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大亮的时候,孟昶赶到了青城山。只见,从山脚下开始,沿途的禁军手里举着一些孟昶从未见过的鬼画符,一路延伸到了山顶。

    山顶,已经布置好了高峨的招仙坛,孟昶走近一看,却见,李中易身穿青色乾坤道袍,披散着头发,赤着双足,右手的七星剑朝着天空,越舞越快。

    等孟昶兴冲冲地登上招仙坛,李中易长长地一个吐纳,装作收了功。

    “如何?”孟昶急忙问李中易。

    李中易故意低头掐指算了一下,说:“陛下,你看那边!”他故意把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大块龙首岩石。

    孟昶定神看过去,敢情,那块岩石的形状极为奇特,象蟒又象是蛇,更有点象龙。

    “陛下,仙翁昨晚托梦,五百年内只可能有这一次机会。如果,没有料错的话,”李中易突然大声吼道,“时辰已到,陛下快看……”

    七星剑斜着指向那块龙首岩石,就在孟昶瞪圆眼珠子的时候,“轰隆……”那块龙首岩石上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岩石立时炸裂开来。

    “啊……”

    “老天显灵了……”

    “佛祖保佑……”

    “我滴娘啊……”

    山上山下所有的高官、内侍以及禁军们全都被突如其来的巨变,给震得目瞪口呆,脑子里一片空白。

    李中易心想,这个时代固有已经有了火药,但是由于配方和见识问题,只是用来纵火之用,有谁会知道如此坚硬的岩石,居然会爆炸呢?

    硝75%,硫磺10%,木炭15%,这个现代黑*火*药的配方,李中易这个学过高等化学的,自然很清楚。

    后蜀**器监里,为数不多的上千斤火硝,都被李中易搬到了山上。皇宫里的硫磺,数量不少,木炭更不用说了,即使宫里没有,山上也多的是木材。

    最主要的是,李中易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漫山遍野的寻找,终于发现了这块口小中空的天然大岩石,运气真不错!

    原始的火硝,被李中易用半现代的替代方法提纯之后,效果惊人。于是,岩石大爆炸的条件完全具备了。

    发觉孟昶张大了嘴巴,目光呆滞,整个人傻傻的,李中易赶忙扯了一把孟昶,“陛下,神物已经下凡,请随我来。”

    这时,孟昶略微醒过神,见坛下的禁军正想往上涌,他赶忙张开双臂,厉声吼道:“都给朕退下。”神物不可任由凡人亵渎。

    李中易领着孟昶来到碎石堆前,好一通翻找,终于,在一个乱草丛里,发现了一张已经严重泛黄的鬼画符。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乃仙翁显灵。”李中易郑重其事地把那张泛黄的鬼画符,交到孟昶的手上。

    孟昶左看右看,却偏偏认不出符纸上的鬼画符,只隐隐觉得,象是个小篆的仙字。

    “陛下,快点,必须赶紧把这个药引子烧掉。”李中易领着孟昶到了招仙台上面,将那张鬼画符扔进青瓷香炉里边烧成了灰烬。

    李中易看着雄雄的火焰,心想,鬼画符已经被烧掉了,就算是事后有人怀疑,也没了可以拿捏的把柄。

    这张鬼画符,不过是李中易参照后世道教的一些法符的模样,在纸上画了出来。

    至于鬼画符泛黄,显得很古朴的样子,不过是用浓度适中的醋酸液泡了一个晚上,又故意用手揉皱再熨平,故意造的假罢了。

    这时,有忠心的禁军将领,已经冲上了招仙坛,将孟昶保护在了中间。

    “此仙药必须以臣的血肉作为凡间药引。”李中易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等着看孟昶的反应。

    “李卿……”孟昶本想伪善地劝说两句,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就是吐不出来。

    李中易心里明白,在可以令孟昶成仙的丹药面前,他的分量根本不足一提。

    这时,李中易二话不说,将手里的七星剑,浸入提前配制好的清水里面。

    然后,李中易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七星剑在胳膊上狠狠地划了一道口子,“刷。”刺目的鲜血,立时泉涌而出。

    “李卿……”孟昶见李中易果然宁愿伤了自己的血肉,也要替他炼出仙丹,这份忠心实在是令人感动。

    李中易手疾眼快地从香炉里抓过一把已经烧成灰烬的符灰,快速地抹在了胳膊上。

    孟昶惊讶的发现,李中易胳膊上的鲜血居然渐渐的停止涌出,逐渐凝固。孟昶一时激动,猛地冲到李中易的身旁,拉起他的胳膊,摸到那道“深深”的伤口处。

    “啊……”孟昶一下子楞住了,李中易胳膊上的伤口,居然已经痊愈,皮肤上面光滑得很。

    “神了,简直太神了……”

    不仅仅是孟昶,就连他身边的禁军和大臣们,一个个呆若木鸡。

    李中易见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不由暗暗地松了口气,其实这不过是个民*国时期的江湖艺人,用来骗钱的障眼法罢了。

    他的胳膊上,手臂上,早就抹满了熬成汁的中药大黄,七星剑沾的是已经融化的纯碱水。当大黄药汁,接触到了纯碱水之后,立即会起化学反应,生成大量类似鲜血的红色液体。

    说穿了,道理非常简单。问题是,这个时代的人,有谁比李中易更懂化学?

    见识落后就得被忽悠嘛!

    没等孟昶等人反应过来,李中易用七星剑刮掉手臂上的所谓“鲜血”,混合进香炉里的灰烬之中。

    然后,李中易马不停蹄地捧着香炉,来到桌案前,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混合物,一股脑地倒进了一盆清水之中。

    孟昶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惟恐漏掉丝毫。

    “陛下,必须借您的圣皇之气一用。”李中易捧着那盆水,走到孟昶的面前。

    “你快说,需要朕怎么做?”孟昶急切地催促李中易。

    李中易单膝跪地,将手里的水盆举过头顶,大声说:“您是天命所归的仙圣门徒,用手按下水面,必有神异事件发生。”

    其实,戏演到这里,李中易的心情已经完全放松,孟昶,你还逃得出俺滴手心么?

    在李中易的指点之下,孟昶将右手并拢,平平整整地按向那盆清水.

    当孟昶用手掌按压在静止的清水液面上时,水盆里面忽然汩汩地直往外冒寒气,眨眼之间,清水完全凝结成“冰”,就好像气温骤降到了零下五十度一般。

    “啊……”孟昶和众人都在同一时间傻了眼,孟昶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却见艳阳正火辣辣地烧烤着青城山的整个山顶。

    真的是太,太,太神奇了,孟昶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李中易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心里其实暗暗好笑,这又是一个化学的小技巧罢了,说穿了同样不值一提。

    基本原理是:过饱和的醋酸钠溶液的液面,一旦受到外部大面积的压力,立即就会发生结晶反应,也就是所谓的“结冰”。

    发觉在场的众人全都给惊呆了,李中易赶紧抓住机会,振臂高呼:“圣皇下凡,圣皇下凡……”

    一时间,在李中易的带领之下,整个青城山,上上下下欢声雷动,不管是高官,还是小卒,齐声呐喊:“圣皇下凡,圣皇下凡……”

    孟昶简直快要乐昏过去,面对如此具有充分说服力的灵异现象,他不是圣皇,谁又是圣皇?

    李中易担心时间一久,小把戏会露馅,赶紧捧着那盆“仙冰”,快步回到炼丹的洞府,将“冰块”整个的倒进了火焰正旺的丹炉之中。

    “噗。”丹炉里传出冰与火相遇后,剧烈的反应声,不绝于耳。

    最终,丹炉内的火焰渐渐熄灭,李中易请孟昶亲自打开丹鼎。

    丹炉开处,一股袅袅的异香,扑鼻直入,孟昶惊喜地发现,丹鼎内堆满了一颗颗金光闪闪,黄光灿灿的丹丸。

    “这些……这些全是仙丹?”孟昶有些不自信地问李中易。

    李中易信心十足地回答说:“正是仙丹。不过,臣必须提醒陛下,这些仙丹,不可给任何人服用,否则,很可能效用大减。”

    “朕知道了,朕知道了。”孟昶喜滋滋地记下了李中易善意的“神嘱托”。

    李中易心里觉得好笑,他炼的龟鹤丹,是绝对不含汞的温补药。虽然不可能是什么仙丹,但相比后世的六味地黄丸,其药效高出五倍都不止。

    至于药丸上泛起的金黄色光芒,则是由于李中易在丹药表面,涂抹了一层中药材“菟丝子”特制的汁液罢了。

    李中易命人取来锦盒,将几百粒“仙丹”盛入盒内,双手捧到孟昶的面前。

    孟昶接过“仙丹”,不由仰天哈哈大笑,当着所有人的面,郑重地宣布:“李卿,朕赐你一面先帝所遗的金牌,无论何等品级的官员,皆以平礼相见。”

    想想看,一个八品小医官,即使见宰相,也只需要拱手为礼,平辈相交,这个待遇,可真不得了。

    “哇……”旁边的高官群里,立时传出一阵阵吸凉气的声响。

    有人马上意识到,李中易俨然已是皇帝陛下,身边的第一宠臣。

    李中易本想装装b,并没有马上接过那面金牌。但是,孟昶可能是高兴坏了,硬把那面他老爹孟知祥留下的金牌,塞到李中易手上。

    回成都的路上,和李中易同车的孟仁毅,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我说兄弟,你已经把老哥子我,都给搞懵了。”

    李中易心里暗笑,不搞懵了,怎么叫作忽悠呢?

    “那个仙丹,还有机会再炼么?”孟仁毅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李中易重重地摇头,说:“天意不可违,若是勉强为之,恐怕会遭天谴。”

    就算是和孟仁毅好的就差穿同一条裤子,李中易也绝不敢自己做死。有些戏法只可以出现一次,变成绝唱,才是最佳的状态。

    不到一天的工夫,整个成都府到处都在传,孟昶是圣皇下凡,将来必定可以一统中原。

    然而,关于李中易的神奇事迹,却并没有被广为流传。由于,孟昶下了封口令,只有极少数高官知道。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