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朴王妃笑吟吟的将郑氏迎进了寝宫,一边命人奉茶,一边亲热的拉着郑氏的胳膊,将她硬摁在了身旁坐下。

    郑氏暗暗翻了个白眼,心说,咱们俩很熟么?

    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郑氏也懂,她只得虚与委蛇的和朴王妃假客套。

    “王妃,主上听令尊说及,您的身子不怎么好,茶饭不思,唉,如此尊贵的体面,应该多多保重才是。”郑氏的话里藏着刺,令朴王妃觉得很不舒服。

    郑氏的三个女儿,都是李中易的妾室。其中的彩娇,刚生了个女儿,这就又怀了身子,可谓是非常有宠,这的确令朴王妃十分忌惮。

    不过,朴王妃也不是没靠山的浮萍,她的亲爹是李中易任命的高丽三执政之一的朴万羊。

    更重要的是,朴王妃还有个法宝,只要说出来,不怕郑氏不服软。

    “郑姊啊,肚子里的小东西,一直折腾本宫,怎么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走几步就不舒服,恶心想吐。”朴王妃手捧着尚未显怀的肚子,故意恶心郑氏。

    郑氏根本就不吃朴王妃的那一套,别看朴王妃的亲爹是朴万羊,那又怎么样呢?

    撇开几个女儿都是李中易的女人这事不提,单单是郑氏自己,最近几乎夜夜侍寝,让男人给折腾得累死并快乐着,其实很滋润。

    没错,她也是李中易入过的女人。虽然这种关系见不得光,但这并不影响郑氏在高丽国中,有资格横着走路,而无人敢惹。

    李中易是个什么脾气,郑氏在床第之间伺候了这么久,也大致可以摸到点边。

    至今为止,凡是李中易入过的女人,都绝对禁止任何男人靠近,他就是这么的霸道。

    套句郑氏在床上听来的小话,李中易曾经说过:谁敢碰老子的女人,老子就阉了他!

    起初,郑氏觉得很刺耳。如今,她反而觉得如此蛮横霸道不讲理的李中易,真乃大丈夫也!

    “主上说过了,只要按时按方子吃药,王妃你肚里的胎儿,可保无忧!”郑氏虚晃了一枪,没接朴王妃出的招。

    “奴家也知道主上他军务繁忙,不过,他也太无情了……”朴王妃挥退了左右的宦者和侍女之后,忽然凑到郑氏的耳旁,小声嘀咕说,“不瞒郑姊您说,奴肚里孩儿,其实是主上的种。”

    “啊?什么?”郑氏简直要惊掉了下巴,她做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偷了她的身子还不算完,居然连朴王妃的肚子都搞大了。

    郑氏手里的茶盏,跌落到了地毯上,盏盖翻滚着滚向一旁,发出刺耳的异响。

    朴王妃冷眼看着郑氏极大的失态,她的心里简直是舒坦已极,她早就看郑氏不顺眼了。

    李中易是个好如命的家伙,被他骑过的漂亮女人,如李七娘、韩湘兰、萧绰和叶晓兰等女,随便拉一个出来亮相,至少是倾城之姿。

    但是,这些女人都不是高丽人,唯独郑氏的三个女儿,对朴王妃的潜在威胁最大!

    说句心里话,当初,朴万羊哭得异常之伤心,甚至跪地恳求,让朴王妃以家族利益为重,拉整个朴家一把。

    如果不是体谅老父亲太不容易了,长兄又是个纨绔的烂泥,朴王妃宁可自杀,也绝不可能答应,以高丽国王妃之尊,居然献身于李中易,侍寝于异国征服者的榻上。

    朴王妃,不仅貌美如花,而且,从小就聪明伶俐,很识大体。

    朴万羊没得势之前,曾经屡屡夸奖朴王妃,巾帼不让须眉,并起了送她进高丽王宫的心思。

    谁能料想得到,朴王妃确实被送进了王宫,然而,大婚之夜,破她了她初蕊的男人,竟不是新任高丽国主,而是李中易那个不要脸的东西。

    大婚之前,朴王妃已经被朴万羊说服了,只是,她一直都很紧张,忐忑不安的等着坏男人出现。

    可是,整个大婚的典礼都完成了,国主牵着朴王妃的手,都已经入了寝宫,却始终没见李中易露面。

    那时候,朴王妃不由长出了一口气,以为李中易临时放弃了龌龊的念头,真是阿弥陀佛。

    谁料,朴王妃和国主一起喝了合卺酒之后,洞房里的下人也都被清空,国主突然晃了晃身子,一头栽进了婚榻内。

    没等朴王妃惊叫出声,一只大手已经死死的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嘴,将她整个的拖进了婚榻内。

    那之后的一幕幕羞死人的场景,朴王妃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她那贫瘠的脑海,怎么也想象不出,坏男人究竟从哪里学来的那么多整人的花样呢?

    第二天一早,朴王妃从李中易温暖的怀抱中缓缓醒来,却从坏男人的嘴里得知了一个噩耗:她名义上的男人,昨晚太过于兴奋了,连御包括正妃在内的五女,因斩伐过度,已经中了风,导致嘴眼歪斜,半身不遂,成了个废人。

    李中易下手之狠毒,真的吓住了朴王妃,她原本不情不愿的献身,倒变成了清晨主动求欢。

    从那以后,李中易隔天晚上,都要来私会朴王妃。每次播种完毕后,李中易都会调笑她,屁股大,非常适合传宗接代。

    起初,朴王妃没想明白。后来,承欢受种的次数多了,她总算是看破了李中易的心思。朴王妃名义上被高丽国主沾过身子,只要她怀上了身孕,如果是个男儿,就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高丽国主。

    如果,朴王妃生的是女儿呢?她心里的这个疑问,在国主的几个侧室纷纷怀孕之后,也有了终极答案。

    李中易,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还能更无耻一点么?

    如今,既然郑氏主动送上了门,朴王妃不介意狠狠的恶整她,让她守着天大的机密,却打死也不敢泄露半个字。

    如果,李中易就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笑而不语:别闹了,都是被老子偷过的女人,闹什么闹?

    李中易的计划,其实并没有那么完美,只要高丽人想深究,破绽也很多。

    如果,李中易不是那么的霸道,不是那么的具有独占性,他完全可以等朴王妃陪国主睡上半个月,再去下毒手。

    可问题是,李中易在女人方面,特别的有洁癖,他碰过的女人,让别的男人搂在怀里亲热,甚至被绿,叔叔可忍,婶子也绝不可忍!

    郑氏从极度的震惊之中终于醒来,她心里明白,以朴王妃的身份,她所说的天大隐秘,只怕九成是真。

    朴王妃露了底,郑氏还没露,不过,露不露已经没啥区别了,大家的身份,半斤对八两,归根到底都是李中易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朴王妃的肚子里,还揣着李中易的种。郑氏却一直喝着特制的苦得想吐的避子汤,她的身份太过于尴尬了,可以享受乐趣,却绝不能被搞大了肚子。

    不然的话,彩娇她们三姊妹,将何以自处?李中易的那张老脸,又往哪里搁呢?

    都是坏男人惹的祸!

    朴王妃见郑氏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紧接着,又是一阵红,便不由自主的被带歪了。

    “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再无任何一个人知道。不管是谁,如果知道了这种事,都只能有一个现场。”不知道内情的朴王妃,拿捅破天的私情威胁郑氏,目的其实是想通过郑氏,把李中易唤回到她的身旁。

    没办法,女人都对她们的第一个男人,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朴王妃的肚子被搞大了,坏男人却没功夫陪着她养胎,闺怨,幽怨,情伤等等刺激性的词汇,恰好说明了她此时此刻异常复杂的心情。

    郑氏当然不会去泄密,除非她的脑袋被门板夹了。她震惊过后,也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担忧,以她对李中易的了解,既然她已经被李中易霸占了,只要不犯家法,李中易只会变着花式的折腾她,而不会把她如何如何。

    其实,郑氏私下里以为,她兼具准岳母和女人的禁忌身份,反而很容易吸引李中易的整治念头。

    李中易击败契丹主力精锐之后,哪怕是郑氏这个妇道人家,也都已经明白了天下大势: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整个大周国迟早都是坏男人的囊中物。

    以坏男人的权势和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美人儿,都会有人乖乖的送到他的榻边。

    “说吧,你想让奴家做什么?”郑氏长出了一浊气,故意装出示弱的模样,想试探出朴王妃的真实心思。

    “我肚子疼,疼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更……更想李郎陪……”朴王妃以为吃死了郑氏,索性提出了要求。

    却不成想,郑氏和坏男人之间的j情,比朴王妃更早得多,郑氏岂会怕她?

    “王妃请放心,奴家一定将您的苦处和难处,禀报给主上。不过,主上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谁也无法左右他的决定。”郑氏故意留下了余地,并没有马上把话说死。

    只有傻瓜,才会把那个坏男人让给自己非常讨厌的女人!

    郑氏暗暗发狠,一定要想个好办法,让坏男人远离朴王妃才行!

    这种想法,太过于感性,只有抢夺男人的算计,却没有考虑利益问题,这就显示出了妇道人家的局限性了。

    如果是朴万羊在场,一定会琢磨着,怎样借机会把个人和家族利益最大化的扩张?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