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时空道尊和昊天上帝又为段宇钟解答了不少疑问。

    这两尊大神,时空道尊看心情,偶尔指点段宇钟几句,或者用神念传递一些信息给他。

    而昊天上帝则如同一台电脑,只要段宇钟主动沟通他,就能“查询”到段宇钟想要知道的绝大部分知识。

    比如,在定境中出现的那些“黑色洪流”,乃是僰人死后的灵魂怨气还有酆都鬼城里的厉鬼阴煞形成的。

    所有的那些鬼魂都是因为冤屈、怨恨等生前执念太强大,所以不入轮回。僰人的那几万鬼魂是因为反抗朝廷被征剿、灭族而死去的鬼魂。

    由于怨气难消,所以不入轮回,一直附着在其埋葬祖先的悬崖上。

    民国时候,有人为了考古,出钱请几个樵夫搬来一个悬棺,结果这些樵夫都很快就得怪病死去。

    当时主政昭通的一个官员让人做法事将悬棺放回原位才解决了这件事情。

    想必这件事就是这些鬼魂所为。而其它大部分鬼魂则是酆都鬼城里几百年来积累的无数冤魂厉鬼。

    尤其是在三百多年前,西蜀省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惨事。满清入主中原的过程中,因为农民军主导的西蜀军民坚持抗战,结果,西蜀上千万人口被屠杀一空,最后只剩几万人。

    使得后来满清不得不执行“湖广填四川”的政策,以补充西蜀人口。如此弥天的冤屈和怨恨,让酆都鬼城都差点容纳不下。

    加上最近五百年来神仙外迁,余下的修士日渐凋零,所以这些冤魂就一直得不到超度。

    几百年来,在本能地互相战斗、吞噬的过程中,没有轮回的全都变成了厉鬼。

    后来,酆都鬼城被淹没在水下,水下的阴气幻境更让这些冤魂厉鬼有了更大的成长。若不是酆都鬼城结界还算坚固,恐怕早就冲出来了。

    饶是如此,几年前,还是造成了山城市的大旱,如今滇省四年连旱,与这些冤魂厉鬼大量吸收阴气也不无关系。

    段宇钟这次吸收炼化了酆都鬼城里绝大部分冤魂厉鬼,无意间已经获得了巨量的功德。

    加上贾宝玉渡劫那次,天劫最后奖励的庞大生机和功德其实大部分是被补天石获得了,此外,时空道尊也获得了一部分,段宇钟获得的就微不足道了。

    因此,虽然造化雷劫降下的功德和生机可以让大罗金仙成就混元无极大罗圣人,但却只让时空道尊开辟了一个小千世界。

    因为时空道尊只吸收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不然的话,开辟一个完整的太阳系一样小千世界也绰绰有余。

    现在,补天石认段宇钟为主,其中的五行本源和这些功德生机被开发出来,加上段宇钟这次炼化冤魂厉鬼获得的功德,让他受过天劫洗礼的身体获得了雷电异能。

    从此,控制雷电几乎像段宇钟的本能一样,而且这种异能还可以成长。不像神霄派雷法,还要用身上五气沟通外界宇宙,引动雷霆那么麻烦。

    而现在,段宇钟却变成了人形避雷针,不但可以任意控制雷电,还能主动吸引雷电为自己“充电”。

    此外,补天石和段宇钟体内无量的生机、造化元磁也被开发出一部分来。

    使得段宇钟从此以后,几乎变成了人形的神龙躯体,因为他的血液、尿液等体液还有真气中都含有强大的生机,不但可以治病救人,还能使生物进化。

    就好像《西游记》中的白龙马一样,其尿液都可以被孙悟空用来治病。而且,草木吸收了其尿液都可以成妖。

    当然,这对于段宇钟来说有些鸡肋。不过,传国玺法宝有了庞大无比的功德支撑,已经有了神器的资质。

    而且,有了补天石五色灵光的融入,传国玺法宝在材质上也彻底告别从前边角料的资质,有了神器的资质。

    就连里面的空间,成长潜力也加大了很多。所以之前冬至日那天,才在一天内增加了10倍的面积。

    12月23日,兴高采烈的段宇钟才回到自己的家。他的老家在铜都区拖布卡镇下属的象鼻岭村。

    这里已经离小江与金沙江的交汇处小河口不远了。象鼻岭位于小江和小江的一条支流的交汇处。

    在漫长的历史中,江水日夜不停地冲刷山体而形成一条二三十米高,几十米宽,几百米长的一条长长的小山半岛。

    远远望去,就像一条深入江中的长长的象鼻,因此叫象鼻岭。

    相比地震、泥石流频发而又光山秃岭的铜都区的其它地方,象鼻岭还算好的了。在这狭长的山岭上,较为平坦的顶部分布着几十户人家。

    上面土地比较肥沃,除了房子外,也几乎全被开辟成梯田,但均摊到每户人家,就只有一亩不到了,有的农户甚至只有半亩。

    除此外,只好到山岭背后的大山上开垦一些贫瘠的山坡地和到对面的小江河滩上种点西瓜或者水稻,但常常是一次洪水或者泥石流,就将一切辛苦毁于一旦。

    所以,同滇东北的其它地区一样,自然环境比较好的地方人口稠密,人均耕地很少。

    其他山区人口稀少,土地广阔,但莽莽群山,大多是光山秃岭和陡峭山地,出产很有限,总之都很穷。

    以前段宇钟虽然很想离开家乡,而且这些年读书工作都在外地,几乎有十年时间都是这样,每年在家的时间最多只有一个月左右,但毕竟老家还在这里,根还在这里。

    但现在段宇钟在环境比老家好得多的春城买了房子,将父母也接过去之后,却又很想念家乡了,父母也很放不下老家的山山水水、亲朋邻居。

    这次当他们在报纸上看到老家的“牛奶河”事件后,就坚持让段宇钟回来看看。

    本来他们要来的,但铜都地区的路况太差,段宇钟实在不想让他们再受一次颠簸了。

    回到老家后,段宇钟从传国玺空间中拿出礼物,拜访了村里的邻居亲朋,在每家都坐了一会,聊聊天。

    从中,段宇钟知道,象鼻岭这里因为比较靠近下游,情况还不是太严重。

    村里也还过得去,但也只是惨淡经营,除了留守的老人,年轻人基本都在外地打工。

    2013年,滇省的冬天特别寒冷,是半个世纪一来最寒冷的一年,许多从来没下过雪的地方都下雪了。

    不过,除了少部分高山地区外,整个东川地区还是很热,尤其是处于海拔六七百米的小江干热河谷地区,更是炎热如同热带。

    就算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气温也有十几度。不过,段宇钟到来后,这个地区就反常地下了几场雪。

    因为在老家的这几天时间,段宇钟已经有了改善家乡生态环境的想法。

    无论是什么地区,只要出现荒漠化,都与缺水有关。所以,段宇钟决定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和法宝,先改变当地气候。

    于是就调动识海中昊天上帝的力量,在小江河谷进行“人工降雪”,以段宇钟现在的能力,可以在方圆二三十里之内兴云布雨、打雷下雪。

    其次,还要改变当地的土壤和地质条件,铜都区是泥石流、水土流失、地震、滑坡的重灾区,整个春城市五个区中,只要铜都区没有高速公路。

    就是因为铜都区泥石流灾害严重,世界第一大的泥石流就在铜都区的蒋家沟。

    此外,铜都区的新田乡有美丽的一片红土地,如今被辟为旅游景点。

    但段宇钟宁愿不要这种景点,因为这是土壤极度贫瘠、土壤石漠化、红壤沙漠化的表现。

    外表的美丽,掩盖不了这个地区土地惊人的贫瘠,以及老百姓惊人的贫困。

    段宇钟从自己拥有神通、法宝的自身特长出发,思维也局限在用神通法力解决问题的层面,因此在下了几场雪后,段宇钟还尝试着进行“人工地震”,然后制造一个“人工堰塞湖”。

    在象鼻岭上游十几里有个叫小陷塘的地方,那里两边山高坡陡,东边是乌蒙山系,西边是拱王山系。

    中间是几条泥石流冲沟和小江构成的干热河谷。小江河谷其它地方还能种点水稻或者西瓜,但这里由于泥石流严重,且因为西边这一侧的山体石头很多。

    因此,西边这一次的河滩尽是大大小小的石块,连这几年政府投入每亩几百元的资金,种树绿化铜都区的荒山河谷时,也没办法在这里种活树木。政府连呼“啃不动”。

    而这里的有限的几十户农民都居住在离河滩几百米高的半山坡上,在那里种一些旱地为生。

    而河谷东边的地方,属于与铜都区毗邻的会泽县,那边山体很陡,泥石流也很严重,所以也几乎没有人家。

    这时,有了神通和法宝的段宇钟就想在这片几乎可以算是无人区的地方,发动一场“人工地震”,将这里本来就支离破碎、千沟万壑、光山秃岭的地貌彻底重塑一遍。

    而且小江的落差很大,短短一百多千米的河流,落差竟然有将近两千米。

    如果在这里通过“人工地震”,让山体垮塌制造一个高坝,“人工堰塞湖”,就可以“高峡出平湖”。

    “高峡出平湖”的好处很多,除了灌溉、发电、养殖外,还可以将此地上游一百多条泥石流冲沟形成的每年几亿吨的泥沙拦截下来,然后慢慢抬高河床,抹平这千沟万壑的地貌。

    很多地方治理泥石流冲沟也是用这种筑坝淤积的手段,但段宇钟觉得用真正的人工,规模太小、速度太慢,而且耗资太过巨大。

    而刚刚融合了补天石五行本源的段宇钟,心里有种补天乃至改天换地的使命感和壮志豪情。

    而且,凭借他对五行力量的掌握和对这里地址破碎、地震、滑坡频繁的地理条件的了解,

    虽然没有试过,但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可以通过使用法宝和动用昊天上帝的力量制造一次小型人工地震。

    于是,有些头脑发热不知天高地厚的段宇钟在2013年12月27日这天,因为一个莽撞的决定,他闯了大祸。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