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1日,段宇钟决定回老家一趟。因为可以缩地成寸,他干脆不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直接从春城出发步行回家。

    一来省了转车的颠簸和麻烦,二来他也很久没有好好看看自己的家乡了,他想细细了解和考察一下,以便为家乡做点实事。

    出了春城不远,就到达段宇钟家乡的母亲河小江的源头,小江是长江上游金沙江的一条支流。

    由于这条河比较小,在段宇钟家乡,位于小江和金沙江交汇处附近的地方,人们将金沙江称为大江,这也许就是小江名字的由来。

    沿着小江一路走来,段宇钟看着一条条泥石流冲沟、荒滩,和一座座要么光秃秃千沟万壑、支离破碎而又陡峭至极的山峰。

    它们要么是光秃秃仿佛全是河沙堆积的低缓小山,要么是山体都被挖空、挖断看不出原有模样,伤痕累累的矿山。

    很难想象,在全国闻名的山美水美的美丽的彩云之南,竟然有这样的类似沙漠、戈壁和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的荒凉凄惨的景色。

    而且,到了拖布卡一带,小江原本因为在枯水期,只有两三米宽的河面却变成了刺鼻的“牛奶河”。

    整条江水都变成了乳白色,段宇钟的心神在黄庭宫中用神念一探测,就知道这是因为洗矿水被直接排入江中,使得一层白色泥沙污染了河水,江水要经过几十里才能澄清。

    在拖布卡镇上有几十家小型的铁矿作坊。几乎所有的污水处理设施都形同虚设,刺鼻的污水就直接排入江中,在神念中听到村民们的议论,段宇钟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持续一两年了。

    他们举报过几次,但政府来了罚款几百元了事,过后,这些作坊又开了起来,依然故我,当地环保部门视而不见,举报的村民反而遭到报复。后来村民也就不举报了。

    原本小江河谷的沙地非常适合种西瓜,但现在,当地人用蓄水此过滤后的江水浇的西瓜,当地人都不敢吃,因为牛羊都不喝这些刺鼻的江水。

    外地人听说小江西瓜被污染了,也就不来进货了,即便来了,价格也很低。

    而且,他们种西瓜用的泥土,还要从西蜀省的会东县运来,成本大增,许多村民都不种西瓜了,改种蔬菜,但照这样下去,连基本的饮水也渐渐成问题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滑稽和荒诞,一方面,滇省连续四年干旱,许多人连喝水都成问题,另一方面,许多人对水资源的污染和浪费依然故我,甚至是肆无忌惮。

    段宇钟心里莫名地感觉很心痛,也很愤怒,铜都区被称为是“山河破碎、企业破产、城市破旧、希望破灭”四破地区。

    但这就是段宇钟自己的家乡,当初降生在这种穷山恶水的地区,他没有选择也无力改变。

    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家乡,但段宇钟从小对于自己的家乡铜都地区却很绝望。

    记得当初上大学时,同学们对他的家乡,丽的彩云之南很感兴趣,他也不免吹嘘一下彩云之南大理、丽江、版纳等地的美景,但想到自己具体家乡所在地,心里就只剩浓浓的苦涩。

    年少时,他也曾幻想改变家乡,但长大之后,他的理想和志向被无情的现实粉碎后,他也就就如同家乡的其他年轻人一样,都想尽快离开这让人绝望的地方。

    面对这样的连喝水都困难的生态环境,大部分人都知道这里没有什么发展前途。

    以前还有铜矿,但与段宇钟这样的边远山区的农民子弟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铜矿枯竭了,铜都区也由地级市降格为县级地区。

    铜都区沦落到这个地步固然是有铜矿枯竭和生态恶劣的缘故,但未尝不是**。

    铜都区历史上属于东川府,因为铜矿的缘故,曾经也很繁华富裕。其当时的东川府政府所在的会泽县城曾经有很灿烂的铜商文明。

    但几百年来,人们伐薪炼铜,将历史上70%的森林覆盖率,减少到不到10%。

    段宇钟越往下游走,心里越是沉痛。不过,此时的段宇钟阳气充足,精力旺盛,身怀至宝,并且有前世阅历和强大靠山。

    自然而然已经不是从前的吊丝了,他的性格已经有很大的改变。

    面对这种景象,他没有如同以前一样悲观,而是在想办法,想着应该怎样利用自己的神通法力改变这种现状。

    而改变这种局面的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段宇钟不禁想起了女娲娘娘炼石补天的壮举。

    因为在段宇钟的潜意识里,改变小江流域的生态,难度不亚于“女娲补天”。

    而由于政府不作为,家乡人们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对环境的各种污染和破坏,让段宇钟又觉得,也许自己的这个想法将是“精卫填海”那么徒劳。

    但想想女娲“炼石补天”,这是何等的壮举,何等的气魄!

    天都塌了,这是所有人,乃至神仙都感到绝望无比的事情,女娲娘娘却迎难而上,炼石补天,化不可能为可能,给绝望的亿万生灵以希望。

    这种补天的豪情壮志和拯救亿万苍生的伟业让段宇钟越想越钦佩,越想越神往。

    他心里不禁有些不自量力地想,莫非老天爷让我经历这些奇遇就是要让我再次“补天”?

    而且补的是地球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的天?补的是灵气稀缺、末法时代的天?

    没想到他刚刚起了这个念头,他的识海、身体、身上的传国玺法宝以及天上的时空宝镜又再次风云突变。

    段宇钟念头刚落,他的识海、法宝和身体内部就是一阵剧变。段宇钟只感觉时空宝镜的空间里,突然如同地震一样剧烈震动。

    然后,一股股五彩斑斓绚烂光芒从空间深处凭空冒了出来。

    这些光芒一看就充满灵气,细看,五色分明,共有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流光溢彩,如同美丽的彩虹。姑且就叫做五色灵光。

    在时空宝镜空间中五色灵光爆发时,与之关联的传国玺和段宇钟的身体、识海也跟着震动。

    只见这些五色灵光如同泉水一样源源不绝,又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直冲天际。

    然后,毫无阻碍地透过时空宝镜,化为一道屋子那么粗的五色光柱,凭着与段宇钟身体和传国玺法宝的联系和感应跨越空间,照射到段宇钟身上。

    这个光柱让段宇钟感到极其玄妙、极其舒服、极其欢喜。加上时空道尊、昊天上帝、紫微帝星都没有什么反应。

    段宇钟感觉这是一种好的变化,于是就进入传国玺空间入定起来,以便更好地接收和体悟这些五色灵光。

    当段宇钟入定之后,他不知道,以他所在的一处小江旁边的充满泥石流的宽阔幽深的两座高山之间的沟谷为中心,五道无形无色的灵光就开始向四面八方飞速延伸出去。

    五色灵光离开时空宝镜空间后,就变成无色,可能是系统对其进行了伪装。段宇钟进入空间的时候,正是2013年12月21日的傍晚。

    很快,时间就进入夜晚子时,冬至一阳生的时候。此时,也许时空道尊正在吸收炼化造化元磁的关键时刻,无暇他故。

    也许是时空道尊不想管这个变故,所以任由五色灵光从天而降。

    笼罩了段宇钟和他的传国玺法宝后,又以段宇钟和传国玺法宝为中心向四周散逸出去。

    这时,夜晚子时,冬至日刚到来的时候,散逸出去的五色灵光已经沿着四面八方覆盖到方圆千里的范围,而且向高空延伸到几百公里高度,向地下延伸到几十公里深度。

    而且五色灵光还在不停地延伸,并且似乎正在与段宇钟、传国玺法宝、昊天上帝、紫微帝星以及灵光所笼罩范围内的大地、虚空、天上星辰进行剧烈的物质、能量和信息交流。

    时间到了半夜的时候,五色灵光已经笼罩了以此地为中心的西南大部分地区,边缘到达了湖广、岭南、青藏高原和中南半岛、孟加拉湾,高空中到达大气层以外,地下到达几百公里深处,才不再继续延伸。

    在这种能量物质交流中,天空中的宇宙射线、电子、各种光线、大气层中的尘埃,还有地下的熔岩中的各种五行灵气、物质还有一些杂物都被五色灵光卷入到空间中,传国玺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张。

    与此同时,当五色灵光掠过昭通的千里长江大峡谷和重庆的酆都地区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仿佛打开了一道无形的门户。

    这时,如果有人打开天眼,就可以看到,以段宇钟所在的地方为中心,一大团如同云层一样庞大、浓郁的五色灵光冲天而起。

    而周边,一股股稍微暗淡、浑浊的五色光芒如同滔滔洪流向核心部位的五色灵光团涌来。

    当这些五色灵光似乎打开了一道无形的门户之后,就见一道道浓郁无比的黑气和冰寒气息大峡谷中的僰人悬棺处和传说中的丰都鬼城地方,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段宇钟所在的位置涌来。

    很快,入定中的段宇钟惊恐地发现,似乎传说中的地狱之门被打开了。

    汹涌而来的这些冰寒的黑气其实是密密麻麻的无数阴魂厉鬼,还有无穷无尽的黄泉阴煞之气。

    它们无视传国玺空间的阻隔,直接扑向段宇钟的识海。段宇钟惊骇欲绝,他不知为何识海中的昊天上帝、紫微帝星以及天上的时空道尊没有反应。

    他也不知为何自己在这种危急时刻却偏偏无法退出定境,也无法作出什么反应。

    好在千钧一发之际,时空宝镜和传国玺法宝突然光芒大盛,形成两道强烈无比的金色光芒。

    一个从天而降,一个从地上升起,一个向右旋,一个向左旋,如同两个漩涡,又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飞快地吞噬这些阴魂厉鬼和阴煞之气。

    而且,从时空宝镜和传国玺上光芒的闪烁和越来越大的漩涡来看,它们似乎是在吃什么大补之物。

    段宇钟此时淡定下来,他似有所悟,原来不是这些阴魂厉鬼和阴煞之气要来入侵段宇钟,反倒是被段宇钟身上的昊天上帝和天上的时空道尊主动吸引它们过来。

    正当段宇钟惊魂稍定时,这些阴寒无比的黑气浪潮中,似乎有一些强大的鬼魂和及其凝炼的阴煞之气冲破两个漩涡的阻拦,飞快地冲进段宇钟的识海、黄庭宫和身体内部。

    段宇钟瞬间就被冻僵,好在他的心神都在黄庭宫中,而扑进识海中的鬼魂被里面昊天上帝那一轮如同金色太阳的阳气照射,如同滚汤泼雪一般融化。

    与此同时,从时空宝镜空间中传进段宇钟体内的五色灵光从段宇钟的五脏迸发出来,瞬间遍及全身和识海。

    然后,段宇钟就感觉扑进身体内部的让自己瞬间冻僵的阴寒气息,瞬间就被五色灵光连同体内汪洋大海一般的阳气转化为一股中和之气,融入五脏和丹田、识海、黄庭宫中。

    而识海中的那一轮“金阳”得到这些五色灵光后,似乎变得更厉害了,如同火上浇油,“金阳”光芒猛地爆发,很快就将这些灼烧得只剩下些残渣。

    这些鬼魂不停地挣扎、咆哮,但是无济于事,而且,雪上加霜的是,这些鬼魂和阴煞之气同五色灵光、金阳之气的交锋,似乎开启了段宇钟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潜能。

    只见段宇钟识海中一阵霹雳闪过,这些鬼魂和阴煞之气的核心就再次削弱大半,最终剩下的那些更小的念头残渣连同阴煞之气中的煞气残渣一起被五色灵光推出识海。

    然后被两大漩涡来者不拒地轻而易举地吸收掉。就这样,整整一夜,两地的阴魂厉鬼和阴煞之气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形成两条滚滚洪流扑向段宇钟,

    但都被段宇钟、昊天上帝、时空道尊和几个宝贝的重重防御吞没。

    阴魂厉鬼和阴煞之气大多化为时空宝镜和传国玺法宝的补品,两个法宝吸收了越来越多的“补品”后,

    还自发地从小千世界中,从宇宙中,从外界几千里土地上,吸收五行灵气和各种信息,其本体也在不停地进化提升。

    而涌入段宇钟体内的阴煞之气和阴魂厉鬼的能量,都被五色灵光将其和段宇钟体内的汪洋大海一般的阳气不停地中和、融合、炼化,

    形成一股让段宇钟感觉很舒服的中和之气,融入到五脏、识海、黄庭、丹田中。

    这些中和之气越来越多,而体内的纯粹而暴烈的阳气越来越少,段宇钟原本冲天而起的血气、阳气渐渐消失不见,变得内敛起来,段宇钟的气质也变得平和起来。

    段宇钟识海中,被雷电打击、消化后剩下的念头残渣、煞气残渣则被两**宝吸收掉。

    总之,段宇钟、和身上的几个存在和宝贝来者不拒,将这些阴寒黑气洪流一**地吞噬掉。

    到了凌晨四五点时,这些阴寒黑气洪流渐渐减弱了,而僰人悬棺那里的黑气洪流更是已经消失好久了。

    但是段宇钟身上的几个存在和宝贝似乎意犹未尽,合力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如同巨大水泵一样从两地抽吸这些黑气洪流。

    过了一会儿,僰人悬棺那里再次冒出一些黑气洪流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只有酆都那里还有黑气洪流涌出,到了黎明的时候,这些黑气洪流才变得很稀薄,而段宇钟身上的几个存在和法宝似乎也吃饱了。

    于是,一阵无形的波动之后,一道同样的无形的门户关闭,天地之间再也没有黑气涌出。

    而从段宇钟所在位置那里爆发的五色灵光也如退潮一般,很快收缩回来。

    天地之间风清月朗,一片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