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段宇钟发现这个场景异常熟悉,他仿佛处在一个异彩斑斓的透明通道中,周边的景物飞速后退,这不正是梦中的穿越场景吗?

    段宇钟心神稍定,看来自己的肉身是完蛋了,好在保存了灵魂,如果能穿越,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回光返照,不禁有些惊喜,他的神魂比自己预想的好得多。

    只见他的神魂、识海以及识海中的日月星三光都被压缩成篮球大小的一个光团,包裹着满是裂纹的传国玺法宝在时空隧道中飞速移动。

    这个光团里面是银光、中间是紫光、外围是橘红色的光芒,段宇钟明显能感觉到,他现在是满月状神魂与紫微帝星和昊天上帝融合在一起,三者皆没有大的损伤。

    而之前那道横贯识海天地中的浩气长虹,现在仍然继续在传国玺法宝空间中燃烧,并且蔓延到传国玺外面,连同段宇钟的三光合一的神魂一起灼烧,

    但却不会伤害到段宇钟的神魂,反而让段宇钟感觉很舒服,有种洗过澡后的舒爽,仿佛是在清洗灵魂一样。

    看来那片红云虽然厉害,但灼烧自己也不过一瞬间的事,加上他识海中日月星三光都非是等闲,所以段宇钟神魂和法宝受到的伤害不是很大。

    他的识海中,最弱的是自身满月状的神魂,但也是地仙菩萨这样的大神级别,神魂如同满月、如同羊脂玉盘,纯净无瑕而且开始阴极阳生。

    这种神魂质地,天地间已经少有力量可以伤害他,更不用说已经是阳神质地的昊天上帝和紫微帝星了。

    所以当时段宇钟虽然神魂剧痛,看起来似乎要完蛋了,但其实更多是惊吓。

    就连他那道被那片红云彻底点燃,似乎已经危如累卵的浩气长虹的情况都好得多。

    段宇钟当初偶然获得这道浩气长虹,但却不能完全掌控。这次,这道浩气长虹也是莫明其妙地就彻底燃烧起来。

    但段宇钟现在心神平静下来后,感觉到浩气长虹的燃烧似乎并不是在受伤害,反倒是如同在炼制钢铁一样在炼化杂质。

    而且浩气长虹似乎还占了那片红云的不少便宜,因为现在仍然在燃烧的浩气长虹烈焰光团中,有一半是红云,看来是被时空宝镜的漩涡从现实时空的红云中截取的。

    然后,在这样的时空穿梭中,似乎是一瞬,似乎又是很久,当段宇钟的神魂即将走出通道时,浩气长虹形成的烈焰终于熄灭。

    这时候,原本如同乳白色圣光但却有些无精打采的白色的浩气长虹,经过不知多久的燃烧锤炼,仿佛去除了所有杂质,

    而又补充进红云,以及段宇钟形成满月状阴神后,神魂中还残存的其它念头以及阳明心学等大道。

    于是,燃烧剩下的浩气长虹没有那种接天连地的气概,也不那么皎洁纯粹。

    如果说之前的浩气长虹是圣光、是琉璃,那么现在的浩气长虹就是玉光、是羊脂白玉。而且或许它也不应该叫浩气长虹了。

    因为它已经和传国玺法宝彻底融合在一起,它这次燃烧不但将传国玺法宝身上的裂纹彻底修复,而且自身也彻底融入传国玺中,让传国玺也有这种羊脂白玉的形态。

    而这是外表,其内部,孟子和文天祥的浩然正气之道,已经和阳明心学、补天之道、帝王之道以及形成那片人道红云主体的本朝太祖的“红太阳”思想之道彻底融合在一起。

    正所谓皎皎者易污,过刚易折,孟子和文天祥的浩然正气之道要求绝对心无愧怍,要求太高,很难修炼。

    即便如文天祥等历史上修炼有成的寥寥几人,也只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以生命为代价才最终成就的。

    而以海瑞那种极端道德洁癖的人,因为历史环境的局限,即便修炼儒家心法道德已经到达极致,也是没有文天祥这样的成就。

    因此,浩然正气之道,却是很难生前有成,实在难以效仿。无怪乎段宇钟一直无法真正掌握那道浩气长虹了。

    而且,儒家讲究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孟子、文天祥的浩然正气之道因为要求太高,太过纯粹,却是只能“立德、立言”,很难“立功”。

    就比如孟子只是终生讲学,文天祥做丞相和领导抗元义军也很不成功。

    反倒是阳明心学,可以充分发掘内心的力量,只要内心光明,不怕手段卑污,也不惧任何污秽的环境,更不惧任何阴谋诡计。

    正所谓“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阳明心学吸收了禅宗的精华。认为儒家之大力量。不是借着外圣而出,而是内圣而成。

    万物皆备于我,尽心、养性、反求诸己。夫人心本神,本自变动周流,本能开物成务,所以蔽累之者,只是利害毁誉两端。

    如果我心不动,以顺万物之自然,只是触机神应,就能够发挥无边大能。

    而且“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因此,只要真正顿悟了心学大道,即便投身政治、终日游走于阴谋诡计之中,或者即便投身军旅,杀人盈野,也能保持内心光明皎洁。

    不像浩然正气之道那样,注定只能专注于学术才稍有可能有成就。

    而政治、军事充满尔虞我诈,除非如文天祥一样投身政治军事时还保留书生意气,做一个政治、军事上的失败者。否则一定会污染浩然正气。

    因此,孟子才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需要“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而阳明心学出现以前,除了传说中难以考证真伪的上古圣王之外,儒家就几乎没有出现过“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圣贤。而王阳明却做到了,本朝太祖也做到了。

    而浩气长虹融合了阳明心学、补天之道、帝王之道以及那片人道红云之后,与传国玺法宝和段宇钟神魂合为一体。

    从此段宇钟在心灵上真正的自由自在,“从心所欲不逾矩”。好似光暗同体,又好似达到了厚黑大道的至高境界。

    而在法宝属性上,传国玺法宝除了作为帝王权柄象征那种号令天下鬼神的本能、本质属性之外,还有人道红云那种百无禁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功用。

    于是,在这种感悟和反思中,时间过得很快,好似突然之间,段宇钟的神魂就走出了时空通道。

    蓦然之间,段宇钟的神魂光团出现在一处广阔天地中,却马上有股强大无比的意志铺天盖地地碾压过来。

    不过,段宇钟刚感觉有些“窒息”和压抑,这股意志就被时空宝镜化为一面球形的镜子,无处不在地包裹住段宇钟的神魂,将这股对他本能地排斥的天地意志发射出去了。

    然后,很快,段宇钟的神魂光团就如同陨石一般降落在大地上,附身一个五十多岁、身着龙袍的粗犷男子。

    这时候,天地间突然天昏地暗、雷雨交加。而段宇钟刚接管这具身体,就感觉身边到处是烈焰浓烟。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段宇钟惊讶无比,好在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段宇钟还算镇定,马上控制心神搜集这具身体残余记忆。

    再加上这个曾经在梦中熟悉的场景,段宇钟感觉自己似乎被时空道尊给坑了。

    因为这不是李从珂**时的景象吗?他以前已经在梦中经历过一遍了,没想到这次穿越时空逃离人道红云的追杀,却是刚逃狼窝,又进虎口。

    貌似现在李从珂已经抱印自@焚而死,才被段宇钟神魂附体。

    史载,“后唐清泰三年(936年),李从珂当上皇帝的第三年,石敬瑭叛变,联合契丹大军打败李从珂派出的平叛大军后,继续南下进逼京师洛阳。

    李从珂无计可施,于936年闰十一月二十六日(阳历为937年1月11日),和皇族一块自@焚于玄武楼。”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但段宇钟不明白时空道尊为什么让他穿越成已经自@焚而死的李从珂,即便他的神魂不灭,但这具肉身已经被烧得不行了,如此穿越又有什么意义呢?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