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李煜死后,他的灵魂因为一生的业力和临死的悔恨、不甘、痛苦,由原本纯净坚实如琉璃的灵魂,变得如同充满裂纹和污垢的破烂泥塑。

    而传国玉玺器灵也明珠蒙尘、变得暗淡无光。如此,李煜的灵魂和传国玺器灵皆再无利用价值。

    就好比破碎的美玉,落毛的凤凰,佛教对他再没有什么兴趣。

    要论对佛教的尊崇和奉献,李煜远远比不上萧衍。而萧衍凄惨死去后,也不见佛教去超度他、封他个果位,或者让他投个好胎什么的。

    相反,倒是有人埋厌萧衍问中土和尚定下了剃头、吃素、烫戒疤的严格戒律。

    自然,佛教也不会再管李煜,因为不论他的功德的话,论罪孽,也够不上下地狱。所以李煜死后,他的灵魂就随着李煜的尸骸居住在北邙山。

    而后,随着北宋的兴盛,李煜神魂中的紫色印章又渐渐吸收宋朝的气运、功德,洗刷李煜的因果业力。

    庞大无比的昊天元气海中的至高神灵昊天上帝,即便不如三清、佛祖、真主、耶和华这么赫赫有名,这么神通广大。

    但只要他为自己的分身露出一丝半点法力,也足够李煜洗刷净化自己的灵魂和恢复紫色印章的灵光了。

    如此百余年过去,李煜的灵魂又照样纯净坚实如琉璃,而且还增高了不少。

    不过,此时,佛教即便发现李煜灵魂的变化,也无力再来算计他了。

    因为随着北宋的兴盛,儒教和道教也跟着兴盛起来。尤其是道教,八仙齐聚,人才辈出,达到千年以来的极盛时期。

    以前,在大一统的政权下,道教一般与儒教是盟友,儒生兼信道教,道教和儒教的神系也相互交叉。

    古代的知识分子往往达则信奉孔孟,兼济天下;穷则信奉老庄,独善其身。

    所以在华夏本土,儒教和道教往往互为补充、配合默契,在面对外来宗教和异族入侵时也往往立场一致。

    但到了北宋,道教经过五代十国的短暂衰退后,很快高歌猛进,开始谋求更大的势力。

    尤其是在宋真宗的在位的时候,道教高道敏锐地抓住宋真宗在“檀渊之盟”后急于自我欺骗、粉饰太平的心里,成功将宋真宗忽悠为道教的大半个信徒。

    道教神棍们为宋真宗搞了“天书现世、封禅泰山”和封赵匡胤祖先赵玄朗为玉皇大帝等几件大事。

    于是,道教大肆挥霍赵宋气运,企图用人格神玉皇大帝取代历代儒家祭祀的自然神昊天上帝,挖儒教的根,并建立自己**的天庭神系。

    不过,这一时期儒教也是人才辈出,很快,儒教辅佐宋仁宗拨乱反正,将儒教也推到另一个高峰。其标志就是宋仁宗成为华夏历史上首次以“仁”作为谥号的皇帝。

    所以道教的目的在当时并没有达成。不过,后来,道教发现了李煜的价值,于是与李煜约定,道教帮他转世为帝王家,再当一次皇帝,弥补生前的遗憾。

    而李煜则要在当上皇帝后全力支持道教。正好李煜对佛教已经失望透顶,于是毫不犹豫地投向了道教。

    然后,道教帮助李煜冲破皇宫的龙气护卫,让李煜能够托梦给宋神宗,并再次投胎于帝王家。

    当然,李煜投胎的也是本来没有机会继承皇位的赵佶,这样就比较容易一些。

    作为宋神宗众多儿子之一,赵佶本来没有当皇帝的机会。不过,等赵佶成年后,他的哥哥,才二十三岁的宋哲宗就英年早逝。

    赵佶虽然轻佻浪荡,却深得当时比较有实权的向太后喜欢,于是不顾章惇等重臣的反对,坚持立赵佶为帝。

    赵佶能当上皇帝,一来是传国玺凝聚的气运使然,二来也离不开道教的帮助。

    因为道教如同佛教一样,想要协助皇帝治好国家,那是异常困难。但要拖皇帝的后腿,让皇帝亡国败家,那是易如反掌。

    佛教只要让皇帝大肆修建寺庙、大量给寺庙赐田、将财富大量捐给寺庙就可以了。

    而道教只要给皇帝献上一些“房中术”和名为“仙丹”,实则春药的丹药也就可以轻松达到目的。

    所以,宋哲宗就这样为赵佶腾出了位子。而赵佶即位后,因为传国玺的气运和昊天上帝的眷顾,真是百福骈臻、千祥云集。

    他重用能力很强的蔡京为相,解决了困扰宋朝已经几十年的新旧两党的党争,将两党骨干通通赶出朝堂,重挫了儒教势力。

    然后,赵佶又重用高俅、王黼、童贯、梁师成、杨戬等几个心腹,牢牢控制了整个大宋帝国。

    可以说,这一世,虽然同样没有带着前世李煜的记忆,但赵佶治国水准和识人驭人水准,以及政治智商都比李煜强了不少。

    因为赵佶只是控制了这六个主要人物,就牢牢控制了整个朝廷,使得赵佶轻松成为整个宋朝除了太祖太宗外,权力最大的皇帝。

    而赵佶毫不例外地同李煜惊人地相似:他们同样具有极高的艺术天分,才华横溢,文采**;不同的是,在诗词曲赋上,赵佶略输文采;在书法绘画上,李煜则稍逊风骚。

    赵佶酷爱艺术,在位时将画家的地位提到在中国历史上最高的位置,成立翰林书画院,即当时的宫廷画院。以画作为科举升官的一种考试方法。

    他还发展了宫廷绘画,广集画家,创造了宣和画院,培养了像王希孟、张择端、李唐等一批杰出的画家。

    他组织编撰的《宣和书谱》和《宣和画谱》、《宣和博古图》等书,是美术史研究中的珍贵史籍。

    他自己也很擅长作画,他的绘画重视写生,尤善画花鸟画,极强调细节,以精工逼真著称。

    《诗帖》、《柳鸭图》、《池塘晚秋图》、《竹禽图》、《四禽图》等皆是无比昂贵的传世佳作。

    赵佶还喜爱在自己喜欢的书画上题诗作跋,后人把这种画叫“御题画”。《芙蓉锦鸡图》、《腊梅山禽图》就是御题画。

    他还擅长书法,他独创的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据说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超越。

    这种瘦金体书法,挺拔秀丽、飘逸犀利,即便是完全不懂书法的人,看过后也会感觉极佳。

    传世不朽的瘦金体书法作品有《瘦金体千字文》、《欲借风霜二诗帖》、《夏日诗帖》、《欧阳询张翰帖跋》等。

    他的瘦金体千字文帖曾被拍出了1.4亿元天价。赵佶用这种字体书写的崇宁大观等钱币是收藏家至爱的珍品。

    《书史会要》评价说:“徽宗行草正书,笔势劲逸,初学薛稷,变其法度,自号瘦金书,意度天成,非可以形迹求也。”

    徽宗赵佶尊信道教,大建宫观,自称教主道君皇帝,并经常请道士看相算命。

    他多次下诏搜访道书,设立经局,整理校勘道籍,政和年间编成的《政和万寿道藏》是我国第一部全部刊行的《道藏》。

    他下令编写的“道史”和“仙史”,也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道教史和道教神化人物传记。

    宋徽宗赵佶还亲自作《御注道德经》、《御注冲虚至德真经》和《南华真经逍遥游指归》等书,使我国道籍研究有了完备的资料。

    俗语十道九医;道教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扮演了地方医疗机构的角色。

    宋徽宗在地方上大建宫观,他的一个想法就是把当时先进的医疗送到基层——是他作为道君皇帝的惠政之一。

    赵佶自幼养尊处优,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他自幼爱好笔墨、丹青、骑马、射箭、蹴鞠,对奇花异石、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在书法绘画方面,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天赋。

    随着年龄的增长,赵佶迷恋声色犬马,游戏踢球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为此,就因为高俅球踢得好,就提拔他当上太尉这种高职。

    尽管**粉黛三千,佳丽如云,但赵佶还经常微服出宫,寻找刺激。其与李师师的**韵事就被后人津津乐道。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