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上帝,这位主宰华夏王朝命运的至高神高高在上,可以控制水旱气候、地震、河流绝口改道等其它灾异,也能让国家风调雨顺,总之对于帝王的影响非常巨大。

    也可以梦中启示天命眷顾的人,从而影响和操控人间的治乱兴衰。但他本质上并没有人格意识,没有人类的情感,没有偏私。

    但惟其没有偏私,其对于违背他的法则、意志、损害他的利益的皇帝和王朝的惩罚和反噬也就更加疯狂而不顾一切。

    所以,当昊天上帝察觉自己被愚弄、权柄被分割了一大半之后,马上疯狂报复。

    即便他实力下降大半,但昊天元气海广大无边,余下的一点气运全力灌注和转移之下,硬生生地让女真部落捡了个大便宜,神话一般地崛起。

    而北宋以和契丹则倒了大霉。面对疯狂的昊天元气海的反噬,道教却吃干抹净不认帐了。

    他们抛弃了赵佶,抛弃了之前的代言人林灵素、郭京等神棍。所以当金兵攻打开封的时候,原本很灵的道术却突然不灵了。

    如果当时赵佶就知道真相,当时有人采访赵佶,赵佶一定会说:“神棍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飞上树!”

    对于赵佶的亡国根由,《宋史》记载还算公允。

    《宋史》记载:“迹徽宗失国之由,非若晋惠之愚、孙皓之暴,亦非有曹、马之篡夺。

    特恃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谀。于是蔡京以獧薄巧佞之资,济其骄奢淫佚之志。溺信虚无,崇饰游观,困竭民力。

    君臣逸豫,相为诞谩,怠弃国政,日行无稽。及童贯用事,又佳兵勤远,稔祸速乱。他日国破身辱,遂与石晋重贵同科,岂得诿诸数哉?

    昔西周新造之邦,召公犹告武王以不作无益害有益,不贵异物贱用物,况宣、政之为宋,承熙、丰、绍圣椓丧之馀,而徽宗又躬蹈二事之弊乎?

    自古人君玩物而丧志,纵欲而败度,鲜不亡者,徽宗甚焉,故特著以为戒。”

    所以,话又说回来,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

    作为一个皇帝,有艺术家的浪漫气质,爱好奢侈享受、好大喜功、玩物丧志、亲小人、远贤臣等,都是亡国丧家的根由、内因。所以,赵佶亡国并不太冤。

    只不过,这些内因都只是种子,不一定就能导致亡国。赵佶的这些特质,在被吹捧为千古一帝的乾隆身上也几乎一个不差。

    所不同的是,满清紧紧抱住了昊天上帝的大腿,气运还比较充足,所以还能折腾很久。另外就是乾隆的艺术水准和文学功底拍马也赶不上赵佶。

    退一万步讲,即便导致亡国,许多时候,也要酝酿几十年。即便是天启这样的木匠皇帝,也没有当成亡国之君。

    只是赵佶因为得罪了昊天上帝,盟友道教又抛弃了他,所以才如此倒霉,隐患马上就发作了。

    而且,他想推掉皇位这个烫手山芋也推不掉,最后还是被金人俘虏了,自己的七十多个子女除了赵构外,全被一锅端了,加上赵构被金兵吓得没有生育能力,宋太宗一系从此绝嗣。

    而赵佶本人则被金人关在遥远的黑龙江的一座土井里,“坐井观天”,妻女任由敌人玩弄侮辱。

    如此被折磨了九年才去世,还多亏了他因为传国玺的气运先天赋予的良好体质,让他不但有种@马体质,能生育70多个子女,比康熙还强,仅次于传说中有百子的周文王。

    还能够有良好的身体,能够在这种**和精神双重折磨下还能撑九年。当然,也可见其真正个性的软糯到了极点。

    因为他从小太顺利了,几乎没有吃过一点苦,一切得来的太容易,就会留下很多隐患。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诚哉斯言!

    最后,赵佶终于还是无法修改前世遗憾,反而无限向李煜靠拢。

    以成败论英雄,事后看来:——在治理国家上,赵佶和李煜同样弱智,同样昏庸,同样不管别人死活,只顾自己享受快乐,极其可恶;不同的仅仅是祸害人的程度与范围而已。

    ——他们同样是亡国之君。李煜的南唐国亡在了宋徽宗赵佶的祖先宋太祖赵匡胤手里,赵佶的北宋帝国则亡在了金国女真人的铁蹄之下。

    ——最后,他们的归宿同样悲惨不堪。李煜成为俘虏后,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妻子被赵家天子屡屡召去侍酒侍宴侍寝,成了真正的“三陪女”;

    宋徽宗被女真骑兵掠到冰天雪地的黑龙江边时,除了年老色衰的之外,几乎所有妻子女儿都被女真人瓜分,沦为姬妾;失宠后,再沦为奴婢侍女。

    李煜落到赵家天子手里三年。四十二岁时,在大宋都城开封,死于赵家天子一种叫“牵机药”的**。

    当时,阴历七月七日,正是牛郎织女渡过迢迢银汉相会的日子,又恰好正是李煜的生日。

    这位皇帝词人心爱的小周皇后被宋太宗赵光义召去侍宴后侍寝,妻子向他哭泣求救,他毫无办法,只能万分悲怆地写了一首《虞美人》。

    在词中,这位亡国之君并不敢发泄不满,只是满怀凄楚地怀念故国和往昔岁月: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宋太宗赵光义读了这首情真意切的佳作之后,很不愉快,下令毒死作者。据说,他们使用的这种“牵机药”是一种极可怕的**。

    吃下去后,相当痛苦,使人的头部向前抽搐,最后与足部拘搂相接而死,状似牵机,所以起名叫“牵机药”。

    相形之下,宋徽宗赵佶也在女真人手中受尽精神侮辱和**折磨,只是因为作为人质的需要,一直没有杀他。使得宋徽宗在他们手里活了九年。

    当赵佶五十三岁时,在远离开封万里之外的大金国小镇五国城,就是今天的黑龙江依兰县病死。

    死前,赵佶也写过一首怀念故国与往昔岁月的词——《燕山亭北行见杏花》。这首词表现了赵佶的悲怆与真情,可能是这位皇帝的所有文学作品中最好的一首词: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往昔的一切,就连做梦都梦不到了。其悲怆可以想见。可惜,就连在这样的词作里,我们依然可以看出作者的浪漫与轻佻。

    不过,他倒是确实为李煜报了亡国灭家的一箭之仇——让赵匡胤开创的北宋江山断送在他的子孙手中,让毒死他的宋太宗绝嗣。这是人们特别津津乐道的轮回报应。

    赵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在向李煜靠拢,他们都写了一首绝命词,都达到了各自的诗词艺术高峰。

    相比李煜,同为亡国之君,宋徽宗赵佶造孽无数,这就是亡于自己人与亡于异族的区别。

    赵佶死后,罪孽缠身,灵魂连破烂泥塑一样的形态都不能维持,而是变成墨汁一样的烟雾状。

    于是堕入地狱受苦几百年,又轮回转世畜生道百世才堪堪消除罪孽,将灵魂变成一张白纸。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