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可望那厮跑不掉的。”赵匡胤冷冷的扔下这句话,就等着慕容延钊继续说李中易的事迹。

    说句心里话,此时此刻,赵匡胤对李中易的兴趣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浓,急切的想听到有关他的所有事。

    “被蜀军捉住之后,我心灰意懒,抱定了杀身成仁的念头。”慕容延钊的声音忽然变了调,感慨的说,“没曾想,李中易居然深明大义,对割去我燕云十六州的契丹人恨之入骨。他敬你我是力抗契丹鞑子的英雄,不仅没杀了我和三郎,反而悄悄的把我们藏在乡军大营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咦,竟是如此?”赵匡胤觉得匪夷所思,可是,他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找不出别的理由。

    “蜀军出兵的那天,我亲眼看见蜀国的后军主帅、成都侯孟仁毅,主动替那李某人张罗着辎重粮草……”慕容延钊详细说了一遍那天看到的场景,解释了孟仁毅和李中易的亲密关系。

    赵匡胤虽然深受柴荣的信任,可是,大周的禁军之中,颇有一些实权将领,地位远在他之上,他充其量也就是手握万余精锐的周军大将罢了。

    既然,李中易和蜀主的亲弟弟孟仁毅关系如此的紧密,那么,赵匡胤陡然发觉,他此前的盘算,彻底落了空。

    赵匡胤左思右想,竟然想不出,李中易究竟有何求他之处?

    既来之则安之,赵匡胤也是豪爽之人,慕容延钊和亲弟弟必须要救,条件也可以慢慢的谈。

    等和李中易会了面,再见招拆招吧,答案迟早会揭晓的。赵匡胤打定主意之后,好好地抚慰一番慕容延钊,这才又去见赵匡义。

    “二兄,化龙兄他……还好吧?”赵匡义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惟恐慕容延钊把他做的丑事给抖露出来,惹恼了一向最疼爱他的好二哥。

    “化龙兄被照顾得很好,伤药也不错,郎中很尽心,气色稍微差一点。唉,就是失血过多了。”赵匡胤详细地介绍了慕容延钊的病情,脸上并没任何异样。

    赵匡义暗暗松了口气,对于慕容延钊的厚道,他确实充满了感激,真是个好人啊!

    赵匡胤又向赵匡义问了一些有关李中易的情况,这时候,他的心里面大致对李某人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异常之精明、十分能干、心狠手辣、相当会练兵,还有最重要的深明民族大义。

    和大周皇帝柴荣一样,赵匡胤一直深恨石敬塘这个华夏败类。

    石敬塘为了当上儿皇帝,居然把北部大好的华夏河山——燕云十六州,就这么轻易的卖给了契丹鞑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安抚住赵匡义之后,赵匡胤带着浓浓的好奇心,来见李中易。

    蜀军的中军大帐门口,面对缓步行来的赵匡胤,李中易含笑拱手:“元朗兄可放心了?”

    “多谢李公仁慈。”赵匡胤抢前两步,深深的一揖到地。

    不管怎么说,眼见为实,李中易确实善待了慕容延钊和赵三郎,这就算是对赵匡胤有大恩,他必须好好的予以感谢。

    见赵匡胤感谢的态度很端正,也很真诚,李中易心里多少有些舒服,对赵老二的感觉,比此前更佳。

    李中易迅速侧身,避过了赵匡胤的大礼,他摆着手说:“元朗乃是杀鞑子的勇士,李某当不得如此大礼。”

    要装逼,就必须装全套,装个半吊子,只会惹人耻笑,落下话柄。

    “李公绝对当得起。”赵匡胤见李中易明明人质在手,却还如此谦逊,对他的好感不由大增。

    赵匡胤暗暗感慨不已,如此年轻的李中易,尽管谋深似海,战绩辉煌,却偏偏没有丝毫的骄狂之气,和浮躁的赵家三郎比起来,简直有如天壤之别。

    “元朗兄,里边请,李某早已扫榻以待。”李中易故意一言双关,暗捧了赵匡胤一把。

    说句心里话,李中易也完全没有料到,他这边刚刚发出邀请,赵匡胤居然就冒着掉脑袋的生命危险,打马而来。

    好个一身是胆,义无反顾的赵老二!

    “李公先请。”赵匡胤客气的让到一旁,等李中易先行。

    既然赵匡胤来了,也就过了李中易的第一关,也是最艰难的一次考验。

    为了兄弟的安全,赵匡胤亲身赴险,可谓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李中易也没啥好挑剔的。

    赵老二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这就比舌灿莲花的史料吹嘘,要靠谱得多。

    “呵呵,元朗兄,与其继续假客套,不如咱们一起进去吧?”李中易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赵老二确如史书所载,是个豪爽的性情中人。

    当然了,这种真性情,只可能是针对赵匡胤身边的亲人或是铁杆兄弟,李中易毕竟是个外人而已。

    不急,好事总是多磨滴!

    赵匡胤也看出了李中易的诚意,心里也确实很舒服,就抬腿和李中易走了个并肩。

    帐内,沿东西对向,各摆了一块简陋的木板,木板上摆了粗白瓷的茶盏。

    一向生活俭朴的赵匡胤看到这些,对李中易的好感更甚,叹道:“李公如此节俭,真是难能可贵。”

    李中易可不想给赵匡胤留下“穷官”的好印象,否则,将来赵老二顺利地登了基,他还怎么享受花团锦簇的美好生活?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赵匡胤,说:“不瞒元朗兄,在下平生别无所好,惟美食、美宅、美车、美娇娘尔,一日不可或缺。”

    嘿嘿,万一真有了那么一天,李中易要在赵老二的皇威之下讨生活,这些个人的喜好必须事先亮出来,免得留下表里不一的“坏”印象。

    谁爱当穷官清官谁去当,和他李某人没有任何关系。上辈子是没有办法,只能有一个老婆,没可能公开纳小三,李中易只得忍住诸多的诱*惑。

    如今,不管李中易抱回多少美妾,都是合法滴,只要他有本事养活。

    李中易早有打算,今后啊,他的家里,一定要有一大堆满地乱跑的小娃儿。

    上辈子,领导干部只要计生超标,就要丢掉来之不易的乌纱帽,这实在是太坑爹了!

    “哈哈,李公的确爽快。”赵匡胤哈哈一笑,接上李中易的话头,“别的都没啥,在下和李公一样,最爱品鉴美娇娘。”

    好,很好,好极了!李中易心想,既然你赵老二坦率的自曝好*色的短处,咱们都有寡人之疾,这就有了共同语言。

    “元朗兄,在下对于品鉴美娇娘倒是有些小小的心得,说出来与吾兄共飨之。”李中易也不管赵匡胤有何反应,他一路滔滔不绝的大谈赏花摘瓜之妙,“吾观名花,首须肤白,一白乃遮五丑;蛮腰必细,盈盈一握最佳;当然了,明眸皓齿,自是必不可少。”

    “李公妙论,深得某心。某以茶代酒,为李公贺之。”赵匡胤举起粗瓷的茶盏,将盏中之茶一气饮尽,然后反手抹了把嘴边的茶渍,显出豪放之士的本色。

    自从见到慕容延钊和三弟平安无事之后,赵匡胤心下已经大定,左右不过谈条件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罢了,何必自苦呢?

    既然李中易想扯闲篇,赵匡胤也索性由着他。更何况,李中易对于品花之道,确实颇有精深的研究,令相对粗鄙的赵匡胤不由得兴致盎然,大有知己之感。

    “不瞒元朗兄,李某的赏花之道,与衮衮诸公皆有小小的不同。”李中易说到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等赵匡胤瞪大了两眼看着他的时候,这才说,“吾尤喜长腿之美娇娘,采蕊之时,卿卿的两条纤纤长腿,盘于吾之臀后,如同踢浪一般,嘿嘿,那滋味,美不胜收呐!”

    “哈哈,李公正好挠到了某家的痒处。世人皆喜肥娘子,某独爱长腿腰细娘。不瞒李公,某家新得一妾,便是腿长五尺……”赵匡胤的确是好*色,这一下被李中易勾上了瘾头,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再也收不住了。

    “好,高啊,妙哉……”李中易在应合的同时,发觉赵匡胤对于摘花之道,也绝非泛泛之辈。

    李中易最终来个定论,他嘿嘿一笑,说:“这摘花之道嘛,某以为妻不妾,妾不如偷,偷不抢,抢不如抢不着。”

    “先生高论,当浮一大白。”赵匡胤兴奋的拍案叫绝,大声呼唤道,“取酒来。”

    黄景胜及时地接到李中易的眼色,就派人取了美酒过来,分别替赵、李二人各斟了一碗酒。

    “某家多谢先生指教。”赵匡胤抓过酒碗,仰面就喝干了。

    先生?嗯,这个称呼倒是蛮不错的,李中易品味出来自赵匡胤的尊重,心里多少有些自得。

    被未来的宋太祖尊称为先生的,正史上,好象一个都没有吧?

    李中易本是心思剔透之人,赵匡胤的一言双关,他自是了然于心。

    “拿碗喝酒,真他娘的不过瘾,来,来,来,咱们就用酒坛子。”李中易本就是酒宴之间的常客,自然懂得如何调节其间的气氛,既然赵老二也是这种想法,何不索性成全了他呢?

    “咕嘟咕嘟……咣……”两个人几乎同时喝干坛中酒,又同时将酒坛子扔出帐外,竟然只发出了一声脆响。

    “哈哈,哈哈,某与先生真是有缘。”赵匡胤觉得难以置信,他完全没有想到,李中易竟然不约而同的也扔了酒坛子,还真的是默契啊。

    “哎呀呀,某家喝多了,脑袋发晕。”李中易故意装出喝多的样子,卷起舌头说,“某与元朗一见如故,罢,罢,罢,元朗且将化龙兄和你家三郎,一起领回去吧。”

    赵匡胤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仅仅是陪着谈论一下品花之道,喝了一坛子酒,李中易居然任何条件都没提,竟如此大方的就放了人质。

    “多谢先生大恩。”赵匡胤何尝又不知道,李中易这是故意放水呢,他郑重其事的单膝跪地,隆重向李中易表达了谢意。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