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传国玺的真正下落

    2010年,段宇钟虽然毕业了,也同上大学时那样,每天沉迷于小说和幻想,仍然没有多大变化。

    他毕业就失业,而京城居,大不易,所以毕还没有工作的他只好回到老家的省会城市春城,暂时居住下来。过了两月,随着生活费告罄,他也不得不出去找工作了。

    而后,蹉跎了大半年,到2011年三月,他找到一份私塾学堂教小孩诵读国学的工作。

    从此,他总算有了份可以糊口的工作,又能兼顾自己的兴趣爱好,于是就胸无大志地安心做着这份工作,顺便继续学习他自己本来就很感兴趣的国学。

    因为工作原因,他之后还参加了不少关于国学和传统文化的培训、讲座。

    尽管他对于国学和传统文化也不是太相信,因为熟知历史的他深知什么叫做说一套、做一套,什么叫做表面上仁义道德,肚子里男盗女娼。

    也深知国学或者儒学的弊端,还坚持认为儒学尤其是理学乃是培养奴才的学问,乃是华夏两度亡于异族,以及近代落后于西方的罪魁祸首。

    但毕竟,这份工作还是让他保留了作为大学生的一点可怜的尊严,让他在自己比较喜欢的工作中一点点进步成长。

    而后,到了2011年10月7日的时候,他所做的梦境又改变了,这次,他竟然梦到自己成为皇帝和太子,而且这些皇帝和太子竟然是自己的前世!!!

    段宇钟每次醒来都会很惊讶:真的还是假的?如果自己前世是皇帝或者太子的话,那为什么还混得这么惨?

    要说是自己胡思乱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产生的妄想的话,明明这几个月来天天与幼儿园小朋友呆在一起,也天天诵读圣贤书洗脑,明明清心寡欲的很。

    不过,等段宇钟搞明白自己梦见的皇帝李从珂、李煜、赵佶、胤礽都是些什么货色以后,对自己现在的遭遇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因为他们都是些超级倒霉蛋,也许他们的霉运也隔世传到段宇钟身上来了。

    当然,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段宇钟自己不争气,不可能怪到前世身上,他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

    事实上,觉醒了前世记忆后,段宇钟就开始时来运转了。

    记得2011年10月7日那天晚上,段宇钟在喧闹的城中村入眠,梦中他成为了皇帝。

    可尼玛,皇帝不该是锦衣玉食,三宫六院的吗?怎么天天打仗?风餐露宿不说,还整天担惊受怕,颠沛流离。

    而且当了三年皇帝,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最后还**而死。

    梦中的细节太真实了,好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一样。梦中,好似有一个神秘的声音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前世,李从珂三年的皇帝生涯。

    好在做梦也不是没有好处,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段宇钟只要做梦,就能复制梦中自己的前世的一切心性、思维、知识、技能、情感、身体素质等等。

    其中,前世的情感以及一些琐事被淡化,技能则需要熟悉。不过,重新获得技能也很快,好比原本就会骑自行车,后来再练会很快一样。

    身体素质也需要一点时间获得,不过,相比自己锻炼,已经缩短了百倍千倍时间了,甚至现代人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古人的高度。

    就拿这次梦境来说,经历了乱世,才知道现在太平盛世的幸福可贵。

    而且,虽然李从珂作为皇帝极不合格,但作为武将还是合格的,据史籍记载,李从珂身材雄伟健壮,骁勇善战。

    另外,李从珂当过大将、节度使,还当过皇帝,虽然是皇帝中的失败典型,但也比段宇钟这种宅男吊丝好得多。

    李从珂这个人很有意思,一方面他是一员猛将,作战勇猛,在五代十国这样的乱世中,杀人无数。

    但另一方面,他的心性也很柔弱,对佛教很虔诚,顺风时勇猛无比,逆境时自卑怯懦。

    最后,他的宿敌石敬瑭的大军还没到,他就吓得自@焚而死,这真是太窝囊了。

    在古代帝王中,同样是自杀,崇祯上吊,大家对他的评价是刚烈、悲壮,但对李从珂的评价却是懦弱。

    甚至,就连纣王在鹿台自@焚,也显得比较光棍,给人的印象也强过李从珂。

    也许,人们不喜欢李从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携带着传国玉玺自@焚。如此珍贵的国宝下落不明,李从珂负有很大的责任。

    不过,比起段宇钟来,李从珂的一生都处于乱世。在那个人命如草芥的乱世,李从珂作为从尸山血海中脱颖而出的短暂成功者,天然有股睥睨众生的上位者气质。

    段宇钟做梦后复制了这种气质,马上一扫他之前长期作为小人物的自卑和谨小慎微,让他变得阳刚,变得气宇轩昂。

    曾经邯郸道上,一枕黄粱,那位秀才经历了几十年时光,然后大彻大悟。

    而段宇钟一夜帝王梦,醒来后性格气质大变。第二天,段宇钟去上班时,怎么也无法适应私塾那种工作环境和当私塾先生的工作了。

    现代的小孩太顽劣,以前段宇钟即便被刺激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狠狠抽这些小屁孩一顿,也得忍着,而且也能忍住。

    但现在,段宇钟受了大老粗和皇帝李从珂的影响,可是再也忍不住了,于是接下来几天内,问题不断,很快有家长来反映段宇钟体罚学生。

    于是段宇钟被私塾老板找去做了思想工作。但不久,又是一个疏忽,有个小朋友撞破了额头,再次被家长找上门来。

    之后,私塾老板又是开会批评又是扣工资,再也不想忍受这种鸟气的段宇钟立马辞职走人。

    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有一个家长打电话来聘请他当自己孩子的全职家教。

    虽然工资仍然很低,只比私塾这里增加五百。但每天只上半天班,段宇钟很快就答应了。

    虽然段宇钟做了那场梦后,有皇帝的心,但还是吊丝的命,所以做一份能糊口的工作仍然是必须的。

    难得有人主动邀请,不用去找工作,工作时间又短,对当时的段宇钟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说起来也是缘分,段宇钟在私塾的时候教过一个上一年级的小孩。当天他辞职的事情被那个小孩告诉了她妈妈。

    然后她妈妈就打电话来邀请他了。之后,工作相对轻松,自由时间又多,段宇钟在自己的世界里“当皇帝”,倒也自在。

    事实上,段宇钟所得的好处绝不只是他认为的这样。

    因为众所周知,李从珂抱着传国玉玺自@焚了,而传国玉玺也在那场大火中被毁了,再无其它可能。

    往后历史记载的屡次出现的传国玉玺都是假的,事实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要是普通的一次焚烧,传国玺这样的至宝不难幸存,但牵涉到宗教战争,传国玉玺就只能毁灭了。

    虽然华夏没有西方那种宗教战争,但从东汉到北宋,儒释道三教的争斗一直很频繁和激烈,有时还会有摩尼教、白莲教的加入。

    而在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这一时期,佛教和道教的争斗尤其剧烈。

    五胡乱华的时候,佛教借助姚秦、石赵等胡人政权的扶植,加上乱世是宗教发展的黄金时代,于是佛教迅速发展壮大。

    佛教无节制的扩张,引起华夏儒教和道教的强力反弹,于是发生了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灭佛事件。

    而后,佛教扶植杨坚建立隋朝,取代北周,不但很快恢复实力,而且越发壮大。

    但好景不长,李唐代替了短命的隋朝,并且李唐皇室认老子为自己的祖先。

    于是终唐一代,除了个别皇帝崇佛一样,道教在唐代几乎都有国教的地位。有唐一朝,高道、神仙辈出,道教十分兴旺。

    对此,佛教自然不服,他们扶植武则天当上千古以来唯一一位女皇帝,差点断送了李唐江山。

    如此,佛教和道教的恩怨越结越深。后来又发生过唐武宗灭佛事件。

    在佛教和尚心中,造就盼望着唐朝赶快灭亡了。可是唐朝挺过了289年,很快又有南唐、后唐两个王朝使用唐朝的国号。

    这说明唐朝死而不僵,残余的气运还很浓厚。佛教自然欲亡之而后快。

    南唐还好办,偏安一隅,发展空间不大,而且南唐皇室几乎个个信佛,可以说已经被佛教拿下了。

    可是后唐却占据中原,雄踞北方,还有传国玉玺。而这时候,儒教和道教基本上同盟关系。

    唐朝的灭亡让儒教和道教都受到全所未有的重创,而佛门却发展得如火如荼。

    在雪域高原,佛门已经取得优势,在西域丝绸之路的绿洲中,也是佛教占主导。

    大唐周边,大理国、契丹国,乃至还在孕育中的未来的西夏国,都已经是佛教的地盘或势力范围了。

    而在原来的大唐腹地,分裂割据状态下的一个个政权也大多信佛。

    如此,佛教只要在解决有望统一华夏的后唐政权,葬送大唐和儒教的最后一点气运,佛教就几乎可以一统天下了。

    在这种情势下,后唐虽然出了李存勖、李嗣源这样的明君,但天下就是稳定不下来。

    而李从珂的自@焚,而且抱着传国玉玺自@焚的行为,也到处透着佛教的影子。

    当烈火席卷李从珂和传国玉玺时,离李从珂自@焚这栋楼不远,一个乘着飞剑的道士被一群身披大红袈裟的和尚团团围住。

    只听那个道士愤怒地叫道:“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秃驴!你们祸国殃民,入国破国,入家破家,既然已经颠覆了别人江山,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你们丢了天竺故地,全靠华夏大地收留,你们不思报恩,反而处心积虑地断送华夏气运,这就是你们口中宣扬的慈悲吗?”

    但是他这边破口大骂,那边的和尚们好整以暇,云淡风轻。

    只听为首的一个眉毛胡须全白的老和尚淡淡地说道:“阿弥陀佛!”

    他看起来没怎么用力,却声如洪钟,接着说道:“吕道友请勿妄言,当年则天大圣皇帝驾崩后,三教共商,签订了不可以以神通法力干涉人道神器传承的协议。

    吕道友或许记性不好,已经忘了,贫僧可是不敢忘记。如今,李从珂施主求仁得仁,吕道友又何必多事?”

    这句话让那个道士哑口无言,原来,当年大唐和道教皆如日中天,佛教十分不甘,于是不惜下血本,让弥勒佛分出一个化身下凡转世为微末小官及木材商人出身的武士镬之女。

    当时,这么大的事情,道教也注意到了,但谁也搞不懂佛教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但没想到,匆匆几十年过去,武媚娘由宫女、才人、昭仪一步步爬为贵妃、皇后、皇太后。

    直到武则天直接强行炼化传国玉玺,当上千古以来唯一一位女皇帝时,道教才如梦初醒,可惜已经太晚了。

    不过,佛教此举太过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引起了修行界的公愤。

    要知道人间帝王和人道神器,自从三皇五帝之后,就从来没有出现过皇帝修行和修士用神通法力直接抢夺人道传承神器的事情。

    而武则天两者都犯了,相比修炼白莲大@法和用法力炼化传国玉玺的行为,武则天是女性及不姓李的问题都只是小事了。

    由于佛教打破了这个禁忌,道教、儒教也以牙还牙,于是,在武则天在位的十五年时间里,宫廷斗争还牵扯修行界的争斗,异常血腥和激烈。

    不过,由于武则天手段高明,佛教这时的底蕴也已十分深厚。

    而且,他们预感到天竺老家难以保住,动了整体搬家到华夏的心思,自然精诚团结、破釜沉舟地力保武则天和武则天的武周政权。

    而相反,另一方,儒教和道教以及李唐皇室却矛盾重重,形不成合力,空有强大实力而发挥不出来。

    于是,武则天安然地当了个华夏古代历史上少有的高寿皇帝。

    只是当她年老时,因为皇位传承,她作为女性的局限,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只能传给自己姓李的儿子而不是传给自己姓武的侄儿。

    而她毕竟只是弥勒佛的一个化身的转世之身,又不是弥勒佛本人,不可能为了佛教利益再次有违常理地一意孤行。

    所以,武则天奋斗一生,最终还是只能回归女性的角色。这是华夏几千年文明和宗法制度的胜利,也是时间的胜利。

    因为皇位传承的问题,儒教占了上风,进而说动了道教和李唐皇室暂时团结起来。再加上武则天的“倒戈”。

    于是,持续了15年的武周王朝和平结束,再次变成李唐王朝。

    这次事件之后,道教和儒教觉得有必要明文禁止这个皇位传承的禁忌,以免引起混乱和许多不必要的争斗。

    于是逼迫当时占劣势的佛教签订了这个协议。这个协议三教修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这个和尚拿这句话来堵吕道士,算是为佛教报了一箭之仇。

    而吕道士也只能憋屈地接受。因为佛教手段高明,又善于蛊惑人心,在李从珂抱印自@焚这件事上,佛教还真的没有用什么神通法力。

    而且当时协议规定了不能用神通法力干涉传国玉玺的传承,却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

    如按照规定推理,反倒是佛教这种眼睁睁地看着传国玺变成飞灰才符合规定。

    因为在修行者眼里,人道传承神器也不是只能用传国玉玺,秦以前,神器还是九鼎呢。而传国玉玺被焚烧,也没有涉及到皇位传承。

    由于和尚死扣当年约定,不接吕道士关于和尚断送华夏气运的指控。

    因为传国玉玺并非不可替代,而且虽然传国玉玺被毁,的确会对华夏气运有很大损伤,但这在道教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赖不到佛教头上。

    这就好比警察明知有个势力庞大的社团干了很多坏事,但没有证据,不能将其绳之以法。

    所以,吕道士无话可说,眼看武力和口才皆胜不过这帮和尚,又不忍眼睁睁地看着李从珂和传国玉玺化为飞灰。于是只好跺跺脚走了,眼不见为干净。

    而这边,感应到自身的危机,传国玉玺的灵性马上感应昊天上帝,霎时间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瞬间降下。

    可是,倾盆大雨却偏偏落不到这种楼上空,因为这栋楼上空,一件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袈裟化为亩许大小,死死地挡住了这栋熊熊燃烧的房屋的上空,一滴雨水都没有落下。

    天上的乌云好似被激怒了,水桶粗的闪电不停地劈在破旧袈裟上。

    可是,与此同时,北方的五台山、四方峨眉山、南方九华山、东方普陀山的方位同时出现四道接天连地的光柱,死死地护住这件袈裟。

    如此,大约两刻钟之后,雷霆渐歇,几声炸雷一般的闷雷好似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甘,然后一切风平浪静。

    天空中,风停雨止,乌云和雷声都快速消散。那件破旧袈裟也向着九华山方向快速飞去。

    而当李从珂和传国玺毫无意外地化为飞灰时,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传国玺的玉石外壳融化后,一团紫色灵光散发着冷艳高贵的气质,霎那间就有一道细小却坚韧的豪光直冲云霄。

    然后,下一瞬间,从紫微星上,一条如同水井那么粗的有如实质的紫色光柱降落下来,笼罩着李从珂的尸骸周边和这团紫色灵光。

    再下一瞬,李从珂的灵魂由虚变实,周身透明纯净宛如无色纯净的琉璃,只有眉心内部泥丸宫镶嵌着一枚紫色的印章,宛然就是传国玉玺的形状。

    然后,这个真人般大小的灵魂就要随着光柱飞升天际。哪只刚离地三丈多高,就被从九华山方向飞来的一只紫金钵收走。

    然后,这道灵魂立马被送入轮回,一年后,南唐国主李璟第六子出生,取名为李从嘉,后来当了皇帝后,改名为李煜。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