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段宇钟本来为人谨小慎微,但这两年来接二连三的奇遇太多,力量增长太快,以至于让他头脑发热,开始“作死”了。

    虽然他在现实世界中没有胡作非为,但利用神通和法宝,发动“人工地震”,他事后想来,仍然为自己当时的疯狂捏一把冷汗。

    也许,越是宅男,他们头脑中的某些想法才越是疯狂。

    12月25日那天晚上,段宇钟鬼使神差似的,就那么果断、那么理所当然地开始发动“人工地震”。

    那时候,月黑风高,段宇钟手执传国玺法宝,屹立在小陷塘西边的一座高山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而当时,他的心神已经融入到识海中构成昊天上帝形体的那一轮橘红色的“太阳”中。

    然后,段宇钟心神意识与昊天上帝神格意志相和,或者说是请昊天上帝附身。

    此时,在元神的视角,原本坚实的山体却如同一个个元气团和法则网络构成的三维图像,看起来有些虚幻。

    紧接着,段宇钟和昊天上帝的意识控制着这轮“太阳”,如同火红的烙铁烧开黄油一样,轻而易举地破开这些山体沉入地下。

    地下十分幽暗沉闷和压抑,但有了这个“太阳”的保护,段宇钟的心神也能专心地观察地壳结构。

    他制造地震的目的是让大地震动,然后推动山体垮塌,堵塞小江形成高坝及堰塞湖。而根据地震原理,地震是由地壳断裂引发的。

    所以,段宇钟此举的目的是想观察山体结构和寻找地壳薄弱部位。

    而虽然段宇钟的心神控制的“太阳”沉入地下的速度比电梯还快得多,但毕竟十多公里的距离还是很远的。

    所以,不知过了多久,段宇钟才找到一处地壳的薄弱位置。

    然后,他控制着“太阳”,变成两只遮天蔽日一般的大手如同折断筷子一般去折断地壳岩层。

    之所以这么简单粗暴,是因为段宇钟的心神刚融入这个“太阳”,就自然而然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力大无穷,移山填海皆不在话下。

    可惜地壳岩层究竟不可能像筷子那样容易折断,就连铜都区这里也一样,虽然地质破碎,但除了自然伟力外,大地真正是如如不动。

    于是,段宇钟控制“太阳”化成的巨手如同蚍蜉撼大树,地层一动不动。

    段宇钟不甘心,改成推动两个地层移动,想让他们挤压碰撞,可过了很久,还是不行。

    于是,段宇钟决定增加外援,他分出一缕心神沟通紫微帝星,让识海中的紫微帝星沟通天上北极星之力,引动北极星光。

    通过紫微帝星神格,段宇钟的心神瞬间与天上的北极星产生了联系。

    然后,只见亘古不动的北极星突然光芒大盛,亮度瞬间超过启明星。

    接着,北极星突然降下一道房子那么大的光柱,依照段宇钟的心意,再次化成一双举手,企图去搬动岩层。

    但岩层照样不动如同大地,段宇钟当时不知怎么了,异常执着。一直折腾到天亮,昊天上帝神格意志所在的“太阳”,沟通了现实中真正的太阳,

    同段宇钟自己的满月状心神一起,识海中和宇宙中皆三光合一,地层才有所松动。

    而且,此时的段宇钟突然福至心灵,没有继续用蛮力,而是让昊天上帝的神格意识沟通此地的大地意识,沟通大地本身的力量。

    昊天上帝本就是昊天元气海中的意识所化,而昊天元气海不但包括整个天空,还包括人心、地气,其实是天地人三才的总和。

    所以,昊天上帝沟通地球意识非常顺利,如同胎儿回归母体,如同游子归乡一样,受到厚重苍茫宽厚而又有些迟钝的地球意识的热烈欢迎。

    段宇钟瞬间有种错觉,这片大地仿佛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可以如臂使指一样指挥大地稍稍活动一下身子。

    也就是说,在这一瞬间,他可以调动地球内部的力量,而他所引动的三光之力,只是调动这股力量的引子而已。

    他感觉,只要自己控制地球意识活动一下身子,就可以轻易掀翻上面的几座大山。

    好在段宇钟终究没有丧失理智,而地球意识本身好静,极度懒得动弹。

    所以他只是让地球意识稍微颤动一下,如同人体颤动一下鼻子,眨一下眼皮那种轻微震动。

    不过,反映到外界,却是突然之间,这里就发生了轻微地震,大约四级左右,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能感觉到大地轻微的震动。

    可是段宇钟还来不及高兴,更来不及借着震动拿掉支撑山体的关键岩石、制造山体垮塌事件,就遭到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的打击。

    地震刚一发生的那一刹那,在段宇钟意识中,一股如同红色烈焰的铺天盖地的红云突然出现在这片天地上。

    他发现,这片红云至大至刚,蕴含着科学理性的气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概和决绝。

    这片红云与段宇钟识海中的浩然正气长虹有些相似,但不像那道长虹那么虚弱。而且这片红云不但有浩气长虹的至刚至阳、堂皇正大。

    也有浩气长虹所没有的至柔至阴、无情冷漠、狠辣决绝。正所谓“对待朋友如同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如同严冬一样酷寒。”

    莫名地,段宇钟就明白这是华夏自红朝建立以来形成的人道气运。同时也是整个地球的“无神论”大势气运。

    而面对这片烈焰般的红云,刚才还与段宇钟及昊天上帝意识相合的无边无际的地球意识却也对这片红云似乎敬而远之,悄无声息但却又快速无比地退开了。

    一瞬间,段宇钟的神魂如同被无比狂暴的烈焰灼烧,就连包裹他的神魂的昊天上帝所在的“太阳”也无力阻止。

    而段宇钟识海中那道差点被他遗忘的浩气长虹,却如同一桶汽油,被这片红云彻底燃烧起来,瞬间红遍段宇钟识海的半边天。

    而且,此时,段宇钟识海中的日月星三光与自然界中的日月星三光的联系也被这片突兀出现的红云,突兀地掐断了所有联系。

    好似这片红云一出现,所有一切都自动归于科学理性,所有一切超自然的现象都不复存在,而且还要消灭产生超自然现象的存在。

    然后,神魂剧痛的段宇钟只感觉“眼前一黑”,回过神来时,他的心神和昊天上帝所在的“太阳”突然就由地底回到自己的识海。

    而原本他想在地震时化为番天印砸跨山体的传国玺法宝,在这片红云的灼烧下,外表很快出现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差不多与此同时,天空中晴天突然出现霹雳,一道道闪电不停地劈向段宇钟。

    尽管段宇钟有雷电异能,但却吸收不了这种人道气运红云发出的雷电,而且这种雷电除了毁灭外,好像还有清除超自然力量的能力。

    于是,段宇钟虽然不够强大,但也已经超凡脱俗的肉身也开始还原。

    此时的段宇钟极其惊恐,极其无助。虽然被烈焰灼烧,但他的心神却如堕冰窟。

    一刹那间,他的心中百转千回,懊悔、惧怕、担忧诸般滋味齐上心头。他本来不是不知道神通不可以干涉现实的道理,但哪里知道会如此恐怖。

    其实,原本这片笼罩华夏大地的红云也没有那么恐怖的。一般情况下,华夏大地少有超自然力量,即便有,与这片人道气运形成的红云大部分情况下也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

    因为这片红云是华夏十几亿民众和政府民心、气运的体现。这些年,国家对宗教也比较宽容,当然宗教也在国家管辖之中。

    因此大部分时候,华夏大地偶尔出现的超自然现象,其实都在政府和民众的容忍范围内,同样也在这片红云的许可范围内。

    但没想到段宇钟这个野路子出身的超能力者,自以为不让人知道自己的神通,不用神通谋取私利就没事了。

    但实际上却胆大妄为至极,之前他在时空宝镜空间中折腾自然没事。

    但他这几天,受郁郁不得志不知几万年的补天石意识影响,一心想着改善地球自然生态环境,先是在从不下雪的小江河谷进行了几场人工降雪,然后又胆大包天地想制造地震。

    虽然段宇钟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实际上,之前的几场雪已经在网络上和现实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段宇钟本以为让铜都区也下点雪,放在滇省这个特别寒冷的冬天的大背景上一点都不突兀。

    殊不知,当人们发现,连最不可能下雪的地方都下雪了,那种惊讶和对于地球气候反常的担忧就更是被无限放大了。

    这是普通人的看法,而在有心人眼里,这几场雪下得实在太过蹊跷,好似凭空出现一样。

    而地震更是要命,段宇钟自以为他从选址和地震规模方面都考虑清楚了,绝对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但他不知道,这片地区地质条件异常脆弱,本来这片地区和周边的西南地区这几年就地震不断了,而三峡高坝又诱发了不少地震。

    要是再有其它因素诱发地震,几者叠加,牵一发而动全身,后果难以想象。

    更何况,天象、地震和气候本是大自然的权柄,涉及操纵这些的法术都是历朝历代都是很遭忌讳的“屠龙之术”,政府决不允许不受控制的,除了大自然以外的力量染指这种权柄。

    只不过,历代都有不受政府控制的修行者势力传承这些法术,但是本朝却是例外,因为末法时代的缘故,修行者式微,因此政府几乎控制了一切。

    因此,作为政府和人民意志的体现,这片人道气运红云才一定要消灭段宇钟。

    而本来,这片人道气运红云也属于自然力,自然力的反应都有滞后性,并不像机器一样,开动开关马上就有反应。

    但是段宇钟在这个区域一直呆了好几天,还一直在使用违反自然力的神通,因此就被这片红云盯住了,“瞄准”了,“逮住了”。

    正当段宇钟怀疑自己就要灰飞烟灭的时候,时空宝镜突然发出一道白光。

    然后,这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为一个漩涡,这个漩涡也样一闪即逝,但却将他的识海中的日月星三光一起送到另一个时空。

    与此同时,还不忘将他已经失去魂魄的肉身摄到自己的空间中。如此,突然失去目标的红云才慢慢散去。

    正当段宇钟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要完蛋的时候,他的心神却瞬间被一个漩涡吞没。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