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李中易从温柔乡里醒来,在竹娘的伺候下,洗漱更衣,坐到桌边吃早餐。

    由于出兵在外,军营中的早餐翻过来掉过去,其实也就那么十几种花样。

    干货一般是蒸饼、炊饼、煎饼、羊骨白菘粥和羊骨面,佐餐的配菜则是腌萝卜条、腌黄瓜条、五香萝卜、腌白菘,以及熬好的牛肉炸酱。

    别看这些都是现代很不起眼的伙食,在这年月,已经算是丰盛的早餐了。

    要知道,朝廷精锐禁军的标准伙食,也就是腌萝卜条、炊饼搭配上稀粥,至于羊骨头之类的大餐,想都别想。

    李家军中的饷钱和赏钱,从来不过带兵指挥官的手,而是由李中易单独组建的粮台帐房负责分发。

    原本,饷钱是由参议司辎重房负责下发。后来,随着参议司的职权日重,李中易不想创造出一个超级大怪物来,便把管钱的户房从辎重房内分割出来,收归他本人直属。

    户房,就相当于整个李家军的钱袋子,只认李中易的签押手令,也只听李中易的招呼,任何人无权过问。

    正吃早餐的时候,萧绰进来禀报说:“爷,经过一宿的筛选和应急驯犬,现在已有五条土黄犬勉强堪用,知道训犬的猎人倒是有二十多名。只是,奴一时脑子发热,居然擅自答应了他们,只要找到了母乙,即赏钱五百贯文每人。奴知道错了,请爷重重的责罚。”说罢,五体投地,看似虔诚的请罪。

    李中易瞟了眼伺候在身侧夹菜盛粥的竹娘,那意思是说,瞧见了吧,萧绰这个契丹的贱婢,只要给她三分颜色,必定会蹬鼻子上脸的开起了染房。

    竹娘恶狠狠的瞪着伏地不敢起的萧绰,心下骂翻了,真是个贱蹄子,爷稍微给她点办差的权力,她就敢拿爷的钱做她自己的人情,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伏在脚边的女人,还真具有武则天的潜质呐!

    李中易有趣的欣赏着,萧绰那硕大圆磨盘一般高高翘起的隆臀,看样子不狠狠的给点教训,显然是不成滴。

    不过,李中易看得出来,尽管萧绰伏地不敢抬头,却是腿不抖,腰不软,螓首的发饰也纹丝不动,她显然做好了挨家法的心理准备。

    李中易是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眼前这个节骨眼上,萧绰料定他就算是想狠狠的惩罚她,也会因投鼠忌器,而手下留情。

    “竹娘,你去接管这个贱婢的那一摊子事儿,并传我的话:只要找到了母乙,每人加一级磨堪资历,并加赏一千贯文。”

    李中易撇了撇嘴,他向来吃软不吃硬,萧绰想借机会试探出他的底线,嘿嘿,门都没有!

    “喏。”竹娘蹲身行礼,领了命就往外走,在经过萧绰身边的时候,忽然探手摘下她头上插着的一根玉簪子,“不过是个通房贱婢罢了,安敢僭越至此?”

    李中易定神(www.shubao2.cc)一看,竹娘手里的那根玉簪子,显然便是他赏给萧绰的小礼物。

    这根玉簪子的做工一般,玉质也较为普通,只是,簪头上镶嵌的那颗绿宝石,倒是异常之名贵,的确和萧绰的贱婢身份大不相符。

    这女人呐,就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李中易心下大发感慨,竹娘早就惦记着萧绰的这根玉簪子了,觉得十分的碍眼,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借题发挥的藉口罢了。

    现在好了,眼看着萧绰要倒大霉了,竹娘也跟着落井下石,在她的身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伏在脚边的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呐!

    李中易对萧绰倒起了怜悯之心,原本打算叫侍婢将她拖出去执行家法,话都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

    “自己去取家法来,然后跪到榻上去。”李中易也不想让他的女人,被外人扒了衣衫打屁股,那种羞辱太大了,反而有损他的声誉。

    大帐外的佩剑侍婢,以及亲牙亲将们,忽然听见帐内传出清脆而有规律的啪啪声,随之传出的是几不可闻的女人闷哼声。

    在场的众人也都吃过军棍的苦头,佩剑侍婢们更是经常执行家法,她们一听声音就猜到了真相:主上亲自动手,正将“竹板烧肉”赏给没规矩的萧绰。

    人都有八卦之心,尽管帐外侍婢们不敢吱声,却是个个都竖起耳朵,仔细的倾听着帐内的动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帐内突然传出萧绰高亢的尖叫声,随即,便像是被掐住了长颈的鹅一般,声息嘎然而止。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帐内传出李中易的召唤声,“来人,把这里清理下。”

    一直守在帐门前听壁角的佩剑侍婢们,纷纷涌入后帐,就听见李中易进一步的吩咐,“把她搁到旁边的小榻上去趴着。”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瘫在大榻上的萧绰裹在薄被之中,抬去了大帐一角,搁到守夜的小榻上。

    负责清理榻上物件的侍婢雅琴,手刚一触及到锦褥,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手指间一团黏腻,空气中隐约可以嗅到一丝既陌生又熟悉的异味。

    雅琴不由俏面飞红,慌乱中,深深的低下头去,羞不可抑。她虽然一直伺候在李中易的身侧,至今尚是处子之身,可问题是,男女主人之间的欢好痕迹,她又了如指掌,这便很有些尴尬了!

    将榻上清理干净之后,雅琴故意跑到小榻边上,悄声问好姊妹雪梅:“她伤得重么?要不要我去拿特制的药膏?”

    雪梅微微点了点头,刻意压低声音说:“爷亲自动的家法,居然没有留手,看样子,就算是抹上了灵验的药膏,至少五天内是没法子仰卧了。”

    听了雪梅的解释,原本以为萧绰侍过寝的雅琴,反而想明白了,萧绰真的挨了狠揍,但是,榻上的锦褥怎么就黏糊了一大片呢?

    尚未破瓜的雅琴,她自然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如果换作竹娘负责收拾那张榻,她一定会气得破口大骂:臭不要脸的骚狐精!

    李中易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此前也完全没有料到,萧绰狠狠的挨了家法之后,居然当着他的面,大大的秀了一把新潮!

    PS:今天至少还有两更,求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