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山脚下,赵匡胤翻鞍下马,缓步朝蜀军大寨口走去。。。 看最新最全小说

    “既然李帅扫榻以待,某家应约前来。”

    上山后,面对紧闭的寨门,以及寨墙上瞄准他的无数弓弩,赵匡胤泰然自若地抱拳拱手,脸上居然带着几丝笑意。

    “香帅有令,一营二营全体列队,大开寨门。”这时,从寨墙上,飘下传令官的大吼声。

    咫尺之遥的寨墙内,忽然传出令赵匡胤觉得十分惊讶而又陌生的口令声。

    “全体都有。”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起步走。”

    伴随着短促有力的口令声声,蜀军的寨门缓缓打开,迎面扑入赵匡胤眼帘的是,一队队排列成直线的蜀军士兵。

    他们身穿黑兜厚甲,紧握着手里的长枪,站得笔直,一个个抿紧嘴唇,一声不吭的注视着他。

    身为宿将的赵匡胤心底里感到异常之震撼,刚才寨墙之上的跑步声,他听得非常真切。

    如果真是这些人,在远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内,就集结完毕,可想而知,蜀军的训练水平将是惊人的可怕。

    上次,赵匡胤虽然在山道上见识过蜀军的备战速度,不过,那是已经成形的行军队伍,指挥起来自然的容易得多。

    这一次蜀军从混乱中,能够迅速集结,更令赵匡胤感到震撼。

    “在下姓黄名景胜,奉香帅军令,在此恭候使者。”黄景胜皮笑肉不笑地拱了拱手,算是对赵匡胤表达了欢迎之意。

    赵匡胤却暗暗心惊,蜀将明明猜得到他的身份,却故意没有点破,显然是留了很大的余地。

    两军交兵,不斩来使。

    既然蜀将把他定位为使者的身份,赵匡胤印证了此前的猜测,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下来。

    干冒奇险,自投落网,要说赵匡胤完全不怕,那肯定是骗人的。

    黄景胜陪着赵匡胤往大帐那边走去,沿途,赵匡胤惊讶地发现,蜀军大寨里的空地上,有不少蒙着麻布的器械高高的耸立着。

    莫非这就是昨晚投出火球的器械?赵匡胤一想到这里,马上就意识到:蜀军修筑了坚固的堡垒,又是居高临下,再有能抛出火球的投石机助阵,这个大寨,要想攻破,至少要填进去数万兵马。

    有了这个基本的判断之后,赵匡胤对蜀军的实力,有了很进一步的了解,彻底收起了轻视的态度。

    赵匡胤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蜀军寨内的动静。当他看见,有些民夫正提着大铁锅,朝营房的屋顶以及墙面洒水时,这才惊异的发觉,敢情营房上面竟然都抹了稀泥。

    基于这个惊人的发现,赵匡胤也就心中有数,放火箭烧大寨,对于这里来说,已经不管用了。

    这时,一个身穿白袍,头上插着一根玉簪,面目清秀,隐约有股子仙风道骨的年轻人,正含笑立于中军大帐之前,一大排武将肃手立于他的身后,状极恭敬。

    莫非,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竟是蜀军的主帅,赵匡胤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

    “呵呵,使者应约前来,鄙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李中易客气地拱了拱手。

    这一下,赵匡胤再无怀疑,此人必是蜀军主将。

    按照这个时代的礼法,在迎接客人的时候,只有地位最高的人,才有资格最先说话,所有人都不得僭越,否则就是大忌。

    “见过李帅。”秉承礼尚往来的习俗,赵匡胤也客气的和李中易拱手见礼。

    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好一个心思剔透的赵匡胤,配合得倒是非常默契呢。

    他这边故意省略了赵匡胤的真实身份,赵老二也很乖觉的没当着众人的面,表露身份,一来一去,配合得很好。

    嗯,和聪明人打交道,的确是一件令人很舒服的事情呐。

    李中易按捺住心中的满意,笑着吩咐说:“使者既然来了,就请先去见见朋友们吧?来人,给使者带路。”

    出乎赵匡胤的意料之外,蜀军的这位李帅,并没有请他进中军大帐喝茶寒暄客套,或是借着展示的军威,耍狠抖蛮,反而让他直接去见慕容化龙他们。

    有意思,真有意思。赵匡胤压下心中的好奇,更在黄景胜的身后,直接去了慕容延钊他们的小帐。

    赵匡胤在黄景胜的带领下,走进一座小帐内,迎面就见赵匡义正哭丧着脸,呆呆的坐在角落里,即使听见他的脚步声,也没回头。

    “三郎……”赵匡胤一看见亲弟弟赵匡义,心里立时明白,果然如他所料,慕容化龙和赵匡义都落到了蜀军的李帅手上。

    赵匡义听见极为熟悉的声音,不由转过头,“啊……你……”整个人呆住了。

    “三郎,难道你不认识二兄了么?”赵匡胤哈哈一笑,异常亲热的冲赵匡义张开双臂。

    “哎呀,二兄,可想死小弟了。”赵匡义突然见到意想不到的至亲兄长,不由惊喜万分,一蹦老高,象燕子还巢一般,直接扑进了赵匡胤的怀中,搂紧了他的脖子,再也不肯撒手。

    “三郎,化龙兄没跟你在一起?”赵匡胤抬手拍着自家三弟的背脊,一边安抚着他紧张的情绪,一边游目四顾,却没见到慕容延钊的身影。

    赵匡义扁着嘴说:“李中易故意把我们俩隔开了,让我们分住两个小帐。”

    他嘴上抱怨着,手心里直冒虚汗,他在中途抛弃慕容化龙于险境,这种极其不仗义的恶劣行为,如果被一向重义的二兄知道,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李中易?”原来蜀将名叫李中易,赵匡胤第一次知道了对手的全名。

    赵匡胤在默默的咀嚼着,这个恐怕会令他永世难忘的名字,心里百味杂陈。

    “三郎,你且稍安勿躁,为兄先去看看化龙兄。”赵匡胤发现赵匡义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却以为是弟弟受到了惊吓,也就没往深处想。

    “二兄,你怎么会来了?”赵匡义毕竟很机灵,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

    赵匡胤宠溺地拍了拍赵匡义的手,笑眯眯的说:“我是来带你们回家的,放心吧,为兄心里有底。”

    “那……”赵匡义还待再问,却被赵匡胤摆手拦住,“你我是至亲同胞,我既然来了,还怕没有说话的时间?我先去看看化龙兄的近况,再来寻你。”

    说罢,赵匡胤轻轻的推开一直纠缠在身上的三弟,掉头出帐去找慕容延钊。

    “拜托仁兄带我去见慕容兄,有劳了。”赵匡胤客气地冲黄景胜拱手为礼。

    见赵匡胤这么快就舍了亲兄弟,却要见异姓兄弟,黄景胜不由大为感慨,也很客气的还礼说:“请您随我来。”

    别人也许不清楚内幕,黄景胜这个全程参与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等见了躺在榻上,右腿包得象粽子的慕容延钊,赵匡胤的心头猛地一紧,两个健步就窜到了他的身前,急忙问道:“化龙兄,都是我害苦了你,伤得重不重?有没有看过郎中?上了伤药么?”

    原本闭着眼睛的慕容化龙,忽然听见赵二郎的声音,他猛地坐起身子,定神一看,果然是可以托付性命的赵匡胤。

    “你怎么也被……”慕容化龙晃了晃脑袋,待看清楚赵匡胤的衣装,立即意识他误会了,赶忙收住了话头。

    “怎么?我也被蜀军俘虏了?”赵匡胤嘿嘿一笑,戏谑的望着慕容延钊。

    赵匡胤太过了解慕容延钊的习性,这家伙只要一张嘴,赵匡胤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化龙兄,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唉。”赵匡胤蹲到慕容延钊的身前,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异常用力。

    “咳,在这里比我们大周的军营还要舒服。住着单独的小帐,每两天一只鸡,顿顿有羊肉,荤素搭配,吃得比自己家里还要好。”慕容延钊重重地叹了口气,指着伤腿说,“你看,专门的郎中每天来替我检查伤情,换药,想喝水啥的,随时言语一声,就有人来殷勤的伺候着。”

    赵匡胤没理会慕容延钊说啥,而是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

    见慕容延钊说话的时候中气不算太弱,苍白的脸庞之上,带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红意,精神头也还不错,赵匡胤也就暗暗的放下了一直悬着的那颗心。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赵匡胤缓缓叹了口气,“只是不知道那位李帅会提何条件?”

    见赵匡胤为了维护他的颜色,绝口不提被俘虏的糗事,慕容延钊暗暗感激不已,反正已经是这样了,还有何颜面可谈?

    于是,慕容延钊就把怎么样混进河池,在拿到守军的布防图后,蜀军的粮仓突然失了火,他们只得躲去钱可望家。

    由于钱可望的出卖,慕容延钊和赵匡义,这才被蜀军所俘。

    鉴于赵匡胤冒着天大的风险,亲自到蜀军大寨来营救他们,慕容延钊咽下了已经到嘴边的埋怨,厚道的帮赵匡义作了遮掩。

    尽管慕容延钊讲到被俘过程时有些口吃,让赵匡胤觉得有些疑问,但是,他哪里想象得到,他的好弟弟赵匡义竟然会做出那种不仗义的“没良心事”呢?

    “化龙兄,你觉得李中易是个什么样的人?”赵匡胤了解到了整个实践的来龙去脉之后,就开始打探李中易的为人,这对下一步的人质交易,至关重要。

    “说实话,以我的猪脑子,真是看不透他。”慕容延钊仔细地想了想,解释说,“从蜀军粮仓着火,到我和三郎被俘,仅仅只有一天时间。而且,钱可望想杀我和三郎的时候,李中易的乡军已经冲进了钱府,否则的话……”

    只一天?赵匡胤眯紧两眼,暗暗心惊不已。潜伏在官绅之家的细作,居然在短短的一天内,就被李中易从茫茫十余万的人海之中挖了出来。

    可想而知,此人智深似海,竟有神鬼莫测之能?

    慕容延钊的未尽之意,赵匡胤也听得很明白,如果不是李中易带兵去擒拿,钱可望必然会杀了他们俩。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