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李中易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影响,李延清的办事效率极高,经过四个多时辰的审讯,临淄县内的明教保护伞们,一一浮出水面。

    李延清毕恭毕敬的站在书案一侧,见李中易手里的纸张一页页的减少,脸色却一直如常,他便心里有了数,和明教有勾结的官绅们,肯定要倒大霉了。

    果然,李中易放下手里的最后一页纸后,扭头问李延清:“照你这么说,都查清楚了?”

    “回爷的话,都查清楚了,临淄县的官员们从县丞开始,一直到捕役和快手的都头、副都头,都和邪教有染。尤其是捕役,他们个个都拿过母乙的好处。”李延清在李中易的面前,向来只说事实,哪怕真话很难听。

    李延清追随李中易的时间越久,就越了解他的脾气,只有一直说真话,才能稳立于不败之地。

    军法司最重要的职责是监视和控制军队的一举一动,这就意味着,只要李延清不说真话,那他就彻底的丧失了主上之鹰犬的作用。

    一般的军中大将失了宠,只要不是参与谋逆,李中易顶多也就是闲置不用罢了。

    李延清如果失去了李中易的信任,那些曾经被他狠狠咬过的重将们,绝对会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连渣渣都不剩。

    追随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越久,李延清的脑子也越清醒。只有做主上的纯臣,一直保持主上的信任,他和他的家族才有安全保障,他的儿子们也才有前途可言。

    “既然都查清楚了,那就动手吧。”李中易提笔在纸上写了道手令,盖上随身的小印,轻轻推到李延清的面前,“你记住了,他们的烂命不值钱,我要的是他们贪走的所有赃物。”

    “回主上,若论抄家挖钱的功夫,小人自居第二,谁敢称第一?”李延清自吹自擂的显摆,倒把李中易逗笑了。

    李中易抬手指着李延清的鼻子,笑眯眯的说:“我就喜欢你这种见钱眼开的葛朗台。”

    李延清见李中易的心情转好,便涎着脸说:“爷,葛朗台是什么?”

    “嘿嘿,那家伙是全球……呃……极西之地最知名的守财奴。”李中易再一次说了漏嘴,李延清又学到了一个他暂时不懂的新词:全球。

    且不提战斗力的排名,单论抄家的功力,确实如李延清所言,李家军屈居第二,谁敢称第一?

    李中易的抄家令下达之后,没过多久,整个临淄县城内,便闹得鸡飞狗吠,人仰马翻。

    正好手头的要事都处理完了,李中易便换上近卫军的标准队正制服,领着同样装束的萧绰,去街上看看热闹。

    被宣布戒严的临淄县城内,街道两侧全是武装到牙齿的李家军官兵,平民百姓们都被约束在家中,不许乱走乱跑。

    萧绰紧跟着李中易出了门,刚下台阶,一道刺目的寒光,突然划过她的眼帘。萧绰下意识的顺着寒光射来的方向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她以为是个错觉。

    谁曾想,还没走出去几步远,又一道寒光映入萧绰的眼帘,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移动视线的速度也极快,随即便隐约发觉,对面的屋顶上藏着有人。

    有刺客?如果真有刺客宰了李中易,她是不是有可能趁乱逃出平卢呢?

    就在萧绰胡思乱想之际,李中易忽然停下脚步,她一个不留神(www.shubao2.cc),竟然一头撞上坏男人的背脊。

    “没规矩。回头找七娘自领家法五下。”李中易知道萧绰走了神(www.shubao2.cc),却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她。

    很多时候,你苦口婆心的说破了嘴皮子,却完全没有鸟用。可是,家法打到屁股上,那种疼痛难当的教训,震慑力却是巨大的,至少也要管用一段时间吧?

    遵守社会规则的良好意识,靠所谓的德治,其实永远都无法达成,只能靠执行到位的法治。

    在严刑竣法的威慑之下,人们害怕被严厉惩罚,导致付出的代价过大,才可能形成良好的守规则意识。

    比如说,在李家坡的街道上,就没人敢乱吐口香糖。因为,只要乱吐口香糖被逮住后,将面临1000新元,大约5000软妹币的高额罚款。如果多次乱吐口香糖,不仅会面临涨幅很大的罚款,还会被罚去做义务劳动。

    在李家坡乱吐口香糖的故事,李中易曾经听过一个误传,那就是要承受鞭刑。

    实际上,在李家坡,鞭刑作为一种可选刑,适用的范围很广,诸如强暴、抢劫、贩卖白粉、非法持有管制刀具,都可能被加判鞭刑。

    萧绰不怕被坏男人弄到床上狠狠的欺负,却只怕剥了裙子打小屁屁。挨了家法,那不仅丢脸至极,而且疼痛难忍,让人根本没办法躺着睡觉或是坐着说话,只能趴着养伤。

    “爷,奴奴错了,求您饶了奴奴这一遭吧。”萧绰吓得俏脸面无血色,慌忙跪地求饶。

    李中易没看萧绰,只是淡淡的说:“若再胡搅蛮缠,加罚五鞭。”

    萧绰顿时不敢吱声了,上次,她挨过五鞭的感受,已是痛不欲生。若是十鞭,那不如索性跳井或是上吊算了。

    动家法产生了良好的震慑效果,李中易心里很满意,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容易峙宠而骄。小过不惩,将来必出大事,她们的不守规矩,就必须给点教训。

    不然的话,史书也不至于流传出妲己、赵飞燕和杨贵妃等等,这些美人儿误国的老典故。

    “官人呐……”

    “真是作孽啊……”

    “你们这帮强盗,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中易刚走出去没几步远,就听见路边一家大宅子里边,传出歇斯底里的叫嚷声以及泼皮式的谩骂声。

    “走,看看去。”李中易突起八卦之心,本着凑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原则,在楚雄等人的簇拥下,迈步走到了那座大宅子门前。

    负责抄这家的副指挥孙川,听说李中易来了,赶紧跑过来见礼:“近卫军丙营副指挥,学生孙川,拜见山长。”

    在军中,李中易最喜欢的称呼,不是主上,也不是恩相,或者是相帅,而是山长!

    说句大实话,也是最严肃的正经话,从讲武堂学成毕业的学生们,源源不断的分配至各军之中,才是李中易持续性绝对掌握军权的最大保障。

    “怎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李中易皱紧眉头问孙川,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孙川赶紧捶胸行礼,一本正经的答道:“回山长,此宅是临淄县押司之首刘江的家。学生按照条令的规定流程行事,务必把此宅内的一针一线,都抄捡干净。可是,刘江的妻女们,居然视我们如山匪,不仅阻挠抄捡,更聚集到一起,大肆谩骂和羞辱。”

    押司里边最出名,不是别人,正是百余年后的及时雨宋江,宋押司。

    按照大周制,押司的正式名称是押司录事,乃是县衙之中地位最高的吏员,可以算作是县里的主管吏。

    押司,有前后或上下之分,一般为四名到十名之间,由知县视县情而定。押司的主要职责包括:1、收发、签发、保管诸案文书;2、催征税赋;3、协助办理刑事案件;4、参与指定徭役的分配。

    水浒传里的宋押司,能够在县里呼风唤雨,从来不缺钱花,靠的就是押司之首的硬身份,给了他勾结黑恶势力,并且上下其手的空隙。

    所以,李中易一听说孙川抄捡的是押司之首刘江的家,他便露出会心的笑容,逮着条大鱼了,难怪刘江的家人呼天抢地的哭闹不休。

    孙川见李中易笑了,他便把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又重新搁回到了肚内。

    李中易刚起家的时候,亲自参与过无数次的抄家行动,他自然晓得,被抄对象,尤其是老弱妇孺们,不可能不闹腾。

    以前,李中易亲自主持抄家行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随便你怎么哭闹,反正你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要全部带走的。

    一直担心回家后挨家法的萧绰,哪怕她就站在李中易的身侧,依然耷拉着脑袋,一副没精打采的晦气样儿。

    李中易明明看见了萧绰的衰样儿,却只当没看见一般,他迈步走进宅门,迎面就见一大群妇女和儿童,在军汉的监视下,彼此抱头痛哭。

    “禀山长,学生本想把她们分开关押,只是,她们闹得太厉害了,居然惊动了你……”孙川惟恐因为办事不周全,被李中易打入另册,赶忙详细的做了解释。

    李中易笑着摆了摆手,说:“咱们抢光她们家的钱财和田产,还要把她们卖入教坊营抵帐,让她们哭几声,又有何妨?”

    在李家军中,教坊营内全是成年女子,她们全都是罪官的家眷。只是,此教坊营,非彼教坊司。

    在教坊营里,女子不是从事陪酒、卖笑甚至卖身的贱役,而是被强迫学习纺织、裁衣、做饭、做鞋等等军中的后勤保障工作。

    自食其力者,最值得尊敬!这是李中易史无前例的亲自出手,主动替教坊营题的词。

    李中易的那一笔见不得人的鸡爪字,被人制作成牌匾,原汁原味的悬挂于教坊营门前,供无数人瞻仰。

    PS:昨晚码完后定时更新,没曾想居然没更出来,起床后才发现,抱歉哈!今天继续多更,求月票的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