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接懿旨。”在林大山的招呼之下,众人手忙脚乱地跪满了一地。

    门帘开处,只见,黄清昂首挺胸地迈步进来,面南北背站稳之后,冲人群里的李中易微微一笑,明知故问:“李中易何在?”

    “臣李中易在。”李中易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既然黄清笑得出来,应该不是坏事。

    “……赏钱一千贯……”黄清抑扬顿挫地念完懿旨后,在场的众人全都楞住了。

    一千贯,可真是一笔巨款,顶得上在场很多人,好几年的薪俸。

    要知道,这年头,一个美貌动人的妙龄歌妓,也不过区区五十贯钱而已。

    费贵妃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又是大宦官亲传,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这里边仅仅是赏钱的问题。

    李中易谢恩之后,刚站起身,就听黄清笑着说:“贵妃娘娘说了,昨晚睡得很香,多亏了李司医。”

    哇,黄清此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呆若木鸡,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傻傻地望着李中易。

    好家伙,贵妃娘娘赏的面子,简直太大了,这口谕比懿旨,更加震撼人心。

    说白了,费贵妃这就是杀鸡硬要用牛刀,赏的是李中易一个人,被打脸的却是尚药局内的全体同僚。

    黄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既然是帮李中易做面子,索性做个全套,这才可能落个整人情。

    “抬上来吧。”随着黄清一声令下,四个膀阔腰圆,五大三粗的宦官,抬着一只披红挂彩的紫檀木箱,走进屋里。

    别说是一千贯铜钱,就算是一千张纸,都沉得很,难怪需要四个人来抬。

    “李司医,陛下赏你的马车就在宫门外吧?如果不方便的话,杂家就让人替你送过去了。”黄清令人目不暇接地又加了一码,震撼一个接着一个砸到众人的头上。

    陛下啥时候赏了马车给李中易?我们怎么不知道呢?室内的众人浮想联翩。

    李中易想了想,这么多钱,他一个人肯定搬不动,只得谢过了黄清的援手。

    黄清办完差事,带着李中易的赏钱走了。

    尚药局的这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看了看林大山,又瞅了瞅李中易,最终把幸灾乐祸的目光都投到了,不知道死活的田大满身上。

    田大满惊得面无血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贵妃娘娘竟然会如此的器重李中易,一出手就是这么大一笔巨款。

    “李……李……司医……”田大满很想道歉,可是,话堵在嘴边,始终吐不出来。

    李中易淡淡地一笑,说:“田侍御,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大可不必多想,咱们毕竟是一间屋子里办公事的同僚啊。”

    这话说得漂亮极了,一时间,众人对于李中易的印象好了很多。

    自古以来,人情味浓厚的人,大家乐意亲近,人缘自然就会好。

    眨个眼的工夫,李中易的处境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本背地里说坏话的,全都围拢到他的身旁。

    这个指点值守诀窍,那个补充宫内的禁忌,大家打成一片火热,唯独把刚才出言不逊的田大满给晾在了一旁。

    说笑了好一阵子,林大山发了话,众人这才各自散去。

    官场的等级毕竟森严,杨明光是从六品上的侍御医,拥有自己单独的公事房。李中易这个正八品下的司医,却只能和同级的五个司医,一起挤在大公事厅内办公。

    由于李中易明显正受宠,他的专用座位十分顺利的就安排妥当,不偏不倚,不前不后,夏不晒烈日,冬不吹寒风,刚好合适。

    等李中易安顿下来,杨明光把他找到自己的公事房内,笑着说:“按照朝廷的规矩,既然你做了司医,达和兄就不可能再回任侍御医。”

    李中易点点头,这就和上辈子首长医疗圈里的回避制度,大致相仿,他自然可以理解。

    “你我既然在一处轮值,如果嫌外面吵闹,随时随地可以到我这里来讨论医术,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杨明光话说得很圆润,照顾李中易的意思却很明显。

    对于同僚的好意,李中易从上辈子开始,就一直抱以善意。

    当然了,一码归一码。假如同僚敢于在背后捅刀子,李中易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反捅回去,而且捅得更深更狠。

    杨明光详细地解释一些宫里的特殊规矩,李中易用心的一一记在心头,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他在上辈子就已经十分明了。

    大约一个时辰左右,费贵妃那边来人传话,把李中易叫去了凤仪殿。

    等李中易走后,林大山专门把杨明光找了去,劈头就问:“怎么样?”

    杨明光皱紧眉头,说:“看不透,实在是看不透。”

    林大山凝神细想了一会,意味深长的说:“高新河毕竟树大根深,靠山又特别硬。”

    杨明光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要不然,姓高的也不至于在这尚药局里横行霸道这么些年。”

    “唉,咱们这些伺候过先帝的老臣子,越来越少了。”林大山有些落寞地长吁短叹。

    几乎在同一时刻,尚药局内的另一处公事房内,也聚集了一些人。

    李中易赶到凤仪殿内,听宫女们详细描述了一番花蕊夫人的最新病情,他略微改了下外敷的药方,减了几味猛药。

    临近晌午,孟昶下朝归来,发觉心爱女人的病情继续好转。那些红肿得吓死人的小“痘痘”,不仅停止了蔓延,也明显没以前那么恐怖。

    孟昶心里一高兴,信口赐了李中易一桌子丰盛的宴席。李中易早饿了,他也没客气,坐在偏殿的饭桌前,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把一旁伺候着的小宫女给看傻了眼。

    填饱了肚子,李中易手里捧着茶盏,心想,宫里的御厨也不过如此,青爽诱人的白菘,居然给煮得稀烂,令人难以下咽。

    没办法,皇帝赏的宴席,蔬菜居然就这么一道,各种炙肉倒是有十几碟。

    见识过所谓的御宴之后,李中易不由大为感慨,皇帝的所谓至高无上的享受,也不过如此!

    午膳后,静极思动的费贵妃死活闹着要出去游玩,孟昶劝了好久,最终拗不过她,只能妥协。

    皇帝和贵妃出宫游玩,绝非小事,首先要通知金吾卫的禁军出动,封锁警戒沿途的各个街坊。

    然后,吃的,用的,玩的,一应俱齐,当然了,身边自然少不了,负责看病的医官。

    李中易很荣幸的没有被孟昶忘在脑后,被叫去跟着随时听用,他那辆御赐的马车也被黄清给安排进了庞大的队伍之中。

    刘佐鱼被贬去守先帝陵后,黄清因为献参,推荐李中易之功,被孟昶任命为检校内给事兼掖廷令。

    “内给事”是内侍省的顶级大太监之一,黄清的头衔加了“检校”二字,也就是先代理着,看今后的表现再转正的意思。

    掖庭局的实权大得惊人,几乎管了大半个**的事务,包括宫女们的升迁降调,宫内的诏狱和冷宫,以及各种后妃们的各种杂务。

    也就是说,黄清如今成了皇宫里屈指可数的实权派,炙手可热的大太监。

    黄清这家伙非常势利,趋炎附势,够眼看人低。不过,凡是对他有大用的人,他都会十分用心的巴结。

    于是,秦得贵被安排到了李中易的车辕上,随时随地的照应着,以免出差错。

    “叔爷,咱们这是要去龙泉山,贵妃娘娘最喜欢吃着炙肉赏花……”秦得贵依然话很多,没等李中易问话,他就已经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给说了。

    李中易一直笑而不语,点头鼓励秦得贵多说话,越多越好。

    “叔爷,咱们这一去龙泉山,至少是三天。”秦得贵其实一点不傻,他知道李中易想听什么,介绍的重点也主要放在各种安排上面。

    李中易撩起车帘,探头出去,却见整个队伍旌旗招展,威风凛凛,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

    史书记载,南唐的后主李煜,也非常喜欢带着**的妃嫔们,到处游山玩水,并且留下了不少的好词。

    亡国之君,各有悲剧,不过相同点却惊人的相似,都是不务正业。

    李煜的文学造诣相当高,词赋水平极佳;孟昶对于鉴宝,很有道行,这两个家伙都是当之无愧的艺术家。

    只可惜,让艺术家坐上了皇帝的宝座,悲剧性的结局正上演:国破山河在,老婆归别人。

    [注:逍遥侯书友抠裙已经建好,裙号:752○6776,欢迎兄弟们进来讨论剧情。]

    一路上走了两个多时辰,抵达龙泉山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

    上边传令下来,就地扎营,晚膳吃炙肉。

    秦得贵招呼着刚分到手下的几个小宦官,一边扎营,一边去领晚膳的用具和食材。

    李中易背着手,看着众人来来往往,忙碌不停,他心想,孟昶确实非常会享受生活。

    在这夏秋之际的山间,迎着席席晚风,痛饮美酒,吃着炙肉,快何如哉?

    有秦得贵主动张罗着,李中易也没啥事,背着手在营地附近闲逛。

    忽然,李中易发现了一棵茱萸树,他走近一看,敢情是素有越椒之称的:食茱萸。

    上辈子,某点文学网上的很多女生作品,都提到用茱萸代替辣椒。实际上,这里边有个很大的误区,并不是所有的茱萸都可以代替辣椒。

    茱萸分为山茱萸,吴茱萸,食茱萸和草茱萸,其中能够当作辣椒替代物的是食茱萸。

    李中易知道,这个时代,蜀国人把食茱萸,称作是“艾子”,一般只是当作一种香料或是药材。

    野生的食茱萸非常不容易得到,李中易平生最爱吃辣,他忙不迭地走过去,掏出袖中的帕子裹在手上,然后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采了一些食茱萸的果实。

    等李中易捧着食茱萸回转的时候,秦得贵已经安排好宿营事宜,他见李中易官袍上面堆满了红色的异果,不由好奇地问:“叔爷,这是什么?”

    李中易微微一笑,解释说:“这是艾子,也叫越椒,你让人把这些好东西洗干净了,等会吃炙肉的时候,叔爷我给你露两手绝活,保你满意。”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