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军的上上下下,全都很清楚,山谷里的明教徒,显然是被彻底洗脑了的死硬分子。

    这些明教的死硬分子,喊着明王出世,天下光明的口号,悍不畏死的鲜活形象,令人不寒而栗。

    而且,廖山河心里更明白,原本没有受过正规军事训练,无论组织性还是纪律性都弱极了的明教徒们,突然焕发出惊人的战斗力,显然是有人在山谷内蛊惑煽动。

    此前的李家军,其作战目标都是以国家为单位的国战,比如说,李中易率领蜀国乡军抗击周军的进攻,东渡黄水洋征服高丽国,乃至于北进契丹国,都属于国战的范畴。

    然而,临淄县金山脚下的这场搁不上台面的屠杀,却整个的刷新了李家军各级将领的对邪教的根本性看法。

    李中易亲自出马,提兵两万余人,前来围剿区区几千人的明教徒。此前,军中的大多数将领们,嘴上不敢反对,心里是颇不以为然的。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明教徒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出的强大精神(www.shubao2.cc)力量,甚至连死都不怕了,这是何等的厉害?

    残酷的现实,给李家军的将领们敲响了警钟,让大家再不敢轻视邪教!

    同时,也完全证明了,李中易以泰山压顶之势围剿邪教,果然是站得高、看得远,给大家指引了内政中的重点打击方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家军将士们的阵线前边,尸体叠着尸体,堆积如山,令人触目惊心。

    许多没被劲弩射中要害的伤者,倒在血泊之中,他们痛苦的哀号着,微弱的悲吟着,哭爹,喊娘,好不凄惨!

    整个盆地的上空,弥漫着熏人欲呕的血腥味,从死伤者们身下流出的血水,逐渐汇聚成血红色的小溪,漫过草根,汩汩的往下流淌,活像人间地狱!

    战斗早已经停息,山谷里,也再没有不怕死的明教徒冲上来!

    李家军的将士们,在基层军官的约束下,展开搜杀队形。

    将士们以十人为一个固定的战斗小组,四名盾手双手举大盾在前掩护,两名长枪手隐于盾与盾的结合部。两名补刀手则左手持小圆盾,右手提刀,缀在袍泽们的身后。

    走在战斗小组最后的是两名弩手,他们没有固定的阵位,利用下山时站得高的优势,随时随地准备补射。

    四名盾手排成一行,每向前推进十步,都会一齐将沉重的大盾搁到地面上,略作休息。

    两名长枪手,则将长长的枪杆搁在大盾之上,以节省宝贵的体力。

    盾手停止前进,并打出发现敌情的手势,两名长枪手顿时精神(www.shubao2.cc)一振,借着盾手特意留下的缝隙,将三米长枪伸出,然后闪电般刺出,狠狠的扎入倒地不起的明教徒胸腹之间。

    在尸堆前,长枪手很有耐心的逐个刺出血窟窿之后,两名补刀手左手持盾,右手提刀,蹲下身子,借着小圆盾的掩护,逐渐靠近尸堆,二话不说,先补刀,再挨个砍下他们的脑袋。

    “啊……”

    “好疼啊……”

    “疼……”

    “呃……”

    随着各个战斗小组的逐步推进,沿途之上,暂时没死或是仅仅昏迷伤者,甚至是装死的家伙,受不住枪戳刀砍的剧烈疼痛,不断发出凄惨的叫声。

    忽然,尸堆里有人翻身而起,连滚带爬的朝谷下逃窜。然而,他刚滚出去没超过两丈远,便被夹带着风雷的弩矢射倒,于血泊之中翻滚哀号。

    一名长枪手,在一名补刀手的配合下,迅速跑过去,在小盾的掩护下,闪着寒芒的长枪,仿佛毒蛇出洞一般,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恶狠狠的将那人扎了个透心凉。

    补刀手没等那人的哀号之声完全消散,便借着小圆盾的遮掩,奋力挥刀,狠狠的剁下了那人的脑袋。

    遍地血腥的杀戮,在山谷上下,持续的进行着,一直进行到天色将暗,廖山河终于接到了彻底结束的报告。

    “禀廖都使,奉军令,山谷里的明教徒,全都被砍了脑袋,无一例外,共计首级……”

    廖山河摆了摆手,打断了随军军法使张洪的禀报,他叹了口气,说:“我信得你。不过,这事我知道了即可,就不要报于主上知晓了吧?”

    张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说,你廖山河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么大的事,他区区一名军法使,有胆子隐匿不上报么?

    “廖都使,我们李副都使驭下极严。”张洪并没有当面反驳,只是变相的暗示廖山河,他张洪是军法司系统的人,并不归廖山河管辖,必须按照军法司的规矩行事。

    张洪很清楚,廖山河今日替主上揽责之后,不管怎么说,都会被简在主心,将来的大红大紫,完全可以预期。

    近卫军是什么性质的军队,张洪只怕比廖山河还要清楚得多。试想,主上的卧榻之侧,岂容信不过的将领带刀?

    李中易制定的条令虽严,却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些条令覆盖不到的地方,负责实际执行军法的军法使们,也就享有了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驱利避害,乃是人类繁衍生息的本能。否则,没有獠牙利爪的人类,肯定会被严酷的丛林法则所淘汰。

    廖山河勇于替主上分忧的大忠,张洪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客观的说,非绝对必要的情况下,张洪也不想得罪主上的宠臣。

    想当初,戴笠掌握下的军统,气焰冲天,权势大得惊人,政要们闻戴笠之名,谁不色变?

    然而,出身黄埔军校的嫡系将领们,戴笠依然不敢轻易得罪,甚至还要与其中的实力派倾心交好。

    比如说,西北王胡宗南的老婆——叶霞翟,就是军统的特务出身,由此可见戴、胡二人的交情,可想而知的不等闲。

    天色大暗之际,李延清带着厚厚的一叠公文,跑来求见李中易。

    “守忠,你来了?”李中易的脸色如常,让李延清完全看不出,主上是喜,或是怒。

    “回爷,山谷里全部都清点过了,经山谷外俘获的村民一一指认首级,明教的重要头目都被认出,却唯独没见母乙的踪影。”李延清硬着头皮禀报了坏到极点的坏消息。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