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高坝建成之前几天,也就是14年1月25日,因为时空宝镜已经补充完能量,段宇钟又穿越了一次。

    再次穿越,就显得熟门熟路了。

    同样的,这次段宇钟用传国玺法宝当“飞船”,以自身灵魂和前世的联系当坐标,时空宝镜提供能量和打开通道;

    昊天上帝和时空道尊保驾护航,段宇钟又顺利地灵魂穿越回古代。

    那天晚上,段宇钟仍然选择地势高敞、环境洁净的雪岭。

    然后灵魂出窍,附着于传国玺法宝像导弹一般飞向天际。

    到了肉眼看不到的位置,高空中的时空宝镜已经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个刚好够四寸见方的传国玺法宝穿越的神秘漩涡。

    然后,传国玺法宝投入漩涡中一闪即逝,当段宇钟心神感到眼前一黑,然后醒来时,他已经附身到北宋初年的李煜身上。

    没错,段宇钟这次穿越是开启北宋时空,附身李煜。

    因为在后唐五代时空,当段宇钟将李从珂的神魂和真正的传国玺都带了回来后,在李从珂这位新的神灵没有成长起来之前;

    那个时空的坐标就很不明显,还不如新开启一个时空方便,所以段宇钟和时空道尊就决定先穿越北宋时空“刷刷经验”。

    顺便也拯救一下自己的前世,了却一些因果,同时,将李煜也超度回来后,也能给自己的神霄道庭充实一下人手。

    且说段宇钟的神魂附身李煜后,他习惯性地察看周边环境,结果一阵剧痛传来。

    段宇钟倒是有心里准备,赶快切断神魂与身体的感应。

    毕竟,按现在时空宝镜的能力,只能让他附身李煜刚死的那一刻。

    而曾经梦中觉醒李煜记忆的段宇钟,自然很清楚李煜是怎么死的。

    没错,现在的场景就是在北宋皇宫的一幢小楼里,时间是农历七月七日夜晚,李煜已经被迫吃下了“牵机药”。

    身体也已经经过几个时辰的剧痛缩成了一团,头和脚并在一起。

    并且,李煜的灵魂也刚刚离体,而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死前这几个时辰中地狱一般的疼痛记忆和滔天的怨气。

    段宇钟的神魂刚一进入这具身体,这些记忆、怨气就如同墨黑的烟雾,又好像是见到血食的魔鬼一样疯狂地纠缠了过来。

    与此同时,本已经离体封李煜灵魂又马上回到这具因为段宇钟附身而出现生机的残破身体里。

    很快地,原本离体后有些茫然、有些解脱的灵魂,又被他体内残留的极度的不甘、怨恨、懊悔、痛苦形成的黑色怨气给缠上了。

    虽然这个时空和李从珂那个时空不是同一个。但每个时空之间都有感应和联系。

    如果段宇钟不穿越的话,李煜的一切都与真实历史上一样,成为静静地存在于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片段。

    但当段宇钟穿越成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启了一个新的时空。

    在这个新的时空,出现的李煜也在玄妙的时空法则、因果律之下进行了些微的调整。

    所以,这个时空的李煜并不是李从珂的转世,也没有传国玺器灵在识海中。

    因为之前段宇钟在后唐五代时空收走了真正的传国玉玺和李从珂的灵魂。

    所以,要是被这些怨气缠上,李煜灵魂就会变成厉鬼,然后**地狱。

    眼看这些怨气,还有马上变得漆黑,向段宇钟恶狠狠地扑过来的李煜灵魂。

    段宇钟叹息了一声:“尘归尘、土归土,你的仇我会帮你报的,安心地随我回去吧!”

    然后就将自己满月一样的神魂放出来,马上在李煜狭小的识海中顶天立地,如同神佛一样朗照一切。

    这些神魂的光辉看起来如同月光一样柔和,但一照到这些黑色怨气,却如同滚烫泼雪,又如同浓硫酸泼到金属上一样,剧烈地反应起来。

    立马,段宇钟就看到李煜灵魂原本因为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庞,变得更加狰狞恐怖,这是极端怨恨的表现,但又夹杂着一股极度的恐惧。

    开始,段宇钟有些莫明其妙,但他和李煜两人现在都是灵魂状态,而段宇钟的境界高多了。

    所以李煜的心态容易被他感知到,原来,李煜把段宇钟当成佛门的某位大能,现在是来让他形神俱灭的。

    可不是吗?现在段宇钟神魂如同满月,因为阴极阳生,还带点金色,传国玺法宝又让他的神魂从内到外散发着一股宝气。

    这种形态本就是传说中佛陀、菩萨的标准样子,李煜熟读佛经,感觉佛经里讲的龙树菩萨成道时就是这个样子。

    而且段宇钟的神魂还语气悲悯,貌似要度化他。但他现在受怨气的影响,已经有些魔化。

    佛经有云,魔由心生,当一个人内心充满怨气、仇恨等不良情绪时,在末法时代还不怎么样。

    但在有神魔等超自然力量的时代,如果怨气足够大,就会感召周边次元空间中的魔头,如此“心魔引来外鬼”,很快就会魔化。

    而修士更是要严防心魔,因为修士的法力会给心魔的成长提供足够的能量,因而比凡人更易魔化。

    而李煜现在就是因为怨气足够大,形成了心魔并引来了外部的魔头。

    因此他的性格就受到心魔的影响,自古佛魔不两立,魔头如果被佛陀度化、净化了,那不亚于修士形神俱灭。

    加上李煜在国破家亡之后,本就对佛教信仰产生了怀疑,现在更怀疑佛教想彻底消灭它,心里就更加怨恨了。

    而其中夹杂的恐惧是因为段宇钟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强大。

    不过,魔头的特性驱使他做出鱼死网破的举动来。要是在一神教中,信徒遇到磨难,会以为是“主”在考验他们,是为他们在赎罪。

    但华夏人对神灵的信仰自古以来就比较像交易,我信仰你,你得保佑我,让我心愿得逞。

    不然的话,我就去转信别的神灵,不给你烧香了。

    而李煜其实也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华夏信徒,不过他更虔诚一些。以李煜皇帝、画家、词人的多重身份,自然不可能成为狂信徒。

    所以,他亡国之后,想到当初为佛教修了那么多寺庙,供养了那么多僧侣,对和尚那么好,最后却没有得到任何保佑。

    甚至以前作为他座上客的某位大德高僧,现在经常往赵光义那里跑,却从来没有来看过自己。

    而三年前他被封为“违命候”的时候,赵光义赐宴,当时那个高僧也在。

    结果,那位高僧送了一串羊脂玉佛珠给赵光义,十八颗鸽蛋大的圆润佛珠上,都有普贤菩萨的佛像。

    而给李煜的却是一串檀木珠子。李煜当时还感激涕零,以为佛祖没有抛弃自己。

    但他现在被怨气缠身,心魔主宰灵魂的时候,却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

    他心里恶狠狠地想:“尼玛,这些秃驴也太市侩了吧,你不给我佛珠还好一点。

    为毛要表现得这样天差地别,一个是宝光四射的羊脂玉佛珠,一个是灰不溜秋的檀木佛珠,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众生平等吗?为何要这样区别对待?”

    虔诚信徒与狂信徒的区别就在于:遇到危难时狂信徒仍然虔诚,并视为神灵对自己的考验。

    而虔诚信徒则如同一般的恋爱中的男女一样,付出越多的,爱得越深的,一旦得不到相应的汇报,就很快因爱生恨了。

    但要是泛信徒,则无所谓,马上改变信仰就是了,而且泛信徒一般也不会投入太多。

    这些念头的出现和转换,说起来长,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

    在这一瞬间,段宇钟的神魂光辉就已经彻底笼罩了李煜的灵魂。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李煜那要被魔化的灵魂似乎只有被段宇钟度化一个结局。

    但是突然之间,李煜蜷缩的身体中,脊髓深处,突然一声响彻段宇钟神魂的咆哮,让段宇钟猝不及防之下,有一瞬间的失神。

    然后,就是这一瞬间的失神,李煜的灵魂突然冒着金光脱离了段宇钟神魂光辉的笼罩,反倒要重新控制身体,要将段宇钟神魂这个外来者驱赶出去。

    而与此同时,李煜的身体,大宋皇宫,以及与李煜所在这幢小楼相隔几百丈的皇帝寝宫中的赵光义,突然被凡人看不到的一股金色光芒联系在一起。

    而李煜刚刚在心里抱怨和鄙视的那串灰不溜秋的檀木珠突然大放光芒,十八个普贤菩萨的金光闪闪佛像虚影突然从里面飞出来,在李煜识海中环绕着李煜的灵魂不断诵经。

    而距离这里几百丈远的赵光义身上,那串羊脂玉佛珠上,同样也浮现出十八个凝实得多的普贤菩萨的佛像虚影。

    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封城中离大宋皇宫不远的大相国寺,一个寿眉很长的老和尚突然爆喝一声:“何方妖孽!胆敢染指大宋天子龙气。

    普贤菩萨,助我降妖除魔,扶保赵家天子,阿弥陀佛!”

    说完就将九环锡杖戳在地上,盘膝瞑目而坐,紧接着,他的头上浮现出三颗舍利子,同样放出万道金光。

    很快,千里之外的五台山里,普贤菩萨的塑像大放金光,一股铺天盖地的金色佛光就在那个老和尚的感应接引下来到开封城。

    然后,三颗舍利子和那个九环锡杖就携着这股铺天盖地般的金色佛光化为一条金龙飞到大宋皇宫中。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