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晨的开京官船码头上,武装到牙齿的近卫军将士们,排成整齐划一的队列,耸立于道路两旁。

    码头的水面上,一千五百石以上的朦艟巨船,足有近百艘之多,它们仿佛食人巨兽小憩一般,静静的停于岸边。

    朦艟巨船之间,以宽大的跳板连接,铺满了整个礼成江面。

    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从开京城方向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紧接着,马蹄声响成一片,化为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大地也跟着颤抖起来。

    今日的总值星官廖山河,负手立于指挥车上,摸着下巴问亲信的牙将刁十九:“我说老十九啊,今日个可是咱们的好日子,你却苦丧着脸,难道老子欠你八百贯不成?”

    刁十九一听话风不对头,赶忙陪着笑脸,哈着腰说:“指挥,小的还欠您五十贯钱,至今尚未还清呢。唉,最近手头紧,只能等进了开封城,发笔小财后,才能还您了。”

    廖山河原为第三军都指挥使,因犯了小错,被李中易调来任近卫军都指挥使。而原任近卫军都指挥使李云潇,则改任第三军动指挥使,从而形成了对调的局面。

    一般人都认为,廖山河失去了实权的位置,显然是失宠的先兆。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近卫军都指挥使一职,如果不是李中易的绝对心腹,绝不可能安排到这个要职之上。

    廖山河看着面憨,实则心细如发,他的调任意味着,李家军中各个山头老大的岗位,很可能从此要采取轮换的制度。

    在李家军中,有着大大小小的山头,其中大致有如下几派:河池乡军派,这一派也是目前最有实力的一派,其代表性人物是李家军副帅杨烈和左子光,这两人是李中易唯二的弟子,下面的是的同知军法司事李延清,同知参议司事何大贝和杨无双;其次是朝廷禁军派,以刘贺杨和廖山河为首,不过刘、廖严重不和,等于是分裂成了两派;再次是灵州军一派,这一派的领头羊是现任灵州军都指挥使郭怀,在李中易身边的代表则是第五军都指挥使宋云祥。

    最后一派,是以党项贵族李勇为首的异族派,这一派的实力主要存在于骑军之中。由于,李中易持续不断的在骑军营中掺沙子挖墙角,如今的骑军营,早已是汉军骑占据绝对上风的局面。

    廖山河心里非常有数,军中看似有三大派系,实际上,灵帅郭怀也是出自于河池乡军的老人,只有资历尚浅的宋云祥才是实打实的灵州本土派将领。

    扒过来,划过去,仔细的一算,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军中大权尽在河池一脉的掌握之中。

    廖山河还是禁军指挥的时候,刁十九就是他手下最得力的都头,可谓是心腹中的心腹,亲信中的亲信。

    别看刁十九摆出点头哈腰的怪相,实际上,这小子压根就不怕廖山河,私下里说话比谁胆儿肥。

    既然四下里无人,刁十九也不藏着掖着了,索性把话说透:“此次西进开封,我军必胜,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以小人之见,主上安排您接掌近卫军,那是绝对信得过您。要知道,李云潇那是什么资历,打从河池开始,他就一直追随于主上左右,从来不曾离开过半步。”

    廖山河眯起两眼,听到妙处不由微微一笑,刁十九又进步了。

    话说来,主上费尽心血创建的讲武堂,主要是培养武将的学堂,这且罢了。

    更重要的是,主上在讲武堂体系外,又创建了军政学堂的框架。嘿嘿,军政学堂经过多年的发展壮大,至少在指挥这一级的镇抚们,个个都懂政治,识大体,顾大局,明时势。

    刁十九带兵没有多少天分,廖山河便让他去考军政学堂,却不成想,这小子学成结业后,骤然懂事了许多。

    李中易当初颁布了严令,军政、军令和军法这三权必须分开。指挥全权负责临阵作战,参议司管作战计划和训练,镇抚管后勤和升迁,军法司管军纪和情报。

    这至关重要的四项大权,一旦离开了某位将领的独自掌握,他也就彻底的丧失了作小藩镇的资格。

    “老十九啊,你觉得主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大事上可曾糊涂过?”廖山河心里有数,别看马蹄声如雷,距离李中易的正式到来,还有段时间。

    刁十九瞥了眼四周,见左右无人,这才小声道:“主上虽有寡人之疾,可是,非绝美女子,绝不沾惹。”

    廖山河瞪圆了眼珠子,沉声斥道:“不许胡说。”哪怕是私密性质的闲聊,下臣也绝不可以搬弄主君的是非,这是原则性问题。

    刁十九不仅没怕,反而笑了,他涎着脸说:“主上他老人家的各种韵事,军中早就传遍了,别说小的这个指挥了,就算是一般的新兵棒槌,随口都能说出十件八件的。”

    廖山河恐吓不成,自己倒讨了个没趣,他刚才只是故意吓一吓刁十九罢了,免得这小子说顺了嘴,不知道啥时候惹下嘴巴官司。

    身为李中易身旁的重将,廖山河自然明白,李中易压根就不在乎的旁人的韵事传言。很多次,廖山河就在边上看着,李中易明明听见了各种流言蜚语,不仅不生气,反而颇有些自得的说,醉卧美人膝,快何如哉?

    然而,廖山河心里比谁都清楚,李中易确实不关心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儿。但是,谁若敢觊觎李中易手里的军政大权,轻则掉脑袋,重则族诛,绝不可能被轻易饶恕。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底线国破家亡,这两句李中易的名言,廖山河往日里听得最多,也感触最深。

    拿刀子的人,被刀子反伤,演变成下克上的悲剧,肯定是持续不断的失了规矩!

    如今,李中易事先划分清楚底线和规矩,军中的将领们各按职权范围行事,赏功罚过,绝不姑息,其实大家的心里都安稳和踏实,不需要随时随地被惊恐和不安的情绪所左右。

    “老十九啊,你想说的是,主上拿下开封之后,会把我这个大老粗,搁到什么位置上去吧?”廖山河也不想和心腹多绕圈子,因为李中易的大纛旗,已经出现在了地平线的尽头。

    “指挥,如果我是您的话,待功成之日,便会想方设法的谋个河北的差事。嘿嘿,那边一准儿有仗打,而且还是大仗恶仗。”刁十九颇有预见性的建议,把廖山河给逗乐了。

    廖山河抬手拍了拍刁十九的肩膀,轻声道:“你小子还差得远,你瞧着好了,镇守河北的必定是刘贺扬。”

    “不可能吧?”刁十九想不明白,满是疑惑的望着廖山河。

    廖山河叹了口气,淡淡的说:“和我的人际单纯不同,刘洪光在开封城里的人脉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深不可测。他又是统军大将,待主上取得了天下之后,如果姓刘的不自请出外,嘿嘿,没他的好果子吃。”

    李中易的车驾赶到码头的时候,廖山河已经毕恭毕敬的站在了人群的最前列。

    “禀主上,大军登船的一应事宜准备就绪,请您示下。”廖山河重重的捶胸敬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

    李中易探头出车窗,露出微笑着面庞,廖山河这家伙,看似粗鄙不堪。实际上,军中重将之中,最讲究礼数,一丝不苟的反而就是他了。

    “晓达啊,你身后的那个是叫刁十九吧?”李中易冷不丁的问话,打了廖山河一个措手不及,脸上的笑容不由微微一僵。

    主上突然问及刁十九,这是何意?

    “我看看”廖山河心里有事,反应却不慢,他借着转头去看的机会,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震撼。

    “禀主上,是刁十九。”廖山河不清楚李中易的葫芦卖的是什么药,却又不敢乱答问话,只得硬着头皮指认出了刁十九。

    “晓达啊,吾经常和你说的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刁十九那小子嘴巴碎,必须要多多的磨练才是。”李中易明明看见廖山河额上的细碎汗珠子,却只当没看见一般,“我信得过你,你却需要管好身边人,明白么?”

    “下臣”廖山河本想下跪请罪,却被李中易凌厉的眼神所制止,他只得弯着腰站在车窗前,恭恭敬敬的听候主上的发落。

    “那小子脑子挺灵光的,正好登州还缺个巡检使,就让他去干吧,那个活儿最需要的反而是话多。”李中易的一番安排,令廖山河长长的松了口气。

    李中易明知道刁十九嘴巴碎,却只是调离廖山河身边而已,显然只是想敲打敲打而已,并没有起杀心。

    等李中易的双脚落到地面之时,廖山河的后背全是冷汗,他再一次领教了李中易的厉害手段,心下不由怕极。

    千里长堤,毁于蚁穴!

    防微,才能杜渐!

    这些李中易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从廖山河的记忆之中,被一一唤醒,归根到底其实是一句话:事上以诚纯为本!

    李中易见了廖山河戒慎恐惧的正经模样,不由暗暗点头,越是临近大事,越不能马虎大意。

    绝不作李自成,一直是李中易对他自己的警告!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