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孟仁毅有些意动,李中易出于怕死的恐惧,赶紧又添了把火,劝道:“小心无大错。如果咱们这里被周军所偷袭,导致前方大败,丧师失地,就算是咱们顺利地逃回了成都,你觉得陛下会饶得了咱们么?”

    孟仁毅听到李中易连说了好几个我们和咱们,心里不由大为感动。

    虽然,孟仁毅觉得,李中易更多的是因为怕死。但是,李中易不过是个医官罢了,又有“仙仆”的名声简在帝心,皇帝并不会把他怎么样。

    可是,孟仁毅却是统帅着后军,是管理辎重的主将,一旦兵败城破粮毁,那个罪过可就大了。

    孟仁毅心里有数,一旦兵败,他很可能不会丢掉小命,但是侯爵、豪宅、金吾卫的兵权,都有可能被盛怒之下的皇兄,给剥夺一空。

    看人眼色的日子,还有什么活头?

    在李中易的鼓动之下,孟仁毅最终决定,调派手下的部队,分别驻守到北部山区的各个山寨,盘查路人,抓捕周军的细作。

    李中易发觉,孟仁毅的命令,显得太过于粗糙。他转念一想,这个时代的古人,哪里见识过美帝的cia,和苏联kgb之间斗法的种种传说。

    于是,李中易不厌其烦地向孟仁毅灌输,反奸细的各种手段和方法。

    可是,当孟仁毅给部将下令的时候,这些个大字不识几个军将,一个个翻着白眼,两眼一片茫然。他们根本没办法理解,这些琐碎而又细致的反细作工作的重要性。

    没办法,孟仁毅只得回过头来找李中易,强行给他安了个“检校河池捉守使”的临时差遣。

    检校就是代理的意思,河池捉守使,类似于河池县警备司令。

    李中易问清楚职权范围,二话不说,就接受了命令。保命的工作,自己都不操心,还能靠得住谁?

    孟仁毅担心李中易指挥不动金吾卫的骄兵悍将,干脆把临时召集到河池县城,却没有直系将领愿意率领的两千多团结乡兵,全都交给了李中易指挥。

    反正,这些乡兵也没啥大用,成天闲在城里,还经常闹出一些鸡飞狗跳的屁事。

    这么一来,算上郭怀他们两个都的正规战兵,李中易手上掌握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两千六百多人。

    李中易带着郭怀等人,来到乱哄哄的团结乡兵大营后,立即看傻了眼。

    单单集合好队伍,就花了一个半时辰,也就是后世的三个小时。而且,这些人完全没有队列和纪律观念,他们三五成群,挤成一团,有吵架的,有大声聊天的,等等等等,各种怪现状不一而足。

    李中易算是搞明白了,这些乡兵,说好听点是兵,其实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农民。

    他们身上的服装,花花绿绿,乱七八糟;手里的兵器,五花八门:弓箭、长刀、木棍、短剑、钉扒、甚至连粪叉都有。

    李中易心里一阵发凉,难怪孟仁毅手下的将领,没人愿意统帅这些土得掉渣的渣兵。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是一群渣兵,李中易也没怎么客气,站的时间久了,腿有点酸,就让人搬来马扎,索性坐到了简陋的点将台上。

    李中易深吸了一口气,按照他对守城工作的粗浅理解,先命人招呼会射箭的站到他的左手边来。

    真没想到,这群渣兵里面,擅长射箭的,居然有千人之多。

    嗯,好,很好,好极了!

    李中易虽然不懂古代的作战模式,可他却晓得,弓箭兵是个高技术活。没有长年累月的训练,射出去的箭,根本不可能有准头和杀伤力。

    经过郭怀等人的点算后,弓箭兵一共有一千一百人五十人,绝大部分都是周边数县征发来的山间猎人。

    李中易点点头,心想,这批人平时都见过血,虽然是野兽的,那也是血。

    只要经过训练,让他们进攻可能还不行,但是躲在城墙后边放暗箭,应该问题不大吧?

    剩下的一千两百多人,李中易想了又想,觉得还是把他们变成枪盾兵算了,用于掩护弓箭兵的射击。

    只不过,李中易出于多件武器,就多个保命手段的实用性考虑,决定给全体乡兵,每人都配备一把腰刀。

    琢磨完了武器之后,李中易猛然发觉,他根本没有那么多军官来指挥这些团结乡兵。

    刚才问过几个乡兵头领,对于怎么作战,怎么列队,怎么冲锋,一个个都是一问三不知。

    肿么办?

    李中易的视线,不经意地掠过郭怀的身上,这小子是个副都头,相当于后世的副连长,他应该懂一些行军布阵的东东吧?

    “郭怀,你觉得这些人可以上战场么?”李中易有心试探一下郭怀的肚子里有没有干货。

    “回李公,这些人不仅上不得战场,就算是守城,恐怕也很困难。”郭怀撇着嘴,把这些团结乡兵贬得一文不值。

    “哦,为何?”李中易有些好奇地问郭怀。

    郭怀解释说:“李公,我们这些战兵,都是经过好些年的训练,鸣鼓而进,闻金收兵,令行禁止。这些乡兵,即使帮着守城,也很可能因为害怕而逃跑。要知道,在战时,一人逃跑,很可能牵连很多人。与其让他们这些胆小鬼上城去祸乱军心,不如不要他们。”说得非常直白。

    李中易摸着下巴,心想,说来说去,其实还是两件事,一是足够的训练,一是严厉的军纪。

    大战在即,李中易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也从没指望把这些乡兵一下子就训练成精锐战士。

    不过,万一张永德或是赵匡胤带兵来偷袭河池城,这多一个人,不就等于是多一份守城的力量和希望么?

    可问题是,怎么才能够把这些渣兵,真正的派上用场呢?

    李中易这个古代军事菜鸟,连连叹息,早知道有今天,当初怎么就不多研究一些古代作战模式呢?

    在行军来河池的路上,李中易也注意过,大军之间的联络方法。

    别的军队李中易不太清楚,孟仁毅的金吾卫里,仅仅指挥大军行动的军旗,就有不下几十种之多。

    至于,金鼓和号角,或长或短,或高或低,都代表着各种不同的含义,简直太复杂了。

    别的不说,仅仅教会这些乡民,辨识清楚指挥的旗号,就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问题。

    就在犯愁的时候,李中易忽然听见一阵整齐的鼓点,他脑子里立时灵光一闪。

    拿破仑的时代,虽然有枪有炮,但是,法国的精锐步兵进攻的时候,依然需要排成整齐的队列,踩着鼓点层层推进,而不是乱七八糟的一拥而上。

    李中易马上联想到,反正只是守城战,只要把军鼓做得轻便化,并且尽量简化鼓点的指挥含义,应该会起一些作用吧?

    不管有用没用,李中易胡思乱想了一番之后,索性解散了乱哄哄的团结乡兵。

    回到救护营后,李中易找来郭怀、伍佰以及另一个都的都头鹿清山,和他们商量着怎样练兵的事情。

    鹿清山一听说要训练那些团结乡兵,心里就不太乐意。李中易也不想强人所难,干脆打发他带着手下的一百战兵,分成几组,在县城的大街小巷里维护治安,抓细作。

    实际上,李中易这个所谓的“检校捉守使”,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个空架子。

    孟仁毅手下的亲信将领,各自把守着四门的防务,他这个没有实力的外来户根本插不上手。

    县城里边的治安,由县衙的差役和民壮负责,这里面的油水很厚很厚。

    由于涉及到重大的利益问题,县衙对捉守使衙门发过去的公文,一直采取阳奉阴违的策略,态度很端正,可就是拖着不办。

    迟早要回成都的李中易,也没想过要夺人家县令的权,更不可能去承担警察的工作。他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把城守住,保住小命。

    乱世草头王,有枪的才是爷!

    说一千道一万,李中易手上没有实力,也怪不得别人不肯舍弃已经到手的丰厚利益。

    这么一来,李中易放下一切幻想,专心致志地考虑练兵的事。手头有一支可靠的武力,才是保命最大的本钱。

    等鹿清山走后,李中易就把路上想到的一点练兵方法,告诉给了剩下的几个人。

    黄景胜和王大虎这两个人,阴人黑钱是把好手,却不懂怎么练兵,自然是李中易怎么说,他们怎么点头。

    有实战经验的郭怀和伍佰,居然也由着李中易瞎胡整,没有提出任何异义。

    李中易其实也没有成套的练兵的方法,他只是觉得,整齐的队列是培养纪律的有效方法。

    唉,隔行如隔山呐,为了保住小命,一切都需要摸索!

    说干就干,李中易把郭怀的部下召集起来,仔细地一看,又傻了眼。

    郭怀带领的这个都,共计一百一十人,其中弓手二十人,驽兵二十人,刀盾手四十人,长枪手三十人。

    这种编制既有远程打击力量,又有近距离肉搏的战士,即使李中易不懂古代的作战方式,也心里清楚,这种队伍的编成,很有其合理性。

    只是,李中易对于弓手、驽手的训练方法,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他唯一觉得有点把握的是,刀盾手和长枪手。

    在冷兵器时代,没有拼刺刀一说,但是长枪手和刀盾手所起的作用,就相当于拼刺刀。

    怎么办?

    好在郭怀在当上副都头以前,就是个熟练的弓手,再到伍长、火长、队正乃至于副都头。

    技术兵种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管理吧!

    李中易打算自己亲自训练刀盾手和长枪兵,把弓手和驽手交回到郭怀的手下。另外,再让郭怀去团结乡兵里面,挑选两百名弓驽手,专门进行集中梯次射击训练。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