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微臣的生母一心向道,平生最是崇拜葛仙翁。”李中易睁着眼睛说瞎话,其实是想找孟昶讨个恩典。

    孟昶面上露出不悦,心中的疑虑却减弱了许多,说实话,他就怕李中易啥都不要,那反而不好控制了。

    “准了!”孟昶觉得给一个侍妾赐个道号,不过是讨个好口彩罢了,也不算多大的事。

    实际上,比这个更荒唐的事情,孟昶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了!

    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薛姨娘有了皇帝的赐号,就算嫡母曹氏再强悍,他也可应付自如。

    一行人匆匆赶到花蕊夫人的住处——凤仪殿,孟昶抬腿进了殿内,李中易很自觉地站在殿门外,等候孟昶的召唤。

    “蕊娘,蕊娘,你这是怎么了?”殿内忽然传来孟昶痛心疾首的呼喊声,紧接着,是一片请罪声,“……臣该死,臣等该死。”

    “滚,滚,滚……都给朕滚出去……朕要杀个鸡犬不留……”孟昶勃然大怒的咆哮声,传出老远,震耳欲聋。

    眨个眼的工夫,李中易就见十几个医官,屁滚尿流地从殿内逃窜出来,东倒西歪地跪倒了一大片。

    “咣咣咣……”殿内传出清脆刺耳,此起彼伏的瓷器破碎声,显然,孟昶在盛怒之下,砸东西泄愤。

    娘的,崽卖爷田不心疼!

    李中易有理由相信,殿内被砸的任何一件器皿,放到后世,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李中易,你给朕滚进来。”殿内传出孟昶的怒吼声,跪满殿外的医官全都抬起头,齐刷刷地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整理了下衣衫,无视于众人的目光,迈着四方步,泰然自若地踱进殿内。

    殿内,一片狼籍,满地都是破碎的精美器皿。

    李中易走到孟昶的身前,刚要行礼,就被孟昶粗暴地摆手制止,“少来这些虚的,赶紧给蕊娘瞧好病,不然的话……”

    “喏。”李中易按照孟昶手指的方向,殿内一侧的床榻前,床榻被轻纱笼罩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李中易冲着立在榻前的一位宫女,拱手着说:“请小娘子代微臣转禀贵妃娘娘,若要彻底去除了顽疾,务必暂时听从微臣的安排。”

    那位宫女张开小嘴,异常惊讶地望着李中易,在她的印象里,还从没有人如此胆大,居然敢指使贵妃娘娘。

    见宫女犹豫着不敢禀报,李中易听见纱帐内传来一阵阵低微的**声,他心中猛地一动,立即朗声说:“娘娘,微臣以脑袋担保,绝对可以治愈您的疾患,只不过,微臣的治疗和别的庸医完全不同,请您务必体谅微臣的一片苦心。”

    “你们都是骗子,说什么药到病除,本宫……本宫现在不如死了算了……妙郎,永别了……”帐内传出如同黄郦鸟鸣一般娇脆悦耳的女声,话里的意思却杀气腾腾,令人不寒而栗。

    “蕊娘,你暂且忍一忍,这小子再不顶用,朕就把这些狗屁医官全都宰了,替你出气……”孟昶急得直搓手,满口银牙咬得咯咯作响,显然已是怒到极致。

    “和娘娘您的凤体比起来,微臣这种懂医之人的贱命确实算不得什么。不过,就算把医官都给杀了,又有何用?”李中易丝毫不为险境所动,慢条斯理地说,“娘娘,不是微臣夸口,这普天之下,除了微臣之外,绝无第二人有办法治好您的顽疾。”

    既然后蜀国内的御医全军覆没了,机不可失,李中易此时不狠狠地踩上一脚,又如何彰显出他高超医术呢?

    抓住绝佳时机,适当的吹一吹自己的本事,哄得老首长们心甘情愿配合治疗,这可是李中易上辈子混在红墙之内时,总结出来的心得!

    纱帐内一下子没了声息,李中易暗暗松了半口气,显然这位花蕊夫人的嚣张气焰,暂时给压了下去。

    李中易刚才的话,看似简单,实际上,是变相告诉花蕊夫人:和医官们的贱命比起来,她的凤体异常尊贵,根本没法子相提并论。

    趁花蕊夫人还没彻底想明白之前,李中易略微提高声调,对着纱帐内大声说:“娘娘,微臣恭请察脉。”

    过了一会儿,帐内传出花蕊夫人的娇声,“颦儿,取锦帕子来。”

    “喏。”守在帐外的颦儿蹲身万福之后,快步取来一方薄薄的秀帕,钻进帐内。

    帐帘微掀,在一方绣帕的完全遮掩下,花蕊夫人的手,终于伸出帐外。

    孟昶就虎视眈眈地站在近前,李中易不敢细看,抬手就捏住了花蕊夫人的腕脉。

    李中易眯起两眼,细细品察之下,发觉脉相迟滞,弦数溜滑,大致符合过敏性皮炎、毛囊炎以及神经性皮炎的症状。

    和黄清此前暗中抄来的医案脉案对比,李中易原本只有八成的把握,如今已经变成九成以上。

    盏茶之后,李中易松开拿捏的腕脉,抬头望着孟昶,重重地一叹,说:“陛下,娘娘的病情异常紧急,继续拖延下去,恐怕连脸上都会布满恶疮。”

    这个说法,孟昶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他本也懂一些医术之道,自家女人的癣疾的确是逐渐蔓延扩大的,而且,越来越吓人。

    “照你看,该如何诊治?”孟昶很想大发脾气,但又对李中易存了几许期待,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既然孟昶没当场拍桌子,那就说明他的心里已经有顾忌,李中易很自然的趁势张大海口,大提要求,“陛下,臣急需很多名贵的药材,必须马上办妥。”

    上辈子,李中易在行医的过程中,难免遇上一些架子很大,脾气又很坏的首长家的二代子弟。

    这种时候,李中易一般都会采取连蒙连吓的手段,不露声色的警告那些二代子弟,如不积极配合他的治疗方案,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

    说实话,李中易利用这一招,效果异常显著,摆平过好些个喜欢瞎操心的红二代子弟。

    面对异常自信的李中易,孟昶不禁多了几分期待,他当即下了死命令:“传朕口诏,凡是李中易所需的药材,都必须在一刻钟内找来。”

    至高无上的鸡毛到手,李中易耍弄起令箭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一连串平时难得一见的药材名,脱口而出:“灵芝、龙涎香、虫草、何首乌……”

    末了,李中易忽然想起,后蜀国距离吐蕃很近,于是随口补上了一种药材,“后藏雪莲……”

    出乎李中易的意料之外,孟昶的皇宫里,还真是一座珍稀药材的宝库,所谓的后藏雪莲虽然存量不多,但也有一株。

    “取笔墨来。”李中易无视于孟昶讶异的眼神,直接发号施令。

    殿内的宦官们见孟昶微微点头,赶忙行动起来,眨眼间就备齐了笔墨纸砚。

    李中易提笔在手,沉吟了一会,忽然怪叫一声:“不对啊……”

    孟昶原本稍稍落下的那颗心,立时又提到了嗓子眼,急忙问道:“哪里不对?”

    李中易拱手说:“陛下,贵妃娘娘的病情异常复杂,微臣无法仅凭脉相开药方。”

    “你的意思是?”孟昶眼珠子转了转,马上明白李中易话里隐藏着的内涵,他可能需要亲眼看看花蕊夫人的肌肤。

    自己女人的身体,怎么可能给外臣观赏呢?

    孟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拧紧眉头死死地盯在李中易那张清秀的脸庞之上,一副要杀人的狠辣。

    李中易仿佛没看见一般,淡淡地说:“只能请陛下相助,替微臣解说一下,贵妃娘娘的详细病况。”

    孟昶眨了眨眼,这个倒是可行,狰狞的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

    看着孟昶钻进纱帐的背影,李中易一直提紧的那口气,慢慢地吐了出来。

    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就可能身死族灭,李中易的胆子再大,也不禁要捏把汗。

    不过嘛,天下事,有失必有得。

    如果现在不把孟昶引如圈套之中,忽悠住,李中易后面的计划,将很难展开。

    还是那句老话,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不管是那个时代,天下都没有白吃的午餐!

    李中易在帐外发问,孟昶在帐内回答,臣子问得很仔细,君王答得也异常详尽。

    折腾了好一阵之后,终于,李中易再次提笔在手,笔走龙蛇,刷刷地写下了一个方剂:银花半钱,连翘一钱,苍术半钱,黄柏一钱,归尾小半钱,赤芍半钱,猪苓两钱,茵陈四钱,车前子半钱。

    见孟昶一眨不眨地盯在方子上,李中易也不以为意,继续列出了几味名药。

    “陛下,此方既可内服,也可外敷。只是,贵妃娘娘恐有半月无法沐浴。”李中易的声调很平和,却恰好可以让帐内的花蕊夫人听见。

    “妙郎,臣妾宁愿去死,也不能不沐浴。”花蕊夫人在纱帐内尖叫出声。

    李中易暗暗好笑,这女人虽然身份尊贵,却也不是太难忽悠。

    终究还是心疼他家的女人,孟昶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放下皇帝的架子,语气柔和,与李中易打起了商量,“真没有可以替代的办法?”

    李中易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抓耳挠腮想了老半天,直到孟昶快要爆走之前,这才解释说:“绝对不能在水中泡的时间过长,否则,癣疾真有可能蔓延到脸上。”

    孟昶等了一会,没见蕊娘出声,心知她是默许了,这才点头同意了李中易的说法。

    宫里的小太监们很快拿齐了各种药材,尚药局的药师也被叫来了两个,李中易袖手在背后,隔着案几,分派任务。

    上辈子,李中易给老首长们看病的时候,也只是负责开药方,下诊疗单,无论是抓中药,还是拿西药,都另有专人负责,检查得十分仔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