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如此,那杂家就愧受了。”黄清心里很痛快,刚刚升官,就又得了一笔不小的好处,李家大郎确实很会做人。

    其实,这五百贯对于黄清来说,分量虽然不算小,却也不是特别大的数目。他之所以故意装作贪婪的模样,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这李中易是否值得进一步结交。

    答案既然揭晓,黄清换上笑脸,说:“贤侄的那株高丽参,恰好是太后所需的药引……”一如既往地只说半截话,让别人去猜。

    李中易马上意识到,他这次获赏,很可能和太后的病情好转,大有关系。而且,黄清的晋升,也应该是沾了那半株高丽参的光。

    对于黄清的贪婪,李中易其实并不特别在意,太监不贪财,那还叫太监么?

    李中易在上辈子就深深地懂得,投资的风险越大,回报很可能越丰厚的道理。

    黄清收了好处才帮着办事的逻辑,符合李中易所理解的交易原则,他非常适应。

    俗话说得好,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个要命的问题么?

    “黄公,不知道谒见陛下有何规矩?”李中易对黄清的秉性非常了解,这个死太监从来不会明着透露消息,内幕只能靠猜。

    黄清最满意的就是李中易非常识趣,也十分懂事,从不让他觉得为难。

    既然李中易是个妙人儿,得了不少好处的黄清,自然不介意暗中出手,拉他一把。

    “唉,这些年,太后的身子骨一直不太舒坦,陛下忧心不已,除了晨昏定省之外,甚至废寝忘食的亲自研究医术之道。”黄清感叹不已,仿佛蜀主孟昶乃是天底下最大的孝子。

    李中易却从黄清的话里,品出别样的味道,孟昶身为一国之主,有必要亲自研究医术么?

    显然,孟昶除了想清除老臣,独揽大权之外,很可能还惦记着长生不老的方术。

    上辈子,李家的老祖宗在家史中,留下了不少关于雍正帝修仙炼丹的记载。

    假如,孟昶喜欢这种邪门歪道,李中易为了自保,说不得只好献出一两个短期内有显效,十余年后却使人崩溃的“仙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李中易从来不打算当圣人!

    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哪怕是孟昶想挡道,李中易也敢暗中下毒手,送他去西天修仙!

    “黄公,不知费贵妃的病体康泰否?”李中易敲着边鼓,询问花蕊夫人的皮肤病情。

    “唉,杂家也正自发愁呢。”黄清摆出一副主病奴忧的忠心姿态,不露痕迹地透露出了费贵妃并未痊愈的消息。

    李中易心里有底,拱手问黄清:“黄公,在下不懂陛见的规矩,还请指教一二。”

    黄清犹豫了片刻,这才缓缓地说:“问什么答什么,不可乱说话。”

    李中易懂了,孟昶应该是个非常讲究礼数的国主,不喜欢臣子有逾矩的行为。

    黄清耐心地讲解了一些陛见的规矩和流程,李中易听得非常仔细,不清楚的地方,还不厌其烦地询问黄清。

    准备停当后,黄清骑在马上,领着李中易进宫。

    这吴寺正离开了大牢之后,直接去了赵府,把监狱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赵老太公。

    赵老太公捻须沉吟半晌,慨然长叹:“这江狱丞病得实在太巧,早不中风,晚不中风,偏偏跌了一跤,就中了风。显和,你信么?”

    “对呀,学生起初也有些奇怪,那江狱丞平日里身体还算康健的……”吴显和经赵老太公的提醒后,顿时觉得江狱丞突然中风,颇有些蹊跷。

    “显和,据你所言,你赶过去的时候,内谒监黄某紧跟着去传诏?”赵老太公眯起两眼,紧盯着吴显和。

    吴显和点点头,说:“是的,据学生的暗中观察,那黄清好象和李中易不陌生。”

    “哦……”赵老太公凝眉沉思片刻,忽然笑了,“如果老夫所料不差,去李家传诏抓人的,应该就是这个黄清。这么说来,那个小家伙应该是在李家和黄清搭上了线。”

    “嘿嘿,有趣,实在是有趣啊!”赵老太公微微一笑,“有意思,那小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

    “老太公,您……”吴显和十分不解地望着赵老太公。

    赵老太公忽然仰面大笑数声,捻须说:“老夫谬矣,那小家伙居然只是把我赵家当作是备胎而已,私下里另修了一条通天大道。唉,居然聪明如斯,老夫真是惭愧啊,又看走了眼。”

    “太公,这是……”吴显和依然是一头雾水,迷惑不解地望着赵老太公。

    赵老太公暗暗叹息不已,啥叫差距,这就是了!

    “显和,以你的傲骨,想必不太看得起那个小家伙吧?”赵老太公捧起茶盏,笑望着吴显和。

    吴显和的心事被赵老太公说破,脸色微微发红,犹豫了一下,决定说实话,“实在是惭愧,学生本想试探一下他的底细,却不想,招招都只打到空气。”

    “嘿嘿,那小家伙坏得很,老夫都被他涮了,何况是你这种老实人呢?”赵老太公摇着头,叹息说,“厉害啊,短短的传诏时间,居然就有办法让黄清帮他,老夫都做不到啊。”

    “不至于吧?”吴显和满脸的不信,赵老太公摇着头说,“老夫此前的一番计较,居然尽付流水,如今只怕又要多费无数心血啊!”

    吴显和毕竟也是聪明人,赵老太公对李中易的格外欣赏,态度如此的明显,他再看不出来,那就真成了傻子。

    进宫后,黄清领着李中易七弯八拐,来到紫宸殿外。

    “你在此处等着,杂家进去禀报。”

    黄清低声叮嘱了李中易几句,迈步走到殿前,客气地对守在门前的小宦官说:“麻烦禀报陛下,奴黄清回来缴旨。”

    李中易瞥见黄清悄悄地塞了个荷包给那小宦官,不由暗觉好笑。

    别看黄清贵为内谒者监,在宫外嚣张无比,到了这里,连看门的小宦官都要主动巴结。

    可想而知,官职往往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实际地位,距离皇权的中心越近,才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这小宦官虽然地位很低,但是,他每天都有机会陪伴在孟昶的身旁,只要是存心想害人,进谗言的机会多的是。

    既然不可能防贼千日,黄清放低身段与小宦官结交,也就成了理性的选择。

    李中易因为上辈子的阅历,非常理解黄清的做法,不敢奢望小宦官帮着通风报信,只求别落井下石就好,这是保平安的良方。

    不大的工夫,黄清从殿内出来,小声告诉李中易:“陛下正在研究医书,你先等着吧。”

    李中易点点头,说:“黄公放心,我就待在这里,不会乱跑。”

    黄清欣赏地看了眼李中易,这小子就是这么懂事,还真没白帮他。

    “小黄子,你在这儿磨蹭什么呢?”忽然有人在旁边发问。

    李中易扭头一看,却见是一个身穿浅绯色官袍,大约四十多岁的宦官,就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他们。

    “孩儿见过‘耶耶’,要不是‘耶耶’大力提携,孩儿至今还蹲在外头吃灰呢。”在宫外不可一世的黄清,快步跑到那宦官的跟前,居然当着李中易的面,点头哈腰地卖乖,显得恭顺异常。

    李中易知道,在这个时代,耶耶就是爹的另一种俗称。

    由此可见,来的这个宦官一定是个权势滔天,令黄清深感畏惧的大宦官。

    “小黄子,你混得不赖啊,靠着自己个的真本事,居然一夜之间,就当上了内谒监?”

    那大宦官仰面朝天,笑得异常灿烂,可是,李中易却发觉,黄清的身子微微直颤,死死地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好了,好了,你重新回到陛下身边,耶耶高兴得很呐,别装得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爷知道你胆子并不小。”大宦官笑容满面的拉住黄清的手,显得异常亲热。

    “噗嗵!”黄清居然当场跪到了大宦官的身前,连连磕头,“耶耶息怒,耶耶息怒,孩儿也没料到陛下会赏得这么重……”

    李中易是何许人也,他马上意识到,黄清向孟昶献上高丽参,并且获得重赏,其实是瞒着大宦官,私下里操作的勾当。

    “好,你很好!”大宦官亲热地拍了拍黄清的肩膀,大笑三声,扬长而去。

    等大宦官走远了,黄清站起身子,抬手掸了掸了绿袍上的灰尘,笑着对李中易说:“那是我的干爷,叫刘佐鱼,乃是现任内常侍。”仿佛刚才啥也没有一样。

    见李中易有些不解,黄清笑着解释了一番,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

    后蜀国的整个宫中事务,包括宦官和宫女在内,都归内侍省管辖。内侍省的长官,除了主官内侍监,副主官少监、内侍之外,分管日常事务的就是内常侍,一共有六个。

    如果说李中易以前多少有些轻视黄清,如今,亲眼看见黄清的厚黑表演,他暗暗告诫自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既是黄公的长辈,在下失礼了,应该上前拜见才是。”李中易说得很客气,主要是担心黄清露了丑态,心里另有想法。

    黄清瞥了眼李中易,眼珠儿转了转,笑道:“以后有机会遇上了,再说吧。”

    再说吧,这三个字,隐约透露出黄清对刘佐鱼的不满情绪。

    李中易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直接把这一段给略了过去。

    “我带你去偏殿等着吧。”黄清总觉得在这里遇见刘佐鱼不是啥好事,索性好人做到底,领着李中易偏殿一侧的厢房。

    “小顺子……”黄清站在房门口,冲一个小宦官招手,叫他过来。

    “爷,您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保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办得妥妥当当。”小顺子摇头摆尾的大献殷勤,谄媚得令人恶心。

    钢钢钢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