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兰没带侍女出来,她就这么大咧咧的坐到了脏兮兮的小马扎上,手里拿着油腻腻的汤匙,津津有味的吃着男人亲手做的抄手。

    楚雄可就在李中易的身旁,不仅如此,贴身亲牙们已经将馄饨摊的附近,围得水泄不通。

    李中易用凌厉的眼神(www.shubao2.cc),制止了拿着白帕子,想上前擦桌子和马扎的楚雄。

    “味道怎么样?”李中易笑眯眯的问韩湘兰,尽管味道确实棒极了,但韩湘兰却很想翻白眼。

    掌握着绝对主导权的男人,当面问手艺怎样,除非是脑子进水的女人,否则,谁敢说不好吃呢?

    “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韩湘兰不愧是幽州韩家的嫡女,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李中易的问题,可是,她那狼吞虎咽的不文雅动作,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男人,味道,真的是棒极了!

    李中易忙活了好一阵子,实际上,胃口已经不如起初。只是,韩湘兰吃得太过香甜,倒是唤醒了他的饥饿感。

    一男一女,一夫一妾,就这么相对而坐,仿佛吃货比赛一般,两人都不说话,埋首消灭碗里的抄手。

    一般人都喜欢看热闹,草民们的从众心理,尤为严重!

    看热闹的百姓们,纷纷嚷嚷道:“掌柜的,就来他们一样的馄饨。”

    “来一碗,不,三碗……”这位仁兄话刚出口,猛地想起有人出钱买单这回事,随即改了口,有便宜不占,王九蛋。

    “三碗……”

    “四碗……”

    群情汹涌之下,楚雄担心歹人混杂其中,顿时紧张起来。他暗中打出手势,调派人手,不动声色的将李中易和韩湘兰,保护在了亲牙人墙的圈内。

    李中易嘴里吃着抄手,两眼却没闲着,一直暗中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对于楚雄的过度反应,他只是暗暗皱了皱眉,继续埋首大吃,却没有说啥。

    楚雄还是经验不足,如果是李云潇在的话,他本人会跟在李中易的身边,根据情况遮挡着右侧或左侧,其余的亲牙则在外围严密的监视着异常的动静。

    李中易将碗里馄饨吃得很干净,连汤都喝光了,他掏出袖内的帕子擦过嘴后,极不文雅的仰面打了个大大的饱嗝。

    韩湘兰见了男人的糗样,不由抿紧芳唇,露出会心的笑容。她韩湘兰的男人,靠着军功起家,出身的底子缺少薄了许多,家世根本不值得一提。

    然而,韩湘兰心里很有数,她的男人属于鱼龙百变的类型,用他自己的土话说,叫作:在那个山头,就唱那支歌!

    在军中,李中易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和土军汉们打成了一片。大家端着碗,蹲在一起吃饭,顺便开开荤笑话,踢踢屁股,捶捶胸等等,军汉们还偏偏就吃男人的这一套,个个愿效死命。

    在朝堂上,李中易迈着四方步,说话不紧不慢,太极拳耍得溜溜的转,和千年老狐没啥区别。

    在家中,李中易完全不介意抱孙不抱子的所谓古训,不管是男娃还是女娃,抱过来就搁到腿上逗着玩儿,娃儿的涎水或是童子尿经常洒满他的前襟。

    李中易刚起身,韩湘兰赶忙放下手里的汤匙,紧跟着起身。

    烛光的掩映下,已经生有一女的韩湘兰,她那从容优雅的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散发出令人垂涎的魅惑风韵。

    李中易恰好捕捉到了女人的别样韵致,他不由高高的翘起嘴角,原本高高在上的凤女,如今却成了他独自享用的禁脔。

    只要想起韩湘兰和郑氏一起伺候于枕席之间的妙景,李中易禁不住心头猛的一热,郑氏应该已经抵达了那座外宅吧?

    低着头的韩湘兰,突然察觉到小手让男人给捉了去,她下意识的抬眼去瞧,正好迎上男人火辣辣的眼神(www.shubao2.cc)。

    早就被李中易整治得熟透了的韩湘兰,哪里不明白男人的想法,她含羞带怯的低下螓首,竟然下意识的夹紧了两条粉腿。

    在帅舰上,李中易占据的舱室,就算是经过了各种密封手段的处理,隔音的效果却很难令人满意。

    在海上的十来天时间,李中易除了和李七娘手眼温存之外,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碰过韩湘兰了。

    李中易拉着韩湘兰的小手,沿着不长的街道,一路逛了下去。韩湘兰仿佛新婚的小娘子一般,羞羞怯怯的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的,紧跟着男人的脚步。

    郑氏的身份极为特殊,明面上,她是彩娇的亲娘,暗地里她又和李中易不止是有一腿的亲密关系。

    李中易对他入过的女人,那是出了名的大方和宽容。老李家后宅之中的女人,其实,活动的自由度,远远高于如今的任何权贵之家。

    单单是老李家的妾室们,随时随地可以带侍卫亲牙出门闲逛,这就足以令无数豪门权贵之家的妾室们,羡慕嫉妒得要死。

    鉴于郑氏的双重身份,李中易十分慷慨的让她随时登门去看望彩娇,并在彩娇的院里给她安排了住处。

    除了登州城中公开的住所之外,李中易又秘密命人找了座外宅,方便他和郑氏私下里幽会。

    老话说得好,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花信之年的郑氏,在憋了很久之后,突然被李中易彻底的打开了身心。这一下子,就如同干柴遇烈火,火上还浇了油,一发不可收拾!

    郑氏在床第之间很是放得开,无论啥花式几乎是一教就会,每次都可以将李中易伺候得异常舒坦。

    韩湘兰原本一直放不开手脚,始终有点缩手缩脚的感觉,然而郑氏畅意欢乐的态度,使她大受刺激。

    李中易的悄悄到来,令郑氏异常之欢喜,她也不管韩湘兰就在旁边,直接上前依偎进李中易的怀抱,腻声道:“爷,可想死奴家了。”

    韩湘兰一阵恶寒,不过略微冷静下来之后,她又不得不承认,郑氏小鸟依人的无助模样,的确很容易惹来男人的怜惜。

    常言说得好,女人似水,柔可克刚,此话果然不虚也!

    和政事堂里别的相公不同,李中易对于吃穿方面,并不是特别讲究,唯独游泳池是个例外。

    李中易每到一地,必命人在后宅中,挖地修恒温游泳池,而且还都修的是50米X20米的标准游泳池。

    以前,李中易因为从医的关系,养成了每天慢跑几公里的习惯。

    如今,除了李家军中,每天要进行武装越野的训练之外,时人完全没有跑步锻炼的习惯。

    为了避免太过于惊世骇俗,李中易不想折损了威严性,索性改为游泳锻炼了。

    实际上,作为锻炼身体的方式而言,游泳几乎是最佳的选择。只不过,在后世的人们,一般情况下,都不具备随时随地游泳的便利条件,大多以慢跑或是散步为主。

    到了热气腾腾的游泳池里,李中易在韩湘兰和郑氏的侍奉下,很快脱光了衣物,跳入水里,畅快的游来游去。

    郑氏和韩湘兰都不知道游泳衣为何物,而且,她们都是旱鸭子,只能脱去外裙,只挂着肚兜慢慢的摸下水。

    实际上,李中易知道有游泳衣这回事,只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要知道,游泳衣再方便,总还要解开系带吧?而肚兜则不同,更方便李中易上下其手,自由活动。

    李中易畅快的游了两圈,故意恶作剧,潜水摸到郑氏的身旁,拽住她的右脚,一把就拖进了水里。

    尽管同样的戏码已经上演了好多次,但是,促不及防的郑氏依然被吓懵了,大口大口的呛水。

    韩湘兰也被吓傻了,大张着樱唇,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眼睁睁的看着郑氏滑入水中,眨个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在水里一番胡天胡地之后,郑氏轻咬住李中易的左耳,嗔道:“爷,您真是坏死了,又害奴家喝了半肚子的脏水。”

    李中易吃吃的笑着,不久前的高丽外宅中,他无意中发现,郑氏呛水之后,整个身子一片僵硬,就像是练习了童女功一般。

    郑氏坐在李中易的腿上说着悄悄话,那边的韩湘兰左等右等始终没见男人回到她的身边,她猛一咬银牙,索性沿着池沿,缓缓摸到李中易的身边。

    韩湘兰放弃矜持,主动来寻男人的怀抱,李中易自然是心情棒极了!

    一场风花雪月的戏水插曲完美谢幕后,李中易左拥右抱,酣然入睡。

    夜半时分,韩湘兰从熟睡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却见,昏暗的烛光下,男人的睡姿显得格外的放松。

    突然,韩湘兰听见一阵极其细微的哭泣声,她顿时竖起耳朵,想听得更清楚一些。

    “夫主,奴家已经太老了,恐怕侍奉不了多久枕席……”

    韩湘兰起初没听清楚,只是隐约察觉到应该是郑氏在小声的饮泣,等她屏住呼吸,悉心的听了一阵子后,这才勉强算是听了个大概。

    唉,这便是外宅女人的悲剧性宿命了!就算是男人再喜欢郑氏,韩湘兰都不会傻傻的吃醋。

    要知道,私通小妾之母的坏名声,哪怕李中易的实力将来再强悍,也是背负不起的沉重包袱。

    韩湘兰一念及此,不由暗暗庆幸不已,真是天佑于她,李中易不仅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所生女娃的亲爹,而她是名正言顺的李家妾。

    这就足够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