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宇钟也被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整个铜都区一年的产值不过四五十亿,他自己完全负担得起,哪想到细细一算,就完全不够用了,真是破家值万贯。

    而且这几天,他以自己初步具备的神棍气质去走访各家各户,谈妥承包意向后,具体事务就交给熊兆麟派来的一个员工。

    这个员工名叫方元玮,是熊兆麟的大学同学,为人细腻又八面玲珑,段宇钟和熊兆麟对他都很放心,段宇钟将具体谈判和承包细节交给他,自己只负责刷卡转账等。

    哪知道这样一算,其实只租了不到两万亩钱就用光了,因为很多人都选择了一次拿30年的钱,很多人还都问段宇钟和方元玮要不要承包五十年乃至七十年。

    账经不起细算,段宇钟感觉自己亏大发了,不过他心中那一丝让当地百姓被迫背井离乡的愧疚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于是他赶紧让熊兆麟在合同里再加一个条款,三十年期满后,段宇钟的神霄集团有优先承包权,之前已经承包的就算了,后面承包的一定要加上这一条。

    熊兆麟马上就激动起来:“不是吧,老大,你还来,难道你还真指望靠这些不毛之地赚钱?”

    段宇钟说:“废话,不然你以为我在干嘛,扔钱啊?”熊兆麟说:“你可不就是在扔钱吗?我以为你毕业后当了神棍,不知从哪里忽悠来这么多钱,你想乱花钱,好在是扔在家乡父老那里,就当是做慈善了。

    所以我也没有阻止你,但你扔了十亿也差不多了。你不能继续犯傻啊,不然刚成立的公司倒闭了,你让我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工作?”

    段宇钟说:“你放心吧!钱马上就会到账,你安心地做工作,该干嘛还干嘛,钱不是问题。”

    好说歹说,暂时让熊兆麟放下疑虑,段宇钟却有些犯愁,钱的确不是问题,小千世界里还有几百吨黄金、几万吨白银、几十万吨铜、几百万吨铁。

    但怎么变成钱却是个问题,想了想,段宇钟还是只能找华总和杨总帮忙。

    当他们听说段宇钟有500吨黄金要出售,希望他们联系买家的时候,尽管他们已经被段宇钟的神奇很麻木了,但还是被惊呆了好一会。

    当段宇钟为了增强说服力,将小千世界中那一堆码得整整齐齐,像一座金山的黄金拍成照片发给杨总后,他更是呆滞了很长时间。

    挂断电话后,杨总心里想到:“尼玛,本以为老子10亿身家,已经算是有钱了,没想到人家一出手就是500吨黄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出售黄金,究竟是好事,又不是求人办事,相信到了香江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消化500吨黄金一点都不成问题。

    不过,作为与政府联系紧密的还算遵纪守法的房地产商,他们也知晓黄金的战略意义,所以还是第一个想到了政府。

    于是他们马上联系到了比较熟的版纳的州长,州长联系到省长,省长又联系了华国银行的行长。

    到了段宇钟打电话的第二天,就与华国银行春城分行的行长进行实质性的谈判,为表诚意,他们还亲自坐直升机飞到铜都区来找段宇钟这个大客户。

    其实这也是一种试探,因为段宇钟和杨总皆是10亿身家的人,所以倒也没有认为他们是开玩笑和恶作剧。

    那么这500吨黄金就是真的了。可问题是这500吨黄金从哪里来的呢?

    要知道这是黄金,不是大米,500吨,几乎是产金大国南非一年的总产量了,按市值,差不多1500亿人民币,但这笔黄金其它附加的价值远远超过1500亿。

    要知道,华国现在的黄金总储备量,恐怕也比500吨多不了多少。那么这笔黄金哪里来的呢?得到消息的官员及背后的幕僚团、智囊团都在苦苦分析这笔黄金的来源。

    有的猜测,“听说黄金持有者是个有些异能的神棍,莫不是打劫了那个国家的银行金库。”但他们很快自己否定了,因为如果发生这样的大事,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露。

    最终他们猜测,最有可能是段宇钟凭借异能挖掘或打捞了哪里的宝藏,而不管什么宝藏,都是国家的。

    所以就有人建议将段宇钟抓起来,不花一分钱就可以获得这么一大笔黄金。

    不过,这个决定可不好下,因为段宇钟自从一年前开始,就不是什么平民百姓,他又是卖画,又是建神霄万寿宫,少说也有十亿身家。

    而且还有知名书画家、道观观主、神霄派掌教的身份,最关键的是,大家都不清楚他的异能的深浅,如果一个操作不当,弄出一个恐怖分子来,可就太不值了。

    因为有图为证,这笔黄金的真实存在毋庸置疑,貌似有砖家分析说,这还不止五百吨,事实上段宇钟也没有称过,只感觉绝对有五百吨,加上他承包完小江河谷就要900亿,所以才决定出售500吨。

    这样大的事情,第一时间就惊动了最高领导,最高领导指示说:“一定要买下这笔黄金,不管他这笔黄金是从哪里来的,只要没有他违法乱纪的证据就不能动他。

    咱们**员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何况是几百吨黄金?他能想到将黄金卖给政府,就证明其有爱国心。

    对于这样的爱国青年,政府理应爱护和合作。不过,要搞清楚他出售黄金换取钞票的目的,他要买什么可以跟他合作嘛!支付方式也可以灵活些!比如可以问问他美元要不要。”

    这些幕后的细节段宇钟都不知道,当段宇钟与那个姓顾的分行行长见面后,他第一句话就将那个分行行长震住了。

    只听段宇钟以绝对不容置疑并且天经地义般的口吻说:“贫道近日夜观天象,得知小江下游地带将有一次超大地震。

    地震将会震塌两侧山体,形成一个厚几百米,高近千米的高坝,堵塞小江形成堰塞湖。这个堰塞湖大约两个月就会蓄水完毕。

    所以,整个小江河谷地区的二三十万百姓都需要搬迁。贫道不想生灵涂炭,也体谅国家的难处,决定出把力。

    毕竟这是贫道的家乡,所以准备承包整个小江河谷,帮助这些百姓搬迁。

    而且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大地震之后,形成的高坝可以重塑小江河谷地貌,可以建成一个大型水电站。

    所以也不枉贫道拿出我不久前炼化一颗小行星所得的黄金出来换取钞票。将来贫道也能收回成本。”

    总之,段宇钟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说着这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他是那么的笃定,那么的理所当然,完全不给顾行长插话的机会。

    要是换个人,顾行长肯定会将其当成疯子、骗子,造就叫人将其赶出去了。

    预言灾难和世界末日的邪教神棍,顾行长也听说过不少,就连鼎鼎有名的湾岛来的那位白莲老和尚,经常预言地震,但也没有谁当回事。

    但段宇钟绝对不同,他平平淡淡的话语中,一点都不耸人听闻,也没有任何目的,好像就是在阐述一个天经地义、千真万确的事实。

    而且,他好似唯一目的就是将这个即将发生的事实通告给政府。在他说话的同时,那股渊渟岳峙的气质,那种言出法随、金口玉言一般的气场,让顾行长生不起一丝怀疑。

    并且,他的话好似有股魔力,带着顾行长的心神看到了地震怎么发生,怎么制造高坝,而后小江地区怎么连续两个月下倾盆大雨,然后将堰塞湖蓄满的整个过程,真得不能再真。

    顾行长发了好长时间的呆,面对这种大事,黄金神马的,都弱爆了。

    莫名地,顾行长突然有所领悟,“这不是预言,这压根就是面前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奇人异士将要干的事情。”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