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段宇钟觉得此路可行,一个肾神就能消化那么多阳气,而如果把人身中其它神灵都存想出来,消化的阳气就更多了。

    当段宇钟顺利观想出肾神后,他这段时间水深火热的日子终于迎来转机。

    现实的逼迫,对修炼成仙的追求,让段宇钟不得不选择禁欲,准确地说是恬淡无欲的修行道路,但心里并不情愿。

    但是,当段宇钟观想出肾神之后,也体会到了恬淡无欲,虚静自守的乐趣,这种淡然、恬静中的真趣,让这段时间饱受欲火焚身之苦的段宇钟非常享受。

    他的内心真正感悟到真正修行人的心境,深处深山的真正修行人,绝不会是凡人揣测的那样了无生趣,死气沉沉,而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他们也不需要苦苦地禁欲,因为境界到了,功夫到了,就自然而然没有恬淡无欲、清心寡欲。

    当他有此感悟,并且享受恬淡无欲的真趣的时候,在心魔劫幻境中,无论是什么自然美景,他所得到的都是对自然美景的享受和对这些自然美景中所蕴含的更广阔的天地自然的运行大道的感悟。

    正如孔子所言:“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育焉,天何言哉!”道家更讲究道法自然,无论是四季运行,昼夜交替,还是草木枯荣,风雨雷电等自然景象,都蕴含着大道。

    段宇钟一旦摆脱了只关注自身的狭小圈子,就感觉到处处都是道,处处都充满生趣。禅宗也讲究,“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段宇钟心境一转,霎时觉得天高海阔,以前简直是井底之蛙,而且囿于修行之路该不该禁欲的问题纠结了那么久,真是十分好笑。

    这就像一个山野穷汉臆想皇帝每天是吃肉包子还是炸油条,其实不论他选什么,都无所谓对错,也没有任何意义。

    至于修行之路是要顺天还是逆天,也不是他现在应该思考的,境界到了,是顺是逆,只在一念之间。境界不到,不管是想顺还是想逆,都没有能力,只是空想而已。

    而且,段宇钟可以确定,若想修行有成,他现在绝对不能随顺自己的**和本能。

    修行本就是对自身的超越,若是连自身的**或者本能都不能控制,拿顺应自然道法自然做借口,那是十分可笑的。

    而且,即便有不禁女色的道家房中术或者密宗欢喜禅,其实也不是堂皇正道,而且往往流于淫邪。

    当一个修行人已经超越自我,超越凡人,成就仙佛神圣之后,自然无可无不可。

    但如果修行一开始就选择可以不禁女色的房中术、欢喜禅之类的功法,企图在修行之路上潇洒快乐一些,其实已经种下了侥幸、懈怠的种子,即便不会走上邪路,也不会有所成就。

    所以,心魔劫幻境渐渐对段宇钟不再是一种煎熬,反而是一种享受。而且,他还在幻境中悟道,他没有在想控制**的问题,结果反而自然而然地就达到恬然无欲了。

    虽然因为存想出肾神后分流了不少阳气,但他全身阳气依然充裕无比。

    但却如同汪洋大海一样,只要他内心镇之以定,不去纠结禁不禁欲的问题,就会风平浪静。即便有些波动和风浪,也不影响整体的平静。

    存想出肾神后,因为肾为先天之本,是五脏藏精之处,肾脏强大,运行良好,则五脏也跟着受益。

    肾脏可以吸收储藏其余四脏的庞大精气。而且肾属水,肝属木,水生木,肾神出现后,其它脏腑中受益最大的就是肝脏。

    段宇钟紧接着,就存想肝神含明。同样用一个星期左右时间就存想出肝神含明来。肝属东方木位,主青,故肝气旺盛清而且长,如东方之木主春。

    肝为生气之本,闭目冥想生气遍照体内五脏之腑,与脏腑相应,上为五色云,如日月星辰光亮明彻,久久即可自己内视脏腑。

    段宇钟存思出三尺来高的如有实质的肝神含明后,肝脏功能被理顺,全身庞大的阳气被肝脏消化掉很大一部分,转化为肝木生气。

    当段宇钟再次闭目存思,潜神入定后,内观形体,庞大的肝木生气就笼罩着五脏,使体内朗然洞彻,段宇钟就自然而然地进入内视的境界。

    在内视境界中,无论是呈现五色的五脏,还是全身经脉、窍穴都历历分明。有了内视境界的帮助,段宇钟接下来按五行相生的顺序先后存想出了心神守灵,脾神魂停,肺神虚成。

    所用时间越来越短,最后,肺神虚成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存想出来。而且,心肝脾肺肾五脏中原本只有一寸的“神宫”也被开辟成百亩大小,对应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和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

    五脏神完全被存想出来后,五行相生,形成一个强大的系统在段宇钟体内运转,又飞快消化着体内庞大的阳气。

    五个五脏神也都很快长到五尺童子大小,而且形如实质、眉目栩栩如生。

    这五个童子各居于五脏中,面无表情,好似绝对理智地管理着段宇钟的五脏的运行。

    人体内部,五脏各有作用。心是脏腑之君王,人体内部的太阳,藏神,能知寒热、和营卫、通血脉、调阴阳;

    心开窃于口舌,能吐纳五脏之气,识别五行之味。所以人能心安,就可以体和无病身不枯。

    肝主谋虑,藏魂、可以调节血液。肝开窍于目,如日月之明,五行之关镜。

    肝气上与三焦气合,下为口中津液,津液进入丹田,可使真气流布,百骸受润,则无疾病。

    脾为仓廪之本,纳谷物生味道,化糟粕,也是后天之本。脾居中央,横在胃上,外应脸色;

    脾胃相合供应营养,可使血脉通畅,筋骨强健、肌肤丰润、营养全躯,就能延年益寿。

    肺为气之本,开窍于鼻,布气于七窍,主耳目聪明。肺气起自三焦,能调理五脏之元气。肺主呼吸,吸收氧气,呼出碳气。

    肺主宣发和肃降,可以将人体内水分、津液精微物质宣发流布到全身各处,包括皮肤、毛发,让皮肤、毛发保持光泽。

    也可将废液通过汗腺排出体外,还能肃清呼吸道内和肺部的异物,保持呼吸道和肺部的洁净,总之可以吸清呼浊、吐故纳新。

    肾为先天之本,元气之根,主骨。肾主五脏六腑及人体一身之阴阳、九窍津液之相连,肾主纳气,还能抵御外邪侵袭。

    肾开窍于耳,肾气充足,则耳聪目明,筋强骨健、百脉通畅。肾还藏精,肾中所藏的先天之精和后天之精,是人体根本,可以促进人的生长发育,其所藏肾精的多寡代表着一个人的寿命长度。

    段宇钟存想出五脏神之后,不但五脏因为有了实体化的功能神而使五脏功能成百上千倍地增长,而且五脏消化了海量的阳气生机。

    此时,段宇钟五脏的功能就得到巨大的飞跃,比起从前,至少强大了上千倍。

    观想出五脏神后,段宇钟再接再厉,继续存想位于心窝以内的黄庭宫。对于黄庭宫的位置,有各种看法,《内景经》甚至有三黄庭之说。

    不过,段宇钟决定相信《外景经》,依照《外景经》“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的说法,加上相关的注解,段宇钟采用黄庭宫位于人脉中膻中穴下面一寸六分的中庭穴的说法。而中庭穴的位置恰好在心窝处。

    不久,段宇钟就存想出一个穿黄衣的黄庭神,名叫混康。然后,段宇钟将心神附于这个黄庭神混康身上。心居身内黄庭宫,存想一身景象。

    当段宇钟在传国玺空间中调匀呼吸,如此存想之后,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段宇钟专注的意念触动了什么神机,他的身体内部突然风云突变。

    一阵玄妙的震动后,黄庭宫瞬间扩展到方圆百亩大小。周边五脏内部五行神宫打通一片,成为一体,黄庭宫居于中央,统摄诸宫。

    段宇钟心神内守黄庭宫,就可内视全身景象和五脏神,黄庭宫和五脏神仿佛在同一个空间中。但实际上,五脏神和各个神宫仍然分散居于五脏中,内视时却是一体,以黄庭宫为中心。

    今后,段宇钟只要心居身内黄庭宫,就可以同时存想五脏神,并由五脏神扩展到身体内部全身的景象,黄庭内景至此大成。

    到了这时候,段宇钟自然而然地勘破心魔劫幻境,心魔如同镜花水月一样,一晃就消失无踪,好似之前困扰了段宇钟一两个月的强大心魔从来没有出现过。

    段宇钟这期间存想黄庭神的同时,还意守下丹田。之前,因为段宇钟处于深层静定中,加上造化雷劫改造后的身体细胞的特殊性等缘故。

    段宇钟身体内部每个细胞、每条经脉、每个穴窍、每个脏腑都满满当当地蓄满了无穷无尽的阳气、生机。

    这些阳气生机虽然因为段宇钟在静定时,元神自然安排其充盈到身体各处,但却显得很呆滞,而且结构很原始。

    如今,段宇钟修炼《黄庭经》,好比开沟挖渠,由于水源充沛高悬,只要稍微指引方向,则很快水到而渠成。无需用多大的力,水就能自己冲出沟渠来。

    而段宇钟这段时间的修炼就是如此,无论是存想五脏神和黄庭宫,还是意守丹田,都相当于为段宇钟体内塞得太满的阳气指引方向。

    然后,滔滔阳气洪流就奔腾而下,迅速开辟了五脏神宫、黄庭宫,并开辟拓展出一个巨大的丹田空间,从而可以容纳消化更多阳气,将其转化为丹田中的真气。也减轻了身体内部经脉、脏腑的压力。

    有了五脏神、黄庭神和丹田的分流,段宇钟相当于在他体内开辟了七大个元气湖泊,如此,体内正常运行气血的“河流”,全身经脉就畅通起来,也就不会动不动就出现元气暴走的现象了。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