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莎瑞说话的正是许子业,本来他是想要来看一下,蜥蜴人攻营之类事情的,但在莎瑞交谈后发现,就算是小副本也没那么简单。

    眼前的这些蜥蜴人出现的相当突然,就算是许子业也差点被困在里面。

    不过最让许子业疑惑的还是被救出来的莎瑞,可以看的出来,她原本的身份应该不低,但不知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抬头看着沉思的许子业,莎瑞突然说道,“多谢你把我救出来,但是他们还在那里,我要去帮他们。”

    许子业抬看看了一眼莎瑞,很随意地说道,“你的职业是什么,战斗等级是多少?会武技还是会魔法?”

    被许子业这么一问,莎瑞也愣住了,她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营地,心中盘算着自己如果就这样杀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在这个时候,许子业又开口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这么排斥你?”

    也许是受到了刺激,也许是因为许子业救了她,莎瑞此时也不像之前见到许子业那样反感,反而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叫莎瑞?弗克丝,原本这支商队是我家族的,可是自我出生之后,家族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家族成员也慢慢地出事,最后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在莎瑞的说明之下,许子业也知道了一些这个副本后面的故事。

    眼前的莎瑞在原本的游戏之中并不怎么出名,至于那个什么弗克丝家族,更是在游戏开始前几十年便已经灭亡的家族。

    许子业之所以还会知道这个家族的名字,完全就是因为在游戏之中,有着两份还算是出名的图纸,‘弗克丝的兴旺’与‘弗克丝的命运’。

    这两份图纸都是装饰品的图纸,大部分的玩家在达到6星水平后都会想办法收集材料,找专人帮助自己制作,如果运气差点,甚至可以用到9星以上水平。

    想一想那两件装饰品都带有的幸运属性,再看一眼眼前的少女,许子业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侧着头问道,“你们家原本是珠宝商吧,你会制作珠宝吗?”

    莎瑞一听,一脸不可思异地看着许子业,“你怎么知道我家早最是珠宝商来着?”

    “你应该有制作珠宝的天份,但是你出生之后,家族已经开始不做珠宝生意了,改做其他生意了吧。”许子业不解释,反而又问了一句。

    莎瑞一听脸上的疑惑之情就更浓了,她不解地看着许子业,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许子业轻轻地点了点头,“你家原本是出名的珠宝商,制作的东西里面有两件最为出名,分别是‘弗克丝的兴旺’与‘弗克丝的命运’。”

    听到这两件珠宝的名字,莎瑞整个人都呆住了,“不是‘弗克丝的噩梦’吗?”

    许子业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兴旺与命运的压制,你们家族的手中就只会留下一个噩梦。”

    许子业的话听起来很简单,但落在了莎瑞的耳中,却不是那样,在她的眼中,眼前的许子业已经从一个看起来很古怪的人,变成了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先知。

    此时她不再犹豫,直接迎上了许子业,开始问起了各种问题。

    许子业一面回答着她的问题,一面看着不远处的战斗,心中评估着那些蜥蜴人的实力。

    就在这个时候,从商队营地中心位置,传出了一种古怪的尖叫声,那种声音好像可以穿透所有人的命运,直指人心一般。

    这声音许子业倒也有听过,当初打这个小副本的时候,时不时就会响起这种声音,往往声音一响起,就会有一小群的蜥蜴人从不可能的地方冲出来。

    所以在许子业的想法之中,这声音就是蜥蜴人放出来的,为的就是召唤藏起来的手下突然袭击。

    但听到了这个声音,站在一边的莎瑞突然叫了起来,“那是我的东西。”

    许子业一听脸色也变了,他扭头看向莎瑞,疑惑地问道,“你知道那声音是什么东西传出来的?”

    此时的莎瑞反而疑惑地问着,“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许子业被这么一问也有些愣住了,不过他脑中马上便闪过了一件东西,“这个不会是‘弗克丝的噩梦’吧?”

    莎瑞轻轻地点下了头,但是眼中的信任却没有那么浓了。

    见此情况,许子业倒没有急着去到营地那里去,而是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很快一个古怪的图案就被许子业画在了地上,这个图案看起来就好像是两个装饰品组合在一起。

    指着地上的图案许子业问道,“你家的‘弗克丝的噩梦’是不是这样的?”

    莎瑞低头看了一眼,轻轻地摇着头,“不是的,是这样的……”

    说完莎瑞便接过了许子业手中的树枝,也在地上画了起来。

    看着莎瑞所画的东西,许子业不由地说了一句,“疯子。”

    没错,莎瑞所画的东西,比起许子业复杂无数倍,看起来就像是许多大大小小的‘弗克丝的兴旺’与‘弗克丝的命运’从各个角度拼凑在一起。

    一开始许子业还去研究一下这件东西拼凑的角度,但是看了片刻之后,他的脑海中闪过的就不是这些了,他他的眼中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一段历史。

    每一个小事都会引起一些量变,最后这些小事所引发的一些东西竟然组成了可以改变历史,改变命运的大势。

    也正是因为这个情况,许子业在原地呆立了许久,最后才犹豫地说道,“这东西我看明白了,不得不说你们家族的先祖相当的疯狂,不过有些东西只要算错了一步,就会变成噩梦,你们的先祖一开始就计算好了一切,但是他们却忘记了,时间会让人遗忘掉一些重要的东西。”

章节目录

死亡神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羽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民并收藏死亡神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