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12,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这一天,华夏西南发生了8级大地震,举国同悲。

    而在宅男段宇钟记忆中,那天的经历也是让他永生难忘。

    那时候,段宇钟还在读大二。京城周边景点众多,段宇钟课余时间也会到各个景点旅游。

    毕竟在京城上大学,所以到2008年时,他已经逛遍了长城、故宫、颐和园、圆明园等著名景点。

    而那一天,他和高中同学,如今在清华上大学的韩雪松相约去了西山的植物园,里面地方宽广,风景也不错,还有曹雪芹故居红叶村。

    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游人比较少。当段宇钟来到一处仅仅两三丈高的悬崖下时,已是中午,周边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韩雪松因为遇到一个熟人,而小段又不熟,于是自己走开了,韩雪松还留在原地。

    虽然热得让人受不了,但既然来了,自然要好好游览一下,段宇钟这个宅男难得出来一趟,如今兴致还比较高涨。

    于是他也不管已经离他好远都看不见人影的韩雪松,继续游览,反正可以电话联系,也不必担心走散了。

    悬崖上有一块略似元宝的大石头,紧挨着石头,还有一颗碗口粗的干巴巴的柏树。

    据景区介绍,曹雪芹就是根据这块石头得到灵感,还有那棵树,与石头合在一起构成“木石奇缘”。

    段宇钟对此嗤之以鼻,这简直是玷污他心中的《红楼梦》。

    且不谈书中和电视上真正的大荒山青梗峰无稽崖和那块补天遗石的飘渺仙姿。

    至少这悬崖、这石头、这树木应该高一点、大一点、茂盛一点吧?

    所以,段宇钟认定这是景区为了宣传,牵强附会搞出的噱头。

    就如同苏州寒山寺那样,搞出些什么“江枫山”、“渔火山”、“愁眠山”来。

    至于其中有没有红学专家的考证,一向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段宇钟才懒得理会呢!

    过了一会,段宇钟看完景点就要离开时,这天说变就变,刚才还骄阳似火,热得让人受不了,突然之间就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段宇钟当时却不知道,整个西山,只有当时他周边十里有雨,雷电更是只集中在周边几百丈范围,而且外界之人恍如未觉。

    段宇钟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一道闪电携带一块陨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个正着。

    然后段宇钟华丽地晕了过去,那一瞬间,隐隐记得,当是时也,周边的水桶粗的亮白色的、紫色的雷电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永无止息。

    而且奇怪的是,如此厉害的雷电好像对这个山崖及怪石没什么作用,好像这里真的是大荒山青梗峰无稽崖一样。

    这一切都与段宇钟无关了,从事后看来,段宇钟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

    而且,昏迷的段宇钟好像隐身一样,躺在路边一天一夜竟然没人发现。

    第二天下午醒来后,他惊喜地发现,自己除了身边地上和衣服上有些血迹外,竟然什么事也没有。

    虽然还在对发生了什么事都摸头不着脑,段宇钟却已经止不住狂喜了。

    试问多少小说中,陨石、闪电、遗迹不是奇遇的开始?。

    而他现在,陨石、闪电、遗迹占全了,岂不真的是遇到奇遇了?

    好吧,这厮现在已经忘记他本来是绝不承认这里跟《红楼梦》的创作有关的,简直真的将此处当作大荒山青梗峰无稽崖了。

    尽管一再告诉自己要淡定,要低调,他还是忍不住一阵狂喜,差点就大吼大叫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掏出手机来看时间,15点30,还有12个未接来电,全是韩雪松打来的。

    段宇钟打回去,电话当一接通,就听韩雪松既焦急,又愤怒的声音吼道:

    “老段,你搞什么名堂?我们一起去植物园,我只是离开了一会,你就不见了,电话也不接,还夜不归宿,你可把我急死了,你再不打电话来,我就要报警了!”

    段宇钟还有些莫名其妙,说道:“喂,等等,什么夜不归宿?我早上出来,现在不还是下午吗?还早着呢!”

    韩雪松声音又拔高一截:“早你个头,你不会昏头了吧,你看看时间,到底是几号!”他心里也很愤怒,老段怎么这么不着调,亏我还担心他,昨天找遍植物园不见,昨晚上还到人大他的宿舍找过呢。

    段宇钟想到被雷劈的奇怪经历,感觉过了一天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对方态度不好,但他心里暖暖的,要不是真把自己当朋友,怎么会这么着急?

    所以他赶忙道歉,并说:“我现在在植物园,昨天发生了件奇怪的事,我还在晕乎乎的,你不说我还以为才过了两三个小时呢。

    我很快就回来,倒时再向你解释,再见!”

    说完就挂了电话。因为听到韩雪松说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忍不住要赶快拿手机翻看时间确认一下。

    电话那头,韩雪松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自言自语地说:

    “老段呀,老段,你还是那么不着调,好在没事,没事就好!”

    挂断电话,段宇钟赶紧翻看时间,2008年5月13号,他先是一惊,然后又是狂喜,他明明记得他早上出来的时候是12号。

    看来他的确是不知不觉过了一天了。心里一个劲地想:

    “我终于时来运转、美梦成真了。雷劈、陨石、遗迹,沉睡不知时间,这随便拿出一样都是奇遇,何况这么多项凑在一起呢?”

    但是,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他平息心情之后,找遍周边百米范围,都没有发现陨石的踪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然后,他不死心的他又找遍全身上下,才发现,右手腕原本的胎记下面多了一个鸽蛋大的硬核,不疼不痒,外表看不出来,抚摸时感觉得到。

    他敢发誓,来西山之前,身上绝对没有这个硬核,只有从小就有的一块铜钱大的黑色胎记。段宇钟立马就怀疑这是陨石融入其中。

    因为看了许多小说,又好歪歪,所以,他这个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学生对于鬼神也半信半疑。

    更不用说,小说中,许多奇遇是从陨石开始的,所以,他宁愿相信是自己时来运转,老天爷开始眷顾他了。

    眼看天色不早,肚子又饿,他就一路傻笑着下山回学校了。

    回到清华大学,段宇钟看到身材高大、结实,浓眉大眼的韩雪松。

    这时因为生气,脸更黑了,瞪起有些通红的眼睛,更像金刚怒目了。

    记得高中时,他扮演《隋唐演义》中那些横眉怒目的英雄,那叫一个像啊,威风凛凛中带着一股煞气,段宇钟一直忘不了。

    不过,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看来昨晚没睡好。

    段宇钟并非不知好歹,所以陪着小心,将昨天的奇怪经历讲了一遍。

    由于感动和对韩雪松的信任,段宇钟原原本本地讲了自己遭雷劈、被陨石砸中,又莫名其妙地昏睡一天一夜的事情。

    韩雪松气急反笑:“老段,你撒谎也不撒得像一点。什么雷劈、陨石,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段宇钟正要解释,并且拿出证据好让韩雪松相信自己。

    他这时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急切地想说服韩雪松,未尝不是想说服自己。

    他刚说了一句:“老韩,我说的都是真的……”

    就被韩雪松霸气地打断:“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我不管昨天你去干了什么,只要没事就好。

    我只是担心你万一遇到车祸、劫匪什么的,才说话冲了点,你别介意。”

    段宇钟怎么会介意呢,虽然说真话也没人信,有些冤枉,但他还能说什么,只有将感激埋在心底。

    发生了这种事,段宇钟也没有游玩的兴致了,就告别韩雪松回到自己的学校。

    回到人民大学后,他罕见的拿出恒心和毅力,一有空就凝神感应这块陨石,可惜什么反应也没有。

    要不是陨石已经钻进身体里,他说不定会用火烧、接电、涂抹鲜血等方法去尝试呢。

章节目录

随身带着传国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荒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荒真人并收藏随身带着传国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