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12,一颗陨石流星从天而降,进入大气层范围。

    陨石中有时空道尊,他已离开盘古宇宙六亿多年,这次与另一个巨大宇宙中的创世神作战失利,几乎同归于尽。

    不过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还是携带着这次大战的战利品——混沌元胎,用自己的本命神通,燃烧自己的灵魂和法宝本源,

    连续跳跃无数时空,连续穿梭无数时空虫洞,经历了地球时间好几百年,终于在百余年前回到了盘古宇宙。

    那时候,是1908年六月三十日。不过,作为外来者,他昏迷不醒的神智,受挫严重的法宝本源,如同电脑病毒一样被盘古宇宙的天道系统挡住了。

    由于他进入大气层的地盘是古时的北俱芦洲,乃女娲娘娘的防区和地盘,所以这颗陨石被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炼妖葫芦给拦截了一下。

    不过,时空道尊毕竟是盘古、鸿钧一级的人物,超过女娲这样的圣人至少半阶。

    虽然他因为想要超越这种已经走到尽头的境界再次突破,冒险与一个正在成型的宇宙本源搏斗,想夺取其远远超过盘古宇宙本源的混沌元胎,以突破自己的世界的方式来促进自己的进化。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延长自己的寿命。毕竟即便是合道级别的境界,活了六十多亿年,也已到了垂暮之年。

    但没想到此举毕竟是宇宙位面从大忌,他的此举不仅引来了多个宇宙创世神的联合干预,而且也激起了这个正在成型的宇宙的决死反击。

    更重要的是,大道也没有站在他这一边,让他霉运连连。

    最终,这个与世无争,靠着时空法则取巧了几十亿年的时空道尊,在其垂暮之年的一次蛮干,为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在那次绵延几千个地球年的战争中,时空道尊耗费几千地球年,几乎耗尽自己的世界中的本源力量,终于在宇宙成型的大爆炸时刻,将那个巨大宇宙的混沌元胎纳入他的本源法宝中。

    但没想到筋疲力尽的他,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同时被方圆几千万亿光年内的几十个宇宙的创世神围攻,同时还有那个混沌元胎本能的挣扎反扑。

    虽然他知道此举被大道和他这个层次发的存在所不容,但他并不后悔。

    因为自从他的寿命达到六十亿地球年时,好比一般的古人过了六十大寿,自然而然就知道自己的寿命已经到了倒计时。

    但他对于生命是多么留念,活了六十亿地球年又怎么够?

    虽然他这个层次的存在,正常而言,寿命差距不大,不过,由于他掌握时空法则,可以自由地操控时间,让时间加速、减缓、倒流等等,

    为此,连上他在不同时空位面生活的时间,已经有近百亿年,但他在主体时空生活的时间,才有六十亿年。

    但他就已经感觉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这就好比一个人,他的同辈人可以活到**十岁乃至上百岁,但他刚过花甲之年就要步入死亡,虽然也不算夭折,但也很不甘心。

    尽管时空道尊也知道这符合大道法则,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得必有失,但他就是不甘心。

    于是他思考、权衡、布局了几千万个地球年的时间,终于确定了为自己逆天改命的方法。

    那就是夺取一个混沌元胎为自己延寿,但这种行为的禁忌远远超过凡人夺取吞噬胎儿为自己延寿的行为。

    毕竟在地球,古时也不乏帝王或邪道修士用紫河车延寿的行为,而在时空道尊这种创世神级别的层面,却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不过,一个人的生命的意义,主要还是在主时空,就好比一个人在虚拟空间生活得再久,成就再大,如果不能给现实生活创造价值,甚至还以折寿为代价,恐怕在临死时,谁都会后悔的,而时空道尊也是这种情况。

    所以,他极为不甘心就这样坐以待毙。他觉得他这一生,成也时空法则,败也时空法则。

    因为时空法则,让他可以通晓过去未来,让他可以自由穿梭时空,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一切。

    所以在盘古宇宙诞生之前的混沌生灵中,他成道速度很快,仅次于盘古和鸿钧老祖。

    但无形中,他就本能地避开了成道路上的一切磨难和危险,让自己的心性得不到锤炼磨砺。

    另外,他可以预测未来,可以遍观过去,可见多不一定识广,反而可能因为知行不合一,导致做起事来眼高手低,甚至产生一种虚无主义的思想,变得消极悲观,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就像有些想得多做的少的凡人那样,尽管谙熟历史,却没能古为今用,反而觉得“是非成败转头空”,觉得现实的一切功业事业是“蜗角虚名,蝇头微利”,不屑于去争取,去行动。

    以至于虚度时光,到头来自己才是两手空空,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印记。

    所以时空道尊在盘古开天之前的混沌之中,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在以后的盘古宇宙中也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传说。

    在六亿多地球年前,时空道尊在鸿钧即将合道成圣前选择离开盘古宇宙,当时他的想法是,他已经看透了盘古宇宙未来的一切:

    觉得鸿钧在未来的几亿年中坚持不懈地创造各种低级生命,又让他们进化,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反而还会损伤盘古宇宙本源。

    甚至他还有些恶意地猜测,这是因为盘古宇宙是他的兄弟盘古开辟的,不是自己开辟的,所以并不珍惜。

    所以,他远赴几万万亿光年之外的域外宇宙,打算自己开辟和运转一个宇宙。

    打算建一个时空法则大行其世的宇宙,让一切错误都可以修改,一切历史可以重来,一切遗憾都不会存在。

    但他这种理念,鸿钧一直不赞同,他们争论了无数个元会都没有结果。

    当鸿钧在盘古宇宙中排斥大部分时空法则,比如那种可以改变历史,可以穿梭时空,可以轻易预测未来的时空法则,剿灭时空道尊留在各个时空的分身时;

    时空道尊并没有全力抗争,而是金蝉脱壳,将自己的本源力量收缩而后悄悄转移到万万亿光年外的域外宇宙混沌中去。

    因为既然辩论没有结果,按鸿钧的逻辑,那就要用实践来证明。或者说是论理没有结果,只能用拳头解决。

    而时空道尊的离开,表面上走得潇洒,实际上他并没有与鸿钧一较高下的勇气。

    因为像他这种善于空谈,自诩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得明白,前期又没有吃过多少苦头就成功的人,面对那种历尽磨难艰辛,披荆斩棘取得成功的人,有种本能的敬畏和佩服,哪怕他嘴上不承认。

    所以,六亿多年前他的离开,其实是他在人生的一个重要关头选择了逃避。而几千万年前,当他感觉自己生命即将到达尽头时,他才渐渐领悟到这一点。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