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段宇钟来不及多想,现在的情况实在很危急。他开始凝神探查周边的情况。

    他发现,这幢应该叫做玄武楼的房子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架子,屋子里李从珂所在的附近,有几具烧焦的身体,那应该是李从珂的妻儿子女了。

    而李从珂自身的身体也已经焦黑一片,只不过他怀中的一方四寸见方的玉玺仍然散发着莹润清凉神圣的洁白豪光。

    以段宇钟此时的境界,李从珂已经被烧焦的肉身倒是对他没有多少影响,既不能让他感觉疼痛,也没有让他有什么归属感,所以段宇钟也没有想过要修复者这具肉身。

    因为以他现在的境界,不管是夺舍重生还是转世轮回而保持记忆都是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要到了这个境界,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就自然而然就明了了,就像一个人知道自己有多大力气一样。

    所以,他的神魂离开原来的身体穿越后,也不怎么留恋,到了这个时空后,对于李从珂已经被烧焦的身体也不在意。

    反倒是留心查看玉玺。原来这就是真正的传国玉玺,段宇钟发现后来人们对传国玉玺的种种猜测都不对。

    首先,传国玉玺的材质时羊脂白玉,不是那些专家论证的蓝田玉。虽然当时秦王朝没有统治出产和田玉的西域。

    但并不代表秦始皇就不能获得和田的羊脂白玉。因为早在商周时期,中原就与西域有交往,何况古代还有神仙修士存在呢?

    当然,在秦王朝,羊脂白玉肯定很稀有。但正因为物以稀为贵,才更要用高贵的羊脂白玉制作玉玺。蓝田玉是本地出产,不够珍稀,而且材质也不够上档次。

    其次,传国玉玺也没有“缺损一角,用金补之”。因为历史记载王莽篡汉时,汉朝太后摔坏的是她自己的太后之玺,而不是传国玉玺。

    再说传国玉玺作为气运神器,即便本身材质是质地易碎的普通羊脂玉,但经过上千年的气运滋养,肯定也变得不凡起来,怎么可能被轻易摔碎?

    而且,要是真被摔碎了,那西汉之后的传国玉玺肯定与之前秦始皇用过的那个不是同一个。

    因为以华夏古代那种富裕强大的王朝,肯定不能用一个破烂货继续当气运神器。

    此外,传国玉玺作为气运神器,西汉太后应该没有那种勇气去毁坏他。

    而只有李从珂这种处在五代乱世的沙陀族武夫,因为侥幸得了皇位,才当了三年不到,没有享受到当皇帝的一丝好处,反要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

    心有不甘,又恋眷皇位,才莽撞地迁怒于传国玉玺,抱印自@焚。当然也许还有佛教的蛊惑因素在里面。

    气运神器毕竟不凡,这时,李从珂虽然已经死了,传国玉玺却还没有被烧毁。

    同样的,与正史记载稍有不同的是,这并不是普通的改朝换代,其间还有修行者和神灵之力牵涉其中。

    这时候,佛教的四大菩萨正在隔空与这个时空的昊天上帝斗法,而道门八仙之一吕洞宾正在与佛教的其它几十个和尚对峙。

    本来,传国玉玺已经开始引动这个时空的昊天上帝的意志,让其降下雷雨扑灭大火,但无奈被地藏王菩萨的袈裟所阻。

    因为此时,对应于人界的乱世,天庭也是十分纷乱,道门天庭和儒教经历过盛唐近三百年的兴盛后,如今也是如同人间一样一片混乱。

    而名义上的天庭之主,以及儒教祭祀的至高神昊天上帝此时也很虚弱,加上其力量没有帝王使用,发挥不出多少来,所以奈何不了四大菩萨的联手。

    只不过,恰好在这时,段宇钟的出现,让历史稍微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当时,段宇钟篮球大小的,三光合一的神魂光团从天而降,光团轻而易举就突破了地藏王菩萨的袈裟的阻拦,段宇钟甚至都没有感受到这种阻拦。

    因为段宇钟的神魂光团不但代表昊天上帝、紫微帝星的神格意志以及强**力,还有内部传国玺法宝融入浩气长虹、人道红云等之后,对法术免疫的功能。

    更重要的是,在段宇钟神魂光团出现在这片天地上空和降临到李从珂身上这一瞬间,

    他的神魂中的昊天上帝和紫微帝星,已经完成了对这个时空的昊天上帝和紫微帝星的交流、沟通和公关。

    昊天上帝这种级别的神灵本来就是超越时空而存在的。虽然相隔遥远的时空,其实本为一体,所以,一旦开始在时空道尊的主持下进行了交流沟通之后。

    这个时空的昊天上帝对段宇钟的神魂光团就不再排斥,反而变成护持和帮助。

    所以,段宇钟降临那一瞬间,其实相当于是两个时空的昊天上帝合力来突破地藏王菩萨的袈裟。

    虽然段宇钟识海中的昊天上帝因为几百年的末法时代,法力比较弱小,但这个时空的昊天上帝尽管虚弱,却仍然比其强大很多倍。

    如今又有段宇钟神魂和其内部的传国玺法宝作为载体,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力量,所以地藏王菩萨的袈裟自然挡不住,被摧枯拉朽一般突破了。以至于段宇钟都没有感觉到阻隔。

    突破之后,天地之间依然风雨大作、雷鸣电闪,但这些风雨雷电浇灭玄武楼的大火后,仍没有停止的意思。

    仿佛是天上地下两个昊天上帝的交流沟通引发的自然现象,又好似他们在庆祝他们跨时空的相聚。

    而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当佛教四大菩萨发觉不妙,正从四大名山开始向洛阳赶来时,段宇钟也刚来得及查看一下周边情况和观察一下传国玉玺时,异变陡生。

    段宇钟的神魂光团不由自主地将李从珂怀中的真正传国玉玺收摄到光团内部。

    然后,在两个暂时融为一体的昊天上帝的主持下,无边的雷电如同瀑布一般落下,风雨交加本就十分昏暗的天空,瞬时出现夜空。

    天上瞬时群星闪烁,其中紫微帝星更是降落一个斗大的光团,如同天上星星陨落一般降临到这幢已经残破至极的玄武楼中。

    然后,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雷电、星光、昊天上帝神力作为火焰,段宇钟神魂中的传国玺法宝和李从珂怀中的真正传国玉玺,

    乃至两个时空的昊天上帝和紫微帝星,都作为材料,进行着一次玄奥无比的“锻造”。

    在这样的“锻造”中,李从珂的肉身及玄武楼彻底灰飞烟灭,这片天地之间,古都洛阳上空,只剩下一个祥光万道,瑞彩千条的斗大光团。

    这个光团中隐隐有一方玉印,还有一个三色同心圆球状的光团在吞吐日月星三光和从天而降的雷电,乃至天地灵气、王朝气运。

    甚至这个光团还透过遥远时空,吞吐消化着时空宝镜小千世界本源中的混沌元气。

    其无边的威仪、浩荡神光仙灵之气,让洛阳的无数百姓和这片神州大地的所有神灵修士都知道这是一个仙家法宝,也是人道一个气运神器。

    可是,这件法宝却如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伟大皇帝和上古天帝亲临,其滔天权势似乎不仅能够号令天下百姓,更能够主宰整个天地,主宰整个昊天意识海和天地人三界。

    因此,即便佛教四大菩萨的化身和道教八仙中的四位以最快速度赶到洛阳,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件旷古绝今的法宝自然进化。

    这一刻,似乎三界中的亿万生灵都在屏息凝神,见证着这件绝世法宝的诞生。

    好在,这件妖孽一般的,不该出现在这世间的法宝也没有久留,不等这个时空中更强大的三清、佛祖等神灵有所反应;

    这件法宝就如同他出现时一样,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它上一瞬间还在洛阳上空吸收吞吐元气能量,下一瞬间就突然隐入一个同样突然出现的漩涡中,一闪而逝。

    而光团消失的同时,不少洛阳百姓和天地间的无数大能都清楚地看见,李从珂被星光、雷电、神力洗炼得如同琉璃一样纯粹坚实的神魂。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