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三十里急行军,也就是列队绕着河池县城跑上一圈多罢了,掉队的人非常少。

    当初训练乡军的时候,李中易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打不过,必须逃得过。

    这次出兵,即将面对这个时代屈指可数的名将——赵匡胤,李中易这个军事门外汉,其实心里一直在打鼓。

    谨慎再谨慎,小心加小心,李中易觉得,胆子小也有胆子小的好处。虽然不可能有啥战功,但是,却也尽可能的避免掉入陷阱里去。

    当晚,乡军们摸黑走了二十五里路。如果不是民夫们夜盲太过严重,赶路很吃力,牲畜们也疲累不堪,李中易觉得,他的部下们至少还可以再赶十里路。

    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大队人马走夜路,和白天行军完全不同,速度也要慢一些。

    据郭怀的介绍,就算是蜀军最精锐的部队,捧圣控鹤军,到了晚上也不能继续行军,必须扎营休息。

    李中易暗暗有些自得,老子的军队打胜仗可能有难度,但是论行军跑路的速度和适应能力,没有话说。

    宿营的时候,郭怀命人驱赶着本已经很疲劳的民夫们,伐木立寨,搭建帐篷。

    李中易亲眼见好几个民夫,累倒在了地上,他担心民夫们集体累倒,影响白天的行军,就找来郭怀,把意思说了。

    郭怀却摇着头,说:“李帅,下官知道民夫们非常疲累,硬逼着他们立寨,体力上也确实吃不消。不过,下官依然坚持必须要立下大寨。”

    “为何?”因为郭怀从不妄言,李中易觉得他必有隐情,就十分好奇地询问原由。

    郭怀忽然面现惨痛之色,重重地一叹,说:“不瞒李帅,那一年,我军为了夺取秦凤诸州,和郭威带领的汉军作战。由于大军赶路过急,大家都累得动弹不得,主帅心中一软,就没有吩咐立寨。结果,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军遭到了大队汉军的偷袭,唉,伤亡实在是惨不忍睹。

    “那一战,末将所在的右军,位置相对靠后,这才侥幸逃脱。可是,家父他……却殁于乱军之中……”郭怀说到后来,已是泪流满面。

    李中易感同身受地拍了拍郭怀的肩膀,叹息道:“血的教训,太过惨痛,安民,多谢你的点醒。我这个无能的主帅,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香帅,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恕末将说句抖胆的话,兄弟们都愿意跟着您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含糊。”郭怀显得异常激动,“如果不是您,弟兄们哪来如今的好日子过?”

    “香帅,别的且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丝毫也不敢毁损!就凭您没逼着大家在脸上刺字,弟兄们私下里都感激涕零。”郭怀突然跪倒在地上,激动的大声说,“只有您才把我们这些比猪狗都不如的下贱坯子,真正的当人看啊,我的好香帅呐!”

    因李中易取字无咎的时候,按照蜀国成人礼的惯例,由赵老太公赠号“香松”。

    所以,除了李无咎之外,李中易还可被称为李香松。

    李中易身边的亲近人士,如郭怀、黄景胜这些人,皆以香帅称之。

    “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这么个理?”郭怀疯了似的,突然大声振臂高呼。

    “誓死追随香帅,誓死追随香帅……”由近及远,乡军们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响彻云宵。

    郭怀的肆意妄为,可把李中易给吓惨了,他赶紧传令下去,“禁止喧哗,违令者斩!”

    等呐喊声逐渐平息后,李中易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暗暗庆幸不已。

    幸好没人疯狂地喊出,香帅当皇帝吧,否则,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么?

    “郭安民,你瞎叫唤个屁?滚,给老子喂马去。”李中易气得鼻子都歪了,狠狠地一脚踢在郭怀的屁股上,让他赶紧滚蛋。

    谁料,郭怀被李中易重重的踢了一脚后,反而像是得了重赏似的,连官服上的灰尘都没拍,笑嘻嘻的跑去安排大军扎营事宜。

    就在李中易余怒未息的时候,王大虎忽然说:“小人和黄头,其实也和郭怀安民一样的心思,这辈子就跟着您卖命了。俺们都相信,只要有您一口吃的,一定不会忘了弟兄们。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滚,都给老子滚!”

    王大虎比郭怀说的更露骨,李中易哪敢让他继续胡扯下去,挥起手里的折扇,恶狠狠地敲在他的脑袋上,让他滚得越远越好,别在跟前碍眼。

    李中易坐到马扎上,心里却一直在感叹,这个时代的军人,地位是实在是太低了。

    从后梁太祖朱温开始,经过后周太祖郭威,再到两宋时期,在士兵脸上刺字逐渐形成了“鲸刑”制度,成为募兵入伍的必经手续。

    此后,当兵成了一种特殊的职业。一旦当上兵,刺了字,就得终身隶属军籍,不能再从事其他职业了。这样,士兵就成了社会上的一个特殊阶层。

    由于士兵刺字的影响,刑法里又正式恢复了汉文帝曾经废除的鲸刑。

    从五代后晋天福年间开始,凡是流配的犯人,脸上都要刺字,称为“刺配”。而这些犯人,又大多发到军中服役,称为“配军”。

    这个时代,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所谓的军人,基本上和贼匪划上了等号,名声非常糟糕。

    水浒传里,八十万禁军教头,擅闯白虎节堂的林冲,就是刺配沧州,成了人人唾骂的“贼配军”。

    说实话,李中易这个军事菜鸟,压根就不清楚有“鲸刑”这种对人格造成严重侮辱的制度。

    为防御周军的进攻,河池的团结乡兵,早就被召集了起来。可是,一直没人愿意去带领这帮象兵又象匪的“**”。

    等李中易接手后,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和孟仁毅的铁杆交情,自然没人傻到去充当他的老师,点拨需要刺字这事。

    等李廷圭来了后,他一心重振朝纲,想帮着大蜀尽快除掉李中易这个“佞臣”,只给了两天的出发时间。

    这种时候,就算是有人提醒李中易要刺字,也来不及了。

    这么阴差阳错,李中易倒成了乡兵们感激的对象,咳,运气不要太好哇!

    扎营的时候,李中易背着手,就站在附近观察。

    李中易发现,这个时代的军队宿营,有很多特殊的细节,值得注意。

    有人去附近的树林里伐木,这且不说,当李中易看见,很多民夫十分吃力地使用竹制的扁担挖土时,他不禁暗暗懊恼。

    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只要在铁料丰富的河池城内,打造一批简单实用的军用铁铲或是铁锹,每个乡兵背上一把,不就可以大大的提高工作效率么?

    李中易一边严重自责,一边默默地把这些小细节,牢牢的记在心里。

    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次,那就不是疏忽,而是猪头了。

    李中易发现,民夫们在营地里,挖了两道土坑。内圈的那条土坑宽约一尺深约五尺,外面一条土坑,无论宽深都超过了九尺。

    等寨墙竖好之后,李中易恍然大悟,里面的那道坑是挖来竖木头筑寨墙之用,外面的深土坑则是防备敌军冲寨的壕沟。

    营门口,五座大型拒马交叉摆开,以防备敌军骑兵突袭冲寨。

    李中易走到一座拒马前,他发现,其形状和历史电视剧里的拒马,大致相似,只不过,每根木头都足有碗口那么粗。

    李中易绕着整个营寨转了一大圈,他发现,乡军的五个指挥,只有他自领的中军两个指挥,驻扎在中军大营内。

    另外三个指挥的营寨,呈品字形,互为犄角之势,拱卫在他的中军大营四周。

    嗯,当年因主帅疏忽,导致的惨剧,确实给郭怀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整个大营,扎得有板有眼,进可攻退可守,游刃有余。

    只是,这木头营寨,可以防得住火攻么?李中易看了一大圈,楞是没找到救火的设施,例如水缸之类的东东。

    三国演义里面,曹操、诸葛亮、周瑜等大名人,都非常善于使用火攻。

    火烧乌巢,导致袁家衰败;火烧赤壁,让曹阿瞒再也无力大规模南进;火烧夷陵,让刘蜀从此元气大伤。

    水火无情,必须慎之又慎。

    李中易刚要命人去找郭怀,就见一长溜马车缓缓驶入大营,马车上载着盛满水的大铁锅。

    士兵们抬从马车上抬下大铁锅,走到寨墙边上,用木勺舀水,把木头寨墙全部淋湿浇透。

    李中易暗暗点头,有郭怀这个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将领在身边,对他来说,等于是挖沙子,却捡到了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转回到大营门口的时候,李中易突然听见拒马附近,有人厉声喝道:“口令。”

    站在李中易身后的王大虎,挺身而出,怒道:“李帅回营,还不赶紧把拒马挪开?”

    就在李中易以为,会上演一幕古代版“列宁与卫兵”的大戏之时,拒马被人从里面拖开。

    “不知李帅驾临,冒犯了虎威,请您责罚。”负责守门的都头,单膝跪地,隆重向李中易认错问好。

    李中易的心思却没在这个都头的身上,此时的他,感到万分的惊喜。

    谁会想到,仅仅在抓捕周军细作的时候,使用过的口令,竟然被郭怀及时的用到行军过程中呢?

    谁敢再说古人愚昧,老子一定和他急!

    李中易站在拒马前,发了一会儿的呆,忽然一阵寒风拂过身子,他打了个冷战,这才过神来。

    见跪在面前的都头,把脑袋埋得很低,李中易知道他吓得不轻,就笑着安抚他说:“你做的很不错,只是,下次必须注意,凡是营外有答不上口令的,非但不能拉开拒马,反而要吹哨示警,明白么?”

    “喏。”那都头见李中易并没有发怒,原本紧绷着的背脊,不由暗暗地松弛下。

    踱进中军大营后,李中易发现,大帐之中,被布幔分为前后两个部分。

    前帐,摆了一张书案,书案上文房四宝齐全,显然这是处理公务的场所。后帐靠边的位置,摆了一张低矮却宽大的床榻,供他休息之用。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