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隔行如隔山,此言果然不虚!

    拓拔小叶牵着他亲手挑选出来的那条土狗,一路走,一路嗅,逐渐朝着荒凉的坟堆那边走去。

    李中易隐约见到坟堆的影子,心中猛的一动,随即命人牵来“血杀”。他翻身骑到“血杀”的背上,举起单筒望远镜,仔细一看,果然土狗找过去的方向,好象是村里的族坟。

    这年月,非常讲究落叶归根,哪怕死在千里之外,也要迁移回老家,安葬入祖坟。

    看过不少老特务电影的李中易,马上意识到,拓拔小叶的运气很可能上佳!

    明教老巢覆灭的时候,母乙的住处曾经被挖地三尺,却始终没有找到地道的入口。

    后来,李勇领着骑兵营的官兵们,绕着村外挖地五尺以上,依然没有找到地道的入口或是出口。

    尽管没有找到地道位置,但是,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母乙不可能走远!

    整个临淄县已经全面戒严,负责戒严的官兵,除了近卫军就是骑兵营,不可能和母乙有任何瓜葛。

    显然,哪怕母乙藏进了事先准备好的地道之中,不可能逃得出李中易布下的天罗地网。

    临淄县境内,除了金山之外,都属于平原地区,并无茂密的深山老林存在。

    李中易一直坚信,只要慢慢的寻找和挖掘地道口,一定会找到母乙。

    现在,土狗和拓拔小叶在前边引路,将大家一步步领向了密集的坟场,李中易联想到坟堆里藏着特务的老电影,顿时有所明悟。

    李中易眯起两眼,略微想了想,随即勒停了“血杀”,轻声吩咐楚雄:“拓拔小叶的运气来了,很可能连门板挡不住,咱们还是别去抢了他的风头。你传令下去,原地扎下小帐,摆好案几,泡壶红茶,杀威棒伺候着,我等着瞅一瞅,母乙究竟长了三头六臂没有?”

    楚雄能够胜任斥喉营指挥使的重任,又岂是憨傻之辈?他马上意识到,母乙很可能就藏在坟堆那边。

    说句实话,第一次大搜索的时候,楚雄也曾经从坟堆边上经过。只不过,古人入土为安的思想,终究还是影响到了他的思维模式,好运气不经意的就从楚雄的手边溜过,这教他好不后悔。

    李中易对明教和母乙的重视程度,毫不夸张的说,比对开封的几十万朝廷禁军,还要看重许多倍。

    如果楚雄抓住了母乙,可想而知,必定会大大的露脸,哪怕不能马上升官,至少也有机会下放出去单独领兵作战。

    尽管,楚雄心里也非常有数,他能在李中易身边当贴身带刀护卫,已经引来无数羡慕的眼光。

    但就本心而言,楚雄更乐意带领手下的将士们,冲在整个大军的最前线,杀敌立功!

    李中易对楚雄想上前线的小心思,可谓是洞若观火,他把楚雄拘在身边,也是想磨一磨他的性子,以便将来可堪大用。

    李家军的武运若想长久,即使有讲武堂和近卫军的存在,也必须早早的栽培有潜力的中青年将领。

    想当初,秦始皇明面上重用以王剪为首的王家,与此同时,又在暗中栽培蒙家。除了分王家的兵权,制衡王家的用意之外,更重要的是,帝国若要开疆拓土、镇压六国以及抵御匈奴的外侮,不能没有擅长打仗的将军。

    所以,近卫军十营官兵之中,李中易有意识的分了三六九等。就是想利用将种们的争胜之心,从旁仔细观察,再从中挑选出忠诚且有真本事的中青年将领。

    不想当将军的军官,不是好军官!

    连争胜的野心都彻底的丧失了,不是冗官庸官,又是什么?李中易还要之何用?

    楚雄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悠闲喝茶的李中易,他的这位主上,和同时代的任何权臣都有着迥然不同的风格。

    其中,最令楚雄影响深刻的是,李中易亲手制定了各种条令,并带头遵守条令!

    这年月,除了李家军之外,不管在哪支军队里边,主帅都享有超越军规的特权,对部下们要杀要剐,皆在主帅的一念之间。

    通俗的说,规矩是主帅定下的,又是他们主动破坏掉的。所谓上梁不正下梁必歪,大家有样学样,长久下去,军规也就成了摆设。

    除了带头遵守遵守条令之外,李中易既不和部下们争功,也从不委过于部下的优良品质,令楚雄非常的感动。

    眼前的例子如此的明显,李中易故意停下脚步,并扎营休息,就是不想干扰拓拔小叶的行动。

    也许是看出楚雄的走神(www.shubao2.cc),李中易招手把他叫到身前,命他坐下,又亲自替他斟了一盏茶,并将茶盏推到他的手边。

    “喝,上等的信阳绿茶。”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楚雄,他对楚雄的期待,其实比杨小乙更高。

    客观的说,杨小乙属于典型的杀将,最适合他的位置,便是前锋斥喉营。

    楚雄除了擅长阵前杀人之外,脑子也非常之灵活,缺点也和优点一样的明显:沉不住大气。

    潜伏于两军阵前,劫杀敌军的斥喉,这是沉得住小气!

    所谓沉得住大气者,站得高看得远,为达成目的而韧性十足!

    “你老是走神(www.shubao2.cc),若是有刺客在旁窥视,我的安全谁来保证?”李中易见楚雄没敢端起茶盏,忽然板起脸厉声训斥,“你若是一直这般沉不住大气,那就只能一辈子窝在我的身边,充任带刀亲将。”

    楚雄被唬得不轻,慌忙想跪地请罪,却被李中易摆手制止了。

    李中易语重心长的说:“中原尚未统一,昔日万国来朝的盛况也已过去了很久,北虏依然霸占着我幽云十六州的宝地,南边的几个大粮仓还没纳入我中国的版图。将来多的是大仗和恶仗要打,你的当务之急是修身养性,博采众家之长,为将来的独当一面,打下坚实的基础,懂么?”

    “爷……”楚雄的眼圈一片通红,惭愧的要命,他越是想把心里话一股脑的说出来,却偏偏泪如泉涌,喉咙里仿佛堵了块大石头一般,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李中易正想安抚住楚雄激动的情绪,突然听见坟堆那边传来嘈杂的欢呼声,“发现地道了,发现地道了……”

    PS:凌晨三点半,终于抽空出来码完了承诺的三更,求几张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