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清,你先说说看,该以何礼迎奉杜太贵妃和曹王殿下?”

    李中易的前世今生,和人家玩了太多的心眼,如今,他为主,重臣为仆,也就懒得绕弯子,索性开门见山。

    刘金山深得李中易的器重,也是极少数事先得知消息的重臣之一,会议没开始之前,他已经想妥了一切。

    “回主上的话,曹王的身份虽然无比的尊贵,但他毕竟只是今上的胞弟而已,其君臣的分际早明。某以为,迎奉的礼仪,不宜过隆。”

    刘金山是李中易麾下的文官之首,李中易一开始就点名让刘金山说话,显然是在暗示文官们,他不想听太过鸹噪的争吵。

    俗话说的好:文无第一。尤其是在文人们极端重视的礼仪方面,文官们若是不吵架,那还叫文官么?

    果然不出所料,刘金山话音未落,登州知州孔昆便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大声嚷道:“岂有此理?刘公所言,简直荒唐之极,大谬矣!天下人莫不知,符太后不修德,今上年幼无知,范质专权跋扈,政事堂内诸相皆为尸位素餐的昏庸之辈……”

    李中易只觉得脑子门一阵抽疼,他已经打过了预防针,然而孔昆依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不仅口出狂言,而且引经据典的长篇大论,眼看着要吵架啊!

    面对大放厥词的孔昆,刘金山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却又不好意思当面打他的脸。谁教这位孔知州,和儒门宗师孔圣人沾亲带故,投鼠要忌器啊!

    李中易心里明白,由于收支分开、分权理事的治理架构,文官们在他的手下,一直过得比较压抑。

    除了平卢六州的知州之外,朝廷委任的知州,在本州的一亩三分地里,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一言九鼎?

    然而,在平卢节度辖境内,知州发布政令的大权被通判所分,军事指挥权被兵马总管拿走,治安大权被巡检使和提点刑狱所掌握,甚至连最基本的征税和摊派徭役捞好处的大权,也被转运使整个的抢走了。

    知州名义上还是一州之主,实际上,本州的各种大权,皆被李中易集中到了节度使府内。孔昆孔知州,被分去了大半权柄,他难免心怀不满,怨气很大,也是人之常情!

    李中易做官多年,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通过他自己的实践,总结出了一个硬道理: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

    军队里,有参议司、镇抚司和军法司,分别控制着军令后勤、军政人事和军法监督的大权。没有李中易的手令,哪怕是副帅杨烈,也无法调动一兵一卒。

    文官这边管理的民政事务,比军队里更要复杂许多倍,所以,李中易分知州之权的力度,也是毫不手软。

    老话说的好,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则国事可为!

    孔昆,仗着姓孔,又是第一个投靠李中易的大名士,他借着今天的场合,发泄个人的不满情绪,确实有些过了!

    武将们,一个个恨得牙根痒,有人很想把孔昆拉出来,胖揍一顿。只是,碍于军法的严苛,李中易又高坐于节堂之上,每人敢冒然行事罢了!

    李中易心里有数,孔昆虽然有些倚老卖老,却绝不是莽撞之辈。孔昆今天这么做,只怕是文官们集体想试探一下,李中易对他们的包容底线吧?

    在迎奉曹王和杜太贵妃的礼仪方面,李中易还真需要文官们的协助,武将们只懂行军打仗,又上哪里去了解这些个繁文缛节呢?

    李中易打出一个特定的手势之后,武将们哪怕再不情愿,也只得无奈的选择继续忍耐下去。

    孔昆喋喋不休的唠叨了足有小半个时辰,直到李中易把盏中茶全都喝干了,他这才喘了口粗气,拱手道:“相公,某偶然得知,先帝驾崩之前,曾经留有一份遗诏给您。”

    什么?

    遗诏?

    哪来的遗诏?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滴个娘呀,居然还有这种事?

    不说武将们的个个傻眼,就连刘金山都一时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懵了!

    李中易不好意思大笑出声,但是,他那张清秀的脸庞上,遮都遮不住的绽放笑纹,彻底的暴露了他此时大爽特爽的心情!

    啥叫文官的底裤?

    啥叫睁眼说瞎话,还不带打草稿的?

    要不怎么说,就怕流氓有文化呢?

    好一个饱读诗书,才华横溢的孔知州呐!

    在场的明眼人,其实也不算少,他们都看得出来,孔昆前边的故弄玄虚,不过是想抬高他的身价而已。

    如果没有最后的遗诏出现,李中易对孔昆只有隐忍的厌恶,那可是妥妥的坏印象!

    然而,孔昆无耻的提出,李中易手里捏着先帝的遗诏之后,就如同画龙点睛一般,把所有涉及到礼仪的问题,一揽子全盘给解决掉了!

    能看懂孔昆的各种算计,几乎都是脑子转得极快的文官。武将之中,除了极个别的读书人,例如刘贺扬等个别人之外,绝大部分依然懵懂不明!

    说实话,李中易在召开会议之前,已经想定了几个预案。但是,在孔昆无耻没底线的建议之前,李中易的预案难免相形见绌,显得不那么完美!

    枪杆子,笔杆子,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在今日之节堂内,以孔昆为代表的文官们给李中易,上了一堂极为生动的教育课,即:编造心灵鸡汤的笔杆子,杀伤力其实并不比枪杆子差多远。

    文武之道,刚柔相济,绝对不可偏废!

    说句大实话,李中易以前较为偏向于捏紧刀把子,在他手下也一直是武贵而文贱,而多少有些忽视笔杆子的重要性!

    经过孔昆厚颜无耻的提醒之后,曹王和杜太贵妃的一应待遇,迎刃而解!

    有了孔昆的珠玉在前,文官们惟恐落于人后,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一时间,整个节堂内,再次成了菜贩子们云集的集市。

    经过两个多时辰的争吵,文官们终于吵出了完美的方案:以皇太弟之礼,恭迎曹王殿下!

    李中易细细的咀嚼着文官们的建议,嗯哼,皇太弟,这个身份实在是妙极了!

    今上年幼,且体弱多病,距离大婚之日,尚有数年之久。

    江山能否稳固,继承人其实是稳定人心很重要的一环,帝国有了嗣君,整个统治集团才有共同稳定效忠的目标。

    李中易以前只有李继易一个儿子的时候,他手下的重将们,虽然不敢明说,心里却都在犯嘀咕:主上只有一根独苗,万一有个闪失,可怎么办呢?

    等到李中易膝下有了数子之后,关于接班人的担忧已经彻底的消逝无踪影,大家也都更加的忠诚,向心力大得惊人!

    这便是稳定可期的未来,对于人心的巨大影响力!

    议定了曹王的地位,剩下的事情,就都好办了!杜太贵妃毕竟是女流,母以子贵,以副后之礼恭迎凤驾,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诸位,散会后我便要启程赶赴齐州迎驾。登州这边相应的布置,就有劳光清兄了。”

    李中易拍板作出决策,他带着孔昆以及近卫军,连夜赶去齐州接曹王。节度判官刘金山留在登州布置皇太弟的行宫,以及一应的庆典事宜。

    李七娘涉及到名分未定的问题,自然不可能伴随李中易去齐州。竹娘死活要跟在男人的身边,李中易也拿她没办法,只得依了他。

    至于随行的妾婢,因为叶晓兰又有了身孕,显然不适宜长途远行,李七娘安排的是韩湘兰和萧绰贴身伺候男人。

    只是,令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娘居然点了李翠萱的名,指派她负责接待杜太贵妃。

    “爷,您身边的女人,除了奴家这个见不得光的之外,大多身份卑微,糊弄下外官尚可,却无法陪侍于杜太贵妃的左右。”李七娘吐了吐香舌,露出精灵古怪的俏笑,“李翠萱是前朝公主的位分,暂时还不是您的女人,又知礼懂理,由她亲自接待杜太贵妃,正好合适!”

    李中易仔细一想,李七娘说的一点没错。幽家韩家嫡女的身份,以前在契丹人那边的门第高不可攀,但到了大周这边,谁知道你算老几啊?

    稍微刻薄点,韩湘兰不过是掳自敌国的女奴罢了,比大周这边的寻常寒门良家女的地位,尚要低上何止五筹?

    李七娘提醒得很好,既然韩湘兰跟着他了,那么,郑氏那边也需要安排人,接到队伍里面来。

    李中易和郑氏的J情,到目前为止,除了贴身的亲牙之外,也就韩湘兰知道,并且深入三人行的局中。

    李中易以军法治家,哪怕是他的女人随同出行,也有时间限制,绝不允许借口化妆打扮,闹出拖泥带水的笑话。

    从散会到现在,不过一个时辰而已,韩湘兰和李翠萱已经收拾好了行装,俏生生的出现在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瞧见她们二人身边的侍婢,每人都挽了好几只大包袱,他不由暗暗点头。

    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那指的是寻常百姓之家。

    以李中易的权势和家底,他的女人只要带好应季的换洗或见客的衣裳首饰即可,完全不需要像搬家一样,把各种物件都塞进队伍里去,那样就太过累赘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