佛教的办法,在临走前顺手挖了个坑。

    只见他暂时停了下来,将自己的神识向着赵光义的寝宫延伸过去。

    然后,几百丈之外,今天晚上一直在做噩梦仿佛处在梦魇中醒不过来的赵光义又做了一个梦。

    而此时,一直用元神监视着皇宫的那个老和尚,在舍利子和禅杖的器灵回到肉身之后,吐了很多血,身体萎顿下来,好似老了几十岁,自然不可能再关注皇宫了。

    因为传国玉玺法宝和昊天上帝气息的缘故,普贤菩萨也撤回了神念和佛光。

    事实证明他很明智,不然等皇宫中龙气大盛时,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而他们都撤走后,其他存在因为龙气和距离的缘故,暂时还关注不到这里。

    所以此时的段宇钟是自由的。而皇宫中,赵光义在睡梦中,他又见到了那个让他看到就不爽的李煜。

    不知为什么,赵光义此时怎么都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向李煜咆哮道:

    “尼玛,你明明已经四十二岁,比朕还大两岁,还是亡国之君,但为什么看起来比朕还年轻英俊?

    为什么朕也自小饱读诗书,却写不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名句?

    为什么小周后那个贱人看不上朕这个一统天下的皇帝,却对你这个撮尔小国的亡国之君念念不忘?

    为什么你可以轻轻松松地当上皇帝,朕却从小要生活在我哥哥的阴影之下?

    为什么我当上了魂牵梦萦的皇位之后,却还是摆脱不了我哥哥的阴影?

    原本今天,朕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但为什么要朕在梦中跟你受一样的痛苦?

    哈哈哈,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看着此时在梦中如癫如狂的赵光义,原本已经很平静的李煜的灵魂却有些悲戚,有些同情,又若有所悟。

    最后,他也化作一阵苍凉的大笑来回应赵光义:“哈哈哈,你要问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我本来不想当皇帝,最后命运却让我当上了?

    为什么我崇敬佛祖,依教奉行,爱护百姓,慈悲戒杀,在我治下,大唐百姓安居乐业,你们赵家兄弟却一定要来攻打我?

    为什么我认输了,不打了,你哥哥打败了我,他都能容下我,你却容不下我?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这个世界就是恶人当道吗?”

    正在这时,赵光义的梦境中冉冉出现一尊顶着金光闪闪的圆光的佛陀。

    这位佛陀大腹便便,一脸慈悲,满面春风,眉心放射着玄奥的豪光,耳垂圆厚,几乎可以垂到肩上。

    只听他未语先笑,声音如同晨钟暮鼓,又如同滚滚雷音:“哈哈,两位善信莫争,本座慈悲,就告诉你们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皇帝,只要你们信佛,就可以带动一国百姓信佛,那么我和释迦牟尼、大日如来、阿弥陀佛就可以获得很多香火。

    李善信是个乖孩子,我们佛门弟子从小教导他,他就虔诚地皈依我佛了。

    但他这样的乖孩子是不可能一统天下的。他在虔诚,能提供的香火也有限。

    赵善信的兄长倒是一统天下了,但执念太重,对于我佛还是不能彻底皈依。

    于是,我们觉得只有赵善信有望彻底皈依。当年唐太宗在皈依我佛前,我们可是让他先游了一遍地府,让他忏悔他的过失,才让他皈依的。

    同样,赵善信自小读四书五经,要彻底皈依我佛,也需要一些小小的考验。

    因为,我们需要赵善信有可忏悔的东西,也要有忏悔的愿望。

    好在赵善信不负众望,弑兄夺位,毒死无辜无害的李善信,还跟着受了苦,我想最多明天,赵善信就会在我佛面前忏悔,并且厚葬李善信的。

    按照我佛的安排,赵善信你还要逼死侄儿和兄弟才能坐稳皇位,忏悔之心也才足够重,皈依得也才会更彻底,我佛大兴的时代又要到来了,哈哈哈。

    可惜啊,可惜,本来我们西方灵山已经有三世佛了,但最近,乌巢禅师又成佛了,所以香火不够分,天下就只好分成大宋、大辽、吐蕃、大理、安南几大国,将来还有西夏。

    好在各国都信佛,如此,我们各收一国香火,就会一直很愉快了!

    千空万空,因果不空,李善信一生少有造孽,如今被赵善信所害,我们会超度他回西方极乐世界。

    百年后,李善信将会乘愿再来,与赵善信了结因果。阿弥陀佛,本座说得太多了,走也!”。

    说完就带着李煜灵魂破空飞去,隐隐有天女散花、紧那罗奏乐,菩萨、罗汉迎接进入极乐世界。那如梦如幻的极乐世界也露出了一鳞半爪。

    赵光义怅然若失,然后他又做梦了,这次他梦见李煜托梦给宋神宗,然后宋神宗生下自己的第十一个儿子,取名赵佶。

    他梦见赵佶当了皇帝,享受了25年,然后沦为亡国之君,坐井观天9年。

    梦见赵家赵光义一系的后裔只剩下赵构一个,还丧失了生育能力,从此,他赵光义就绝嗣了。

    然后,赵光义在梦中大叫一声,“不——”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