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妃,您为何闷闷不乐?”

    今年刚满七岁的曹王柴熙让,由于柴荣驾崩之后,饱受宫中众人的冷眼,小小年纪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

    杜太贵妃深深的看了眼窗外幽深的庭院,不由轻声一叹,自从到了齐州之后,她们母子二人就被软禁在了这座占地极广的府第里边。

    原本,杜太贵妃指望着躲回故土南唐去避灾。然而,她的父亲安乐侯杜成却说,唐国国主暗弱,若是大周以兵锋相加,唐国显然是撑不住的,必定会把她们母子二人,又交回到符太后的手心里。

    杜太贵妃心里明白,她的父亲杜成尽管糊涂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这一次却完全没有说错。

    地处江南的唐国,在太祖时期,其实颇有一番作为,西并荆南,南吞闽国,北拓江淮,俨然有一统中原之势。

    只可惜,唐国太祖过早去世。当年的太子,如今的国主,看似精明强干,实则是个胆小鬼。

    自从,杜太贵妃的丈夫——柴荣,拿下了江淮十四州之地之后,唐国的国主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几乎到了闻周色变的程度。

    内侍总管康泽,曾经提议,她们母子二人一起去北边契丹国的偏远军州避难。然而,杜太贵妃望着铜镜里的绝世花容月貌,断然否定了这个很糟糕的建议。

    这女人呐,长得太过于漂亮了,绝对是惹祸的根苗!

    由于柴荣的格外宠爱,杜太贵妃耳濡目染之下,大政治智慧尚有欠缺,但是有个基本道理,她还是非常明白的。

    这年月,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容易被权贵们所觊觎,家中必须有强悍的男人撑腰,才有可能保住清白。

    以前,柴荣在世的时候,如今的那位符太后不过是空挂着个贵妃的名头罢了,并不受宠。

    符太后的心眼再宽广,也很难容得下曾经宠冠六宫的杜太贵妃,只是当时隐忍不发而已。

    等到柴荣驾崩之后,符太后果然新仇旧恨一起算,不仅克扣杜太贵妃宫里的吃穿用度,甚至当众掌掴了她,半点情面也不讲。

    杜太贵妃举目望去,偌大个天下,竟无她们母子二人的立锥之地!

    如果没有曹王的存在,杜太贵妃忍一忍,也就过去了。然而,天家无父子,更无兄弟。骨肉相残的悲剧,史书上比比皆是。

    曹王只要活在世上一天,就是对柴宗训的巨大威胁,符太后不管是出于私怨,还是国事,都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可想而知的是,等柴宗训长大成年,坐稳了皇位,她的儿子柴熙让,迟早会被符太后找借口弄死。

    杜太贵妃心里异常恐惧,也十分担忧,而且情势正向最糟糕的方向急速滑落。

    说句心里话,杜太贵妃同样信不过李中易,只是迫于无奈,选择暂时合作罢了。

    利用李中易在开封的势力脱离皇宫之后,杜太贵妃原本打算找机会溜走,带着儿子从此远走高飞。

    可是,随行的王大虎,实在是看得太紧了。几十个随从,时刻盯着杜太贵妃母子二人的一举一动,她们就算是插了翅膀,也难以逃脱。

    等离开了开封城之后,半道上,费媚娘领着灵哥儿和思娘子上了船。经过交谈,加上私下里的揣摩,杜太贵妃这才恍然大悟,敢情李中易早在入周为臣之前,就私藏了蜀国的贵妃,甚至还生了一双这么大的儿女。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天下之大,竟无容身之地,这便是杜太贵妃此时此刻的真实心绪写照!

    “五郎,母妃心里很乱……母妃做错了事……”杜太贵妃一把搂住儿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母妃,不管您做了什么,孩儿都不会怪您的,那都是命。”柴熙让简直太懂事了,他的一席无忌童言,惹得杜太贵妃哭得更是伤心。

    “娘娘,娘娘,李相公那边传来了消息,他已经从登州赶来,按照行程,只怕是今日便可到达齐州。”内侍总管康泽急冲冲跑来报讯,进屋就见杜太贵妃母子相拥而泣。

    杜太贵妃没心思搭理康泽,她搂着儿子哭了一阵子,这才抬起头,怒瞪着喋喋不休的康泽,厉声喝道:“滚出去!”

    “娘娘,不管您是怎么看老奴,但老奴对您和小主人的忠诚,始终如一。”康泽跪在杜太贵妃的脚前,重重的碰了好几个响头,额前很快见血。

    明白过味来的杜太贵妃,对康泽这个卖主求荣的狗东西,不是骂就是拿物件去砸,再未给过他一丝一毫的好脸色。

    “滚吧,本宫不想再看见你这个狗奴。”杜太贵妃心里恨极了吃里扒外的康泽,如果她现在手里拿着刀,绝对会活劈了康泽。

    康泽又重重的磕了个响头,颤声说:“娘娘,老奴话还没完,安乐侯爷和小侯爷,也有了消息,正在赶来齐州的路上。”

    “什么?你说什么?”杜太贵妃终于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消息,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指着康泽的鼻子,颤声喝问。

    “回娘娘,安乐侯爷和小侯爷,已经平安逃出开封城,正在赶来齐州的路上。”康泽伏在地上,喜极而泣。

    杜太贵妃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然而,才欢喜了两秒钟,她就再也无法高兴了。

    她们母子二人,已经很难逃脱李中易的控制,现在连父兄都进了牢笼,这可怎么得了?

    杜太贵妃看着伏地不起的康泽,她的心里不由一阵酸楚难当,这都是命啊!

    杜太贵妃比谁都明白,康泽其实非常忠心,她不过是因为才出狼口又入虎穴,迁怒于他罢了!

    当初,和安乐侯杜成密议逃出皇宫的时候,杜成当即被吓傻了,死活不肯定答应。

    后来,杜太贵妃以死相逼,杜成没了办法,只得含泪同意协助女儿和外孙出逃。

    定下脱逃的主意之后,杜成和杜太贵妃仔细盘算过各种办法之后,两人你瞪着我,我望着你,都傻了眼。

    皇宫重地,禁卫森严,别说杜太贵妃母子二人了,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深宫高墙。

    更重要的是,哪怕逃出去了,又能藏去何方呢?

    如果,杜太贵妃的样貌平常,倒也可以潜入民间,带着儿子过上富足而又低调的生活。

    然而,自从杜太贵妃产下柴熙让之后,凭空多添了五分雍容贵气,令本就冠绝天下的绝代姿容,愈发夺目摄魄。

    杜成这人没啥政治头脑,但是,他最心腹的刘老掌柜,却是个心生七窍的机灵鬼。

    符太后和小皇帝的身后,站着北地的大军阀,拥兵数万的魏王符彦卿。

    站在杜太贵妃背后的是,擅长经商的安乐侯杜成,还有只懂得斗鸡走狗的长兄——安阳伯杜翰。

    哪怕是不懂朝廷政局的草民,也完全可以看得出来,杜家根本不是符家的对手。

    刘老掌柜和黄景胜的交好,说来话长,其实主要是生意上的往来。黄景胜为人仗义疏财,从不借势欺人,而且向来都是公平交易。

    刘老掌柜经营着杜家的产业,颇得黄景胜的平等照应,交往的次数多了,彼此都觉得对方讲诚信,值得一交。

    安乐侯杜成,既无权,又没势,黄景胜当时还真没想那么远,不至于早早的就要布局今日之事。

    只是,阴差阳错,在安乐侯走投无路之时,刘老掌柜顺嘴说出了和黄景胜之间的私交。

    安乐侯杜成信得刘老掌柜,索性死马当活马医,就让刘老掌柜私下里去联络黄景胜。

    黄景胜得知这么大的事之后,又把左子光找来商议,于是,整个事情的走向,也就在不经意间,猛然拐了个大弯。

    如今,母子父兄四人,尽皆落入李中易之手,杜太贵妃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后悔莫及!

    李中易的帅舰自登州启航后,舵工和水手们分为两班倒,昼夜不停的一路向西疾驶。

    船队航行在大海之上,多桅帆的好处,被淋漓尽致的展露无遗。根据赵老幺的计算,加了横帆的三桅飞剪船一个时辰,便驶出去大约50里。也就是说,航行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25里/每小时。

    以李家军强悍的行军能力,除开宿营、途中大小休息和用餐的时间,全副武装的行军时间,一天下来总计八个时辰左右,日行不过100里地而已。

    然而,这已经是,这个时代异常惊人的大军推进速度!

    要知道,就算是马背上的契丹人,日常行军也不过100里至120里之间而已。

    至于,开封的朝廷禁军,他们顶多一天能走40里罢了,再多就没办法打仗了!

    受风向、济水主航道很窄的影响,三日后,李中易的帅舰才抵达了齐州的官船码头。

    济州知州早就被架空了,到码头迎接李中易的官员,清一色的李家军转职军官。

    李中易只是简单和老部下们聊了几句,便登上马车,赶去拜见杜太贵妃和曹王。

    杜太贵妃和曹王抵达了齐州之后,一直住在平卢最大盐商的别院之中,居住环境十分优渥。

    至于那位盐商本人,早就被抄了家,罪名是囤积居奇(www.yhwx.net),肆无忌惮的哄抬盐价!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