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的说明:每天固定在中午12点整,晚上九点整,各更新一章。如果当天的推荐票超过三百张,第二天晚十点,一定加更一章。)

    路上,黄清介绍说:“相公和参政们,一般不会亲自见你,顶多也就是中书舍人出个面,寒暄几句。”

    黄清领着李中易来到政事堂外,隔着老远,他们就被卫兵拦下。

    在这种地方,黄清也不敢造次,详细说清楚了原由。负责看门的主事,看在黄清是天子近侍的面子上,拿了李中易的祖上三代的履历以及名刺,进了政事堂去找管这事的通事舍人。

    黄清视线掠过排在前边的许多青袍和绯袍官员,无奈的说:“兄弟,慢慢地等吧。”李中易的官位太低,只能排在很后面。

    谁知,那主事进去不久,政事堂内就传出来,赵相公召见李中易。

    “哗!”原本站在李中易前边的各级官僚们,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在李中易的身上,大家都非常奇怪,这个青袍小官究竟是哪路神仙?

    一时间,惊异者有之,诅咒者有之,羡慕者,则更多。

    黄清完全没有料到,李中易在赵相公那里居然这么有面子,他看向李中易的目光,不禁又多了几许变化。

    在通事舍人的带领下,李中易来到政事堂的正厅门外。

    经过通禀之后,李中易被带进了正厅内,只见,厅内只有一位身穿紫袍,腰挂金鱼符的中年人,正手捧茶盏,站在窗口。

    此人应该就是赵廷隐吧?

    “下官,殿中省尚药局司医李中易,拜见相公。”李中易按下心头的疑问,行礼如仪。

    “免了。”赵廷隐转过身子,单手虚抬,显得很给面子,“随便坐。”

    李中易道谢后,侧身坐到了厅内一侧的马扎上,身子挺得笔直。

    “本相听说过你,你很好。”赵廷隐将手里的茶盏轻轻地放到案几上,信手掂起一份公文,递到李中易的面前,“看看吧。”

    李中易接过公文,仔细一看,敢情这是一份军方版的空白敕牒。

    “只要是我骁锐军中,官职随便你填,陛下那里自有本相去说。”赵廷隐此话一出口,不吝于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赵廷隐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优厚,令李中易感到难以置信。

    要知道,骁锐军一共不过分为十军而已,李中易如果填了其中某军都指挥使,那就是正儿八经的骁锐军重将了。

    李中易完全没有料到,赵家居然会对他下如此的重注,可见,赵老太公对他是势在必得。

    “回相公,下官文不能科举,武不能提刀上阵,并且没有丝毫领军作战的经验,与其将来兵败身死族灭,不如安安分分地做个好医官。”李中易迅速地判断清楚情势,果断地作出了抉择。

    李中易的回答,显然超出了赵廷隐的预料之外,他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李中易,忽然笑道:“你确定将来不会后悔?”

    “回相公,下官是个没啥真本事的纨绔子弟,说实话,平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数铜钱数到手抽筋,睡大觉睡到自然醒,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李中易始终很清醒,在这后蜀国成都府中,赵家的死敌张业,才是最大的实力派,就连国主孟昶都异常忌惮。

    “哈哈哈,有趣,有趣,实在是有趣。”赵廷隐笑过之后,突然拉下脸,冷冷地下了逐客令,“汝且退下。”

    李中易站起身,泰然自若地拱手说:“下官告退。”头也不会的离开了政事堂的正厅。

    回凤仪殿的路上,黄清一个劲追问李中易,赵相公召见他,究竟所为何事?

    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和黄清说实话,他打着马虎眼说:“陛下骤然升了我的官,赵相公心里有些奇怪罢了。”

    黄清总觉得李中易没有说真话,可一时又找不出破绽,完全没辙。

    两人回到偏殿不久,孟昶就派人过来传话,贵妃娘娘刚刚睡醒,浑身又开始发痒。

    李中易知道这是正常状况,再神奇的皮肤药物,也不可能眨眼间就药到病除。

    但是,李中易还是装作很着急的样子,立即赶去了正殿,仔细询问过花蕊夫人的病情之后,叮嘱宫女外敷上药的时候,必须加大剂量。

    宫女显然没完全说实话,但李中易却从她的描述中,猜测到了真相:一定是花蕊夫人醒来之后,因为身上很痒,下意识的,把上过药的地方,又抓破了。

    这个时代的中医技术,虽然有些可取之处,但是,由于古人没有化验药材成分的现代科学手段,对于各种药物的认识和理解,水准依然不高。

    李中易开出的药方,是他上辈子用熟了的现代验方。方子里,各种药物综合起来使用之后,形成化学反应,具有一定的皮外抗生素的功效。

    其综合成分,虽然还达不到青霉素的水准,但是,应对这个时代的皮肤细菌感染,完全足够。

    记忆里,英国首相丘吉尔曾经染上肺结核,当时的医生只用了五万单位的青霉素,就帮老丘彻底的解决了问题。

    细菌的耐药性,也是随着抗生素的大量滥用,而逐渐进化的。

    加了冰片和薄荷的药膏,被厚厚的涂抹到花蕊夫人的皮肤上,说来也是巧合,不久后,花蕊夫人居然不痒了。

    孟昶龙心大悦,笑完着李中易,信口开玩笑说:“你说说看,朕该怎么赏你?”

    李中易眼眸微微一闪,异常诚恳地说:“陛下的赏赐已经太多太厚,微臣如果再要讨赏,岂不是无脸之徒。”

    孟昶听了这话,越发高兴,他笑道:“对于有功之人,朕从来不吝厚赏,说吧,你想要什么?”

    李中易渐渐摸到一点孟昶的脾性,你越是不居功自傲,他越是欣赏你,就越想给你东西。

    经过推三阻四,李中易确实见到了孟昶的诚意,他话锋一转,恳求道:“陛下,微臣有个请求,到我大蜀立国三百之时,请赏微臣一座大宅子。”

    孟昶起初一楞,大蜀国三百年的时候,还可以赏李中易宅子,这是……

    等孟昶明白过味来,不由大喜过望,这个好口彩的确是天大的好兆头啊!

    “哈哈,何须三百年,朕现在就赏你一座大大的好宅子。”孟昶没等李中易反应过来,已经下令,“传朕的话,把前段时间抄的曲阳县男的宅子,赐给李中易。”

    “喏。”一旁的小宦官训练太过有素,李中易刚张开嘴巴,他已经领命出门传诏去了。

    李中易只得连连谢恩,这时,宫女来报,贵妃娘娘饿了,想吃东西。

    孟昶更是大喜,连声称赞李中易有大功,李中易哪敢居功,他谦逊地说:“陛下,和尚药局的同仁们比起来,微臣资历尚浅,还需要跟着名医多多学习医道。”

    李中易这话其实没安“好”心,明着没说啥,实际上,是在暗示孟昶,尚药局里的这些人,尤其是领头的所谓奉御,简直就是饭桶。

    孟昶这才想起来,已经在殿外跪了好几个时辰的那群废物“御医”,他本想把这些人都赶回家去吃自己的,转念一想,宫中还是需要看病的人。

    “黄清,你去传诏,尚药局的左右两个奉御,颇失朕望,一齐降为了侍御医,哦,让他们都滚吧,少在这里给朕丢人现眼。”孟昶的气头已过,早忘了要杀人的往事。

    李中易想了想,觉得勉强可以接受,虽然没有直接拿下死敌——左奉御高新河。但是,已经失去了对尚药局控制权的高新河,相对更容易对付一些。

    临近宫门下钥的时候,李中易指挥着宫女给花蕊夫人上过第六次药之后,这才带着被一直被扣押在宫里的三个女婢,坐上孟昶赏的马车,匆匆回馆驿。

    亲娘薛姨娘现在是一个人待在馆驿里边,肯定还在担惊受怕,李中易必须赶回去好好地安抚她。

    回到馆驿,李中易找到薛姨娘的时候,果然看见她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两眼红肿不堪。

    好一阵劝说,安抚,真话谎言夹杂着说了一大堆,李中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薛姨娘哄睡着了。

    留下巧儿照看薛姨娘,李中易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自己的书房。

    李中易喝了口瓶儿捧来的热茶,凝神细想,今天的收获可谓十分巨大。

    不仅捞了个官皮罩在身上,更把死敌高新河拉下了奉御的宝座,令他最感到满意的是,亲妈薛姨娘即将获得一个带发修行的道号。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时代,为人妾的女子,绝对不可能享有“人*权”这种奢侈品。

    尽管孟昶赏了一处新宅子,可是,李中易既未成婚,李家又未分家,不可能去赐第长住。

    按照封建礼法,如果李达和不点头,李中易现在闹着要长期搬出去住,那就是不孝。

    再说了,李达和对李中易确实很有父子亲情,李中易也不想让他伤心。

    这么一来,李中易向孟昶讨来的道号,说白了,就是预料到了,曹氏对薛姨娘的主动进攻,想罩一层保护伞在薛姨娘身上。

    想想看,得到皇帝亲口御封道号的薛姨娘,光耀的可是李家的门楣。

    没办法,在这个时代,正室嫡母即使再渣,那也是正室,在家里收拾薛姨娘,名正言顺,有苦都说不出。

    李中易放下手里已经变冷的茶盏,提笔在手,有些事情他必须提前预做准备。

    就在这时,瓶儿忽然拽着芍药走进书房,李中易有些奇怪地问她:“怎么了?”

    “爷,还是让芍药这个死丫头,自己说吧。”瓶儿怒气冲冲地把芍药推搡到李中易的身前。

    面对李中易的询问的目光,芍药躲闪着,不敢迎上去,脑袋越垂越低。

    李中易一看芍药这副表情,就知道,她又做了亏心事。

    “不想说是吧?瓶儿,叫人把她扔进马厩里去。”李中易断然做了处置,不压下她的气焰,誓不罢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