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的工夫,李中易提笔疾书,一气呵成,开了个许多老首长都用过,很见效的排石名方。

    柴胡、黄芩、郁金、枳壳、姜黄、青皮、大黄、白芍、川楝子各三钱,山楂两钱,金钱草十钱。

    开了药方后,李中易忽然意识到,古今的一些药名大有不同。于是,他又另外列了个单子,把上述各药的历代名称,一一做了备注。

    狱卒拿着方子快步跑出去之后,李中易这才缓了口气。

    这副皮囊的旧主,虽然读书读成了书呆子,幸好毛笔字练得不错,不然的话,李中易不知道要费多少事。

    顶头上司患病,部下自然不敢马虎。那狱卒一看就是个机灵的,大约两刻钟左右,他就气喘吁吁地照着方子抓来了药,并且主动跑去煎好了药。

    李中易接过狱卒手里的药碗,举到黄景胜的嘴边,喂他喝下汤药。

    “这位兄台,还请备下恭桶。”李中易含笑冲着那狱卒拱了拱手。

    那狱卒咧嘴一笑,说:“郎君太多礼了,小人叫王大虎,大字不识一箩筐,是个粗人,您有事尽管吩咐。”

    当晚,黄景胜闹腾个没完,一会儿要蹲马桶,一会又想呕吐,把李中易和王大虎两人折腾得不轻。

    天空微白的时候,黄景胜终于沉沉地熟睡过去。李中易帮他把了下脉,脉弦平稳,显然那剂药对了症,黄景胜的胆囊炎症已经有所控制。

    如果有针灸的银针就更好了,李中易从茶壶里倒了杯凉白开,递到王大虎的手边。

    “郎君……”王大虎楞了楞,接着明白过来,感动地说,“多谢郎君。”

    李中易含笑摆着手说:“这次兄长患病,多亏了你。等兄长痊愈后,在下自会如实相告。”

    “嘿嘿,黄头平日里待小人不薄,小人只是跑了跑腿,并没帮上什么,一切全靠郎君主持,黄头才会转危为安。”王大虎益发感动,大道理他懂得不多,但这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的小道理,却是明白的。

    李中易暗暗点头,有些事情,通过黄清的这个心腹的嘴巴去说,比他亲自解释,效果要好上十倍不止。

    “如果有针灸的银针,兄长的病情一定会好得更快。”李中易喝了口水,含笑试探王大虎的反应。

    王大虎显得有些犹豫,并没有马上表态,低头思索着什么。

    李中易暗暗点头,这王大虎看似傻大黑粗,实际上,不仅反应不慢,心思也很细腻。

    想必,王大虎一定在盘算着,银针不仅仅可以用来针灸治病,也可以用于杀人或自杀吧?

    李中易丝毫没有催促王大虎的意思,这种既犯法又很忌讳的事情,还是由王大虎自己去做决定为好,逼急了反而有害。

    “这狱中经常有上官来巡视,小人担心被搜出……”王大虎终究抵挡不住更受黄景胜赏识和提拔的**,隐晦地提出带有条件的折衷方案。

    王大虎没说出口的暗示,李中易自是洞若观火。也就是说,他需用银针的时候,王大虎必须在场。不仅如此,银针用完之后,李中易必须马上交给王大虎保管。

    嗯,还真是两全其美,一箭双雕的妙招呢!

    那句老话说的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见李中易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王大虎很高兴,笑着说:“多谢郎君体恤小人的难处。”

    天光大亮之后,王大虎出去转了一圈,大约有一个时辰左右,他带着银针出现在了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心里有些奇怪,笑道:“小弟虽然刚刚进来不久,却也看得出来,大虎兄在狱中颇有人望。”这是拐着弯子想套他的话。

    王大虎咧开大嘴,露出憨厚的笑容,说:“全仗着黄头的虎威,弟兄们待俺还算亲厚。”

    李中易眼眸微微一闪,王大虎这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异常丰富,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

    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须看主人!

    王大虎能够在监狱里自由进出,甚至肆无忌惮的夹带属于违禁品的银针,可想而知,黄景胜在这东狱之中的权威性,绝对不容小视。

    午饭时分,王大虎提来的食盒里,依然是四菜一汤的后世标准干部餐,只是没有酒。

    古人讲究食不语,李中易吃过饭后,接过王大虎递来的银针,开始给黄景胜扎针。

    反复针灸日月和期门二穴,对于及时缓解胆囊结石引起的各种疼痛,有着显著的疗效,这已经在上辈子被李中易无数次验证过。

    连续喝下几碗汤药的黄景胜,其状态明显偏好,已经能够坐起身子。

    李中易抬眼看了看天色,窗外的日头已经偏西,他的心情益发沉重。

    这都一整天过去了,黄清那个死太监那里,依然没有半点消息传来,看样子,情况大有不妙。

    按照道理来说,黄清昨天黄昏时分回去向皇帝交旨,如果快的话,应该当时就有好消息。最迟,也不可能超过今天早上。

    如果李中易没有记错的话,孟昶这个昏君,对于花蕊夫人简直宠到了上天摘星下海捞月的恐怖程度。

    话说回来,就算孟昶不心急,害怕因为皮癣导致失宠的花蕊夫人,绝对不可能不重视。

    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呢?李中易也不是神仙,只能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逐步列出又排除各种可能性。

    不过,比起刚被抄家的时候,李中易至少已经明白,李家的敌人就是尚药局的左奉御高新河。

    知道敌人是谁,李中易下一步的动作,就可以做到有的放矢,不至于盲人骑瞎马,乱整一气。

    “贤弟,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相救,我这条性命,恐怕已经被阎罗王给收了去。”黄景胜哽噎地说,“活命大恩,景胜永世难忘。”

    李中易刚才故意走到窗户边,就是想给王大虎和黄景胜的私下交流的创造机会。如今,黄景胜的表现,充分证明,王大虎一定帮着说了不少好话。

    “兄长,快别这么说,小弟不过略通一点医术罢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李中易连连摆手,神情之间显出十分谦逊。

    李中易在上辈子就深深地懂得一个道理,你越是在领导面前立下大功,就越要装出一副谦虚谨慎的姿态,绝对不可以居功自傲,目中无人。

    黄景胜望着异常低调的李中易,不由满意地笑了,他这个兄弟不仅会治病,会做人,更懂得进退之道。

    如果,李中易父子这一次摆脱了厄运,黄景胜对于李中易将来的前程,非常看好。

    “也不知道,赵相公是否知道此事?”黄景胜琢磨了半天,有意识地把话题引向赵廷隐的身上。

    黄景胜问得正是时候,即使他不提,李中易也一直想把话题引过去。

    这就是所谓的磕睡遇见了枕头,巧极了!

    李中易并没有马上回答黄景胜的问题,他静下心来,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推敲和琢磨了一番,这才解释说:“不瞒兄长,家父曾经救下赵家的老太公,当时赵家已经在准备后事。只是,小弟与赵家的后辈们并无交往。”

    黄景胜眯起两眼,凝神想了想。他发觉李中易的话虽不多,却字字命中要害,既点出李达和对赵廷隐的大恩惠,又摊开了两家平日里并无深交的现实。

    “这就对了嘛,难怪李家人倒了大霉,赵家至今没有派人过来探问。”黄景胜点了点头,关系远一点不算啥,老话说得好,事在人为。

    黄景胜自己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巴结上黄清这个远得不能再远的远亲,方有了今天的优厚生活,就是切身的实例。

    搭线那么容易的话,当官的人还不得满天飞舞,比夏天池塘边的蚊子还要多?

    黄景胜笑着对李中易说:“贤弟,如果赵相公知道了你家落难的情况……”

    李中易故意想了想,这才端出早就想好的说词:“我琢磨着,如果赵老太公知道了此事,事情倒大有可为。”

    黄景胜眨了几下眼,猛一拍大腿,叫道:“妙啊,贤弟你果然聪慧。赵相公自是公务繁忙,踪迹难寻。可这赵老太公却是一直在家里颐养天年,含饴弄孙。”

    大家都是明白人,李中易这么一提醒,黄景胜马上了解了他的想法。

    “贤弟,不如这么办,你请令尊修书一封,愚兄亲自走一趟,替你送信去赵府。”黄景胜并非没有主见之人,既然已经下了决心,当下不再犹豫,送佛送到西天才是做人情的最佳境界。

    黄景胜的提议,正中李中易的下怀,他一直就是这么打算滴。

    只是,好事临头,李中易却皱紧眉头望着黄景胜,顾虑重重地说:“我家之事,怎好将兄长牵连进来?”

    “呵呵,区区一封书信罢了。富贵险中求,这世上哪有不冒风险,却能坐收巨利之事?”黄景胜摆着手,笑着说,“贤弟之事,就是我的事。”

    李中易微微一笑,黄景胜这分明是在暗示,将来一定要有福同享,千万不要过河拆桥。

    “兄长,苟富贵不敢忘!”李中易拂了拂衣冠,郑重其事地冲黄景胜深深一礼。

    李中易在这关键时刻,并没有长篇大论,滥给承诺,反而令黄景胜觉得八分可信。

    黄景胜哈哈一笑,说:“为兄这就领你去见令尊。”他急着要从榻上下地。

    李中易连忙伸手将他拦住,埋怨道:“兄长久病体虚,正须调养,怎能轻易挪动?”

    家里出了塌天祸事,李中易却还在关心他这个异姓兄长的病体,这么纯朴的人品,黄景胜原本悬在半空中的那颗心,重重地落回到了肚内。

    直到此时此刻,黄景胜的步步试探,获得了满意的答复,他不由开怀大笑道:“贤弟真乃信人也!”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