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东北的铜都区、会川县、巧家县古代属于东川府,治所在会川县,乃是滇省铜都,开采铜矿有两三千年的历史。

    明清以来更是大规模开采,尤其是清朝,由于清朝施行严格的闭关锁国政策,国家没有了海外大量的白银流入,也没有继续引进日本的铜,所以只能大力开采东川府的铜。

    全盛时期,东川府一年输出6000到8000吨铜,维持了整个满清天下一半以上的铸造铜钱的需求,可以说是“东川云铜维天下”。

    可是几百年的铜矿经济的兴盛,东川府并没有获得什么好处。

    他虽然曾造就了东川府治所会川县城铜商文明的畸形繁荣,但大部分利益被外来的湖广、江右、西蜀商人占了。

    本地的百姓只是作为采铜、炼铜、云铜的苦力,赚一点微薄至极的血汗钱。

    而且,炼一吨铜要消耗十吨木炭,烧一吨木炭,要消耗十吨树木。所以几百年下来,尤其是清朝近两百年来,朝廷为了炼铜,砍光了滇东北地区几乎所有的树木。

    全盛时,每年要砍伐10平方公里的森林烧炭,在段宇钟的老家附近,有许多名为炭山村、炭山坡、老厂、矿山等的地名。

    原本都是青山绿水,如今都变得童山濯濯,近两百年来烧炭炼铜,留给当地的时近两百条泥石流冲沟,尤其是蒋家沟地区,平均每年爆发12次泥石流,最多的时候一年25次。

    如今,整个滇东北地区都变成了穷山恶水,以前,国家级的贫困县、国家级的贫困市都出现在这里。

    会川县至今还没有通铁路,有一个村前两年才通公路。产铜的主要区域——铜都区到处山河破碎、泥石流滚滚,至今还没有通高速路。

    我们不禁要问,靠着牺牲环境和消耗资源的发展值得吗?尤其是像东川府这样为国家提供资源的地区,自己到底获得了什么?

    如今,铜都区变得不适合人类居住,玉门已被废弃,鄂尔多斯建了无数房子,却变成了“鬼城”。

    如果这些都不能让我们有所警示的话,那么消失的楼兰古国、玛雅文明似乎可以更明确地告诉我们破坏环境的后果。

    以前段宇钟思考这些,只是“闲吃萝卜淡操心”。但现在,他有了改善环境的能力后,就一刻也不相等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段宇钟多管齐下,开始想办法治理滇东北地区的生态环境。同样,他首先想到的,还是用自己的神通法力。

    于是,继前几天的异象之后,滇东北地区仍然频频出现各种异象,先是干热的最不可能下雪的小江河谷地区频频下起了鹅毛大雪,气温由二十度左右骤降到零度左右。

    而后,小江河谷地区,尤其是汤丹、因民、烂泥坪等矿区频频出现四到五级的地震,人员倒是没有伤亡,但许多矿洞都倒塌了。

    其实这些都是段宇钟干的,他现在的性格变了很多,可以说是继承了部分皇帝的性格,只要合乎天理良心,他就会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在他看来,滇东北地区,尤其是小江地区的生态已经很恶化了,重病需要猛药医,所以最好是彻底迁移所有百姓,关停所有厂矿,然后重塑地形地貌,才有望恢复这个地区的生态环境。

    而且,作为帝王,本就有指点江山、规划天下,治理山河的冲动。作为昊天上帝,更是要主宰自然环境。

    所以段宇钟的行为很大胆、很放肆,而今后他所有的行为也都想着他现在定下的这个目标迈进。

    他也有这个狂妄的本钱,如今,他只要运用传国玺法宝,沟通昊天上帝,就可以呼风唤雨,打雷下雪。小江河谷地区的鹅毛大雪就是他硬生生制造出来的。

    之所以下雪而不下雨,是因为小江河谷地区一下雨就变成泥石流,起不到给这些干旱地区补水的作用。

    而下雪则可以降温、除尘,还能够在这一片不正常的气候中在加一把火,引起人们的警示。

    自从对人道红云有了免疫力后,他还能够很自由地沟通昊天上帝及地球意识,定点定量地发动地震。

    此外,小江河谷地区总共只有二三十万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也才四五十亿,以段宇钟小千世界里的贵金属财富打底,就算他一个人彻底负责小江河谷地区的人口搬迁安置工作都绰绰有余。

    所以他的行为十分大胆,在下雪和制造地震的同时,他还回了一趟春城,以神霄派掌教、万寿宫观主的身份,在春城注册了一个神霄集团公司,注册资金10亿元人民币。

    旗下有绿色生态农产品公司、污水处理公司、旅游公司、南亚及东南亚进出口贸易公司、道教文化传播公司、道教医药公司和道教出版公司等子公司。

    这次回春城,他还物色了一个人才当自己集团公司的ceo。他名叫熊兆麟,家住小江边的小陷塘,乃是段宇钟的初中和高中同学。

    熊兆麟曾经也是他们学校里的传奇人物,他的家境比段宇钟家还差一些,因为他父亲在他年少时就在一次矿难中去世了。

    但生活的重担没有压垮塌他,他一直很上进很努力。学习成绩在初中时,与段宇钟一时瑜亮,但到了高中,就将沉迷于小说世界中的段宇钟远远甩开了。

    这次段宇钟在春城遇到他,听说这几年,他也不太如意。虽然两人联系不多,但段宇钟相信他的才华,也相信两人的友谊,于是就将草创的公司交给他,自己当了甩手掌柜。

    另外,还将他介绍给华总和杨总,借用他们的人脉关系,注册、办执照、租办公场地等方便不少。然后,段宇钟就让熊兆麟在春城大规模招兵买马,自己就回到小江地区了。

    他还告诉熊兆麟,要是有什么事就以电话联系。过了几天,段宇钟制造降雪和发动地震越来越熟练,预计到1月底就能够制造一个堰塞湖。

    所以他想到要为小江地区的搬迁安置做准备,又想到自己要穿越古代,得带一些物资去进行位面交易。

    于是他就让熊兆麟开始大规模购买囤积粮食、食盐、食用油、帐篷、布料、衣物、医药、钢铁、水泥等各种物资。

    然后,段宇钟就一边进行人工降雪和人工地震,一边亲自走访小江河谷各地,承包荒山、河滩、田地等等,连一个个泥石流冲沟都要,总之大洒金钱。

    在这样一个原本就希望破灭,如今更是地震、滑坡不断的地区投资,段宇钟被当成了傻子。在这样一片人心惶惶的地区投资,政府和民众都很欢迎,真希望多几个这样的傻子。

    因为民众需要钱离开这个鬼地方,政府需要有政绩和利好消息来稳定民心,所以他每到一处都受到及其热烈的欢迎,各项手续皆是特事特办。

    因为他不但逆势而上,在这种情况下还来投资,给的承包价钱还挺高。现在滇东北农村,承包良田都只要1300元每亩,段宇钟出到3000元每亩,旱地2000元每亩,连最无用的荒山、荒滩都出到1000元每亩。

    而且他还答应签10年、20年、30年不等的合同,可以一次性付款。

    面对这样拿钱不当回事,挥金如土的土豪,政府和民众都非常欢迎。许多人就直接一次性拿了三十年的承包费,举家迁往城市。

    因为有的人家有二三十亩贫瘠山地,每亩两千元,三十亩就是6万,30年就是180万,在城里买房都绰绰有余了。

    于是,段宇钟花钱如流水,不到半个月,熊兆麟就跟他说,账上没钱了。段宇钟还很惊讶,“之前不是有10亿吗?”

    然后熊兆麟就问了他干了些什么,段宇钟如实回到,熊兆麟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十秒,才以极度压抑、哭笑不得的语气给他算了一笔账:

    “老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有钱也不该这样花啊!照你这种价格算,小江河谷地区需要搬迁的面积至少有1000平方公里,那就是150万亩。

    假如全部承包的话,按每亩2000元的均价算,一年就要30亿承包费。承包30年,总共就是900亿,你有这么多钱吗?”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